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在偏执大佬的心上肆意撒野》小说角色苏冉,阏爵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被迫在偏执大佬的心上肆意撒野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雨凝

简介:男主:霸气,外冷内热。女主:古灵精怪,软萌可爱。
十九岁那年,她被陷害谋杀他人,被残忍丢到孤岛上,三年后,她差点被当成野兽死在了大佬的枪下。
“老大,苏冉又去找仇家报仇了。”
“马上去把她找回来,有什么事我帮她解决。”
他是让人闻风丧胆的男人,却偏偏独宠苏冉一个人。
苏冉上辈子真是做了太多好事,不可一世的大佬惯在心尖上疼爱
哥哥不辞万苦找到她后,宠得恨不得给她摘下天上的星星

角色:苏冉,阏爵

被迫在偏执大佬的心上肆意撒野

《被迫在偏执大佬的心上肆意撒野》第1章 孤岛的女人免费阅读

狂风暴雨。

漆黑的夜里。

雷声划破天际。

不远处海浪在狂风暴雨中翻滚,咆哮。

“老大,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这个鬼地方太危险了。”

闪电划过,伴随着雷声,如同魔鬼在怒吼,要将眼前的一切吞没。

一身黑色工装的男人傲然挺立,饶有趣味的看着面前的一切,他左手撑着一把黑伞,拇指上的狼头戒指嚣张跋扈。

他的身边站着一名挎着枪的保镖。

保镖拿着强光手电筒,迅速在周围扫视了一圈。

因为大雨,能见度并不高,保镖鹰眸中涌起一阵担忧,他小心翼翼再次对男人道,“老大, 雨越下越大了,这电闪雷鸣的,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男人站着没动,天生的强大气场,周围瞬间气压凝固。

这里是半岛国南边,一座极其神秘阴森的孤岛。

之所以神秘阴森,是因为它的诡异传说,传说这个孤岛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凡是进入孤岛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去。

渔民出海打渔,离它十里外就要调转船头,从不敢靠近。

可男人偏偏不信邪,选择在这样一个天气恶劣的雨夜,登上这座让人闻风丧胆的孤岛。

“手电拿来。”男人英俊的脸上没有一丝波澜,黑色马丁鞋踩着枯草落叶裹夹着泥巴的地面,目光凌厉,缓缓向前。

一片茂密的椰子树中间,隐藏着一间屋子,墙面是用栗木条和宽厚的苦竹条围起来的,缝隙用湿了水的泥巴糊着避免通风,房顶是厚厚的茅草和椰树叶。

男人止住脚步,手电筒转了个方向。

半岛国南边,严格意义上来说是没有冬天的,但一年到头也总有那么几天是寒冷的。

那种冷,是变态的,是侵入骨髓的。

就比如今天···

灌木丛旁趴着一个浑身湿透的女子,她拼了命想往灌木丛中钻,她很瘦,很单薄,一头蓬乱的头发被淋湿了,嘶啦啦的往下滴着水。

“女人,你找死是不是?”

下一秒,她直接被一个挎着枪的魁梧男人拽了出来,这时,一道强光照到她的脸上。

那张蜡黄的脸上,小巧的唇苍白无血色,触目惊心。

女人抬眸,幽暗的眼眸盯着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两个男人。

其中一个高大英俊,威风凛凛。

要不是眼前那把宽大的黑伞和男人手腕上闪着金光的手表,她真的以为自己穿越到了古代,见到了战场上百战不殆的大将军。

男人半眯着眼,看着面前这个差点撞上他枪口的女人。

前一秒,她差点被当成野兽死在他的枪口下。

谁能想到,在这座荒废了的神秘孤岛上,居然住着一个人,而且还是个女人。

“这里,怎么会有一个女人?”男人用枪柄勾着女人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

“老大,她也许是得罪了什么人被扔到这里自生自灭的。”保镖瞥了一眼女人手腕上的黑色定位器。

这里,被称为死亡岛屿,十年半载都不会有人来一次。

这里,四周绕海,潮湿薄凉,也只有像孤沛烈这样的男人才会突发奇想来这里冒险。

别人,避之不及。

不过,这刚来的第一晚,就遇上了这么一个女人。

“把她拎起来。”孤沛烈眸底蓄满寒意,用枪柄拍了拍女人的脸。

旁边的男人叫阏(yān)爵(jué),是孤沛烈的贴身保镖。

孤沛烈喜欢冒险,喜欢荒野探索,阏爵一般都会陪伴在左右。

地上趴着的女人浑身颤抖,她身上穿着的破烂棉袄已经全部湿透,冰冷的雨水打在身上,入心入肺。

她被毫不留情的拎了起来,仿佛老鹰抓鸡仔般。

那双眼眸里已经看不出年龄,只能从面部特征看出来他是一个女人。

雨水打到女人的脸上,身上,她没有反抗,温顺的很。

来人不认识她,那么就和墨以琛没有关系。

当她知道面前的男人不是墨以琛派来杀她的后,心里悬着的心落了地。

“老大,那边有间茅草屋,这雨越下越大了,我们先进去避避雨。”

孤沛烈凌厉的眼神看了地上的女人一眼,“带上她。”

保镖点点头,一手拎起女人,走向茅草屋,一脚踢开那扇简易的门。

她叫苏冉。

出生于一个小康家庭。

她曾经是半岛国最美丽的女人。

她是父亲的掌上明珠,她有两个哥哥。

后来,她有了未婚夫,她的未婚夫有钱有势。

她曾经很幸福,可终究只是曾经。

如今,她似乎已经忘了。

身上的破棉袄湿透了,冻得她牙齿在打架,角落里,是她平时堆积起来的枯草堆,她毫不犹豫钻了进去。

孤沛烈皱了皱剑眉,看向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女人。

阏爵看了一眼苏冉,对孤沛烈说:“老大,送她来这里的人应该不简单。”

孤沛烈唇角上扬,送她来这里的人不简单,但这个女人能在这个如同地狱般的孤岛上独自活下来,她又何尝简单?

如果是别的女人,恐怕不出三天就被吓死了,不然,也早就被野兽吃了,哪有活命的机会?

就算没有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传说,一座鲜有人问津的孤岛上,毒虫和野兽是少不了的。

而这个女人不仅活下来了,还在这里搭上了一间能够遮风挡雨的茅草屋,真是难以想象。

他低头轻笑,眸中阴冷的目光凝着她,向她走来。

苏冉看着那双充满力量的马丁靴离她越来越近,修长健壮的双腿出现在距离她只有十公分的地方,她抬起头,往后缩了缩,如水的眼眸迎上那双幽深,坚毅的眼眸。

“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来?”沉稳伴随着沙哑的声音。

他蹲到苏冉面前,大手捏着苏冉的下巴,哑声,“告诉我,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苏冉没有说话,她紧紧咬着唇,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无助。

她皮肤暗黄,一身又脏又破的棉服,看不清她的身材,但依然从她高挺的鼻梁,小巧的唇线,清澈的眼眸中看得出来,她长得十分精致。

她不说话,但大大的眼眸中涌现出强烈的无助感。

她眼里的无助,能摄人心魄。

“说话。”

男人剪着利索的寸发,深邃的眼眸,浓眉大眼,高挺的鼻梁下,朱唇皓齿。

皮肤不算白,是健康的小麦色,高俊挺拔的身躯,宽肩窄臀,完美的黄金比例身材,既阳光又霸道。

苏冉看着他,紧抿着唇,手心握紧。

“老大,我看她像是一个哑巴。”阏爵凑了过来。

男人没有说话,眸子死死盯着她虽然无助,但坚韧不屈的脸,阴鸷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异样,拇指上的狼头戒指对着苏冉手腕上的定位器一按,定位器立刻在他手掌中。

男人站起身,深邃的眸子中勾起阴冷,把定位器丢给阏爵,冷声吩咐,“毁了,天一亮,带她走。”

(小可爱们,这本书不虐哈,可以放心入坑,爱你们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