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风小说
高分必读小说推荐

热门小说霁红谜局全文免费阅读

《霁红谜局》小说简介

作者是惜墨的热门新书霁红谜局火爆上线,是一本悬疑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霍灿正低头走着,听到后面有人喊她,听声音象是林见鹿,回过头来一看,果真是他。“看背影象你,果真是你。”林见鹿说。“哦,你家也往这面走?你住哪?”霍灿问道。“桥北花园。你家呢?”林见鹿回问道。“啊,我也……

热门小说霁红谜局全文免费阅读

《霁红谜局》第五章 霍灿 免费试读

霍灿正低头走着,听到后面有人喊她,听声音象是林见鹿,回过头来一看,果真是他。

“看背影象你,果真是你。”林见鹿说。

“哦,你家也往这面走?你住哪?”霍灿问道。

“桥北花园。你家呢?”林见鹿回问道。

“啊,我也桥北花园啊,怎么从来没看见过你?”霍灿回问道。

“我是才在桥北花园租的房子,刚来,所以没碰到吧。”林见鹿说。

林见鹿和霍灿并肩走着,街树婆娑,夜风轻柔,行人稀落,很美好的城市夜晚,但霍灿却无心欣赏这些,她忧心忡忡,她问林见鹿;“林哥,你是不是也认为是我拿了那个霁红瓶。”

“这个嘛,按正常的推理嘛,我也应该怀疑你,但我又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我觉得你是值得信赖的人,即使这失踪的红瓷瓶和你有关,你也应该是有必不得已的原因。”

林见鹿的话让霍灿心里一暖,虽然他并没有说他不怀疑她,但他说了,她是值得信赖的人,这种对她人格的肯定,给了她莫大的安慰。他没说他不怀疑她,反而让她觉得他是一个诚实的人,而他的一句值得信赖,又拉近了她和他的距离。

于是她说:“林哥,我真的没拿那个霁红瓶。”

林见鹿对霍灿的话没置可否,却问她:“她们说你对那个瓷瓶很感兴趣,你到底为什么对那么一个瓶子那么有兴趣?除了你对那个瓶子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就没有点别的?”

霍灿说:“没有,真的就是感觉好象以前见过这么一个瓶子,所以在瓶子前一直在回想,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它。”

霍灿其实并没有完全说实话,她的实话现在她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但她在瓶子面前时确实是一直在回想,回想她从小到大的经历中,是在哪里曾经遇到过这个霁红瓶。

霍灿出身农家,十二岁之前她都没有离开过她住的那个小山村。这是东北大山里的一个小村落。四面环山,在她小的时候,村子里都还没有通客车。做村教师的父亲,每次去乡里或县里开会,都要走出大山,绕过水库,到水库边上的一个村子里坐客车。当然这里所说的大山,也不过当时是小孩子的霍灿认为的大山。在霍灿读了一些书后,她知道那些围绕着她们村的所谓大山,不过是一些丘陵,因为它们海拔500米和比高300米都够不上。但就是这些丘陵,也完全可以把她这样的小孩子圈固在小小的村庄中。

十二岁的时候,她才第一次走出村子,到三十里外的乡中学去读初中。她还记得,临开学,她要离开家,母亲恋恋不舍的情景。母亲一遍遍地问父亲:村子里那么多女孩子都不念中学,灿灿就不能不读?在得到父亲的否定时,母亲则一遍遍地叮嘱她,让她在外小心,就在学校里面,除了回家,不要走出校门,嘱咐她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事实证明,母亲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霍灿安全地读完初中,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县城里的重点高中。她即将到更广阔的天地里去生活。

但正当她满心欢喜地憧憬高中生活的时候,母亲却给了她当头一棒。母亲强烈反对她去县城读高中。理由开始是县城不安全,一个女孩子在县城里容易受到伤害,接着就讲了一件她道听途说来的多年前的强奸案。后来又说她听说县城里到处是‘洗头房’,到处是‘小姐’,女孩子容易在那种环境里学坏。其实她所说的现象都是多年前的现象了。县城到底什么样,霍灿是见识过的,在读初中的时候,她曾不止一次,跟着同学一起去县城玩过。当然,这是要瞒着父母的。但现在为了反驳母亲,她不得不承认自己曾经去过县城很多次,并且县城的情况并不是母亲说的那样。当然县城什么样,霍灿母亲是知道的,她虽然不让霍灿去县城,但她自己每年都是会去几次的。霍灿不只坦白了自己去过县城,对县城也有一些了解,并不象母亲说得那样环境险恶,还找来了上村的一个同考上重点高中的女生,说她可以和自己做伴,相互照应,自己不会在县城发生危险的。

危险论说服不了霍灿,母亲干脆告诉霍灿,即使县城不危险,家里也没钱供霍灿读书。原来是差钱啊!可家里真的是没钱供自己读书吗?肯定不是,家里的经济条件霍灿还是了解的。不是没钱,是舍不得钱。为此,霍灿曾有一段时间对母亲的对自己的‘小扣儿’耿耿于怀。

在霍灿的坚持和争取下,在父亲的默许下,霍灿还是上了高中。在送霍灿去县城的那天,霍灿母亲一遍遍地叨叨:上了高中,还能回来了嘛?其实村里的孩子们,即使没读高中的,也外出打工,很少有回村生活的。霍灿记得父亲当时对母亲说的一句话:小鸟翅膀长硬了,终归是要飞走的。于是霍灿对父母说:爸、妈,等我的翅膀再强健些,我带着你们一起飞。

霍灿的话并不只是安慰父母,她是真有这样的想法。

整个高中三年,霍灿都是班级里最刻苦的学生。而且她也谨守着父母对她的要求,尽量呆在校园里,少外出。功夫不负苦心人,三年的寒窗苦读,霍灿终于考取了省城的一所211大学,这在她所在的那所县城高中是凤毛麟角。

霍灿去省城读大学,母亲似乎想开了,没再阻止,但眼神里还是透着某种担忧。看着母亲忧虑的目光,霍灿想起一句话‘可怜天下父母心’!

到读大学时,霍灿已经出落得婷婷玉立。刚上大学的时候,追求霍灿的男生很多,但霍灿从小被母亲潜移默化地灌输了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让那些追求她的男生很受伤。慢慢地,男生们都对这位冷美人敬而远之。

唯有艺术系的一位男生,锲而不舍,终于在大四的时候,算是追上了霍灿。但即使是以男女朋友的身份相处,霍灿也从没象别的女生那样,在男朋友面前放肆地任性。这位艺术系的男生后来说,他感觉霍灿的身上总是包裹着一层膜,一层你看不透摸不着的膜。

男朋友在和霍灿相处半年之后,在毕业季,提出了分手。男朋友的离开让霍灿很受打击。他们分手那天,当男朋友说出以后各奔东西的话时,霍灿心如刀割。男朋友看着霍灿的眼睛,霍灿垂下眼帘,她想,楚楚说得对,爱情拼得可不是浪漫,一切都会在毕业季见分晓。楚楚是霍灿同宿舍的另一位美女。

男朋友转身离去,霍灿泪流满面,但她没有喊他。他是她大学期间唯一近距离接触过的男生。

毕业季,霍灿失去了爱情,却如约地收获了事业。大学四年的努力学习,让霍灿在银州市一家能源部门的招聘中脱颖而出。毕业就找到了不错的工作,让霍灿因失恋而灰暗的心田撒上了一缕阳光。

霍灿来到银州市后就在常艳华的手下工作。霍灿能被常艳华看上,绝对不只是漂亮。现在化妆术及美容整容技术的不断进步,青春的女孩子们没有几个是难看的,所谓的美女也比比皆是。常艳华选上霍灿,是因为霍灿工作一直很认真,基本没出过什么差错。而且霍灿从不和男同事撒娇,在工作中也从来不把自己当女人,从来不要求男同事照顾。虽然她并不是一个女汉子。还有就是,常艳华发现霍灿的交际面很窄,有种特别的谦卑和安份守已。这些品质都让她感觉,霍灿很适合到张德茂身边去工作。于是她向张德茂推荐了霍灿。

常艳华把霍灿介绍给张德茂时,霍灿有些紧张地说了声:“张总好。”然后就不知应该再说什么而窘在那里。霍灿的窘态反而让张德茂对她有了好印象,于是过后他告诉常艳华,这个霍灿可以。

霍灿刚到张德茂身边工作时,有时张德茂也会闲步到霍灿她们财务部。此时财务部还只有段小双和霍灿两个人。张德茂来时,段小双都会迎来送往,端茶倒水地招待领导,而且不管是回答领导的问话,还是和领导开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都是恰到好处地妥贴。而霍灿往往都是默默地在一旁陪着笑。偶尔张德茂问她话,有时她还会紧张得脸红。能脸红的人自有一种质朴诚厚的魅力。但张德茂体会这脸红,不只是质朴诚厚。

当然,当段小双不在的时候,霍灿端茶倒水的也是会的,只是她还远没有段小双那样地会说话,会讨领导开心。但她正在暗暗地向段小双学习。

小说《霁红谜局》第五章 霍灿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霁红谜局》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