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函实录(华子,关华子)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诡函实录

小说:悬疑

作者:兰戈大魔王

简介:函,一种隐于山川河流的奇异建筑,隐藏着流传千古的秘密。
主角在一次探险行动中误入诡函,公寓楼中的棺材、人魈、地下的奇异蟾宫、无皮怪蛙……
匪夷所思的事物接二连三……

角色:华子,关华子

诡函实录

《诡函实录》第2章 老庙免费阅读

祠堂?这两字立刻在我心里荡开,我心说不会吧,怎么这么巧?今天怎么什么事都跟祠堂有关?华子该不会说的就是那地方?

我皱了皱眉头,三个人似乎看我脸色不对,立刻停止了谈话,闷头喝酒吃面。气氛有些尴尬,我思绪很乱,胡乱扒拉了两口面,匆匆走出面馆。

我转身一看,那红头盔竟然也跟着走了出来,手上拿了个啤酒瓶子。

我心里一凉,这货不是黑社会要灭口吧?我刚准备弹射起飞,没想到那头盔不是朝我走,而是走向了停在面馆门口的一辆破旧的面包车,我心跳加速,紧张得迈不开脚,那面包车的玻璃黑乎乎的,也看不清里面有几个人,直觉告诉我至少有七个。

我定睛一看,面包车前面还停着一辆迈巴赫,驾驶位一个墨镜司机探头朝我这儿看了看。我更加紧张了,赶紧拦下一辆三蹦子,直接按给他一张五十,老汉开足马力弹射起飞,突突突突,我回头看他们没有跟上来,这才松了口气。

雨越下越大,这会儿又是下班高峰期,靠近城中村的马路上车流量暴增,整个堵成了一桌麻将,我们的三蹦子就直接给夹在了非机动车道上,动弹不得。

我心烦意乱,掏出一支烟,顺便给老汉递了一支。

老汉接过烟,别在耳朵上,陕西方言很浓厚:“小伙娃,我给你说,你还真得谢谢我,刚才那伙人不是啥好货,你要是被追上就毕咧,你还挺灵性,要不拦哈我,我可能就走了。”

我嘬了一口烟,皱着眉头问他这伙人是干什么的。老汉笑道:“唉……原上的农民工,在那盖房子的,之前老板跑路咧,他们没要上工钱,最后跟了新来的一个公司,那伙,一看就是黑社会,哈锤子货。”

“你怎么知道是黑社会?”我抠了抠鼻子。

“呀,我在这一片混了几十年了,啥不知道些,俺侄子就是工地上的监理,那伙哈锤子跟着他们老板称霸一方,上次因为抢活儿的事情和俺们村的打捶哩……我看你斯斯文文的,可不敢惹那伙怂……”

“对了叔,我问你个事,那个工地上盖的啥房?听他们说是祠堂?”

老汉脸色一变:“你听谁说的?可不敢说出去!听俺侄子说,原上埋了个神仙庙……”

“什么玩意儿?埋在地里面?真的假的?”

“真的么,真有神仙,几个村的脏东西全靠神仙收拾哩,”老汉比划着,“七十年代的时候,施工队在原上打井,恰好打在神仙庙头顶,把神仙庙戳了个窟窿,跑了仙气儿,自从那之后,周围村里发生的怪事越来越多……最后托人请了个道士,道士说神仙生气了走了,要想请神仙回来,得重新选个好地方,给人家盖个地庙,而且还得把村里所有祠堂放在庙上面给神仙遮阳避雨,赔礼道歉,村民没办法只好照做,过了几年,村里才慢慢安生……”

我笑了:“什么神仙把庙建在地里面?又不是古墓,我还没听说过有这种风俗,还有,什么脏东西?有点迷信了……你瞎编的吧?”

“哎呀,叔还能哄你吗?当时省文物局都来了,不信你去查去……唉,我说你们年轻人就是缺乏敬畏之心,这是几代人都知道的事情,不信你自己上原去看看去……”

我有点感兴趣,摊开手:“我又不知道具体在哪儿,要不改天你带我去看看?”

“唉,我不去我不去,我还要拉人呢,”老汉摆摆手,拿出个旧手机点了几下,递给我看:“你要真想去,你可以去我侄子工地,让他带你去,这是他手机号,你给他说我名字就行。”

老汉给我看了一下电话号码,我拿手机拍了一下,老汉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紧张,抓住我的手:“到了地方千万记住,可不敢拿手机胡拍,也不敢大声乱喊叫,否则要遭灾的。”

我笑着点点头,外面雨基本上停了,车还堵着,我打算直接走回去,老汉又道:“对了,你刚给我五十,我还没给你找钱呢……现在人家都是扫码哩……”老汉翻动着钱包,“呀,你看,没零钱……唉,你成家没?叔给你说个对象……”

我尴尬一笑,摆摆手说不用找了。

下了车,我快速闪进城中村,鬼鬼祟祟地窜回出租屋。房子里黑咕隆咚,我躺在床上,点开QQ群,群里只有四个成员:我、华子、委托人,还有公司的管理员。翻了下聊天记录,他们已经讨论了一些具体流程,行动的时间定在这周六。

华子看我不发言,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我想了想农民工和老汉说的那些话,觉得事情应该不会那么简单,我分析了几种可能的情况,打算发出来和他们分享,但又觉得有些不合适,怕把妹子吓到,而且万一到时候没那么玄乎,那就尴尬了。

正想着,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吓了一跳。一时间不敢吭声,蹑手蹑脚地摸到门前,对着猫眼看了看,我心里咯噔一下,这什么情况?

外面竟然是两个民警。

我本来以为是包租婆过来要账,打算死赖着装没人,没想到现在警察找上来了,我反倒不慌了。这城中村鱼龙混杂,人口流动很大,治安确实是个问题,之前警察也来查过,一般看看身份证就走了。再说了,我又没干什么违法的事情,怕什么?包租婆要账也不至于报警吧?

我呼了口气,站在原地喊了两声来了,开了门。

“你好,区派出所的,身份证看一下,”一个高个子警察看了看我递过去的身份证,打量了一下我,“王飞吗?问你个事情,你是不是这个公司的员工?”

我一看心里一凉,警察手里拿的这个招聘宣传单,上面写着“海洋物流”,正是我们公司,我顿时有点语塞,下意识点了点头。

“跟我们回去录个口供。”高个子警察把身份证递给我。

我吓懵了:“不是,我啥也没干啊……我就送送快递……”

胖警察拍了拍我肩膀:“你不要紧张,我们就是调查一下这个公司的情况,不用录口供,你在这说说就行了。”

我一五一十地把知道的都倒了出来,除了这周六的行动。

警察说这家公司涉嫌非法经营,让我最好不要在上面接单了,否则很可能会牵扯进来。为了应对网上查封,物流公司已经开设了境外网站,警察告诫我不要乱翻墙去看。我连连点头,对警察打一百个保票,说自己以后一定改邪归正,与这家公司彻底划清界限。

送走了警察,我暗骂一声,这公司果然是个坑。拿起手机一看,果然,狗日的,总群已经被封了,我们那四人小群里的管理员也退群了,气得我差点没把手机摔了。

华子电话立刻打了过来,他也没想到事情变化得这么突然,我说这下好了,计划泡汤了,没钱赚了。华子说他和那女孩刚刚通过电话,公家撤了,活还是能干,就当是几个朋友陪她烧纸,算私人雇佣,这事儿又不违法。我一想也对,反正现在已经跟公司脱离关系了。

一连又颓废了几天。

周六早上,我和华子在咖啡厅碰头,这小子背了一个大桶包,意气风发。

“我说老弟,咱不烧个纸就撤了吗?你这……是要去野炊吗?”我拍了拍他的包,“这都装了什么啊?这么瓷实。”

华子给我递了瓶水:“现在咱这小城市都管得严,不让烧,没地方买纸,我四处打听,昨天去农村赶集的时候才找到一家地摊儿……”

我喝了口矿泉水,一个面生的服务员瞪了我一眼,表情好像在说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我给华子说了一下之前那些情报,华子一边听一边不停地喝水,估计心里也有点发怵。

听完后,他若有所思,愣在那里,缓缓说:“我以前好像也听一发小说过这事,谁知道是不是他瞎掰的,我反正不信这些……”还没说完,华子指了指外面,一辆SUV停在咖啡厅门口,“来了,咱们走。”

车上下来一男的,对着我俩招手,我心里纳闷儿:什么?是男的?玩儿呢?

我俩坐进后排,前面一个男司机,穿得挺时髦,右边坐着一女孩儿,转过头来看了看我俩,没什么多余的表情,问华子:“喂,纸钱拿了吗?”

华子一笑:“没问题,美女,全照你吩咐的做了。”

车子很快开上高速,车里没人说话,空气像冻住了一样。

我心里琢磨着,怎么四个人?这司机是干什么的?难不成是华子又找了一个人来?他怎么没给我说?我对着华子,悄悄用眼睛指了指司机,做了个他是谁的表情。

华子懂了,立刻说了句:“美女,你男友等会儿也去烧纸吗?”

女孩:“他是我叫的嘀嘀,怂逼一个。”

那司机摇头晃脑地唱起来:“嘀嘀嘀嘀嘀嘀嘀嘀等待~嘀嘀嘀嘀——哎呀!”

女孩给他后脑勺削了一巴掌:“嘴闭上行不行?烦死了!”

“走在勇往直前的路上……”我也唱起来,女孩在后视镜里瞪了我一眼。

这司机看起来挺逗的,车子开得倒是挺稳。车子开出市区,外面的树木越来越少,不一会儿周围就全是荒凉的平原,我望着窗外一成不变的景色,打了个盹儿,突然窗外闪过一辆黑车,我定睛一看,心说不会吧,一辆迈巴赫。这种车在我们小城市里面没有几辆,我心里有点毛毛的,该不会是面馆那个?

正想着,女孩不耐烦地问怎么还没到,华子指了指导航,又指了指右边的窗户,说应该就在这儿。车子放慢了速度,四个人不约而同地朝那边看去。

窗外是荒凉的戈壁滩一样的黄土平原,一望无际,我眯起眼睛,很远的地方确实有几栋楼,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我骂了华子一句:“你搞什么鬼?这他妈是高速,怎么下去?”我夺过导航看了看,目的地确实显示的是高速公路右边15公里的地方,“我靠,开什么玩笑,这种地方会有建筑物?”

女孩指了指前面的加油站:“把车开到服务区里,咱步行过去就行了。”

我绑了绑鞋带,整理下衣服,说:“行吧,也只能这样了,咱们四个一起过去,快速搞定就撤。”

“啊?总得有个人留下来看车吧……谁把咱车偷了咋办……”司机小声嘀咕。

“行了,你以后不要跟我联系了,我当初怎么就脑子进水了?看上你这么个怂逼。”女孩骂道。

“哎,别别别,青青,我错了,我打头阵!”

四个人下了车,收拾东西,我发现这个叫青青的女孩个子大概一米五几,后脑勺上翘着俩马尾辫儿,脸很灵性。

服务区冷冷清清的,没几辆车。我找了个工作人员,问了问那边的祠堂的事,工作人员说那地方要从旁边的村子里进去,这边是省道过不去,我心里暗骂华子怎么弄的,路都没找清楚。

华子刚上完厕所回来,我刚想骂他,他告诉我说厕所后面有一条通道,这样我们就不用翻栏杆了。

“啊?男厕所?”青青有点诧异,“我怎么进去啊?”

华子想了想道:“没事,我们三个给你把风,反正这里也没什么人。”

我们走进厕所,最里面果然有个半人高的墙洞,周围有很多地雷,大家捂着鼻子,小心翼翼地依次穿过洞口。外面豁然开朗,一片平原,我长呼了一口气,朝着远处的楼群走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