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羽,白馨月小说《病娇重生:团宠妹妹要拆家》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病娇重生:团宠妹妹要拆家

小说:

作者:银锦

简介:域外荒土的王死了。
死后三年又重生了,重生在了姜家女扮男装的假继承人身上。
姜家继承人有六位。
本金翻十倍者,为合格继承人。
姜父铁面无情,脑门刻渣,不认儿子只认权。
合格的留,不合格的走。
大哥:“继承权是我的。”
二哥:“做梦!”
三哥:“抱歉,我也有份。”
……
姜羽看着自己假继承人的身份,掐指一算:“天凉了,该拆家了。”
不久后。
几位哥哥异口同声:“继承权是什么?拆家吧,妹妹是我的!”

角色:姜羽,白馨月

病娇重生:团宠妹妹要拆家

《病娇重生:团宠妹妹要拆家》第2章 华域重生免费阅读

“你听说了吗?”

“姜家这一次的几位继承人里,有人要先被赶出家门了。”

“可不,说是那位五少爷喜欢男人,还跟人去开房了,这事儿闹得可大了!”

“原来出了个同性恋,难怪姜家主震怒!”

“不是我说,就算没这事,那位五少爷的资历也是最差的,早晚也会被赶出来……”

姜家宅邸。

焦急的声音在走廊上压抑地响起。

“羽儿发高烧了,怎么都降不下来,麻烦管家您喊一下医生吧!”

“现在天还没亮,私人医生还未起床,白夫人还是再等等吧。”

“不行,等不及了,羽儿今天挨了一顿家法,现在又发起高烧,已经两个小时了,再烧下去,我怕会出什么事!”

可不是要出什么事吗?

都是要被赶出家门的人了。

管家低头看了眼时间,并没有打算为了一个要被赶出家门的人,再去折腾这么一趟。

“说了天亮便是天亮。”

“或者、或者安排一辆车,我自己送他去医院也行的!”

吵闹的声音在房门外隐隐响起,断断续续的,合着房间内一道道无人听见的机械声一同响起。

【系统正在开启。】

【系统正在修复宿主身体。】

【正在融合记忆。】

炸裂似的疼痛从脑袋里传来。

一幕幕画卷一帧帧走马观花。

如千万根针刺一般连绵不绝,饶是羽忍耐力惊人,承受过常人千百倍的疼痛,此时也忍不住低吟了一声。

“羽少爷这次惹怒了老爷,现在还是在受罚期间,等天亮了,自会有医生过来。”

“可是,可是……”

【滴滴滴……】

【系统能量不足,正在待机中……】

里里外外,混乱的声音吵得羽脑袋里嗡嗡作响。

她用力地按着冷汗涔涔的额头,伸手,摸索到床头的水杯,直接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砸了过去。

哐当!

水杯在门边破裂,痛苦的声音自房间里响起。

“安静点!”

门外的两人齐齐吓了一跳。

反应过来了什么,白馨月一转头,就从半掩着的门里,看见了挣扎着坐起来的姜羽。

她一惊,也顾不上其他,猛地冲进了房间!

管家扫了眼地上摔碎的玻璃杯,走之前还嘀咕了一句:“说什么高烧昏迷?我看这不挺有精神的吗?”

*

“羽儿?”

“羽儿你醒了?”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喝水?身上还烧不烧?”

羽儿?

陌生的称呼,羽还未从稍微缓解的剧痛中反应过来,一只温柔的手就覆上了自己的额头。

她下意识地抬头,对上了一张陌生的,充满焦急的美丽脸庞。

大量记忆的碎片涌入。

华域。

姜家。

姜羽。

“羽儿,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

白馨月看着一动不动望着自己的女儿,心里一急,眼泪就这么直接从眼眶掉了出来:“是不是后背还痛?”

后背?

她感受着略有些麻木的后背,低头,默默地看着自己的手。

手心有一道被上了药的狰狞发白的鞭痕。

有些痛,但与记忆中相差甚远。

这不是她的手。

她的身体经过了实验室的无数次改造,这么一道小小的口子,早就能自我愈合。

她记得她闯入了总基地,按下了爆破器。

她应该是被炸死了。

死前也应该已经失明了……

她抚上了自己的眼。

“羽儿?”

姜羽闭上眼,消化着脑海里的信息,摇头轻喃:“我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

白馨月急急关上门,又匆匆忙忙的检查着女儿后背的伤,眼泪一下子又涌了出来:“你看看这背上……呜。”

“你今天挨了那么多鞭子,刚才还发了高烧!”

“我差点都要以为你挺不过去了。”

“是妈妈不好,是妈妈太自私了,妈妈不该让你女扮男装的。”

感受着背后被人细致的重新涂上药膏,姜羽垂眸看着胸前两小团。

她确实是死了。

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又重新活了过来,活在了这个叫做姜羽的身上。

姜羽。

一个联邦帝国,七大域中,华域姜家的继承人之一。

一个……女扮男装的继承人。

“妈妈想通了,我们不要你爸爸了,我们不进姜家了,不要什么继承权了……”

手被拉起。

姜羽凝视着面前的女人,心下有一种很奇异的温温暖暖的感觉。

那是很久之前,当她还存在正常人的感情时,所感受过的东西。

很陌生。

但。

她喜欢面前这个,会给自己涂药的漂亮妈妈。

“我明天就带你离开!”

离开?

姜羽收回思绪,轻轻摇头,伸手,温柔地回抱住了面前的女人:“不离开了,我想留下。”

怎么能离开呢?

虽然受欺负的并不是她,但,她怎么说也占据了这个身体,她喜欢这位妈妈。

她想把她捡回家。

所以,就当是补偿这具身体真正的原主了。

欺负了她的人,哪能这么一走了之……

白馨月还在心疼:“可你不是不想再女扮男装了吗?留在这里就不能当女生,羽儿不是有喜欢的男生了吗?”

姜羽想到了原身被打的乌龙开房事件。

虽然原身的确有个喜欢的人,不过,那不是她。

她一点点抹掉妈妈脸上的泪:“现在不喜欢了。

白馨月一愣:“不喜欢了?”

这喜欢人,还能说不喜欢就不喜欢吗?

这要是不喜欢,她之前也不会留在姜家了。

姜羽点了点头,指着自己,笑容温柔缱绻又恣意潇洒:“我觉得他配不上我。”

白馨月又是一愣,连哭都忘了,总觉得哪里不对。

可,想到那让自己宝贝女儿挨打的人,突然又觉得这话没毛病啊!

自己女儿长得这么好看,别说不是男孩子,就算真是男孩子,那些歪瓜裂枣也配不上!

她拍着姜羽的手,重重点头:“对,我女儿这么好看,是他们配不上!”

说完。

白馨月又担忧了起来,女儿要是想走那还挺容易,可如果想留下来:“可你爸爸那……”

姜家的规矩极严。

想要留下来本就极难,若不是羽儿当初女扮男装被姜家发现,也不会被接回来。

这一次羽儿犯了忌讳,想要再留下来,可能性几乎为零。

姜羽唇角微扬,声音仿佛有着魔力般,安抚着白馨月焦躁不安的心:“没关系的,妈妈,我自有办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