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厨女有空间:我家王爷是官配的小说免费资源 主角名叫刘秀花,李老爹在哪看

小说:厨女有空间:我家王爷是官配的

小说:种田

作者:盛夏月半

简介:白三月从没想过穿越后被解决的第一件人生大事就是婚姻大事,朝廷不但给田给地还给发男人。
男人有三好:身高、腿长、皮相好,就是脑子有毛病,白三月每天都在为大和谐而努力。

角色:刘秀花,李老爹

厨女有空间:我家王爷是官配的

《厨女有空间:我家王爷是官配的》第002章 死丫头,就是故意的免费阅读

虽然白三月知道刘秀花给她选这门亲事没安好心,但刘秀花说的也没错,因前些年打仗,大齐国内人口锐减,为了休养生息扩大人口,大齐朝廷便颁布法令,女子凡年过十八还未许婆家的,朝廷会强制婚配,可到底能给婚配个什么样的男人,就要全看运气。

甚至很多时候官配出去的女子也是给人做妾,当然,这样的女子也都是容貌娇好,被人相中挑走。

在这样的律法下,但凡不是真嫁不出去的姑娘家,谁也不会等到十八岁被官配。

而原主长得极美,年过十八还没嫁人的原因,却并非是寻不到婆家,而是守孝期刚过,刘秀花一家之前又没真心给张罗过。

刚过了年不久,官府就下了文书,若是三个月内白雨筠再不嫁出去,就要由朝廷出面给她随便选个人嫁了,而离着最后期限也仅仅还有不到十天。

可与其嫁给刘秀花让人给说的那个懒汉,白三月还真宁愿官配试试运气,再差也就是家里穷一些,也不一定非给她配个别人避之唯恐不及的。

“那就等着朝廷官配呗,我还不信朝廷给人配姻缘,还会净拣着歪瓜裂枣来配,万一真配个老光棍,那也是我的命,总好过被人卖了连钱都见不着,大伯娘若是再逼我,我就一头撞死在院子里,我活不成,逼死我的人也别想好过。”

白三月把话说的又冷又硬,让刘秀花猝不及防,从前面团一样的死丫头,怎么突然就硬气了?

再有村民七嘴八舌说刘秀花没安好心,真把人逼死了,这个家往后也不用住了,连儿子定的媳妇也得黄了,毕竟谁家也不会愿意把姑娘嫁进一个逼死人命的人家里。

再说刚刚白腊梅扔的那块石头真把她吓坏了,万一再砸正一点把人砸死了,已经说好的婆家还会娶她过门吗?

“你这丫头还真不知好歹,我还懒得管你,你就等着看朝廷给你配个什么瞎子瘸子男人吧。”

刘秀花说完,朝白三月狠狠地瞪了一眼,扭着腰肢回了屋,一想到已经到手的十两银子又要还回去,心就跟滴血似的,反正也是没好男人挑了,为啥就不能让她赚十两呢。

白三月也不与她争辩,她很清楚,眼下于她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寻门亲事,虽然在她看来十八岁也就刚刚成年,离着嫁人还远着呢。

可谁让她穿越到这个时代,朝廷逼着她非嫁不可,她既然反抗不了,怎么也要在有限的条件下,找个稍合心意的。

只是,话是这么说,在这个女多男少的时代,想从一群娶不上媳妇的光棍中寻个合心意的得多难,白三月不用想也知道。

等人都散了,白三月躲回原主住的柴房。

肚子饿的难受,白三月从空间里拿了两个不会散发味道出去的馒头啃了,两口馒头下肚,头就不那么晕,看来之前头晕也不完全是被砸的,也是被饿的狠了。

一边啃着馒头,白三月一边在意识海中起自己引以为傲的空间。

白三月的空间不小,却没有能耕种的田地,也不能养小动物,只能算是个可移动的仓库,但里面却存了不少她在前世收集的物资,吃穿用无一不有,数量不算太多,她一个人吃用,一辈子都不愁。

尤其是当时想着大灾难有一天过去,她或许还能种些田地,当时可是收了不少种子。

可如今要为自己的亲事打算,白三月不得不从空间里拿些东西出来换钱,翻来翻去就被她翻到一袋大灾难初期时她用粮食从别人那里换来的金首饰。

女人嘛,哪有不爱美的?可后来每次瞧见这袋用了五十斤粮换来的首饰,她就觉得当时脑子一定是被门挤了,才会用珍贵的粮食换这些,五十斤粮,做成饭吃不香吗?

可当时有多郁闷,眼下就有多庆幸,空间里能立时拿出来换钱用的物资没多少,但这些金子却不同,除了在那场大灾难中,人们饭都吃不上的时候,在哪里都能当成流通货币来用啊。

白三月将金首饰再次收好,大摇大摆地就出了门,身后还听到白腊梅和刘秀花说:“娘,你看她,活都不干又往外面跑。”

刘秀花刚要骂人,突然听白三月大声对外面的人招呼:“何二哥,何二嫂,你们要去镇上吗?我刚刚头被堂妹用石头打破了,你们捎带我去镇上看看头成不?”

白三月说着话跑出院子,还给将牛车停在门前的何二两口子看她后脑勺上的伤,刘秀花要骂出口的话咽了回去,嘴动了半天才憋出一句:“死丫头,就是故意的。”

传闻,落凤村得名,是因百年之前曾有疑似凤凰落在村后的山上,从此后山改名落凤山,山下的村子改名落凤村。

离着落凤村十几里,有一个百家村,却是当年战乱时一队逃难的外乡人到此建成的村子,虽村子里姓氏斑杂,因着当年一起逃难的情谊,村子里的人比谁都团结,这也是虽一村外乡人,百家村却最终能在当地落足又无人敢惹的原因。

同一日,百家村里热闹非凡,前几年被征兵上战场,多年没有音讯的老李家二郎昨晚回来了,不但他自己回来,还带回个长相标致的媳妇和一个高大的舅兄。

这位舅兄生得高大,皮相又极好,引得来李家道贺的人目光总忍不住往他身上瞟。

可看得多了,就会发现这位舅兄,与人说话时却只盯着人眼睛看,目光清澈如孩童,多少能猜出这人脑子多半是有些毛病。

李老爹送走一干来道喜的村民,回头就看到那位舅兄坐在院子里的小板凳上,对面坐着李老爹四岁的大孙子冬宝,一大一小两个人,你一个,我一个,正在分过几日要种的花生种子,分一个剥开就往嘴里送,这么一会儿,地上已经堆了一小片花生壳,心疼的李老爹‘哎呦’一声跑过来,拉过冬宝照着屁股就拍了一巴掌。

“咋啥都吃?这可是要拿来种的,滚回屋找你爹去。”

冬宝朝他做了个鬼脸,抓了一把花生就跑回屋去找李大郎。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