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帝凰:太子的绝宠妻(金灵,金鞭)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异世帝凰:太子的绝宠妻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走马看灯花

简介:【女强,非虐,一对一双洁】
二十一世纪巅峰杀手云九纾身死混穿而来变成了一个婴儿暮沧雩。十四岁遭到至亲之人的伤害,被囚三年。三年后,她重见光明,从此,风云开始变动。
——
“他凶我!”清贵太子形象崩塌,对着面前的淡然女子委屈控诉。
女子轻咳一声,纵容道:“你可以教训他!”
赢澈:……
这不是他的主上!绝逼不是!
——
屠戮天下,嗜血杀伐,人间一道炽阳洒下。
她的眼里,只有他。
他的心尖,只存她。

角色:金灵,金鞭

异世帝凰:太子的绝宠妻

《异世帝凰:太子的绝宠妻》第002章 拜我为师吧免费阅读

“丫头,你运气好,我这里还有一颗保命丹。”

药庐长老走进来,将手中的药丸直接喂进了暮沧雩的嘴里。

药丸入口即化,想吐也吐不出来。

暮沧雩掀开黑漆漆的眸子,一动不动地望着药庐长老。

“嘿!你别这么看着我,我可没有欺负你。”

药庐长老后退了一步,压了压心底陡然生出的寒意,而后瞪着一双眼睛提醒。

他是个忙人,可没那闲功夫去理会外面的事情。

暮沧雩掩下了眸子。

药庐长老拧拧眉,走了出去。

一连三日,暮沧雩都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

直到第四日夜。

昏暗的房间里,几道烛火摇曳出微弱的光芒。

暮沧雩从床上起来,无声走出房间,没入夜色。

极冰炼狱中,先前的黑衣少女正在折磨一个犯人。

她肆意挥动着鞭子,凛冽的鞭风让四周的灯盏几欲熄灭。

哧——

忽然间,一道金色的流光射来,封闭的牢房里,数排烛火骤然绽亮。

黑衣少女心头一凛,收了鞭子,转过身来的瞬间,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你——”

嗖——

一鞭破空,重重地落在黑衣少女的身上,直接湮灭了所有的声音。

黑衣少女摔在地上,疼得痉挛抽搐。

“暮沧雩,你……”

“别说话,让我好好玩玩鞭子。”

暮沧雩蹲下身来,出手封住了黑衣少女的哑穴,在黑衣少女惊恐的目光下,她笑了笑,像个暗夜下的妖魔。

随即,她站了起来。

手上蓄了力量,一条由幻灵力凝结而成的金鞭被她握在手中。

“送你十鞭,十鞭后你若还能活着我便去死。”

此声落,金鞭化残影,一道贯穿整个脊背的狰狞伤痕骤然间出现在了黑衣少女的身上。

随即,伤痕爆裂,脊骨乍现。

金光又至,不偏分毫的与上一个鞭痕重叠。

咔嚓——

脊骨尽断。

没有丝毫停留,第三鞭紧随而来,落在了同样的位置。

第四鞭……

第五鞭……

……

最后一鞭落下,暮沧雩看着地上的一滩烂泥,扯了扯唇,伸出右手,五指曲起,金色的灵力化作火焰将整个牢房点燃。

而她从火焰中抽离而出,没入了黑暗。

“你果然修炼了禁术!”

极冰炼狱的入口,一身森然杀气的狱主目光阴沉地盯着眼前的人。

这里是暮族的重地,重重秘阵加持,便是族长来了,也不可能在没有钥匙的情况下进来。

可是暮沧雩却进来了!

她武功被废,又身负重伤,怎么可能进得来?!

而唯有那阴邪强大的禁术,有此能力!

“呵~”

暗夜下,女子嗤笑一声,随即身子陡然消失。

狱主瞳孔猛然间一缩,瞬间拔出了长剑。

却在下一刻,脖颈处骤然一凉。

他的心底,无数寒意窜起。

“看在这三年来你很少找我麻烦的份儿上,我今日暂且放你一命。”

女子冰冷的声音幽幽降下,狱主惊骇地感觉到自己意识的逐渐流失。

最后,狱主昏倒在地。

暮沧雩蹲下身来,右手伸出,五指曲起,覆上了狱主的灵台,淡淡的金芒洒下,清除了不必要的记忆。

做完这个,她正欲起身,却又在下一刻顿住。

她垂眸凝着自己的手腕,那上面尚且还是血肉模糊的一片。

钻心的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她——

那整整三年里、刻骨铭心的鲜血教训!

指尖的金灵再次萦绕出来,且愈发灿烂。

她微掀睫羽,静静地望着指尖的金灵,专注的神情,像是在欣赏某种绝艳的风景。

须臾后,她无声地笑了,笑容虚渺而薄凉。

这是她于生死境地突破之后的幻灵力。

今夜,便以鲜血为祭!

金灵化作利刃,决绝残酷地洞穿狱主的脖颈。

利刃散落开来,化作了点点火焰。

火焰燃烧起来的时候,苍穹星河里,又一颗星子陨灭。

暮沧雩站起了身,望着深邃无垠的暗夜,周身气息沉寂而漠然。

她从深渊地狱里出来,

于繁华人世走上这么一遭,

最终还是要回去。

仁慈、原则,

那是属于人的东西。

而她,并不需要。

她离开了极冰炼狱,悄无声息地回到了药庐。

关上房门的那一瞬,一抹血色出现在了嘴角。

她伸手拭去,靠在门上,意识逐渐涣散。

……

翌日清晨,有些灼眼的日光照亮房间。

躺在床上的人儿睫羽轻颤,缓缓睁开了眼。

却在触及到光芒的那一刻,又闭上了眼睛。

“丫头,昨夜出去了?”

药庐长老走进来,手上还端着一碗药。

暮沧雩坐起身,凝着他,没出声。

“没有真气疗伤就给我好好躺在床上,别以为我几碗药就能把你给治好。”

“嘿!你还看我。我说的不对吗?!伤还没好就敢乱跑,要不是我昨夜过来给你处理伤口,你就等着在地上睡一夜吧。”

药庐长老说完,暮沧雩移开了视线。

只是下一刻,她眼底寒光骤显,鬼魅般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了药庐长老的身后。

“诶诶诶,丫头,咱要有良心!好歹我也给你吃了保命丹,还照顾了你这么多日是吧。”

药庐长老倏然转身,身化残影,倒退了数步,才看着神色冰冷的暮沧雩,笑眯眯地说道,

“没想到千人之中难出一个的幻灵师居然能被老头子我撞上!好运气!好运气啊!”

九州大陆上,九成都是练武之人,剩下的一成则是那些可以修炼古迹中遗留下来的幻灵术的人。

这样的人如凤毛麟角。

“你都看见了?!”

暮沧雩眸色深邃,小脸上布满寒霜。

“没,没都看见。”

药庐长老又后退了两步。

“就看到你去了极冰炼狱,然后出来,弄昏……啊不,杀了那个冰坨子。”

说罢,感觉房间里的气温下降了好几个度。

他抖了抖身子,哈哈一笑。

“丫头,淡定淡定。老头子我不会说出去的,放心放心!”

幻灵师没有完全强大起来时,是最危险的。

因为他们的血液是练武之人最好的补品。

如暮沧雩这般重伤虚弱的幻灵师,更加诱人。

但是她居然能够走入极冰炼狱那样一个困死了无数强者的地方!

就说明她很强大!

或者说,是她的‘灵’很强大!

暮沧雩眉头微颦,提步上前,却在下一刻,身子一僵。

抬眸,便见药庐长老那张豁然凑近的笑脸。

她心下怒意升起,只想打烂他那无比欠揍的笑容。

居然封她的穴,可恨!

药庐长老收回食指,围着暮沧雩转了两圈,而后寻了处椅子坐下。

“丫头,拜我为师如何?”

暮沧雩轻嗤了一声,没给他分毫目光。

药庐长老一抖胡须,“噔噔噔”得走过来。

“丫头,你别看我这幅邋遢样,其实我还是很厉害的,拜我为师你不吃亏!”

暮沧雩闭着眼睛。

药庐长老喘了几口气,沉默了须臾,眼前忽然一亮,笑道:

“丫头,我告诉你哦,老头子我不是暮族的人,我想什么时候离开就什么时候离开,你爷爷也阻拦不了我哦!”

还没反应?!

药庐长老拧拧眉。

“丫头,三年前你修炼的应该不是禁术而是暮族藏书阁顶楼上面被封存的幻灵术《乾坤九绝录》吧?”

观她昨夜对付那冰坨子的手法,是《乾坤九绝录》没错了。

“丫头,让我猜猜,你练到哪里了,可是那第五式——生死两仪术?”

生死两仪,置死而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