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萌妻好甜,三爷轻点宠小说免费资源 主角名叫秦岑靳,谭倩乐在哪看

小说:萌妻好甜,三爷轻点宠

小说:

作者:森以

简介:一场排号相亲,莫晚被送给了快要病死的秦三爷。所有人都以为好好的一个小姑娘,很快就要开始守寡!可一年又一年,莫晚这个寡始终没守成!原来传说中快要病死的秦三爷,竟是一个年轻人!

角色:秦岑靳,谭倩乐

萌妻好甜,三爷轻点宠

《萌妻好甜,三爷轻点宠》第2章:我答应免费阅读

秦岑靳看着腿边吓的瑟瑟发抖,跟个小猫崽子似的莫晚,冷眸里划过一抹暗意。

“很怕?”他低声问道。

莫晚小脑袋点的像小鸡啄米一样,声音带着颤:“鲨鱼会吃人的啊。”

她在心里哭唧唧的想,她都还没见过她那个网恋对象长什么样子呢,要是今儿栽在这了,那多亏啊。

秦岑靳睨着她,撩人的嗓音响在蛊惑:“不想被鲨鱼吃掉,就答应我刚才的条件。

莫晚一怔,旋即想到他刚才提的条件,就是要自己跟他领证。

“你你你,你这是趁火打劫!”莫晚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控诉道。

秦岑靳勾着唇角,承认的坦荡:“嗯,没错。”

莫晚…莫晚惊呆了。

她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的脸皮能厚成这样!

正当她愣神间,忽然,头顶上有一架直升机盘旋而来。轰隆隆的声音作响,飞机上迅速坠落下来了两根绳子。秦岑靳身边的人,第一时间将绳子绑到了他身上。而莫晚….

没有秦岑靳的吩咐,压根没人管她。

“砰砰砰——”

鲨鱼不停的撞击着这艘小船,整个船身都在晃荡。而秦岑靳那帮人,都绑好了绳子!

“大叔,你救救我啊。”莫晚委屈唧唧的拽着秦岑靳的胳膊,小脸上透着股可怜气儿。

鲨鱼近在咫尺,逃生的绳子也在眼前。生死抉择,就在一线。

秦岑靳抬手,略带冰凉的手指攥起她的下巴,语调冷寒:“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领证么?”

莫晚简直都快气哭了。都这个时候了,还逼她

而看她不回答,秦岑靳像失去了耐心似的,猛地放开了她,对着身旁人命令道:“可以了,我们上去。”

“好。”

绳子开始往上拉,而在船身摇晃间,巨大的鲨鱼甚至有几次碰到了莫晚。

莫晚在看清那鲨鱼恐怖的牙齿后,终于崩溃了。

“我答应!”莫晚一把抱住秦岑靳,哭出了声儿:“我跟你领证!你救救我。”

被她抱住的秦岑靳,唇角勾了勾,将她拥紧了一起向上升去。

万丈高空中,两个紧抱的人,一个满脸眼泪,一个唇角似有笑意。

那场景,诡异里又透着好笑。不多时,在宽阔的机舱内。

莫晚一个人待在小房间里,身上被人丢了件毯子。

而刚才在海里对着她趁火打劫的大叔,很奇怪,在上了飞机后,就把她丢到这儿,然后没了身影。

“哎,房里那小姑娘,爷怎么说?”

“送回去吧,记得恭敬点儿,这位,怕以为就是咱们夫人了”

“这次相亲,可是那些人处心积虑做的局,爷怎么可能真从里头挑人?”

“哪那么多废话,这是爷的意思。快点去给夫人送回去。”意宰的说话声夏然而止。下一秒,门被推开。

莫晚呆愣愣的抬起头,随后,来不及多问什么,就被稀里糊涂的给送回了莫家。

到家时,莫晚脑袋有些发涨。

她着了凉,又受了惊,这会儿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耳畔似乎有父母的说话声,可她一个字都听不清。客厅里。

莫宜军一根又一根的抽着烟,看到谭倩乐从女儿房里出来,沉声问道:“小晚怎么样了?”

“吃了药,等明儿估计就好了。”

谭倩乐说着,在他身旁坐下:“刚送小晚回来的说…三爷,三爷看上小晚了。”

“我知道。”莫宜军眉头皱的愈发紧,不苟言笑的脸上,看着很焦虑:“小晚嫁过去,能成事么?”

他们都没见过那位神秘的三爷,只听说他暴虐无常,下身是个残废,如今这段时间,更是还患了病,能活多久都是个问题。

而这次的相亲局,正是秦家内部的人,为了冲喜给他准备的。

说着冲喜,但…..

“秦家老大说了,只要小晚能从三爷手里拿到东西,咱们俩的命,就能保住了!”

谭倩乐咬牙道:“宜军,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你别忘了,小晚可不是咱们亲生的,如果她真不幸被三爷给折磨死了,那也只能说她命不好。”

莫宜军听到这话,一言不发,只是,烟抽的更凶了些。

次日清早。

阳光从窗户处漏进来,洒在莫晚的脸上。

她抬手揉了揉眼睛,在被窝里翻腾了下,意识慢慢清醒。

“昨天那些,应该是噩梦吧。”

莫晚回想着游艇,鲨鱼,直升机,还有那个坐在轮椅上气场强大的俊美男人,只觉得仿佛是南柯一梦。

她伸出手,在床头摸着手机。

每天早上,她都要跟她的网恋对象亲亲热热么么哒,然后再起床。

可摸了好一会儿,却始终没找到手机。

莫晚瞪圆了眼睛,怔愣几秒后,掀开被窝光着脚就往外跑。

“妈,妈!”

谭倩乐听到这熟悉的咋呼声,一抬头,就看到了穿着睡衣跑出来的莫晚。

“谁让你光着脚的?”谭倩乐瞥到她的脚丫子,呵斥道。

莫晚几步凑过来,抱着谭倩乐的胳膊,焦急问道:“妈,我手机呢?你有没有看到我手机啊?”

谭倩乐见她一脸急色,没好气的道:“昨儿你被送回来的时候,手机就没在了。”

想到莫晚昨天的遭遇,谭倩乐接着道:“兴许是掉海里了,待会儿你出去再买一个吧。”

“什,什么?”莫晚脸色一僵:“手机掉海里了?”

谭倩乐闻言,奇怪的看着她:“你昨儿去相亲的时候,不是不小心掉海里了么?”

这话,一大早的就像一道霹雳,啪的炸在莫晚的头顶。让她瞬间毛骨悚然。

“昨天….”她小脸一白:“我不是在做梦么?”

谭倩乐不解的看着她:“做什么梦?”

莫晚抿着唇,思绪杂乱的像野草一样疯长。怎么办?

如果那一切不是梦,那么,她昨儿就是为了活命,在那位秦三爷的相亲局上,答应了另一个陌生男人领证!

而正当谭倩乐追问莫晚的时候,莫宜军忽然领了几个人进来。

“倩乐,三爷派人来了。”莫宜军叫道:“你让小晚收拾收拾,带上户口本去趟民政局。”

莫晚听到这话,炸毛了:“怎么又插来了个三爷,我都没见过他啊。”

那三爷不是说是个快病死的糟老头么?她昨天见到的人里,根本就没这号人!

想到自己拿的相亲序号,莫晚头皮发麻的质问道:“难道,就因为我昨儿拿的号码牌是6号,这数吉利,三爷就选中我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