首页 > 资讯 > 朱允炆朱元璋《咱这孙子,浑身都是反骨?》_《咱这孙子,浑身都是反骨?》全集免费阅读

咱这孙子,浑身都是反骨?

咱这孙子,浑身都是反骨?

朱允炆

本文标签:

小说推荐《咱这孙子,浑身都是反骨?》,讲述主角朱允炆朱元璋的爱恨纠葛,作者“朱允炆”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老朱反复的咀嚼这两句话,只觉得说到了自己的心坎上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这话说的多好,咱咋就想不到这么好的词哩!“大孙,这话又是你从何处听来的?”朱允熥眼珠转了转,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是谁说的了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索性安在了自家老爹头上吧“皇爷爷,这是有一次我不好好吃饭,掉了不少饭粒,被我父王看到了,我父王批评我的话”“具体是谁说的...

来源:   主角:   时间:2022-12-14 16:21:22

小说介绍

热门网络作者“朱允炆”的热门书《咱这孙子,浑身都是反骨?》推荐大家阅读。故事精彩剧情为:这孩子说的都是哪儿跟哪儿啊,他就认准了咱是老色胚,没女人活不了是吧?还是说,在这孩子的心里,皇帝就该后宫成群,荒淫无道?最让他生气的是,这毛都没长全的小东西竟然扯到肾上去了,他哪学的这些歪门邪道!老朱想到这儿,再也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怒了,走上前抓住这家伙的脖领子,照着他的屁股就是咣咣几脚。“咱让你...

第17章

小说:咱这孙子,浑身都是反骨? 作者:朱允炆 角色:朱允炆朱元璋 小说推荐小说《咱这孙子,浑身都是反骨?》的作者是“朱允炆”。梗概:一种是广义的,一种是狭义的。”“不过您已经将具体到天是什么颜色了,那我就直接给你解释一下什么是狭义的天吧。”“狭义的天就是一种自然现象,从咱们站立的地面到天空一千公里……等等,我换算一下单位。”“从咱们站立的地面到天空三十万丈的距离之内,都可以称为狭义的天,也叫作大气层... 咱这孙子,浑身都是反骨?

第36章 在线试读

大本堂内的皇子皇孙,听到朱允熥和齐泰的对话,也纷纷表示出浓厚的好奇心。

相较于齐泰的成年人思维,少年和孩子们的大脑更加活跃,对事物没有形成固有的认知。

齐泰想当然的认为天就是天,不会去想天为什么是天,或者到底什么是天。

但这些皇家少年却顺着朱允熥的启发,展开了一系列的联想,认真的思索天到底是什么?

“齐先生,天有两种含义。一种是广义的,一种是狭义的。”

“不过您已经将具体到天是什么颜色了,那我就直接给你解释一下什么是狭义的天吧。”

“狭义的天就是一种自然现象,从咱们站立的地面到天空一千公里……等等,我换算一下单位。”

“从咱们站立的地面到天空三十万丈的距离之内,都可以称为狭义的天,也叫作大气层。”

“大气层还可以分为对流层、平流层、臭氧层、中间层、热层和散逸层……”

“大气层是没有颜色的,我们白天所看到蓝天,也并不是天空真正的颜色,而是太阳光穿过大气层形成散射,过滤掉了其它有色光后所剩下的颜色。”

“至于夜晚的天空为何是黑色,那就更简单了。”

“没有光的情况下,你晚上看啥都是黑的,并不能说明天就是黑的。”

“说完了天,咱们再来说说地。”

“黄土多数集中在黄河流域,咱们现在地处江南,本就不是黄土的主要分布区,主要以红壤、棕红色土壤为主。”

“而且,在大明东北部还有一大片地区纯黑色的土壤,在大明的其他地区还有白色、褐色等各种颜色的土壤。”

“因此,你教我的这千字文,第一句话就是错的,而且错的离谱,你让我怎么学?”

齐泰听了朱允熥的这番话,只感觉脑瓜仁嗡嗡的响。

虽然他听不懂什么大气层,平流层,对流层之类的,但他看到朱允熥笃定的神态,以及自信的语气,本能的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系统的学问,只是自己见识浅薄没听说过罢了。

因此,哪怕他没听懂,但他依然不敢随意质疑,甚至是反驳。

大本堂内的学生,见朱允熥竟然能把先生给驳倒,一个个都看傻了。

虽然他们也没听懂,但只要能让先生出糗,他们就佩服。

于是乎,又一轮好支威希的欢呼声响起。

齐泰见大本堂有失控的架势,赶忙拿出御赐的戒尺,使劲的拍了拍桌子。

这戒尺在大本堂,有如尚方宝剑一般管用。

上可打亲王郡王,下可打皇子皇孙。

众人见齐泰拿出戒尺,无不悻悻的闭上嘴巴,但心里却暗暗腹诽,这先生是不是玩不起?

朱允熥见到戒尺,也不由往后退了一步。

他只想装个逼,可没想挨揍。

“齐先生,你这是啥意思,说不过就想动手啊!”

齐泰闻言一愣,随即苦笑着朝朱允熥拱拱手。

“朱允熥殿下误会了,本先生只是让他们肃静点。”

“你刚刚所言地之颜色,我全然接受,确实是千字文里写错了,最起码写的不是很严谨,光用黄色不足以形容天下土地之颜色。”

“但你刚刚所言的天之色,在下却不是很懂,请殿下为在下解惑。”

朱允熥见齐泰的态度竟如此谦卑,也就收了装逼之心,思索着如何用一种浅显直白的方式,让古人听懂大气层方面的知识。

“这要是有三棱镜么,我直接把太阳给你抓下来,让你看看太阳的颜色就行了……”

“但我还没来得及造玻璃呢,去哪儿找现成的三棱镜呢?”

“没有玻璃的话,能搞快冰也行,可这大热的天,去哪儿弄冰呢?”

朱允熥一边琢磨,一边喃喃自语。

他这个说话的没觉得有什么,但是边上的齐泰,和坐在下边的一众皇子皇孙,却被他的话给震撼到了。

什么?

他竟然能把太阳抓下来!

玻璃又是什么,是不是就是琉璃?

冰……冰这东西不缺吧?

“二哥,我知道哪有冰!”

朱允熥听到这话,不解的看向朱允熞。

“哪儿有?”

朱允熞闻言却不说,只是满脸雀跃的问道。

“二哥,你就说要多少吧,我这就给你弄来!”

朱允熥随手比划下说道。

“用不了多少,有一尺见方就行了。”

“但要冻的结实点,不能一碰就碎。还有,需要一把匕首,得把冰削成特殊的形状才行。”

豫王朱桂闻言朝着朱允熥招了招手道。

“本王这里有匕首!”

豫王说着的同时,弯腰从靴子里抽出一把镶嵌着珠玉的精致匕首。

朱允熥见匕首有了,当即看向朱允熞道。

“你自己一个人行吗?”

“有没有人去帮个忙,跟朱允熞一起去取冰?”

大本堂里都是熊孩子,一听说可以光明正大的逃课,一个个纷纷举起小手。

“我我我……”

“我去……”

朱允熥随手指了两个人,就是坐在他旁边的那对卧龙凤雏。

“那个谁和谁,就你们俩了,你们俩跟朱允熞去一趟,速度要快……”

“好嘞!”

岷王朱楩和韩王朱松,见朱允熥点了他们俩的名,非常开心的答应一声,随即簇拥着朱允熞出了大本堂。

朱允熥见三人离开后,决定利用这个空档在给他们做个小实验。

“诸位,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给你们表演个才艺吧。”

底下的一群熊孩子下意识的问道。

“什么才艺?”

“人造彩虹!”

朱允熥刚进大本堂的时候,就看到外边立着几口装满水的大缸。

想要做人造彩虹很简单,朝特定的方向扬水就成。

不多时,一道彩虹出现在大本堂的院子里,引得一众少年惊叹不已,发出阵阵欢呼声。

……

朱允熞等人刚走出大本堂,就被明晃晃的太阳晒得冒汗。现在又听到里边传来一阵惊叹、欢呼之声,岷王朱楩和韩王朱松这俩货不禁打起退堂鼓。

“朱允熞,你到底要带我们俩去哪儿取冰啊!”

“不远!”

“就在我们太子府!”

两人闻言心里暗道确实不远,从大本堂出去往北一拐就到了。

不过两人心里又有一个好奇,现在才五月份啊,远不到开窖取冰的日子,就连父皇宫里都没有冰,他们太子府哪来的冰?

直至朱允熞将二人领到灵堂,指了指棺材周围的几大盆冰,两人惊讶的张大嘴巴。

这冰可是用来给太子遗体降温,防止遗体腐烂的,要是拿了会被父皇打死吧?

“你俩还愣着干嘛?”

“快拿呀!”

“被我母妃看到就遭了!”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