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卿月凤翎(卿月凤翎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卿月凤翎小说》全章节在线阅读

卿月凤翎小说

卿月凤翎小说

sea

本文标签: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卿月凤翎小说》,是以卿月凤翎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姜大沫”,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但他若是入了王妃的眼,或者从王妃这里学到东西,那可就不一样了,虽然他到现在也不知道王妃是要炼什么凝合伤口的药,但医无止境嘛,最后他会见到成品的从王老和卿月进了屋子,整整两个时辰都没有出来夜,三更天北院的蜡烛终于熄灭了王老浑浑噩噩的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整个人都似受到了极大的震动,“怎么可能……太神奇了……”*次日,天晴云朗卿月一大早便收拾好了,她穿了一身浅蓝色的束腰罗裙,身姿娉婷,加上脸上画...

来源:   主角:   时间:2023-03-31 13:18:39

小说介绍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卿月凤翎小说》,是以卿月凤翎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姜大沫”,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但他若是入了王妃的眼,或者从王妃这里学到东西,那可就不一样了,虽然他到现在也不知道王妃是要炼什么凝合伤口的药,但医无止境嘛,最后他会见到成品的从王老和卿月进了屋子,整整两个时辰都没有出来夜,三更天北院的蜡烛终于熄灭了王老浑浑噩噩的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整个人都似受到了极大的震动,“怎么可能……太神奇了……”*次日,天晴云朗卿月一大早便收拾好了,她穿了一身浅蓝色的束腰罗裙,身姿娉婷,加上脸上画...

第1章

书名叫做《卿月凤翎小说》的小说,是作者“姜大沫”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穿越重生,主人公卿月凤翎,内容详情为:。卿月没有出声。暗影中,凤翎的脸上一片冰冷探究之色。卿月眨了下眼睛,一场昏睡,倒是让她捋明白了很多事。如今是丰平九十八年,而她死的那一年是九十五年,不过一朝生死,却是三年已过。而凤翎,当年那个风头无两的六皇子,如今眼底阴沉,双腿残疾。“秦晚,你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凤翎低哑的声音响起。......
卿月凤翎小说


第9章 试读章节



听到声音,卿月偏过头去,只见室内桌子旁边,凤翎坐在轮椅上,指尖捏着一个墨绿色茶杯正在把玩,见卿月睁开眼,冷哼了一声,凉凉的将眼神瞥到一边。

卿月只轻轻动了一下,浑身都被痛意笼罩。

屋内光线有些暗,透过窗户传进来的光是金黄色,已近黄昏。

昏迷前的种种涌入脑海。

那种钻心的疼瞬间笼罩她的全身,可卿月眼睛干涩的却流不出一滴泪。

“秦晚,你哑巴了?”

见床榻上的人睁开眼久久都没出声,凤翎不耐烦的的开口。

这一声冷讽让卿月回过神来,她用手撑着床坐起来,每动一下,身上都被撕扯的疼。

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好地方,手腕脉被割了,双手之前勒金线也被切出几条伤口,更别提脖颈那青紫的一圈。

咳咳。

闷咳两声,内伤也重,是被卿湛踢的。

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好地方。

好在衣服被换了干净的,身上也被擦洗干净了,总算是清爽一些。

卿月抬起头,看向光影下的凤翎,他微抬下巴,凤眸细长,轮廓深邃,眉间一颗细小的红痣,妖孽无双。

他目光带着打量,落在她的身上。

卿月的目光与凤翎遥遥对上。

卿月没有出声。

暗影中,凤翎的脸上一片冰冷探究之色。

卿月眨了下眼睛,一场昏睡,倒是让她捋明白了很多事。

如今是丰平九十八年,而她死的那一年是九十五年,不过一朝生死,却是三年已过。

而凤翎,当年那个风头无两的六皇子,如今眼底阴沉,双腿残疾。

“秦晚,你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凤翎低哑的声音响起。

卿月睫毛轻颤,看着自己被白纱包裹的只露出指尖的手,她眼中木然一片,“王爷想让我解释什么呢?”

这话噎的凤翎一顿,接着道,“你入了煜王府一月余,唯唯诺诺,哭哭啼啼,时时寻死,都是装的?”

卿月垂眸,装的?

哪里是装的呢?是秦晚已经死了。

而她死而复生占了秦晚的身体。

卿月抿着唇,没有说话,这种静谧让凤翎眸光冷冽,心口郁燥,“秦晚,说话。”

他冷呵了一声。

就听面前女子低低的声音道,“是啊,都是装的。”

卿月一语双关。

谁不是伪装的,她所面临的境地,有谁是真的?她,还是卿云瑶,还是楚宴?

都是假的。

凤翎似是没想到面前这个女人会这般痛快的直接承认,倒是让他愣了一下,他凤眸轻眯,当即讥讽道,“倒是本王小瞧了你,竟没看出你这般心机。”

面对凤翎的讥讽,卿月不怒不燥,她只是抬起眼看向凤翎,“我以为煜王爷是要来跟我好好谈谈病情的。”

就这么一句话,让凤翎陡然脸色一沉。

他瞳孔一缩,手刚一动,就听卿月的声音幽幽响起,“煜王爷,我劝你不要再随意动手,你知道的,我的命本就不太值钱,但煜王爷您就不一样了,当年风光霁月的煜王爷,沦落到身中剧毒,双腿残疾的地步,终日阴郁寡欢,悄无声息的死在府邸中,王爷可甘心?”

凤翎的身躯猛地绷紧,他一双邪妄的眸子阴郁不定的看向卿月。

只见她安静的靠在榻上,晕黄色的光从窗户处打进来,落在她苍白而又清秀的脸庞上。

她沉静的可怕,面上没有一丝表情,那双往日里总是盛满胆怯的眸子,此时只有一片冰色。

恍惚间,凤翎以为面前的女子变了个人。

不对,她说之前的样子是装的。

她一直在用怯懦的形象蒙蔽世人。

“为什么?”

凤翎突然出声,语气沉沉。

卿月睫毛颤了下,“王爷是指什么?”

“即是一直伪装,又为何突然间不装了?”

凤翎问。

卿月压低声音咳嗽了两声,眼神一直木木的,只听她道,“不想装便不装了,自大婚起,王爷未曾踏入我的屋子半步,任我用尽手段却也换不来王爷一眼,一朝生死,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便看的明白了,不打算继续伪装了。”

“呵,本王终日玩鹰,竟是被鹰啄了眼,竟没看出来你是个这般有心计的。”

凤翎嘲讽道。

卿月没有接话。

凤翎不喜秦晚,她也不会自讨没趣。

与凤翎之间,没什么话可说。

“秦晚,你的目的是什么?”

凤翎眯着眼问。

卿月干裂的唇瓣轻抿一下,她的目的……她的目的大了,想借煜王之力,拆穿楚宴,揭开卿云瑶的真面目,让他们生死不能。

可她这样的深仇大恨,如何能说?

良久得不到回答,凤翎似有不耐,手指扣着轮椅的频率有些快了。

就在他怒气即将爆发之际,就听她道,“我知王爷心中有所属,娶我不过是皇命而为,但我半生孤苦,自小没有娘亲,又被父亲扔在乡下,如今被接回来成为你的王妃,非你所愿,也非我所愿,但是圣命难为。

两年,我要煜王妃的位置两年,这两年,我会帮王爷将体内毒素治好,会做好煜王妃该做的一切,两年后,我会自请和离。”

卿月的声音缓而坚韧。

她给自己两年时间,拆穿卿云瑶和楚宴的一切阴谋,回到家人身边。

如果两年之后,她依然没有被家人认出来,那么她会跟楚宴、卿云瑶同归于尽。

凤翎万万没想到会从秦晚的口中听到这样一番话,震惊之余,内心涌上莫名的冷燥,随后他讥讽一笑,“秦晚,你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你凭什么以为本王体内的毒只有你能解?煜王妃的位置两年,你配?呵……”

语气寒凉而又嘲讽。

凤翎眼中邪妄一片。

他看着床榻上的女人,这样一个有心计、会伪装的女人,想当他的煜王妃两年,白日做梦,谁知道这个两年到了,还有没有下一个两年?

此时,凤翎只觉得面前的秦晚是在欲擒故纵,他对秦晚的厌恶几乎充斥了他整个内心。

卿月不悲不喜,凤翎对她来说,只是一个复仇背景板而已,他不管说多么羞辱她的话,她都不会愤怒。

一朝生死,身毁魂灭,她早就不是那个张扬明媚的卿月了。

那个卿月死在了落月山顶。

“煜王爷,你不必现在就拒绝我,你可以回去好好想一想,反正……我们来日方长。”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