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黛馒头不甜《我在恐怖游戏立志做房东》_我在恐怖游戏立志做房东完整版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我在恐怖游戏立志做房东》,男女主角分别是林黛馒头不甜,作者“馒头不甜”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在孤儿院长大的林黛通过自己的努力,终于在三十岁这年买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拥有了自己的家就在她开瓶庆祝之后,却莫名在一个恐怖游戏中醒来
残缺的肢体,变态的鬼怪,诡异的环境,都挡不住林黛想要回家的心
林黛:老娘好不容易攒钱买了房,让我死在这儿?那不能够!
成长型女主+恐怖历险+无cp
女主立场混沌偏善,利己为先

小说:我在恐怖游戏立志做房东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馒头不甜

角色:林黛馒头不甜

强推热门都市小说小说《我在恐怖游戏立志做房东》,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馒头不甜”。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401室的房间里,雷峰目瞪口呆地看着林黛手法十分娴熟地将中年男人和送水工绑成了粽子,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中年男人还在锲而不舍地追问着:“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们无冤无仇,我告诉你们,我在这片儿干了这么多年,认识的人可多了……”林黛抬手就是一个嘴巴子呼在了他的脸上:“替天行道!”送水工整张脸都扭曲了,嘴里咒骂不停:“……个臭女人,疯婆子,赶紧放开老子……”林黛又反手扇了他几巴掌,“垃圾,人渣!”说完,她取出案板,抡的虎虎生风,对着中年男人和送水工就是一阵疯狂输出。一时间,两人惨叫连连。打得累了,林黛才停手,转头看向站在一旁,搂着女儿一言不发的女人。“慧娟,你想亲自动手试试吗?”女人眨了眨眼,漆黑的眼珠凝望着林黛,半晌,才轻轻地点了点头……

评论专区

他从地狱来:之前说且看且珍惜,是我乌鸦嘴了。人知鬼恐怖,鬼晓人心毒。这世上最毒的鬼,怕是同行啊。

吾妻非人哉:完全没看出来剧情推动力是什么,主角为什么要做那些

超级娱乐王朝:第一款游戏竟然是大家来找茬!无法想象当时的分辨率和容量怎么做出来的。另外某些打脸套路太俗。

我在恐怖游戏立志做房东

《我在恐怖游戏立志做房东》在线阅读

第6章 解脱,骗亲

401室的房间里,雷峰目瞪口呆地看着林黛手法十分娴熟地将中年男人和送水工绑成了粽子,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中年男人还在锲而不舍地追问着:“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们无冤无仇,我告诉你们,我在这片儿干了这么多年,认识的人可多了……”

林黛抬手就是一个嘴巴子呼在了他的脸上:“替天行道!”

送水工整张脸都扭曲了,嘴里咒骂不停:“……个臭女人,疯婆子,赶紧放开老子……”

林黛又反手扇了他几巴掌,“垃圾,人渣!”

说完,她取出案板,抡的虎虎生风,对着中年男人和送水工就是一阵疯狂输出。

一时间,两人惨叫连连。

打得累了,林黛才停手,转头看向站在一旁,搂着女儿一言不发的女人。

“慧娟,你想亲自动手试试吗?”

女人眨了眨眼,漆黑的眼珠凝望着林黛,半晌,才轻轻地点了点头。

林黛将手里的案板一递,自己则转身坐到了矮凳上,将小姑娘抱在怀里,还拍了拍身边的凳子,示意雷峰也坐过来。

雷峰一脸空白地坐了过去。

别看案板不大一块,其实分量并不轻,只是林黛的身体被游戏强化过,所以才能舞得出神入化。对于瘦削的慧娟来说,握在手里还是有点吃力的。

但她并没有说什么,直接双手握住了案板,居高临下地看着瘫软在地的两个男人。

中年男人脸色一变,慌忙说道:“慧娟,我是你老公啊!你别乱来——”

送水工也好不到哪里去,“大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吧!我真的只是看你长得太美了,实在没忍住……”

回应他们的,是慧娟脸上绽开的一个笑容,她总是忧郁的,似乎不太会笑,因而面部肌肉僵硬地扭曲了起来,比起笑,更像是在哭。

“砰——砰——砰——”

案板砸下,惨叫声和叫骂声此起彼伏。

“……慧娟,我真的错了,我不该那么说你,不该对你动手……”

“……臭女人!你信不信我找兄弟来……啊——”

对着中年男人,女人是一通乱砸,重点在嘴;对着送水工,女人则重点招呼他的下半身,尤其是某个脆弱的部位。

雷峰只觉得胯下一凉,条件反射地捂住了裤裆。

林黛满脸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转头又满目赞许地朝着女人点点头。

过了许久,女人终于砸累了,双手脱力般丢开了案板,整个身子一软,仿佛被抽走了脊梁骨,一下子跌坐在地,捂着脸失声痛哭起来。

她怎么也想不到,被**只是噩梦的开端。

明明只是家里没有饮用水了,她打了个送水的电话,就招来了灾祸。

那个人渣不仅没有收手,还敢不断地来骚扰她。

她想要报警,却被丈夫拦住了,他说他丢不起这个人,他说别人会笑话他,不允许她出去乱说。

可他却又无法保护她,甚至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逐渐变成了施暴者。

明明是受害者,丈夫却认定是她不检点,去勾引别人。他打她,骂她,羞辱她,甚至疑心女儿也不是他亲生的,继而痛下杀手。

他原本是那样一个温和有礼的人。

她和女儿满怀不解地死去,找上门的人渣发现了这个秘密,以此为要挟勒索,软弱了一辈子的男人似乎因为杀过人,终于硬气了一回,两人扭打在一起,最终同归于尽。

可即便是死了,他们却还不放过她!她和女儿被永远地困在这里,日复一日地遭受他们的折磨。

林黛起身走了过去,把沾染了不少血迹的案板收了起来,语气郑重地对女人说道:“被**,不是你的错,错的是管不住自己男人。”

“他不信任你,是他自己心理有病,不是你做的不好。”

说着,她伸手把女人从地上扶了起来,替她拍去了灰尘。

“现在你应该可以走出这间屋子了,不要担心他们会继续折磨你,我会让他们离你远远的。”

小女孩跑了过来,抱住了母亲的大腿,仰头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她。

女人抱起女儿,对着林黛感激地笑了:“谢谢你们。”

林黛摆摆手:“嗨,谁让我天生热心肠呢!”

雷峰走了过来,满脸羞愧——是他太想当然了,低估了男人的恶劣的心理——虽然他也是男性,可他只是个孩子啊,真没想那么复杂。

可恶!雷峰实在是忍不住,抬脚踹了两个男人几脚。

一个无法约束自己,无法遵循道德和律法的底线,却去责怪女人长得太漂亮了;一个不能给予遭受侵害的妻子关怀呵护,却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枕边人,甚至伤害她。

“滴——”

【恭喜玩家顺利通过副本“噩梦”】

林黛看向窗外,此时天色刚刚破晓,微白的晨光从窗户照了进来,洒下一片光明。

林黛转头看向女人,脸上挂着腼腆又温柔的笑容:“介不介意换个地方居住?房租很便宜的哦。”

雷峰满脸问号:姐姐,你怕不是资本家转世,这都能做上生意?!

女人:“可以吗?这里确实是给我们母女留下了太多不好的回忆,可是……”鬼怪能离开所在的副本吗?

林黛一拍胸脯:“放心吧,相信我,没问题的。”

“滴!滴——”

电子播报音紧促地响了两下。

【检测到本次副本有低阶玩家误入,副本错误……错误矫正……】

【已矫正,奖励已发放,请注意查收】

雷峰听完播报,狐疑地看了林黛一眼,眼珠一转,笑道:“姐姐,留个联系方式呗。”

……

黑夜降临,怪物祖孙已经很久没有挪动脚步了。

眼看着林黛的气息起起伏伏,却始终没有断气,祖孙俩心底跟猫挠似的,却不敢轻举妄动。

——不可对已通关选手动手,否则将会遭到游戏的惩罚。

但要是她死在了别的副本,这具身体可就任凭它们处置了。

小男孩早已垂涎三尺了,口水顺着它的嘴角流下,淌**它的肩膀:“奶奶,我要把她的头砍下来,你要给我削的圆一些。”

怪物奶奶怜爱地摸了摸孙子的头,手里提着剔骨刀随时准备下手,以期切下最新鲜的头颅给孙子当玩具:“好好好,小宝想要什么,奶奶都弄给你。”

“那恐怕有点难——”

祖孙俩正在畅享美好的未来,骤然被打断,皆是悚然一惊。

林黛歪着头看着它们,满脸温和的笑意:“哈喽,我又活着回来了。”

祖孙俩吓得两股战战,几欲逃走,却发现自己的双腿软弱无力,根本无法挪动半分。

小男孩双腿一软,“啪叽”一下跪倒在地:“好汉饶命!”它哭得稀里哗啦,涕泪横流,看起来丑陋极了,“大王,饶了小的吧!小的一定给您当牛做马,鞍前马后,在所不辞。”

林黛:它到底在哪里学来的这些啊?!

“好了,别装了。”眼见它哭得十分可怜,林黛也不忍心,她嫌弃地摆摆手,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裤管,将之前小男孩涂抹上去的不知名粉末拍掉了,“我可是个心地善良的守法公民,怎么能虐待儿童呢?”

“不过呢,为防你的奶奶再整些幺蛾子来害我,以后我会带着你一起进入副本的。”

“怎么样?是不是很开心呀?”

……

林黛从睡梦中醒来,窗外天色微白,一夜已经过去。

又是平安醒来的一天,真好!

她想起雷峰的话,在床上摸到了手机,划开屏幕,果然找到了一个“恐怖游戏”的软件。

点开软件,发现里面是个很简陋的页面。

姓名:林黛

性别:女

已通过副本:3(点击可查看副本详情)

已获得奖励:锈迹斑斑的砍柴刀;祖传的案板;中级厨艺:家的味道;绝对防御(实验版)*

嗯?

这最后一个是什么东西?

林黛点开了星号。

绝对防御(实验版):一次性用品,可保护玩家免受鬼怪物理攻击一次。游戏检测到玩家误入中级副本,特此发放补贴奖励。

林黛:这可真是……谢谢你啊!

不管了!

林黛越看越烦,干脆穿衣起床,打开冰箱,看着里面摆放着的一颗娃娃菜,脑海里突然就涌现出了娃娃菜的好几种不同的做法。

“砰”地摔上冰箱门,林黛决定先去洗脸刷牙。

做菜是不可能做菜的,它只能是煮面条的时候做个搭头!

洗漱之后,林黛煮了一碗面条(掰了两片娃娃菜在里面),正捧着碗大快朵颐,放在桌面上的手机闪了下,进来了一条好友申请。

林黛点了通过,很快,那边就发过来了一条消息:姐姐,我是雷峰。在干啥?

林黛:吃早饭。

雷峰不是雷锋:姐姐,面个基呗~

林黛:小兄弟,我在G市。

雷峰不是雷锋:……我在S市(震惊)

林黛:那没办法了。开车过去都要半天时间了。

雷峰不是雷锋:行叭,那姐姐下次进游戏,记得找我组队啊,带带我(跪下)

林黛拧眉,这还能组队?

雷峰不是雷锋:姐姐,有客服啊!可以找客服申请的。

林黛退出聊天界面,点进了“恐怖游戏”App,仔细找了一下,还真在角落里找到了一个“客服”的按钮。

林黛:还挺人性化的哈。

和雷峰聊完,林黛抓着手机出了门,直奔超市而去。

她把慧娟母女安置在了第二副本,那里被她砸得七零八落的,而且年代久远,好多东西都过时了,需要更新换代。

林黛忍着心痛,一路买买买,扫了一大堆货,售货员小姐看她的眼神亲切极了,手脚麻利地替她结了账。

不能这样下去了!

林黛下定了决心,哪有让她一直出钱的,她可不是那种大方的人,才刚刚买了房呢!且缺钱着呢。

她得想个法子赚钱。

垃圾游戏,害人不浅!

把东西给慧娟母女俩送了进去,林黛转头就去App里面申请了进入游戏。

趁着周末,她要去找找出路。

……

林黛是在一阵颠簸摇晃中醒来的。

她猛地睁开眼,发现眼前一片血红。抬手一撩,从头上取下了一块红布,应该是块盖头。

“哎哟,怎么好把盖头取下来的,不吉利啊。”有人发现了她的举动,立马夸张地喊了起来。“赶紧盖上,待会儿男方家里要说的了。”

林黛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坐在一头小毛驴的背上,前后跟了四五个人,看打扮,应该是送亲的队伍。

一行人走在狭窄的山路上,左边是悬崖,右边是绝壁,地上黄泥飞溅,路边没有任何的防护措施,四周浓雾环绕,看不见前景,也找不到来时的路,只有脚下的方寸之地。

媒婆还在看着她,一张圆脸上满是谴责。周围的几个大汉也一脸不悦地看着她,仿佛她揭开盖头的举动是多么大逆不道。

林黛从善如流地盖上了盖头,只抬手揭开了一个小角,露出一个下巴来。她的脸上带着羞涩腼腆的笑容,问道:“好婶子,您再同我说说这门亲事吧。我这心里总是不踏实。”

媒婆兴致勃勃地说道:“好姑娘,把心放回肚子里去吧。婶子还能害你不成?你不也想看过了吗?这小后生俊得很呢!”

“这村子小是小了些,才百来口人。也偏了些,不好回娘家。可他家却是村里有名的富户呢。你嫁过去就等着享福啦!”

偏僻,不好回娘家……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雾气越发浓重,一行人辗转在狭窄崎岖的山道上,有好几次都险些掉下了山崖,林黛也越发不敢在这山道上发难了——实在是施展不开啊。

天快要黑尽的时候,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村口早就有人等着了,领头的是个身材壮实的中年汉子,耳朵上夹了支烟,见了他们,急忙从裤兜里掏出一包软壳烟,除了林黛,就连媒婆都得了一支,“别嫌弃,家里早就准备好了吃的喝的,绝不会亏待了几位。”

林黛坐在毛驴背上,举目四望,发现村子确实不大,几乎能够一眼望到头。灰瓦土房依山而建,一条小河从村子的边缘流过,隐没在浓雾里。

大概是因为办喜事,村里的小孩儿都跑了出来,围着林黛坐着的小毛驴打转,嘴里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林黛不嫌吵闹,反倒是一旁的大人们的神色有些奇怪,不像是看见新嫁娘的稀奇,更像是隐约带着一种惋惜,或者幸灾乐祸的神情。

汉子一挥手,说道:“好啦,接新娘子去祠堂咯——”

闻言,小孩子们顿时作鸟兽散,各自回到了大人的怀抱,跟在毛驴后面。

林黛觉得这些人应该都是要拖家带口去吃席的。

像这种小村庄,一家人有喜事,几乎可称得上是全村有喜事了,随一份礼,全家人都去吃,大有吃大户的感觉。

已经是最新一章,请用手机扫码加入书架

找不到扫码入口?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