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婚小说,逃婚最新章节

《逃婚》小说简介

现代言情小说《逃婚》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阿月书中主要讲述了:玫玫开车离开县城后,一路向北。因为那里是柳春生的家乡。刚刚下过雨,向北的路全是泥泞,很不好走。她虽然开足了马力,但仍旧很缓慢。这个时候,她才知道,这种鳖盖子洋玩意只适合于城市,在乡村还不如马车实用。也……

逃婚小说,逃婚最新章节

《逃婚》 免费试读

玫玫开车离开县城后,一路向北。因为那里是柳春生的家乡。

刚刚下过雨,向北的路全是泥泞,很不好走。她虽然开足了马力,但仍旧很缓慢。这个时候,她才知道,这种鳖盖子洋玩意只适合于城市,在乡村还不如马车实用。

也不知道离开申城多远了,在天快亮的时候,轿车被泥团困在了路中央。玫玫累出了一身大汗,经过反复的努力,轿车却越陷越深,最后干脆熄火一动也不动了。她无奈的拍了一下方向盘:“抛锚了,咋办?”

柳春生指了指前方:“前面的路更加崎岖难走,弄不好还不如徒步快。现在也只能下车了。”

玫玫苦笑一声:“知道这样,还不如去坐火车。没有目的地,那就四处飘游,走哪算哪。”

两个人很艰难地开门下车,然后相视一笑,站在了不远处一个十字路口。玫玫问:“去你家应该往哪走?可不要走错方向,不知不觉回到了申城,那样岂不是自投罗网?阿爹不会饶过我的。”

柳春生自信道:“继续往北,不到一天的路程就到了。”离开故乡三年多了,对家对亲人常常地魂牵梦绕,哪会走错方向?

站在路口,清晨的风凉凉地吹着她的衣服,直入骨髓,于是双手抱着肩膀,瑟瑟颤抖的样子。柳春生关切地询问:“玫玫小姐,这边正是风口,不像是在车里,你添加件衣服吧。”说着,把皮箱放在了她的脚前。

玫玫一双水灵妩媚的大眼睛看着他,微微一笑:“开始徒步行走吧,一会儿就会热起来。刚才是想把车开出泥潭,手忙脚乱的身上冒汗了,凉风一吹,感觉有点冷。不过,走一段就好起来了。”

柳春生千般疼惜地说:“可不要被寒气所伤,但你又怎么走得动路?还是等一辆顺路的马车捎你一程吧。”

玫玫无所谓地轻摇了一下头,就迈开脚步往前走去。

柳春生提起皮箱走在她的身后,一个跟班似的。他看着玫玫婀娜而又娇弱的身姿,看着那踩在土路上的高跟皮靴,心里有说不出的内疚和不安,她一个在温室中长大的女子,怎么受得了这份苦?于是,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声:“二小姐。”

玫玫答应一声:“春生,有事?”

“没、没啥事。我在想,怎么还没有马车过来?”他有些语无伦次。

“春生,以后我们就相依为命了,就不要叫什么大小姐二小姐的了,听起来隔着好远。直接叫我玫玫就行。何况,你我已经是真正在一起了。”玫玫说完好一会儿,才听到柳春生闷闷地答应了一声。

走了一段路后,玫玫不但不冷了,额头上还沁出了细密的汗水,随着太阳的升高,整个大地都开始炎热起来。她脚疼,腿麻,香汗淋漓,娇气嘘嘘,口干舌燥。往前看,没有村落,往后看,人影皆无。玫玫走到路旁的一株杨树下面,一步也走不动了。

她依靠着树身,因为出汗的缘故,脸色红扑扑的,粉嫩粉嫩的模样令人怜,令人爱。柳春生想找块石头让玫玫坐,可是,都满了泥浆,脏兮兮的,最后,把皮箱放在她的身前:“坐这上面歇歇吧。”

玫玫用手帕擦了一下脸,用微弱的声音说:“帮我打开皮箱,我要换双鞋子。”

柳春生把皮箱打开,她找出一双柳绿色的绣鞋刚要穿在脚上,就看到一辆马车不紧不慢地由南往北而来。再一看那个赶马车的人是个二十几的汉子,戴一顶荷叶般的遮阳帽,此刻正抱着鞭子在打盹。柳春生喜出望外,大声喊道:“大哥请稍停一下!”话还未落音,他就挡在了马车前。

赶车的汉子听了柳春生的叙述,点头说:“我要去二十里埠给我家公子接二太太,正好空车,给点下馆子喝酒的钱,就让小姐上车吧。”

柳春生感激不尽,立即掏出两个铜圆给他,然后跑到玫玫面前,提起皮箱说:“就让马车搭载你一程吧,正好空着。”

玫玫很期待他能搀扶自己一下,可是等了好一会儿,柳春生都是傻傻地站在那里,她只好伸出纤细的手借着他的肩膀才上了马车。赶车人扬了一下鞭子,喊了一声“驾”,这头枣红色的高头大马就走了起来。

中午的时候,马车到了一个镇子,赶车人进了一家客栈,说是要喂马,等下晌凉快了才走。柳春生跟着马车跑了一路,早就累坏了,正好也想歇一下,于是,就让客栈开了一间房,打算好好休息一下。

客房里只有一张床,雕龙画虎的,不但有床围子,还有粉色的床幔子。玫玫经过了在马车上的歇息,走路轻快多了。她很舒服的躺在了床上,看柳春生如何歇息。

柳春生环顾四周,看到除了这张大床外,就是一个八仙桌和两个方凳子。他只好坐在凳子上,胳膊肘抵着桌沿手扶着额头闭上了眼睛。

玫玫忍不住“嘻嘻”笑了,柳春生急忙抬头问:“玫玫,你怎么了,是要喝水吗?”

玫玫捂着嘴,继续笑道:“春生,这么大一张床,你非要那种样子睡,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他在房间走了几步,看着仙女下凡一样的玫玫,心底一股热流涌过,接着又坐在了凳子上。他何尝不想在床上睡上一觉,可是,那样子挨玫玫太近,是对她的不尊不敬,而且自己又怎么睡得踏实?

玫玫只好下床,拉着他的衣袖:“春生,你这又是何苦呢?”

春生拗不过她,只好躺在了另一头,然后蜷缩起了身体。玫玫苦笑一声,又重新躺下了。他们昨晚一夜未眠,今天又走了这么多的路,又乏顿又困倦,很快就都进入了梦乡。

不久,那个赶车的汉子蹑手蹑脚的进来了,接着,提着玫玫的皮箱就走。在门口,回头往床上看去,见玫玫的百褶裙撩起,裸露出了一片诱人的景色,那仙女般的面容又白又嫩,此刻正放射着动人的光芒,他的脚再也挪不得半步。

小说《逃婚》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