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国良,大地之母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校园天师最新章节

小说:校园天师

小说:都市

作者:君子藏器

简介:总是会在梦里,为似曾相识的场景动容,为熟悉而又陌生的人心痛。如果可以清醒的沉浸在梦里,感受真实却不属于自己的爱恨情仇,感受真切而又虚幻的另一个世界,其实,挺好。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和我一样对这个世界充满幻想的人。

角色:徐国良,大地之母

校园天师

《校园天师》第3章 张天师一脉,徒有虚名免费阅读

一瞬间,我有些孱弱的身躯里爆发出凛冽的杀气,那是一种仇恨愤怒携带的意志。面前的徐国良终于变了脸色,他不自觉后退了几步。

“离,八荒炎龙!”随着我一声低喝,地底深处,似乎为了与我的呼唤相合,一阵低沉而凶猛的龙吟声传来,不仔细辩驳,如同闷雷。

那一众工人,早已被吓得跌落在地,不知所措,更是忘了奔逃。

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清晰感受到地下那即将喷涌而出的愤怒。眼前的徐国良,强自镇定,他的脸上,有惊疑,有畏惧,可是隐隐间,竟然也有些期待和兴奋。

“祭大地之母,合十地山川,敕远古邪祟!封!”一边的车上,一道咒语迅疾传来,周围泥泞道路,似乎拥有了生命,那泥水不停翻腾,竟然形成了一道道网络形状,转瞬就没入地下。而地底先前狂暴的力量,也平息下去。

“张天师一脉,徒有虚名!”车窗缓缓摇下,我看到一个青年人,手作莲花状,指尖一滴血滚落而下。他扭头看向我,右眼,惨白一片,如同义眼。

“哎!宋儒,不要菲薄老天师后人。”徐国良背着双手,语气中似乎有些微愠。

“哼!”那被称作宋儒的年轻人扭过头闭上了眼,车窗也随之摇起。

“难怪这么有底气,原来带了高手。不过你以为,他挡得住我?”我踏前一步,语气冰冷。

“我们能不能挡得住你不知道,但有个人一定能挡得住你!”他朝身后勾了勾手指,驾驶员带着一部手机跑了过来,顺便打开了免提。

“一娃!你在哪?千万别惹事啊,你爸现在出事了,你可千万不能再有事,不然我可怎么活啊……”母亲的哭腔击中了我的心,我接过电话,抬眼看了一下徐国良。

他摇摇头,轻声道,“我们什么都没说”。

“喂,妈,我在外面买吃的呢,一会就回来,你别担心我。”匆匆挂了电话,我和徐国良对望着,谁也没有先说话。

“老天师的东西,是整个中华乃至世界的至宝,小天师你应该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的实力,不足以让你安然无恙的带着它。”

“你们大动干戈,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不过你们不该,以我家人为筹码!”

“我们从未想过以普通人为筹码,你父亲受伤,的确是巧合。我手下人急功近利,才会有此误会。”

“我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尤其是涉及到我父母亲人。我不知道你所说的我爷爷留下了什么,但是,我会再来找你的,包括,你的主子!”

我转身走到爷爷坟墓旁边,摸起一把工人的铁锹,一锹锹将泥土铲回原地。徐国良扭头使了个眼色,先前那司机爬上一台推土机,轰隆隆的将土朝坟坑里埋去。

“我爷爷的安息之地什么都没有,以后,无论是谁,再敢惊扰我爷爷安眠,死!我相信你有帮我广而告之的能力。”我随手将铁锹朝推土机上掷去,蕴含了山崩之力的铁锹,如同切豆腐一般插入了钢铁外壳中。

做完这一切,我将司机从推土机上拽下来,拖到车上,随后打开了副驾驶的门,径直坐了上去。

“送我去市医院!”那司机此刻惊惧未定,他先前可是有幸看到一点我的本事的。他犹豫着扭头看向身后之人,只见那人仍然闭目养神,便转而向自己的老板求助。

徐国良微微点头,“送完他,回来接我!”

司机得到了指令,松了一口气,抬手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启动车辆,发动机咆哮着离开了山村。

车辆疾驰,不到四十分钟,满身是泥的越野车停在了医院的大门外,我拉开车门朝医院走去,来到了先前母亲所在的候诊厅。不过此时那里,并没有母亲的身影。

就在这时,我听见走廊一边的主治医师室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医生,求求你们一定要救救我家老张,我还有个孩子在读大学,老张是我家的顶梁柱,他不能出事啊!”

我闻声之后,只觉得天旋目眩,强忍心里悲痛,朝那医室跑去。

在门外,我看到母亲正朝着一众医生半跪着,两位医生分别拖着母亲的胳膊,在不停劝慰着。

我上前一把抱住母亲,“妈,我爸怎么样了!”

母亲见我回来,再次泣不成声。我转头向医生询问,其中一位年长一些的老医生摇了摇头,满脸悲戚之色。

“目前性命没有危险,可是脑电波十分微弱,有脑死亡的迹象。恐怕,会成为植物人!”那老医生叹息着重新坐回座位,喃喃自语道,“按理说虽然头部遭受重击,可是也不应该这么严重。”

“我能不能去看看我爸,我也是学医的,在淮河市医科大学读书。”

“小伙子,你眼前这位是京都的名医,刚好被我们医院邀请专家看诊到这里一周,遇到了你父亲的事情。他都感叹奇怪的事情,你一个学生能看出来什么啊!”一位五十来岁的女医生抽出几张纸巾递给我母亲,也在摇着头叹息不已。

“在病房里,你和你妈妈去看看吧,说不定你们亲人的陪伴呼唤,能唤醒一些他的意志。以往这样的医学奇迹也不是没有。不过还是希望你和你母亲能够振作自己,保重身体,病人还需要你们的照顾啊。”医者父母心,这老医生虽然见惯了生老病死,可是此时语气里仍然满是关切。

我冲他道了谢,便扶着母亲来到了病房。或许是因为父亲情况特殊,在患者紧张的医院里,我爸爸竟然被安排在单间病房。

病床上,憔悴的父亲浑身插满了输液管,氧气罩下紧闭的眼皮时不时跳动一下,我不知道父亲此刻是否还有疼痛的意识,但是他现在这副模样,我觉得如果不是强压着自己保持理智,我能马上冲回去让那些人血债血偿。

可是我知道,现在我最需要做的,是陪伴我的父母,至少让我的母亲安心。此时此刻我的任何过激和异常的举动都会被脆弱而敏感的母亲无限放大。

“爸,我回来看你了,你要坚强点,熬过了半辈子得苦,现在可千万别趴下!”

父亲的手指,突然动了一下,勾住了我的小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