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小说简介

如果你喜欢看古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容容容与的一本书《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书中主要讲述了:林千煌看着漫天山火,心里感叹,幸好穿了。这要是搁在现代,她已经被各种日报树立成儿童的反面、青少年的败类,遭到社会各界的强烈谴责。话虽如此,她还是挺内疚的。就算是为了救风寒影,烧掉这么一大片山头,属实心……

《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 免费试读

林千煌看着漫天山火,心里感叹,幸好穿了。

这要是搁在现代,她已经被各种日报树立成儿童的反面、青少年的败类,遭到社会各界的强烈谴责。话虽如此,她还是挺内疚的。

就算是为了救风寒影,烧掉这么一大片山头,属实心有不安。不过黄药仙那伙人意识很先进,知道把周围的竹林砍倒不让火势蔓延,幸亏如此,不然这场大火非要把整个山头都燎了。

等后山烧秃,差不多火就能停了。

“你说万一,黄药仙那伙人没走,还在落云堡怎么办?”林千煌看着大火,心里发憷,点火的时候她顾不上那么多,只想把两个人救出来,现在再看就觉得一阵后怕,万一没跑成,她和风寒影都要搭进去。

风寒影将裂云剑支在地上维持身体平衡,缓缓道:“应该不会,出这么大动静,京城那边肯定要派人过来,他们再留下来,让人抓住什么证据可就百口莫辩了。”

林千煌默默点头,两个人在山脚下又站了一会,她说:“我们去找找吧。”

“好。”风寒影应道。

至于是找什么,自然不用言明。林千煌一边祈祷为他们送信的那位小姑娘还活着,一边无言地用手扒拉周围的草丛灌木。

这个山头其实不大,周围连着的也是一些不高的土坡,说是山,其实也就不过百米,两个人很快就把后山脚搜了一圈,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呼,会不会是我们想多了,那小姑娘回村子了吧?”林千煌被热浪冲得头昏,找了处草皮坐下。

风寒影身上的衣服也湿透了,两个人像难民一样落魄不堪,却无心关注体面。

“希望如此。”

“走吧,我们还是去偷偷去村子里看看吧,我也不放心阿宁。”

风寒影将林千煌拉起来,两人正欲绕道,突然,林千煌目光所及之处,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等一下,那是什么?”她眼角余光瞥到刚才从山坡上,似乎滚下来了个什么。

风寒影心思一动,把林千煌按在原地:“我去看看,你不要过来。”说罢朝山坡掠过去。

那一处土地显然是被上面的大火热浪给烧塌了,灌木丛凹陷进去一块,虽然没有直接被火焰波及,但表面的土和植物也都焦得呈黑灰色。那泥土中刺眼得露出一点点白,风寒影皱起眉,上前将那块土刨开。

“风公子,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

风寒影厉声:“你别过来!”

林千煌步子一顿,她想到了什么,将因疼痛不停颤抖的右手握住,走上前去。随即,一具几乎辨认不出的尸体彻底从土里塌了下来,虽然身体的皮肤大部分已经被热浪烧焦,但可能是因为手脚被土盖住,还保留了一些完好的地方。

那是属于少女的手。

林千煌睁着眼,眼瞳一点点收缩,她僵硬地转动脖子去看尸体的脸,那张脸先前还像花一样露着笑容,现在却被烧得让人记不起来它的样子。

眼前的光景很快被一片黑暗笼罩,风寒影上前遮住林千煌的眼睛,低声道:“别看了。”

有什么东西在耳边轰然坍塌,那是林千煌一直想逃避的一件事情,这里的人不是纸片人,而是活生生的人命,有人死在自己面前,和书中几笔寥寥带过的苍白语言,是不同的。

“是我把她害死的,”林千煌看着眼前的黑暗,泪水浸湿风寒影的掌心,从缝隙中滑落。

风寒影松开手,抓住她的肩膀,一字一句说:“林千煌,看着我。她不是你我害死的,是黄药仙。”

林千煌直直盯着那具尸体,嗫嚅着:“如果我们没有求她送信,她就不会死。”

风寒影见她受刺激太大,只好把尸体全貌给她看:“看见这道伤口了吗?而且伤口极短。这说明杀她的人就站在她对面,不是黄药仙,就是他身边那个高手。如果她真的是因为替我们传了口信就要死,怎么会当场就用这种手法?试想一下,”他努力安抚林千煌,“如果你是黄药仙,听到有可疑的人要来找自己,在不知道那个人来路的情况下,不应该把传口信的人留下来吗?以防万一,还可以对质,如果事情不对,事后再杀也不迟。就这么一个小姑娘,能耽误什么时间?”

此话言之有理,并非风寒影非要为他们两个人开脱,虽然他们请求这小姑娘上山,但她如果真的不愿,也可以不去。明明知道阿宁的娘亲要吃的是毒药,怎么可能不管?可在黄药仙明确不见外人的情况下,当时,他们除了拜托村里的人传信,别无选择,不是她,也会是别人。

但这不代表她的死要风寒影和林千煌来承担责任,在这里搞猫腻的是黄药仙,杀人的也是黄药仙,这些人招摇撞骗哄人服毒,其心可诛,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不会袖手旁观。

“这事很奇怪,如果她报完信就死了,不就地埋了,还大费周章从后山扔下来,等着被别人发现吗?”风寒影不知不觉握住了林千煌的手,想把自己的体温传给她。

林千煌闻言抬头看去,山坡一直往上就是大火的源头,她捂住眼睛,声音有些苦涩:“上面是炼丹炉的位置,你想说她有可能是因为看见了什么,才被灭口丢下来的?”

“嗯,”风寒影蹙眉,“恐怕就是这样。说到底,黄药仙在自己的地盘上杀人违背了他不想引人瞩目的本意,否则,他也不会藏在这种地方。想杀人灭口,最好的方式就是等这姑娘回到村子动手,这样外人不会认为是他做的。迫不及待在这里就要杀人,应该是怕她说出去什么秘密。”

林千煌不得不承认,风寒影有一种能安抚人心的魔力,听他说完,她身上那副刚才从天而降的枷锁就消失了,虽然她依旧感到愧疚、内心不安,但她也明白,这并非是谁的错。

“我们把她葬好吧,”林千煌上前想把姑娘的尸体挖出来,但手碰到泥土的一瞬间,她浑身突然如触电般一颤,脸色煞白,“阿宁……阿宁呢,他们不会把村子里的人都……我得去看看!”

也不知道哪里爆发出的力量,林千煌顾不上大火,贴着边就往山上爬,风寒影见状赶忙来扶她,两个人跌跌撞撞地爬到前山,发现黄药仙的人确实走光了,留下一地狼藉。他们飞速顺着小道朝村子里奔去,眼见快到时,风寒影一把将林千煌拉停。

“你看,”他朝下方点了下,“应该是落云堡官兵,估计刚到不久,村子里的人应该没事。”

林千煌着急地四下探头,“阿宁呢?怎么看不见阿宁?不行,我还是要……啊。”她语调突然变轻,风寒影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只见阿宁蹦蹦跳跳地在人群中穿梭,似乎在帮着打水。

风寒影也如释重负:“走吧,不能让官兵看见我们,否则解释不清,我们先去镇子上……”

他话音消失在唇边,怀里,林千煌紧蹙着眉,呼吸绵长。

……

“老板,我阿娘切菜砍了手,流了好多好多血,您快给我开点药吧!”一个小男孩站在药铺柜台前,他还没柜台高,踮着脚艰难地把银子摆上去。

“哎呦呦,”药铺老板探出头,“没事吧,要不要找个大夫去你家给看看?”

小男孩乖巧地摇头:“不用,我阿娘每个月都要切几次手呢,次次请大夫,我阿爹要骂人的。”

“哈哈哈,”药铺老板吩咐伙计去取白药和止痛药,“那给你多开点吧,省得过几天你还要来。”

“嘿嘿嘿,谢谢老板,城东那家药铺没开门,以前我都是去那里买的,那家老板见了我就知道是来买三人份的药了。”

老板笑出声:“三人份?那我让伙计给你多拿点。城东的张老板嫁女儿,摆喜酒呢,明儿个估计也喝得开不了门,哈哈哈。”

“来,拿好了,可别洒了,不然你阿爹要揍你的。”伙计把几包药递给小男孩。

“谢谢老板!”

小孩提着药一路小跑,七拐八拐到另一条街上,巷子口站了个穿布衣的年轻人,但蓄着大胡子,见他来,赶忙将手里的药接过来。

“谢谢。”

小孩气都不喘,脸蛋红扑扑的:“没事,叔叔,下次有事还来找我哦,我就在城东那个破庙里住。”

“好。”说着递给小孩一些散碎银子,这已经是他身上的全部家当了。

他提着药走进街尾一家客栈,前些日子镇子的中央开了几座酒楼,把客人都招了过去,这家老字号生意萧条,大堂里稀稀落落坐着几个吃饭的散客,楼上的包间则是只有他们一间。

“呦,客官回来了,可要小的给你房间里送点热水?”小二把抹布往肩膀头上一甩,迎过来说。

男人点了点头,脚不沾地地往楼上走去。他推开门,恰好看到林千煌从床上坐起,被子滑落在胸口。

“靠,头怎么这么疼……嗯,我靠你是谁啊!来人啊!唔唔唔!”后面几声是被捂住嘴发出来的。

风寒影单手把胡子撕开一段,又抹了抹脸上的煤灰,“我。”

林千煌瞪大眼睛,盯着他看了几秒,终于破功,低下头笑得肩膀都在颤抖:“我还以为是李逵……哦不,是哪位西域来的好汉,哈哈哈哈哈!”

风寒影面露不悦:“李葵?那是谁,你和他很熟?”

“不熟,不熟,哈哈哈,”林千煌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熟得话就不会喊了嘛,话说回来,你做什么去了?我只记得我们在山坡上看见了阿宁,然后我好像就晕过去了。”

风寒影不置可否,恰好这时候小二上来送水,他打开一道门缝接过来,就开始拆药包。

林千煌环顾四周,她挺不好意思的,风寒影拖着一身伤把她弄到这里来,又要不掩人耳目,想来不会太容易。况且落云堡他们两个都不熟,为了找到个安全的地方肯定又要花一番功夫。但是说谢谢吧,两个人也算过命的交情了,总觉得有些矫情。

她低头不好意思一番,正准备开口,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似乎变了。

“风,风寒影,我的衣服是,是……”

“哦,你别误会,我拜托楼下的一位女客人帮你换的,之前的衣服都烂了,穿着太引人耳目,我随便找了个借口说你掉河里了。”

林千煌无语,这家伙一点都没有害羞的意思,看来是对她毫无兴趣。

可谁能知道,风寒影拆药的同时,脑子里还在思考刚才那个李葵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自己随便装扮一番就能如此神似。

“不过,你哪里来的钱啊?这又是新衣服又是买药的,还有住店,你不会去抢劫了吧?不对,风寒影,你难道把剑卖了?!”

林千煌惊愕地四处寻找裂云剑,发现剑好好挂在风寒影腰间后,目光瞬间怀疑起来。后者的动作显而易见地顿了下,然后有些尴尬地说:“我看你还有一对耳环……你放心,当之前我仔细看过了,没有慕容家的家纹,应该不是很贵重。”

好吧,林千煌无语望天花板,羊毛出在羊身上,风寒影怎么可能去打劫,呵。

风寒影看她表情放空,以为是什么贵重的东西,瞬间有些慌乱,拿着药和纱布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对不起,我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我以后有钱了,一定把它赎回来还给你。”

“噗,”林千煌憋笑,“你没把我送你的坠子拿去当了我已经谢天谢地了。”

风寒影一愣,摸向腰间,真奇怪,方才最窘迫的时候,他什么都想过了,却唯独没想过把这东西卖了。

“喂,”林千煌叫他,眼带笑意,“你比我第一次见你时像个人多了。”

这话乍一听是在骂人,但风寒影却知道她说什么,两人初见时,他心心念念如何进入重火宫复仇,把林千煌当作一条捷径,可现在,距离那日也没过多久,却感觉经历了许多。

“你那穗子不值钱,我问过了,”风寒影板着个脸过来,给林千煌的手重新上药。

林千煌委屈地嘴角一撇:“好吧,我辛辛苦苦做了无数个日夜,某人居然不领情,要知道千金难买情意重,世人莫做白眼狼。”

风寒影有些好笑地看着她:“哪里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词。”

林千煌也笑了,她睡了一觉感觉身体恢复了不少,一把抢过药瓶,指挥风寒影脱衣服:“你把衣服脱了,我给你背后的伤口也换换药。”

“我没事,先前我自己换过了。”

“少啰嗦,你够得着吗你,赶快脱,不然药上到屁股上了都不知道。”林千煌堂堂千金大小姐,说的话可是一点不温婉,这要是别人在这早都下巴砸穿房顶了,但风寒影似乎对她免疫了,闻言竟然半点不惊讶,听话地褪去了上衣。

伤口触目惊心,从右肩横贯整个后背,虽然上了药,但是先前在山脚下被火浪一烤,两人又奔波至此,并没有多少好转。有的地方因运动又绽开了些皮肉,血珠细密。

林千煌沉默地给他擦拭伤口重新上药,又拿纱布仔仔细细包好,然后在胸前系了个蝴蝶结。

风寒影低头盯着这处奇异的突起一时语塞,半晌才皱着眉问:“一定要这样吗?”

林千煌被他的表情可爱到,憋着笑一脸严肃:“嗯,必须这样,不然不吉利。”

“……”

林千煌起身收拾药瓶,漫不经心道:“看见这个你就要想起受伤的疼,以后不想要这个,就不能再受伤。”

风寒影低笑,默默把衣服穿了起来。

“这点疼,不算什么,有的疼比皮开肉绽还要疼上百倍。”

林千煌闻言顿住,转头却发现风寒影已经穿好衣服,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仿佛刚才说话的不是自己一样。

“我们现在来讨论一下下一步怎么走吧。”

“哦,哦,好。”

林千煌坐过去,心里还在想风寒影说的话,难道他以前受过更严重的伤?不应该啊,书里没写啊。

不过随即她就释然了,去他的书吧,自己穿的时候那破书还没写完,就算写完,也只是风寒影后宫录,他本人经历过什么往事,那个作者可能都忘了。

等将来有机会再问他吧。林千煌盯着风寒影胸口的蝴蝶结突起,满意地点了点头。

小说《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