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最新章节,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免费阅读

《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小说简介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作者是容容容与书中主要讲述了:这个小村子实际上建的位置并不理想,两边不远就是山坡,再往前走才是开阔的平原,夹在这个不深不浅的沟里,万一哪日滑坡,那可真是跑都没地方跑。林千煌和风寒影在村子的后面又找见了几处不怎么显眼的血迹,都是干涸……

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最新章节,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免费阅读

《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 免费试读

这个小村子实际上建的位置并不理想,两边不远就是山坡,再往前走才是开阔的平原,夹在这个不深不浅的沟里,万一哪日滑坡,那可真是跑都没地方跑。

林千煌和风寒影在村子的后面又找见了几处不怎么显眼的血迹,都是干涸不久。只是除此以外就没什么线索了,两人商量了一下,分开行动不现实,只好先去一边的山头搜搜看。

青州的山都不高,不过一会就爬到了半山坡,放眼望去全是郁郁葱葱的树木,林千煌被绿色晃得眼晕,摆摆手示意风寒影休息一下。

“风公子,你说,”她随意找了块大石头坐下,折了片叶子扇风,“山贼把这些村民都抓走是图什么?”

风寒影跳到一棵树上观察周围,轻声道:“还不能下定论是被山贼抓走的。”

林千煌一愣:“不是山贼,还会是什么?”

风寒影看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常,从树上跳下来:“山贼干的都是亡命的买卖,把牛牵走已经难以理解了,更何况是人。”

此话不假,这么多人和牛,不说不好安置,吃饭就是个大问题,除非山贼想招他们入伙扩大生产力,否则总有疏漏之处,到时候跑出一两个人就全暴露了。

“说真的,”林千煌有些痛苦地抱住脑袋,“我是真的不想再蹚浑水了,本来只是个九毒门,后来又惹上了黄药仙,现在连云州城的大门都没摸着呢,又碰见这事。我真恨不得把幕后黑手的头拧下来当皮球踢。”

风寒影抿着唇沉默半晌,突然道:“抱歉。”

林千煌抬头:“……啊?”

风寒影敛目,走到林千煌身边坐下:“你是林府大小姐,本来就应该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现在让你跟着我奔波,不说衣食无忧了,下一顿饭都成问题,搞不好还会丢了性命,”他顿了下,“当初若把你送回林家,林府那么多高手,想来也会护你性命无虞。”

林千煌扭头,按住狂跳的心脏,表情都快扭曲了。

风寒影这家伙在说什么啊!人设崩塌了啊!救命!

“杀伐之事,本不应该让你参与。”风寒影闭上眼,将眼里略带苍凉的光芒尽数掩去。

林千煌突然有些生气:“你是觉得我在林家当一辈子的金丝雀,会很快乐?”

风寒影淡淡道:“至少不会丢了性命。”

“我偏不!”林千煌愤而起身,“你以为我只是个千金大小姐,不谙世事,但是我都知道!林家和重火宫到底干过什么我不清楚,但我并非是非不分、如旁人那般愚蠢!”

林千煌不顾风寒影讶异的目光,指着他道:“你要我在明知那么多人被九毒门伤害、明知重华见死不救、明知林左乾并非如世人所说的那般正义慷慨的情况下回去,你和他们有何分别!难道我生来便要做林家的小鸟,永远听话地被他们玩弄于掌心吗?!”

“那我宁愿今日死在这些山贼手里,也好过你风寒影看轻了我!”

林千煌怒到极点,一个人提着裙子就往山里冲。

但是没走两步她就冷静了,说到底,风寒影也是担心她的安危。本来若只有他一个人跑路,就不需要事事顾及她,甚至那日如果林千煌没有落水,风寒影就根本不必逃离京城。他如果还是书里的性子,林千煌早就死了。

但是听风寒影说出那样的话,她又无端觉得生气,潜意识里她已经把风寒影当成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人,但是对方却似乎并无这个想法,令她最愤怒的,是风寒影到了现在还觉得把她送回林家是最好的选择。

哼!早知如此,她穿过来的那天就应该收拾东西亡命天涯,远离他和林家!真是愚蠢,愚蠢至极!

“嗯?这是什么东西……我去!!”

林千煌手里抓着一只雕工精美的玉坠,从山坡上滚了下去。

半晌后,林千煌靠着一棵树悠悠醒转。她第一反应就是去摸头,最近太倒霉了,再这么来几下怕是脑子里为数不多的聪明才智都要摔没了。

还好还好,脑袋似乎没破。林千煌松了口气,一转头就和风寒影的脸来了个照面。

“我……的妈,你走路没声音的?”林千煌把那句国骂憋了回去,捂着脑袋幽怨地看着他。

风寒影面色不变,那双眼睛里却没了刚才的冷淡:“我一直在这。”

“哦,”林千煌不想理他,揉揉脑袋,突然想起滚下来之前看见的东西,“我记得我找见了一个玉佩。”

风寒影从一旁把坠子递给她看,道:“事情变复杂了,这是云州慕容氏的东西,上面有慕容家的家纹。”

林千煌接过来仔细观察了下:“有没有可能是他们家造的?慕容家不是专做首饰么。”

风寒影摇头,“在外出售的首饰刻的是商用纹饰,这一枚上是家族纹饰,佩戴此物的必定是慕容家本家一脉。”

林千煌闻言也皱起了眉:“糟了,这个人不会也被抓起来了吧?”

“很有可能,但这是个好消息,至少慕容家势力不小,若发动找人,比我们在这里乱转要有效率得多。”

“前提是他得活着。”

对话暂告一段落,两人陷入谜一般的沉默里,风寒影看着林千煌不停揉脑袋,终于问道:“很疼?我刚才检查过了,没有外伤,应该并无大碍,若你难受,我们回去找大夫。”

“不用,”林千煌揉着脑袋说,“我只是想恢复一下我聪明的脑细胞。”

风寒影没听懂。

又是一段尴尬的沉默时间。

“对不起,我先前并无冒犯你的意思。”风寒影率先打破沉默,“我不知你对林家和重火宫是如此看法,只是这一路总生事端,我怕你跟着我丢了性命。”

这句话听上去比先前有诚意多了,林千煌瞥了他一眼,小声道:“我刚才也太激动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

避免两人再次陷入沉默,风寒影这次没有使话题终结:“没见到你之前,我一直认为你是被关在林家笼子里的鸟,听话乖巧,绝不会违背林家,”他淡淡开口,“见你第一面,我仍是这么判断的。”

林千煌心又开始狂跳,来了来了,这段答不好她可就要掉马了!

风寒影的手无意识地摩挲着腰间的穗子,“从这只穗子开始,我便发觉你并非传言中那般,是林府的上好瓷器了。”

事实上,风寒影一直认为林千煌是一柄剑,虽然她身体差得好像随时都能晕过去,但她眼神里的光是剑一般的锋芒,仿佛只要她在,前路便能披荆斩棘,一往不退。

林千煌听他说完心想,她就算是瓷器,也要当摔碎了能把林左乾和重华刺穿的那种。

“我刚才也说了,林家和重火宫到底做过什么,我不得而知,”林千煌看着风寒影,装作毫不知情他要复仇的样子,“但我不傻,我知道你最开始答应接触我,是为了能更好的接近我父亲,或许,你是想进重火宫,”

风寒影手指微蜷,林千煌毫不避讳地直视他的眼睛:“但我始终不认为你是为了追逐名利,或是为了成为什么天下第一,所以我选择相信你,相信你不会只因为我是林千煌而救我。事实证明,我是对的,风公子,你并非你表现的那般冷漠,你再装也没用了,我看破了。”

有风吹过山坡,整个山林响起细碎的摩擦声,不时有野花的花瓣拂过两人面颊,带着丝苦涩却生机盎然的气息。

林千煌本来以为风寒影会坦率地摊手说,我不装了,我摊牌,没想到,他仍旧是用那难以望到底的深邃眸子看着她,连一丝情绪都没有显露。

林千煌也不急,十多年的路不是这么好走的,风寒影最艰难的时候一定是被必须向重火宫复仇的念头支撑着,渴望他凭借自己的几句话就变得柔软,未免异想天开。

但这是个好兆头,至少现在他望过来,眼里不再只有那事不关己的冷漠了。

“你只要知道,我林千煌做事向来从心,不会由他人摆布就好了。”林千煌朝风寒影眨眨眼,拍了下他挺得笔直的后背,“好了,和好!走吧,我们再去周围看看。”

风寒影被她一巴掌拍得有些无奈,就像久冻未解的冰层,某日突然有只黄鹂鸟带着光,叽叽喳喳地落上来,不停啄动,总有一日,那冰层是要裂开的,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缝隙。

“好。”也不知是在应哪一句。

两人在周围又仔细找了找,还是没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天色渐晚,林千煌便提议先回村子里随便找间屋子借宿一晚,等第二日他们给云州那边送信,让慕容家来找。

风寒影也觉得稳妥,一是他们二人不好在这里久留,二是牵扯到了慕容氏,总归还是让他们来解决比较好,毕竟两个人精力有限。

敲定后便按着原路返回,林千煌先前摔下来的地方是个陡坡,两人只好绕了些路,回到村子里时,太阳已经完全下山了。

结果抬头一看村子,林千煌就彻底傻眼了,只见此刻家家户户亮着火光,田里有耕种的人,院子里有玩耍的小孩子,就连牛都回到了牛棚开始吃草。

林千煌面无表情地拽住风寒影的袖子,整个人后退两步,“风公子,我刚才都是扯淡的,什么金丝雀不金丝雀,我们还是回林府吧,当个花瓶也挺好的。”

风寒影拍拍林千煌的手示意她别激动,现在情况未明,不知道暗处是否有什么东西潜伏着。

林千煌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抓着他颤巍巍地说:“这也太诡异了!不跑等死吗!”

风寒影冷静得多,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没钱。但如果慕容家的人也在这里的话……”

林千煌噙着泪咬唇,夭寿啊,她怎么没看出风寒影是个财迷啊,关键时刻居然想着慕容家的人有钱!虽然话是没错,问题是他们上哪去找人啊,这一村子不知道是什么妖魔鬼怪,真打起来,她跑也跑不过,除了摇旗呐喊,就只能跪倒任人宰割了。

“你看,”风寒影朝着一座屋子点了点下巴,“只有那间屋子没有点灯。”

林千煌探头看了看,确实和周围格格不入,想来里面应该是有什么猫腻。

风寒影眼光扫视一圈,说:“村子里的人不好判断,但看他们行为举止,和常人没什么分别。我们过去借口投宿,找机会去那间屋子里看看。”

林千煌一听气都要背过去了:“你不觉得这和那个什么,鬼市,很像吗?”说着说着她越发觉得这里的人不像活人。

“放心,我的伤已经全好了,”风寒影抓住她的手,神情淡然却又坚定,“不会让你死的。”

这句话……风寒影是想说,他会保护自己的吧?林千煌握着他的手,心里定了定,豁出去了:“行,冲吧。反正现在就是没钱,往前走也坚持不了几日,赌一把那个慕容家的人还活着。”

风寒影无声地勾了勾嘴角,拉着她向前走去。

嗯?林千煌突然想到,把那个慕容家的玉坠卖了不就行了吗?说不定从此他们就发财了,一路吃喝不愁……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况且这事她也只能想想,干出来太缺德,容易折寿。

村口有几个抱着小孩正在闲聊的女人,看他们两个走近,面色略带惊讶,但还是迎了上来:“两位这是?”

风寒影行了个礼:“几位姐姐,我们夫妻二人从南边来,想去京城,结果路上遇到了山贼,钱财和马车都被抢了,绕了很远的路才走到了这里,不知能否借宿一晚?”

不知不觉中,他们两个在外演戏已经从“兄妹”变成了“夫妻”,林千煌装作没听出来,也戏瘾大发:“求几位姐姐行行好,让我们住一晚吧,我们身上一文钱都没了,不知明日会怎样呢。”

“哎呀,”几个女人面面相觑,“你们等等,我们得去问问村长。”

村长?林千煌无语,就这几十个人的村子还有村长呢,慢羊羊吗?果不其然,不过一会,一个头发胡子花白的老头就拄着拐出来了,上下打量了他们一遍,然后朝旁边的人点点头,又被搀着回去了。

“两位随我进来吧,村长答应让你们在这里过夜了。”跟着老头出来的一位年轻男子说。

两人跟着他走进去,如果现在不是晚上,这一定是一个令人羡慕的村子,看得出来大家过的很快乐:小孩子追逐打闹,女人们在院子里洗衣生火,后边田地里是大汗淋漓的男人们,牛也很快乐,鸡应该也很快乐。

但是林千煌不快乐,这种违背人类生物钟的行为,不是变态,就是扯淡。

“就是这间屋子了,两位好好休息,水井在后院,一会我会让人给两位送来点吃的。我们这里偏僻,不比大城镇,招待不周,还请多多担待。”男人领着他们走到村子角落里的一处屋子前,这间屋子也点着灯,从外面看不出屋里有无人在。

“多谢大哥,太客气了。”风寒影道。

男人点点头,又说:“对了,我要提醒两位,请不要靠近东面那座没点灯的屋子。”

林千煌眨眨眼,试图让自己更可爱一点:“这是什么说法呀,大哥?”

没想到男人根本不吃这套:“村子里的习俗。两位既然来了,安然度过一晚便是了,不要有多余的好奇心。”说罢也不再理会他们,朝反方向走了。

“可恶,美人计都不好使。”林千煌怨念地用手指绞着风寒影的衣袖,后者无奈地抓住她:“不好使以后就别使了,又不是谁都会中。”

林千煌起了玩心,把脸探到风寒影面前,低声笑道:“那风公子可会中计?”

那双眼似桃花般勾人,风寒影看了一眼便挪开目光,一巴掌拍到她额头上:“睡觉,后半夜起来看看能不能找机会潜进去。”

“哦。”林千煌被他堵住眼睛,闷闷道。

至于是风动还是幡动,亦或是心动,那就不得而知了。

小说《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