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强宠:这个王爷想吃软饭(许许多多)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空间强宠:这个王爷想吃软饭

小说:

作者:阿雲

简介:从前,所有人都知道钰王又努力又厉害,后来这狗男人他变了,不再奋斗了,他一心只想洗香香吃软饭,这就算了,都一百多斤的成年人了,不要动不动就回家找媳妇告状行不行?钰王委屈:爱妃,本王就是不想努力了,只想负责貌美如花吃软饭……迟千欢一言难尽的强颜欢笑,默默努力养着自家那宛如残废一般竟还貌美如花的男人!本想走个软萌妹子路线,奈何天公不作美,愣是活成了脱缰野狼!

角色:许许多多

空间强宠:这个王爷想吃软饭

《空间强宠:这个王爷想吃软饭》第2章 我好像做了个梦免费阅读

“小姐,醒醒,小姐?”

一个温柔好听的女声在突然响起,时远时近。

此刻被唤作小姐的迟千欢,正梦见自己与队友正跟别国的特工杀手生死决斗,双方力量相差无几,正拔枪相对,却听见很空洞遥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她不由得的四处寻找,却听一声枪响,正中她额角。

她意识猛的回归,梦里的场景忽然散去。

微光入眼,她动了动眼皮子,意识到自己正在做梦,心里一阵悸动,悲伤与不甘齐齐涌上心头。

这个梦如同真的一般,她死了,死在了敌人的枪下,一枪爆头,眼睁睁的看着敌人得意的扬了扬手上的枪,她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个意识让她拧紧了眉头,不悦的出声,“别吵我!”

好不容易休了个五天的小长假,正打算一头睡到底呢,却该死的,居然做梦都是生死决命,还让不让人好好休假了!

更过分的是居然还有人如此丧心病狂的打扰她睡觉,不然她会分神被一枪爆头吗!

她倒要看看是谁这么不要命!

“小姐,小姐?该喝药了,您快醒醒。”一个身穿青色对襟衣裙的女子这次伸出略有粗糙的小手,轻轻的推了推床上的迟千欢,见她没睁开眼,又唤了两声,小脸上满是担忧。

小姐已经睡了六七个时辰了,从昨晚醒过来一次后就睡到了现在,再睡下去可就错过午膳了。

迟千欢真的是怒火中烧,挫骨扬灰的念头都蹦出来了!

她五指微收,气愤的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一个可爱的小姑娘,这反差猝不及防!

嗯,年纪不大,看着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但这也不能成为打扰她睡觉的理由!

她的眼底一片清明冰冷,哪里还有半点像刚睡醒的样子。

看到是不认识的人,她双眼微眯,眼底的寒气更甚,眸光凌厉骇人,杀气毕露:“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家,还打扰我睡觉?”

青竹身躯一震,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然掐住了她的脖子,双手也被束缚着一动也不能动,吓得她赫然瞪大了双眼:“小,小姐,你,你怎么了?我是青竹呀。”

“青竹?”迟千欢一愣,想了想她确实不认识什么青竹,这才认真的看着眼前这个小姑娘,确定她没有恶意才松开微收的手。

她微微皱着秀眉,一脸困惑的坐起身来,凝眸打量着青竹。

一身复古的繁复青色收腰衣裙,梳着小丫鬟的发髻,头上简单的别着两朵发花,也是眉清目秀的小姑娘,手里还端着一碗乌黑麻漆还冒着热气的东西。

迟千欢心底一个激灵,连忙打量着这个房间,入眼就是一个比古装电视剧里还要古色古香的古代女子的闺房,青蓝色的床幔,雕花填漆大木床,锦绣绸被。

再看看这房间的陈设,看看这些装饰的物件,一看就是古代有钱人家的小姐。

所以,迟千欢的大脑有点卡机,她梦游到拍戏的剧组了?可是这里没有摄影机也没有导演场记指导师什么的,她这样了都没人喊咔?!

所以,她是谁,她在哪,她要干什么?

随着束缚撤去,青竹得到了自由,摸着脖子咳了咳,深吸了两口气,突然有点害怕的看着迟千欢。

她看得清楚,刚才小姐松了手指的同时,束缚她的那股神秘的力量也随之不见了,吓得她呐呐的说不出话。

气氛怪异到极点之际,另一个身穿桃粉色衣裙,同样梳着丫鬟发髻的小姑娘端着一盆水进来。

看到迟千欢便兴奋的跟她说话:“小姐,您醒了?饿不饿?”

青梅看着迟千欢坐在床上,还神色古怪的转着眼珠,而青竹则端着一碗药傻愣愣的站在床前,她连忙把水盆放下跑过去。

迟千欢看着跑过来的小姑娘,一样的年纪,一样的打扮,顿时头都大了!

她饿啊,可最重要的还是搞懂目前的情况处境呐!

她动了动唇,敛去一身杀气,试探着开口问道:“那个……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

小姐不会摔傻了吧?

青梅愣愣的看着迟千欢,不明所以的说道:“小姐,你是大将军的嫡女迟千欢啊,我是青梅,你这是怎么了?”

“大将军?”迟千欢皱着眉思考眼前的情形,卧槽,搞什么鬼?做梦吧。

青梅和青竹对视了一眼,神色怪异又复杂的看着迟千欢,“小……小姐?”

迟千欢收回视线,看着怀里抱着的锦绣被,身上白色的里衣,她应该不是在做梦吧?一定是她醒来的方式不对。

嗯,一定是这样的!

迟千欢抱着被子快速躺回去闭上眼睛,打算继续睡。

刚闭上眼睛,她脑子里闪过许许多多的画面,她成亲了,又死了,飞奔的马,好大的雪……

不对,那不是她!

迟千欢猛的睁开眼睛,吓得她一激灵又坐了起来,慌忙的低头扒开衣服看自己的胸口。

没有流血,也没有伤。

许是她动作太快,把床前站着的两个小丫头吓了一跳。

“小姐,您怎么了?”

迟千欢皱着眉头努力去辨认脑子里的那些画面,有些依旧模糊不清,“我好像做了个梦。”

到底是死了又活了还是穿越了?这诡异的想法在迟千欢那浆糊般的脑子里脱颖而出,又把自己吓得一激灵。

青梅松了口气,“您睡了好些时辰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