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霁红谜局》txt全文阅读

《霁红谜局》小说简介

《霁红谜局》小说是网络作者惜墨的倾心力作书中主要讲述了:霍灿觉得,林见鹿带自己去古董铺子,给自己打开了一扇追踪霁红瓷瓶的大门。之前,她也是想要追踪那只神秘失踪的霁红瓷瓶,从而洗脱自己的嫌疑的,而且她已认定张浩远就是那个捣鬼的鬼,但她苦于无从下手。在张德茂家……

小说《霁红谜局》txt全文阅读

《霁红谜局》第九章 林见鹿眼里的闪烁 免费试读

霍灿觉得,林见鹿带自己去古董铺子,给自己打开了一扇追踪霁红瓷瓶的大门。

之前,她也是想要追踪那只神秘失踪的霁红瓷瓶,从而洗脱自己的嫌疑的,而且她已认定张浩远就是那个捣鬼的鬼,但她苦于无从下手。

在张德茂家看到霁红瓷瓶之前,霍灿对古董没有任何的概念。她只是在小说或是影视的情节中,看到过一些价值连城的古董的争夺的惊险环节,以及它们的主人跌沓起伏的命运。但她知道那不过是故事。在现实生活中遭遇这些宝物,在从前霍灿是无法想象的。而现在,故事似乎就发生在自己身上。

从李老板家的铺子里出来,林见鹿问霍灿:“明天周末,你有什么安排吗?”

霍灿好久没回家了,本来霍灿最近是打算回趟家的。但遇到了霁红瓷这件事,她打算缓缓再回去。于是她说:“能有啥安排,张总家的霁红瓶,让我哪还有心思有啥安排。这霁红瓶一天找不到,我心里一天不得安生。林哥,你是张总司机,对他家肯定比我了解,你说能是张浩远偷藏了霁红瓷瓶不?”最后的那句话,是霍灿鼓足了勇气问的。

林见鹿似乎也没想到霍灿会这么直接地问他,他沉吟了一下说;“有时间单独接触霁红瓷瓶的就你俩。如果要怀疑,那你俩就都值得怀疑。我在张总家的时候,就说过让张浩远给咱们捋捋他接触瓷瓶的经过。他也说了,而且真象他说的那样,即使真的是他拿了瓶子,他也没地方放啊。发现瓷瓶不见后,张局当着我们的面儿,在书房好一顿的翻找,连书柜书架都找了,根本就没有瓷瓶的影子。再说了,他为什么监守自盗拿自家的瓶子啊。”

“为什么监守自盗拿自家的瓶子?为了钱呗。我也是听别人说的,但我仔细想想,也确实有这种可能。张总控制他花钱,他缺钱了,所以就想拿了霁红瓷瓶换钱花呗。”霍灿说。

“这个别人可真能瞎猜。这是凭着对张浩远这种官二代的通常印象,凭空想象出来的猜想啊。我虽然也是新调来张总身边的,对他家也不算了解。但张浩远想要挥霍,也不至于靠他父母吧。你知道他在哪工作吗?他的职位是什么吗?”林见鹿问霍灿。

“听说在一家村镇银行,当个小行长嘛。段小双说她同学的姐姐在中行也是当行长,就是贸易城门口的那家,工资也不比咱们高,任务指标却不少。听小双说,前阵子她同学的姐姐要买房,回家管父母要钱,弄得姐妹俩挺不开心的嘛。”霍灿说。

“这你就不了解了吧。中行等国有银行,虽然资金雄厚,听着高大上,哦,确实也高大上,也正因为是国有银行,成熟正规,所以在职工工资和工作人员权限上,也更规范严格。说白了,就是工资偏低,权力有限。但象张远浩所在的村镇银行,这类新成立的,地方政府控股的小银行,虽然资金有限,但员工的工资和有权人员的权限,却比国有银行高得多大得多。这也是许多国有银行的领导和职工,会跳槽到村镇银行的原因。听张总说,张远浩当初是可以进到人民银行工作的,但他最后选择了村镇银行。张远浩的工资应该比段小双同学姐姐高两到三倍吧。哦,段小双同学姐姐的那个所谓行长,名字叫行长,其实就相当于村镇银行一个储蓄所的所长。而张浩远手下好象得有四五个那样的储蓄所。这两个银行的机构设置不同,虽然都叫行长,管理的资金和人员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总之,张浩远的工资不低,这还只是基本工资。以他的位置,他可以提的效益工资又有多少,咱们不知道,但我曾经看到他送给张总几十万的伯爵表。”

“几十万的表?”霍灿虽然对张总家的富有早有心理准备,但对张浩远能送张总几十万的手表,还是吃了一惊。不过她并没有由此就解除对张浩远的怀疑。她说:“富有和贪婪是两码事。”

“但至少说明,他不是因为临时缺钱,而监守自盗拿了自已家的花瓶。他是家里独生子,他家的一切都是他的。”林见鹿说。

霍灿和林见鹿两人一路说着话,已经走回到了桥北花园。

林见鹿说:“你还没说你明天有啥安排呢。你要是没啥事儿,我有几个朋友明天要去莲花湖烧烤,你也一起去吧,散散心。”

听说是和林见鹿的朋友一起去烧烤,霍灿马上拒绝了:“不了,我明天想再逛逛古玩街,看谁家有霁红瓷瓶。”她不擅人际交往,也不喜欢热闹,而且她确实想在古玩街搜寻一下霁红瓷瓶。

“哦,那明天我陪你去吧。”林见鹿说。

“不用,不用,你和朋友去烧烤吧。我自己看看就行。”霍灿连忙说。

“我想陪陪你,你很象我妹妹。”林见鹿看着霍灿说,眼睛里有某种东西在闪烁。此时夜风温柔,蝉蛙呼应。霍灿看到了林见鹿眼中的闪烁,她的心里不禁动了一下,她低下头,脸也红了起来。

霍灿低着头说:“好吧。”

林见鹿依旧看着霍灿。

霍灿抬起头,林见鹿冲着她微笑着,说:“明天见。”

林见鹿的笑容,让霍灿想到了一个词‘明媚’,这是形容春光的词。而且‘媚’更多是形容女性的词。但她觉得这个词形容林见鹿也很恰当。当然林见鹿一点也不女性化,更不娘。

回到自己那间出租屋,躺在床上,霍灿不自觉地又回想起林见鹿的笑容。

霍灿和林见鹿是两人都调到公司后,才相识的。但在霁红瓷瓶事件之前,霍灿对林见鹿是没有感觉的。现在回想起来,林见鹿好象之前对自己也不错。每次见面,他都是对自己很礼貌地微笑着,偶尔自己坐张总的车,他都是很周到地给自己开车门。但是,她又想到,好象他对谁都是这样吧?是的,他对谁都挺好的。之前,有一次她和段小双在常艳华家,说起林见鹿来,常艳华还夸过林见鹿有礼貌懂事儿。但段小双说,领导的司机哪个不是这样的?常艳华却说,这个林见鹿好象不是一般的领导司机吧。林见鹿确实不是通常的领导司机,在张总家,当发现霁红瓷瓶不见了的时候,做为司机,通常是不敢也不会怀疑总裁公子的,即使是想了,也是绝对不会说出来。但林见鹿却直接让张浩远自己捋捋他和霁红瓷瓶接触的经过……想到这儿,霍灿在心里又给林见鹿加了分。

而霁红瓷瓶事件之后,林见鹿是唯一对自己不另眼相看的人。想想霁红瓷瓶神秘失踪之后,张总一家对自己怀疑还有心可原。对自己一向不错,自己也以为依靠的常艳华竟然怀疑到让自己直接交出霁红瓷瓶的程度。而段小双那对自己不冷不热的态度,更是摆明了她认为自己就是个贼。唯有林见鹿,他虽然并没有直接说他不怀疑自己,但他说他相信自己的人品。信任还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林见鹿说自己象他的妹妹,这让霍灿有种亲切的感觉。在危难之中,亲人是令人最可信赖和依靠的存在,林见鹿就是这个存在。但只是亲人的感觉吗?霍灿感觉自己的脸又红了。

林见鹿说张浩远给张总几十万的伯爵表,那么那个霁红瓷瓶又值多少钱呢?这几天一直想的都是怎么洗脱自己的嫌疑,还真没追究这个瓷瓶的价值。霍灿虽然也知道古董这东西的价值是很难估计的,但她还是打开手机,上网查霁红瓷瓶的价值。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霍灿打开几个古董拍卖网页。看上面的成交价。一款破碎后重新沾合的高脚霁红瓷瓶成交价是一百六十万;一款明代霁红高足碗成交价是六百一十六万;一款明代霁红釉鱼藻纹碗成交价九百九十万;一款清乾隆霁红釉描金题诗花卉纹胆瓶成交价是一千九百一十六万……总之,任何一款霁红釉的瓷器都在百万之上,直奔千万。就连已经成了碎片后,重新粘合起来的,价值也要一百六十万。可见,张总家的那款瓷瓶的价值了。当然,虽然林见鹿说,张总自己说那是五百元钱从北市场淘来的,但她的直觉告诉她,张总的那个霁红瓷瓶,和网上拍卖的霁红瓷瓶一样,都是真品。于是,她多少理解了张总一家人何以那么地焦急。

既然霁红瓷瓶值的是大价钱,那么也许张浩远缺的是大钱呢?此时霍灿都为自己的强词夺理想法有些过意不去了。

小说《霁红谜局》第九章 林见鹿眼里的闪烁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