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锦玉良婿全文免费阅读

《锦玉良婿》小说简介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霜染长安的新作《锦玉良婿》,这是一本历史类型的书书中主要讲述了:这十年来,五嫂和女儿辛苦劳作,一心想把汤店赎回来,等她攒够了钱去找郑屠户,郑屠户却不认账了。五嫂无奈,几次告到官府,奈何孤儿寡母无依无靠,官府偏向郑屠户。“唉,李家大娘孤儿寡母,可怜啊。”高贤文叹了口……

热门小说锦玉良婿全文免费阅读

《锦玉良婿》 免费试读

这十年来,五嫂和女儿辛苦劳作,一心想把汤店赎回来,等她攒够了钱去找郑屠户,郑屠户却不认账了。

五嫂无奈,几次告到官府,奈何孤儿寡母无依无靠,官府偏向郑屠户。

“唉,李家大娘孤儿寡母,可怜啊。”

高贤文叹了口气,他年轻时做过县里小吏,能写文章,老了就在这里摆了个摊子,替人写诉讼糊口。

宁威心里也不是滋味,孤儿寡母的,遇到这种事没有人帮,是够可怜的。

“宁老弟,这段时间可在忙什么?”

宁威有一段时间没来夫子庙了,高贤文问道,整个江宁城,目前高贤文是宁威唯一能谈得来的人,有共同语言,都关心时事,闲来对弈一局。

不过,两人棋术都不高,更多的是籍此消磨时间。

宁威的前身是纨绔子弟,是和高贤文这种人没有交接的,所以高贤文并不知道他就是潘家哪个赘婿。

“还那样,没忙什么。”

“呃呃”

高贤文也没再问。

本来宁威和高贤文每次都有很多话,但因为刚才的事,两人显然都没心情了,于是打了些好酒枯坐,边喝酒边着着街市上的繁华景象。

庆朝的饮食文化很发达,尤其是酒,酒品种类繁多,精酿制造,潘家独酿的甘露酒更是秦淮河最负盛名的。

像江宁这样的繁华之地,不光有钱人,就是普通老百姓也是日日,顿顿不离酒,早酒,晚酒,中酒,街市上酒楼一家挨一家,争奇斗艳,一般普通酒价格也不贵,都能喝得起。

三五知己,只要能谈得来,到了一块必要喝酒,即使女子也好饮酒。

但今天,因为五嫂的事,酒喝的很闷,宁威回去后,心里始终像堵着什么,他知道五嫂和女儿于他来说就是两个世界的人,犯不着去管闲事。可是,心里却总放不下。

晚饭宁威没去,婵儿过来给他收拾好床铺,烧了一壶水,小丫头干活时一直撅着嘴,嘟囔着为姑爷不平,在她心里,潘家怎么也得给姑爷专门安排一个丫鬟。一个都少,最少两个,否则传出去,堂堂的江宁城潘家不是丢人吗?

其实,这事儿也不怪潘家,之前吃饭时大家都说过这件事,问题就是买个好丫鬟难,潘家之前买了几个丫鬟,用了一段时间都不懂事,打发回去了。

总的就是让宁威暂时受点委屈,府里的管家,各房的太太都在帮忙物色着。所以,这事还真急不得。

入夜后,周围一切都静下来了。

宁威读了一会儿书,回到床上,看着漆黑的头顶出神,脑海里老是浮现出五嫂娘俩的影子,直到很久才睡着。

转眼十余日过去,天气越来越热,饭后宁威出了门,没去河边,而是向闹市走去。这几日婵儿总是抱怨说府里买的冰不好,制冷效果不好,小姐天天嚷热,宁威便想亲自去跑一趟卖冰的店,买点好的。

庆朝富人消暑主要靠冰块,江宁城有好几家卖冰的店,大块的冰从北方运回来,放在房间里用以降温。冰融化很快,所以要降温就得耗费大量的冰,一般也只有像潘家这样的大户人家才能享受得起。

至于普通的老百姓,多半是摇扇子,去河边纳凉,宁威的房间里倒是也放了冰,不过真如婵儿所说,冰的质量都不好,一会儿就融化了,完全没作用。

天热,街市上行人不多,宁威一路到了卖冰块的哪里,亲自挑好了冰块,付了定金,吩咐店家送到潘府,特别叮嘱是小姐要的,冰店老板爽快地答应了。

办完事,出了门,一抬头看见前面两辆马车停下来,马车上走下来一个气宇轩昂的年青公子,看见宁威,微微一愕。

“这不是潘家的赘婿吗,宁兄怎么一个人来买冰?”

宁威暗暗摇头,真是冤家路窄,这人正是那日所见的林世杰,潘家和林家是竞争对手,江宁城的酒行生意潘家占七成,剩下三成就是林家的。

势头上是潘家优势,但潘家的隐患是后辈都是平庸之辈,碌碌无为,而林世杰年纪轻轻,却已经是江宁城年轻一辈中的才俊人物。

“林兄怎么也来买冰?幸会幸会。”

宁威不卑不亢地打声招呼,懒得解释,目光看过去,另一辆马车里走下来一个穿着青布长袍,云淡风轻的老者。

林世杰打量着宁威,眼神里隐隐含着一丝嘲讽,在他这样的人心里是无法想象宁威入赘潘家的,何况潘家小姐得了痨病,就是入赘了也是徒有夫妻虚名,江宁城几乎尽人皆知,他居高临下的目光从宁威身上移到那老者身上。

“伯元兄,这就是潘家的赘婿宁威,宁植元……。”

“呃,呃,幸会幸会。”

那老者并不认识宁威,只是客气地打招呼,宁威倒是认出了对方,老者是凤池书院的孔伯元,素以文章老辣著称,也是江宁城名人。

“世杰最近又写了一篇拙文,本是涂鸦之作,却蒙友人夸奖,今天特地请几位前辈前来指正。宁兄可有兴趣同去?”

林世杰指了指旁边的酒楼,眼神里的嘲讽意味更浓了。

孔伯元也微笑看着宁威,本朝读书之风盛行,推崇文人,尤其是这娱乐业发达的秦淮河一带,但凡能吟诗赋词,都受人敬重。

宁威之前在江宁城人们眼里不学无术,林世杰明显是故意嘲讽,宁威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人哈哈大笑着走进酒楼,内心受到一万点暴击。

倘若是普通老百姓,任你周围文化氛围再浓,底层人有吃有穿就行了,管它那么多,也没人管。但潘家这样的大户人家,上门女婿如果是白丁,是会处处被嘲笑的。

这就是命,就像宁威虽然吃穿不愁,却处在一个尴尬的处境。

宁威回去已经天黑了,正好赶上晚饭,今天的晚饭大家都到了,也没什么话题,几个长辈都埋头吃饭,连孩子们也都不说话了。中间有人淡淡问了一句宁威,问他在忙什么去。

小说《锦玉良婿》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