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倾百里:殿下掌中娇徐妈妈,庄子,徐妈妈,庄子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凰倾百里:殿下掌中娇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莫时衿

简介:【独宠】【重生】
方璃只是个不受宠的嫡女,生前活的小心翼翼只求平安一生,却不想死后发生了一件又一件的事……
方璃:我没有什么大的愿望,我只想平平安安的。
凰离:我没有什么大的愿望,我只想你平平安安。
百里策只是个不受宠的皇子,进京前只想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却不想进京后被人步步紧逼……
百里策:我之所为,为的不过是一世安稳,求的不过是一方净土。
安平王:我之所为,为的不过是一世安稳,求的不过是一生相伴。

角色:徐妈妈,庄子

凰倾百里:殿下掌中娇

《凰倾百里:殿下掌中娇》第1章 变数免费阅读

我之所为,为的不过是一世安稳,求的不过是一生相伴。

——百里策

当今天下共分四国,中原楚国;北地燕国;南地启国;东地明国。

四国中楚国最为强盛;燕国次之,但兵马强悍;启国虽弱小,但能人异士甚多,犹以南疆为甚,其余三国皆不愿招惹;明国最弱,但靠海,海上作战最为擅长,其余三国并不擅长海战。

据传,数百年前,天下一统,由两族把持,后两族大战,分崩离析,导致天下大乱,四国趁势崛起,共分天下。

四国开国三百九十一年之时,天生异象,霞光万丈,百鸟啼鸣不断,持续了整整一日。

此种异象被四国断定为天下一统的变数降临,一时间,四国秘密派人前往各地,搜寻当日出生的婴孩,想要找到变数一统天下,成为天下之主。

荆州,地处楚国南方,物质丰饶,是楚国四大粮仓之一。

并安县,隶属于荆州,虽地小但水产丰富,县中百姓自小衣食无忧。

并安县有一大族方家,今日乃是方家夫人的生产之日,然而府里却没有一丝喜气。

半个时辰前,方家夫人生下一女,众人还没来得及恭贺道喜,便听闻那女婴生下来便是个死婴。

金乌西坠,天色微黑,一中年妇女提着个菜篮子走出了方家。

走了不知有多远,直到周围看不见人烟的时候,中年妇女才停了下来。

她左右四处看了一看,随后提着手中的菜篮子走进了路边的小树林中,寻了个隐秘的地方将菜篮子往地上一放,从中取出一把小铲子,就蹲地挖起洞来。

边挖边对着菜篮子叹道:“老婆子我当稳婆这么多年,还没有见过你娘那样的,这孩子一出生就死了,她非但不伤心,还笑得那样子欢,搞不懂,搞不懂。要老婆子我说啊,你这样死了也不见得是件坏事。”

说话间,稳婆已经挖好了坑洞,放下手中的小铲子后,伸手掀开了菜篮子上蒙着的蓝布,从中抱出一刚出生的死婴,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将死婴放进了挖好的洞里,就填起了土。

然第一捧土刚填进去的时候,周围突然刮起了狂风,风沙飞舞间让人睁不开眼,将稳婆吓得面色发白,连土也不填了,鬼叫着就朝小树林外跑去,却不料一脚踩空,扑通一下摔倒在地,还不等她爬起,一声嘹亮啼鸣声响起,直震的她头晕眼花。

“菩萨保佑,菩萨保佑,菩萨保佑。”稳婆紧闭着双眼躺在地上,双手合十不断念念有词。

不知过了多久,狂风渐渐停了下来,稳婆等了半晌才慢慢睁开双眼,见周围恢复了平静,爬起身就准备离开,却听一阵虚弱的婴孩啼哭声从不远处传来。

稳婆吓了一跳,拔腿就跑,婴孩啼哭声却愈发响亮,让她内心踌躇不安,脚步也渐渐慢了下来,最后到底还是良善压过了害怕,一咬牙,回身顺着哭声找了过去,就见方家那刚出生的嫡女,竟活了过来!

距那年天现异象之事已过去了整整十八年,这十八年内,四国明面上的动作已渐渐平静了下去,暗地里却依旧四处打探。

十八年后,并安县方家。

“老爷,明日就是晴姐儿出嫁的日子了,璃姐儿那病也不见好,我这心里总觉得不太吉利。”方家继室曹氏站在方老爷身后给他捏着肩,“我想着,咱们家在乡下不是有座庄子嘛,那庄子清净,养病是极好的,不如将璃姐儿送过去,等到病好了再接回来如何?”

方老爷翻了一页书,不甚在意的点头:“随你。”

曹氏笑了笑:“那我这就去安排,这天也不早了,总不能让璃姐儿夜里出发。”

见方老爷应了之后,曹氏收了手出了房门,从院里点了两个粗使婆子就朝着方璃的住所走去。

那是一座偏僻小院,年久失修,小院内只有一破旧的小屋。

屋内,方璃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正双眼无神的盯着屋顶发呆。

屋外的院内,正坐着一老一少两名女子,年少的那位瞅了瞅小屋,好奇的朝着年老的婆子问道:“徐妈妈,我听说,表少爷不是和屋里那位自小订的娃娃亲吗?怎么就要和二小姐成亲了?”

丫鬟的声音不算小,方璃隐隐约约的也听了个清楚,不由得苦笑了一声:她也曾质问过、闹过,可是有什么用?如今父亲的眼里心里都只有她那继母和继母所生的孩子,连一丝半点的地方都没有留给她。

想到此处,方璃不由得闭上了双眼,却在这时,屋外传来一阵阵的脚步声。

“哎呦,夫人您怎么来了?”徐妈妈连忙起身迎了上去,将丫鬟的问话抛在了脑后,一脸的谄媚。

曹氏没有理会徐妈妈,带着人径直的朝着小屋走去:“你们进去,将璃姐儿带出来。”

屋门被人推开,两个强壮的婆子走了进去,不顾方璃的挣扎,将她硬生生的架了出去。

方璃被两个婆子架到曹氏面前,她看着曹氏喘着气问道:“母亲这是要做什么?”

曹氏冷笑一声,对于这个继女的不喜她向来不加掩饰:“明日便是晴姐儿和英哥儿成亲的日子了,你如今有病在身,我怕不吉利,已和老爷说过将你送到乡下的那庄子上去,那庄子清净,正好可以安心养病。”

方璃面色一变,急声问道:“母亲这样做,父亲同意了?”

乡下的那庄子方璃虽没有去过,可也知道那是个极荒凉的地方,与其说是让她去养病,倒不如说是让她去那里等死。

曹氏不屑的瞥了眼方璃,没有回答。

然而这样的态度已让方璃明白了过来,若是父亲不同意,曹氏又怎敢这样做。

她自嘲一笑垂下眼眸,没有了挣扎,因为她知道自己无论做什么,结果都不会有所改变。

金乌当空,灿烂的阳光下一辆破旧的毫不起眼的马车,一路朝着乡下的庄子驶去。

与此同时,并安县来了一群人,径直朝着方家而来。

“首领,方向变了。”这群人中,一手中拿着一类似罗盘的人开口说道。

首领看了眼罗盘指示的方向,当机立断道:“追!”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