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契约情侣:顶流非要和我炒CP》沈兴,李国华txt下载

小说:契约情侣:顶流非要和我炒CP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沐叶圆圆

简介:作为顶流赫倾的契约女友,黎悠悠深知一切都是做戏。
但是她没有想到游戏问题尺度这么大:
“赫少一晚最多几次?”
“……七次。”
“每次多长时间?”
“……一小时。”
她将网上搜来的标准答案奉上,心想绝不能让高雅正派的他失了面子。
可这个温柔正经谦君子,怎么就化身洪水猛兽了?
“七次,一次都不能少。一小时,一分都不能缺。”
原来他是个腹黑心机小婊砸,还在一直套路她???

角色:沈兴,李国华

契约情侣:顶流非要和我炒CP

《契约情侣:顶流非要和我炒CP》第2章 一夜荒唐免费阅读

她与他的纠葛,要从一天前说起。

当时她刚从机场赶过来,急着面试,下车的时候,像离弦的箭一样,飞也似的往大门里冲去。

咚——

她撞到一个人肩上,跌坐在地。

修长挺直的双腿映入眼底,像是漫画里走出的身材。

她抬起头去看,正好对上那双亮如晨星的眼眸。

赫倾。

内娱四大顶流之一,颜值实力兼具,刚斩获权威电影节的最佳男演员奖,一跃成为流量中的天花板,粉丝无数,风头正盛。

都说赫倾有三绝:唱跳、打戏、眼神戏。

粉丝都说,他的眼神总是水柔水柔的,莫说是对着人,哪怕对着一只苹果,也能掐出水来。

让人直呼受不了。

而对视之中,黎悠悠发现,这如水的眼神,停留在了她的后肩。

原来刚才一摔,披肩的长发滑到前边,露出了纹身。

“这是——风信子?”他问。

“嗯。”她很意外,他竟然认出了这个图案。

眸中的那池清泉,似有轻微波动,化开点点涟漪。

他缓缓向她伸出手来,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

黎悠悠怔住:他这是……要拉自己起来?!

旁边的经纪人郝凡也愣住,刚才他本想斥责她莽撞的,但是赫倾却阻止了他,还似乎对她的纹身感起兴趣来。

“悠悠!”沈兴言的声音传来。

“兴言!”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黎悠悠瞬间绽放笑容。

她之所以从国外回来选择做演员,就是因为男朋友沈兴言。

两人交往一年了,但因异地相隔,只见过两回面,平日里都靠网聊诉说思念。刚巧今年她毕业,和家里吵了架,就听从沈兴言提议,回国做演员,两人一起工作。

今天面试的制片,也是沈兴言牵线搭桥介绍的。

“没事吧?”沈兴言温柔将她扶起。

“没事。”黎悠悠笑着摇头。

看到这张俊朗帅气的脸,她的眼睛都变亮了。

赫倾的手顿住半空,默默收回,握成一个拳头。

“对不起对不起,我女朋友才刚回国,对这儿不熟。”沈兴言替她向赫倾道歉。

“女朋友?”赫倾眉头微皱。

眸中的清泉似被寒流侵入,顷刻冻结成冰。

“嗯,我是来试镜的,抱歉啊。”黎悠悠补上道歉。

来之前沈兴言交代过,像他们这种小人物,在剧组一定要谦卑,那些有名有姓的一个也得罪不起。

“行啦,都是同组的演员,以后注意点就是。”郝凡替赫倾发话。

沈兴言得蒙大赦,赶紧躬身谢过,拉着黎悠悠离开。

“想不到我来的第一天,就遇到大明星耶。”

她当时正处于兴奋之中,完全没有想到,此后会和他产生如此之深的牵绊。

见大制片的过程很顺利,李国华对着她一顿夸。

“是适合上镜的脸,身材比例也好,外型条件很不错。”

真不枉是兴言打过招呼的。

黎悠悠心中暗喜。

“你小子,眼光很不错嘛。”李国华对着沈兴言意味深长的笑。

“那您看给安排个什么角色?”沈兴言趁机问。

“嗯——你没有表演经验,先从替身做起吧。”李国华又打量起黎悠悠,“身形跟女三号洛乔倒挺像,裙子也一样,就先给她当替身吧。”

为表谢意,她与沈兴言主动请客,李国华对他们很亲切,酒席特意设在自己套房内,期间还频繁给黎悠悠倒酒。

这酒劲也太猛了。

只是几杯,脑子就开始昏沉,只觉口渴。

她想喝水,可是兴言下楼买酒去了。

只能自食其力。

她伸手去摸水壶,谁知水壶还没摸到,李国华的手却摸了过来,脸上带着暧昧不明的笑。

“悠悠啊。”

“嗯?”

“听小沈说,你还是个雏?”

黎悠悠猛地瞪圆了双眼,忽然就读懂了他脸上的笑。

传说中的潜规则被她碰上了。

“只要你跟了我,别说什么做女三号的替身,下部戏,我直接捧你做女主角。”

李国华在她手背上来回摩挲,看她的目光像看一块到口的肥肉,满是馋意。

“不!我不要!”

黎悠悠立即抽回自己的手,起身向外走去。

“兴言!兴言!”

兴言在哪里?

她要找沈兴言。

刚走到门口,一双有力的手从后拦腰将她抱住,往卧室里拖去。

“放开我!放开我!”

面对那无法撼动的蛮力,她绝望的挣扎,恐惧自内心蔓延出来。

慌乱中她抓住桌角,随手摸起桌上一个物事,往他头上砸去。

砰!

是酒瓶碎裂的声音。

李国华啊的一声放开了她,双手抱头。

黎悠悠用尽全身力气奔出门去!

“兴言!”

她在廊道上狂奔,两侧的房间似乎在不断虚化,她的视力也愈发模糊,意识趋于混沌。

朦朦胧胧中,前方有一个男人正在开门。

好像沈兴言哦。

“兴言!”

她心中大喜,奋力奔向他。

咚——

脚下一滑,她撞到了他的怀里。

刚抬起头,唇便被堵住。

热吻袭来,她不受控制的沦陷其中。

后面的事她记不清了。

只有模糊的灯光,模糊的人影,模糊的接触。

还有昏沉的梦。

当清晨的阳光洒落进来,黎悠悠睁开眼睛,看清枕边人的脸时,她彻底懵了。

为什么昨晚的人从沈兴言变成了赫倾?!!!

冷汗自额头冒出。

是她认错人了。

那昨晚他当她是什么?

爬床的小演员?送上门的粉丝?

无论是哪种,这现状太令人崩溃了。

偏偏责任在她。

不想跟他有任何瓜葛,趁着他未醒,快速的下床、穿衣、离开。

烈酒仍有后劲,身体还有余痛,她走得跌跌撞撞,扶着墙壁努力让自己恢复冷静,复盘昨晚情况,好止损补救。

她酒量是不好,但绝不至于失控成那样,会将一个陌生男人错认沈兴言,并与之发生关系。

联想制片频频劝酒的举动,黎悠悠脑筋一灵:

酒里下了药!

当下她赶往医院做了化验,化验单上的结果与她猜想一致。

紧接着,她回到酒店。

她没有急着去找沈兴言,而是往李国华的房间走去。

只有化验单还不够,她还要拿到录音。

口袋里的手机已调好录音模式,脑海中已演练好话术,她对套下李国华的罪证志在必得。

待她双证在手,她就可以向沈兴言证明自己的清白,更可以让李国华得到应有的惩罚。

沈兴言不会怪她的。

她才是受害者。

他会坚定的站在她这边,维护她、陪伴她,一起抵抗黑暗。

她坚信这一点。

但是为什么,她听见房间里面,沈兴言在道歉?

“尼玛的,找的什么妞?喝顿酒还把老子的头砸破了。”

“对不住,您大人有大量,别计较,我再想法把她给哄回来,让她亲自给你道歉。”

“哼,看在她是雏的份上,再给你次机会,搞不定她,别说下部剧的男一,这部的男三我都直接给你撤了!”

要敲门的手停住,她僵在当地。

昨晚,一瓶酒喝完,李国华让他下去买酒,出门前,他回过头来望她。

那一眼,很深很深。

她以为是久别重聚,他黏着自己,还冲他灿然一笑。

“你快些回来,我等你。”

他点点头,也回她一个笑容。

那个笑里,有不舍,有失落,还有决绝。

她当时喝的迷糊,并未多想,如今才知,他根本不会回来。

她也根本等不到他。

她爱着的沈兴言、信任的沈兴言、投靠的沈兴言,亲手卖了她。

真相竟是如此龌龊。

他们后边又说了什么,她已经听不进去,只觉浑身发冷,止不住的哆嗦。

那感觉,比昨晚中了迷药还难受百倍千倍。

吱呀——

门开了,看见她,沈兴言的脸惊愕又惊慌。

“悠悠,你听我解——”

释字还没说出口,裤裆上猛挨一脚。

“啊!”

沈兴言痛叫。

“人渣!”黎悠悠红着眼收回脚,“跟警察解释去吧。”

在化验单、录音的双重证据下,警察很快立了案,将李国华和沈兴言一起拘到派出所。

从警局出来后,李国华的两个手下很快找上了她。

谈判结束的时候,也是网上爆出新料的时候。

她本想快些离开酒店躲开赫倾,却没想到,他竟使计,令自己乖乖钻进他的车里。

看着这张帅气的脸,她全然没有初见他时的兴奋。

只有无措、闪避。

他露出温和而友好的笑容,大大方方地向她伸出手来。

“你好,赫倾。”

她的手刚伸出来,就又下意识的缩了回去,将头转向窗外。

“对不起,我现在不想面对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