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苏牧沈云初》苏牧沈云初全本在线阅读_(苏牧沈云初)免费阅读

苏牧沈云初

苏牧沈云初

sea

本文标签:

高口碑小说《苏牧沈云初》是作者“云何梦晚”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苏牧沈云初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姑爷,这里就是咱家的绸缎庄”韩小六指着一处商铺的牌匾说道沈万德答应了临湖知府林摅的条件,回来后便着手准备变卖家产绸缎庄就是第一个要处理的产业此时沈家绸缎庄门外已经立上了一块转让的牌子苏牧点了点头,抬脚走了进去“今日本店不营业”苏牧刚进门就被店铺伙计伸手拦住了,伙计看到苏牧身后的韩小六,紧接着又问道:“韩小六你怎么来了?”韩小六脸色一沉,怒斥道:“马成,你瞎眼了吗?这是大小姐的夫君,...

来源:   主角:   时间:2023-03-31 14:20:03

小说介绍

苏牧沈云初是军事历史小说《苏牧沈云初》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云何梦晚”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沈云初没想到苏牧会拒绝,失望的应了一声,上马车离开了马车上,画颜撅着小嘴儿,替自家小姐鸣不平道:“姑爷真是不知好歹”沈云初将那匹云绸锦放在腿上,轻轻抚摸,低头一言不发,似是心情很不悦望着马车缓缓离开,韩小六转身却见苏牧已经走远,面色一变,急道:“姑爷要去哪?”韩小六气喘吁吁的追上苏牧,“姑爷为什么不跟小姐坐马车回家?”“聒噪!”苏牧哪里是不想坐马车,他是怕回家被沈云初逼着做女红“有此贤婿,...

第4章

《苏牧沈云初》中的人物苏牧沈云初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军事历史小说,“云何梦晚”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苏牧沈云初》内容概括:场比对。”“不可!”程烬大叫一声。程衡沉声道:“闭嘴,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老老实实听着。”“噢!”程烬极不情愿的闭了嘴,他此刻心情沮丧,不住的瞥向门口的位置。此时站在一旁的介子修和方子期的脸色无比惨白,额头冒出了不少冷汗。程衡和宴公卿亲口给出的评断没人敢反对。这场诗词比对他们彻底输了。......
苏牧沈云初


第16章 试读章节



“一为七言,一为五言,都很不错。”宴公卿看完两人写的诗点了点头,只给了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介子修是白鹿书院的学生,宴公卿觉得苏牧的更好,却不好直接做出品评。

李泰旺又如何看不出,他又看向程衡,“程公觉得如何?”

程衡没有多少顾忌,点头道:“四海兵戈犹在目,九边烽火未惊心......单凭此两句便足以将介子修比下去。”

程烬站在后面,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同时眼睛不时看向门口的位置。

“既然题是蛮夷外犯,自然是这首出塞更佳,程公所言正合我意。”宴公卿此时开口认可了程衡的评判,又道:“不过老夫以为后两句‘三千里外求贤诏,不使胡尘近汉城’更佳。”

李泰旺道:“那便是苏牧胜了这场比对。”

“不可!”

程烬大叫一声。

程衡沉声道:“闭嘴,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老老实实听着。”

“噢!”程烬极不情愿的闭了嘴,他此刻心情沮丧,不住的瞥向门口的位置。

此时站在一旁的介子修和方子期的脸色无比惨白,额头冒出了不少冷汗。

程衡和宴公卿亲口给出的评断没人敢反对。

这场诗词比对他们彻底输了。

沈云初此时心里五味杂陈,她自小喜文,常追捧文采斐然的才子,却没想到苏牧的诗词造诣这么高。

“沈姐姐,你......你这不是骑驴找驴吗?”曲玲珑声音很小,小到只有沈云初一个人可以听到。

“这......我也不知道啊!”沈云初不禁暗啐:真真是眼瞎了呢!嗯?貌似不对!他为何以前不显山露水?

她抬眸看向苏牧,见他悠哉悠哉的品着酒,开口说道:“身体不好,就少些饮酒,我可不想年轻轻就守寡。”

“噢!对对对!守寡,姐夫,寂寞寒窗空守寡,下联是什么?”曲玲珑忽然眼睛一亮,声音急促的问道。

哈?姐夫?苏牧惊愕的看向曲玲珑。

“怎么?难道我这样叫不对吗?”

苏牧又看向沈云初,沈云初此时两腮已经泛起一片绯红,玉首微颔,羞意满满:“她好奇,你就说出来让她听听嘛!”

苏牧:“......”

这个女人变脸比翻书还快啊!

这很难办。

“没有!”

“什么!没有?”曲玲珑震惊的看着苏牧,“姐夫不要开玩笑,只写上联不写下联,跟管杀不管埋一样,小心被人诅咒生儿子没屁眼。”

你妹!你生儿子才没屁眼呢!苏牧彻底对这个女人无语了,看着她柔柔弱弱,偏偏又机灵的令人怀疑人生。

沈云初脸涨的通红,偷偷在桌下抓了曲玲珑一把,想让她闭嘴。

苏牧摇了摇手里的酒壶,仰头一口酒,“无所谓,反正生了儿子也不随我姓。”

“你们......”沈云初气的险些发飙,想到大庭广众之下,不可失了女子矜持,不得不将怒火压下。

曲玲珑也发现自己说错了话,恢复文文静静的样子,扭头看了远处立着的程烬一眼,回过头时,玉面上满是失落的表情。

苏牧见两女同时沉默,摇了摇头说:“下联很多,不过没有一个可以完美对上,比如江海汹涌泛波涛,虽是对上了,但江涛和寂寞的意境相差甚远,波涛与守寡二字比起来,意境更是望尘莫及。”

“再比如,休偕佳偶但依僧,意境还是差很多,对出下联容易,对的完美几乎不可能。”

沈云初听入耳中,仔细推敲良久,点头说:“奴家明白了,只是从未听说过这世上有对不出的对子。”

“现在不就有了?”

苏牧说着抬头却见程烬不知何时来到了三人桌边。

程烬咬牙切齿的说:“我祖父请你过去说话。”

苏牧晃了晃手指,“不急,先把咱们的事算清楚。”

“一赔四,给你二十两。”程烬直接拿出两锭银子拍在桌上,一个十两刚好二十,银子下压着一张纸,那是曲玲珑的身契。

苏牧笑道:“程公子这是要赖账?”

程烬为人混不吝,唯独在乎赌品名声,从来不赖账,最怕的是赌品败坏没人跟他赌了,怒道:“谁要赖账了!我房里的女人随便你挑,允许你挑四个,如何?”

沈云初此时才想起来,苏牧用曲玲珑押注赢了,赢个女人回家?绝对不行!

她胸口一阵起伏,强自压着怒气,想看看苏牧怎么解决这件事。

“算了,普通姿色入不了我的法眼,你自己留着吧!”

“这份人情我程烬记下了。”程烬抱拳做了个颇有江湖气息的礼。

苏牧摆摆手,“程公子先不必感谢,立个字据就好,我不急于一时。”

“你......”程烬没想到苏牧会让他立字据,咬牙道:“你敢!”

“俗话说愿赌服输,我没什么敢不敢的。”苏牧笑了笑,“你如果不甘心大可以找我赢回去。”

程烬怒视着他,狠狠的说:“我若不肯呢?”

苏牧四下扫视一番,“这里这么多人在,程公子应该不想将事闹大吧!”

程烬以为私下里和苏牧商量一下,这事也就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了,没想到苏牧不买账,他此时最怕的就是苏牧将事闹大,被祖父知道,挨顿毒打是绝对免不了的。

“算你狠,我会赢回来的。”程烬提笔写了份契约,又是狠狠的说:“谅你也不敢上门来催。”

苏牧点了点头,笑道:“好!我不催,等你来赢。”

“算你识相。”程烬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苏牧伸手取过字据,仔细看了看,心道:程青凝?貌似名字很不错。

他回想起程青凝的样子,忽然笑了笑,正要收起来,却被沈云初一把抢了过去。

“你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沈云初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你想的很美,但这个家还轮不到你做主。”

“对的!姐夫的东西都是沈姐姐的。”曲玲珑嘻嘻笑道:“还有姐夫也是沈姐姐的。”

苏牧无语的摇了摇头,正色道:“你应该明白,你留着这份字据有百害无一利。”

沈云初此时才反应过来,这份字据烫手的很,弄不好会招来杀身之祸。

曲玲珑也是小脸惨白,吓得不敢说话了。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