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尹琇莹,尹良娣小说免费资源 书名名叫良媛是被迫争宠的在哪看

小说:良媛是被迫争宠的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菜菜大魔王

简介:一场车祸,谷小之一觉醒来,被正式通知成为穿书世界年度最强黑马。
只是,穿书归穿书,偏偏她一睁眼却成为了桓城国太子苍黎的那位比林妹妹还林妹妹的良媛——戚南烟。
体弱多病也忍了,好歹穿书世界的小幽灵答应了谷小之一只猫。
首先!要在这个世界活下去!活到这本书的大结局!
谷小之决定一心只为太子,好好抱男主角的大腿!
争宠?你误会了,我只是想回家啦。

角色:尹琇莹,尹良娣

良媛是被迫争宠的

《良媛是被迫争宠的》第3章 轮回还是会相同?免费阅读

只是比起这受不得的气,谷小之更想知道怎么才能让黑白无常小天使来接自己。

究竟怎样,才能从这书中世界离开?

桓城国的皇宫唤作州丽城,这州丽城中,离东宫最近的一处园子,亦是州丽城中景致最好的一处园子,便是国响园。

此刻,清舒正搀扶着主子走在这国响圆的赣池旁,却不知道,远处正有一双眼睛,正锁在这主仆二人身上。

良娣尹琇莹,也在这国响园中闲逛,不想今日确是冤家路窄,遇上了这昨日的对头,此时正看着那远处的戚南烟与清舒,二人好不悠闲,正在池边喂着鱼儿。

她心中自然是不忿的,分明自己是费尽心思先入东宫的那一个,却从未得太子宠幸;空有一个良娣的位分,却不如她这才入东宫三日的小小良媛。

昨日膳房一事,本是想借了机会告诫她这宫中的尊卑有别,不想太子竟然也去了她处,又有她调教的那好奴婢,轻易就污蔑了自己,实在是好不甘心。

良娣手中的帕子教她握出了好些褶子,只听她身后那名唤作井伊的宫女小声道:“主子,前面是东德院的那一位良媛。”

“上回娘娘可吃了好大的教训,不如……”

旁边的小太监附和道:“即便那东德院的良媛福气好,生了一张好容颜轻易得了太子爷的几日欢喜。主儿,可她到底还是个命薄的,身子骨病怏怏的。如今已是霜降了,过了午时,那池水也是凉得受不得的……”

“罢了罢了,别再说了。”尹良娣拧了眉打断了那小太监,那小宫女与小太监便不敢再多话。

倒不是她的心思不够歹毒,而是她心中总是隐隐后怕。

自昨日那事之后,如今的她,可不敢轻易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走吧,回宫。出来散心还能见到这个病秧子,真是晦气。”

“不好啦!良媛娘娘落水啦!快来人啊!良媛娘娘落水啦!!!”

“?”尹琇莹一怔,此时再瞧远处那主仆二人,远远便瞧见有人在池水之中挣扎,有人在池边呼喊。

方才的恶念回首之际竟成了真,尹琇莹错愕,心中突然又有了做贼心虚之感,也顾不得旁的,慌忙便拉起身旁的宫女太监就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走!快走!”

那宫女与太监也是吓坏了,主仆几人风风火火地出了国响园,脸色皆是煞白煞白,看不出一点儿颜色。直到一路狂奔回了宫中,才稍稍松了气。

奉茶的宫人见娘娘这般惊恐,忍不住问道:“娘娘这是怎么了?怎么这般惊慌?”

那尹琇莹捧着心口,目光空洞无神,慌忙喝了一口茶,口中念叨:“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干的……”

“娘娘别急……这本就与娘娘无关的事儿,娘娘大可不必惊恐……”井伊安抚道。

尹琇莹长舒了一声,继而死死握住井伊的手,“替我作证,此事与我可没有半点干系!”

井伊安抚地拍了拍她主子的手,秀眉早已拧成一团,连连点头道:“是是是,娘娘只是路过罢了,不知那良媛是为何落的水……娘娘,时候不早了,不如早些用晚膳吧,奴婢叫膳房准备一个暖锅,娘娘最爱吃的……”

“好……好……”

只是,暖锅的菜才备齐了,尹良娣便被太子身边的公公一声传唤,到了东德院。

此时的良娣已然冷静下来,毕竟这戚良媛落水,确实与她毫不相干。

既然如此,为何殿下又要传唤呢?

“娘娘,这边请。”

由太子身边的钟离公公指引,尹琇莹惴惴不安地入了这良媛的寝殿,只见太子依旧着那威仪的蟒袍,只见其俊美的侧颜倚在床边。

苍黎坐在榻上,看着榻上那双唇已然冻得发紫的美人。

旁人看此时的他,看不出神色,猜不出心事。

“殿下……”尹琇莹小心翼翼地行礼。

“看到良媛如今的模样,良娣好似并不惊讶。”他低沉的声音传来,吓得良娣已然跪倒在地。

“臣妾……臣妾在路上便听闻妹妹落水一事,所以并不惊讶……”

“妹妹……妹妹她怎么样了……殿下……”见苍黎许久不发声,尹琇莹小心翼翼地问他。

她实在受不了这压抑的氛围了。

“她此刻高烧不止,太医说,命可能会保不住。”

尹琇莹的双腿一软,瘫坐在地,“怎会……”

“听说你今日也去了国响园。”

“我……”尹琇莹心中一惊,“臣妾今日确实去了国响园,但是并没有撞见戚妹妹。”她稍作镇定道。

“宫人说,见你步履匆匆出了国响园。”

“……臣妾不敢欺瞒殿下,臣妾确实听见了戚妹妹的宫人求救……只是当时,臣妾心中惊恐万分,不知如何应对,因而只想尽早离开那个是非之地……”

“回到你宫中,喝了安神茶,捧着心口喊着,不是你干的?”

“臣妾……”尹琇莹的额上沁出了豆大的汗珠,她骤然觉得后脊一凉,眼前之人原来什么都知道,连自己随口说的一句话,他都知道。

望太子此刻那沁凉的眼神,如深渊如深潭。她的心,也跟着凉了。

她突然有些明白了,彼时自己费尽心机想要入的东宫,确如父亲所说的那般深不可测。

她本是尹第的一个庶女,即便自己的母亲是妾,父亲也宠她的母亲胜于嫡母,所以她自小便是眼高于顶的,从也不觉得自己比嫡母所出的女儿有什么不同。

可是到了出嫁的年纪,父亲却劝她嫁给那些小官小吏,此时此刻,母亲和她自己终究意识到,嫡庶终有别。

父亲终究是不把她当作嫡女那般的身份看待,即便父亲宠爱自己的母亲胜于嫡母。

本以为,自己从嫡母那两个女儿手里争来了嫁入东宫的机会,那是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机会。彼时她很高兴,父亲却在叹气,她不明白父亲为什么叹气。

然而,此时此刻,她终于明白了。

“殿下……终究是在怀疑臣妾?”她泪眼婆娑,百口莫辩。

此时,清舒正端来太医的药进入内寝,原正侍候在侧的太子侍女——星洲,此刻得了太子一个眼神,于是接过清舒手中的药,道了一句:“我来吧。”

清舒不舍地将手中的药递给星洲,一双无辜的眼正扫过屋中的殿下。

“你来说,怎么回事。”苍黎向清舒投去一个凌厉的神色,冷冷问道。

清舒本就记挂主子,此时经太子一问,又忍不住梨花带雨地哭了起来,“今日傍晚时……奴婢陪着娘娘在赣池旁喂鱼,喂着喂着,鱼食突然不够了……娘娘便唤奴婢去取,只是奴婢取了鱼食回来,却见我家娘娘竟然跌入了水中……奴婢吓坏了!赶忙叫了人来救娘娘……呜呜呜呜呜……娘娘……娘娘她呛了好多好多的水……呜呜呜……”

“殿下!”屋中正充斥着清舒的哭闹,正在喂良媛喝药的星洲骤然不安地唤了太子一声,“娘娘好像……好像有些不对劲……”

星洲正试着给戚南烟喂药,只是怎么喂,都喂不进去。

苍黎的秀眉一拧,探了探榻上之人的鼻息,骤然大呵道:“太医!!!”

……

谷小之再度醒来时,只听到那熟悉的哭喊:“娘娘……您可算醒了……呜呜呜……”

“清舒……”

“我……没死?”谷小之傻了。

分明记得自己跳水之后,太医说自己的命快保不住了,怎么自己这林妹妹的身子,其实还挺耐操的?

“娘娘……娘娘……清舒以后再也不逼着您向陛下邀宠了……殿下……殿下他……为何都不知道好好疼惜你……”

……?

这句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

“老爷分明说……送小姐入东宫是为了保小姐的命!可是清舒看着,这简直是早早要了小姐的命!呜呜呜……”

……这句也耳熟。

“别哭了,今儿是什么日子?”

“……才过了重阳不久,今儿是九月十三。”

“九月十三?不该是九月十四?十五?!”

糟了糟了糟了,谷小之这才意识到大事不妙,她又回到了自己第一日来到这个书中世界的日子!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我天……”

“奴婢在东宫的膳房托人熬了参汤给娘娘补身的!奴婢这就去取!”

“你别……”谷小之还未来得及拉住她,清舒一溜烟便跑了出去,快得跟一只兔子似的。

此时的膳房,尹良娣的宫人正是看上了那熬好的参汤,只是那清舒丫头不肯相让,与尹良娣宫中的井伊争执起来,继而便被尹良娣的小太监擒住,就要押去戚良媛处。

正当尹良娣威风八面地冲向那东德院时,未等良娣的一通威风施展,戚良媛便当着良娣众人的面撞墙自戕……

“不好啦!!!良娣把良媛逼死啦!!!不好啦!!!良娣把良媛逼死啦!!!!!”

……

“娘娘……您可算醒了……呜呜呜……”

“娘娘……娘娘……清舒以后再也不逼着您向陛下邀宠了……殿下……殿下他……为何都不知道好好疼惜你……”

“老爷分明说……送小姐入东宫是为了保小姐的命!可是清舒看着,这简直是早早要了小姐的命!呜呜呜……”

“今天几号?”

“……才过了重阳不久,今儿是九月十三。”

“好家伙。”谷小之直呼好家伙。

此时的她终于明白那小幽灵所说的永远困在这个世界是个什么意思了。

只要她死了,等于游戏game over,然后再start over

“奴婢在东宫的膳房托人熬了……”

“熬了参汤是吧,我不想喝,不许去!”

“好……”清舒有些委屈,不知道娘娘哪来这么大的火气。

而这位娘娘,此时蒙了被褥,只想好好睡上一觉。

毕竟自己在短时间内经历了溺水和撞墙,现在都还觉得脑壳嗡嗡响。

暂时不想受什么罪了。

“一会儿太子来了就说我睡了,若是他硬闯便拖住他,休要教他打搅我。”

“娘娘……怎知道太子殿下会来?”清舒疑惑道。

“我就是知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