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是个秀儿》小说角色赵公公,陆晚笙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大小姐是个秀儿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白色小乌堆

简介:唐国丞相府大小姐自幼为质独自前往羌国,十年后归来养成了一个纨绔不堪嚣张无比的脾性。瞧见那位有权有颜的景王爷,当着京城百姓的面言,“本小姐瞧着你长的甚是和我的胃口,自己想办法深深爱上我。”
直到有一日,景王爷亲眼见到那个女魔头温柔以待一个俊美男子,又亲眼见到那个男子的眉眼像极了自己,他才知道,他堂堂王爷是被这个女魔头当成替身了!
“陆晚笙,你好的很啊!”
某女子掩嘴故作惊讶,“啊呀,被王爷发现了!”

角色:赵公公,陆晚笙

大小姐是个秀儿

《大小姐是个秀儿》第1章 大小姐归来免费阅读

正值万物复苏的三月,京都城门驶来一批队伍。那中间的一辆马车金碧辉煌,马车帐帘两侧还镶嵌着珊瑚玉,极尽奢华。

不少人都在疑惑这马车的主人是谁,毕竟京都有头有脸的人家,谁也不会这般嚣张的落人话柄。

“这马车里是谁啊?如此大张旗鼓,也太招摇了!”

“是啊,这阵仗怕是皇室子弟出宫也没有这般隆重吧?”

“你们还不知道呢,消息也太不灵通了。丞相府家七岁前往羌国为质的那位大小姐回来了,算算时日,估摸今日也该到了。”

“丞相府的那位大小姐?她竟然回来了?!”

“这还真是一个大事儿!我可是听说当年陛下没有公主,所以便从百官之首的丞相那儿选了一女送去了羌国为质。”

“这事儿当年闹的那么大,谁不知道?那嫡出大小姐母亲早亡,继室上位不舍得自己的女儿,便给那丞相吹耳边风,送走了原配夫人的女儿,当真可怜!”

“是啊,可怜那孩子才七岁,便自己一个人去了羌国无依无靠长到了这么大!估计这次回来啊,在家的日子也不好过!”

“定然是不好过的!这么多年没在父亲膝下长大,丞相对那孩子哪有什么亲情?更何况还有一个继夫人,这日子怕是出了嫁才能好过一些吧。”

陆晚笙在马车里惬意的躺着,听着外面那些毫不避讳的谈资不免觉的有趣。

十年了,终于回来了!

她还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要呆在羌国呢!

也不知自己那父亲过的好不好,当年因为继夫人的耳边风便将自己送去了羌国,毫不犹豫!这次回来,想必继夫人应该很不希望看见自己吧?

不过这样最好,这日子太过于无聊,总得闹出一点事儿来才能打发时间。

队伍倒是没有去丞相府,而是一路行驶到了皇宫门前。质女归国,陛下体恤自然是要慰问一番的。

“陆小姐,前面便是大内,我们得走进去才行。”马车外的赵公公是皇帝身边的贴身太监,此刻奉了皇帝之命,特意在此等候。

赵公公只见一只白嫩修长的玉手伸了出来,随即那帐帘便被掀开,在之后便是倒吸一口凉气。

陆晚笙利落的下了马车,丝毫没有那些闺阁女儿该有的轻缓优雅。脚尖一跃便跳下了马车,却没有想象中的笨拙,轻飘飘的落在地上,如同云雀一般。

华衫随着清风缓慢垂下,倒是升起一股淡雅的花香之味。

周围来往的宫人不少,此刻瞧见她下了马车皆是驻足惊讶,许久都没缓过神来。

这京都貌美的女子很多,毕竟京都的水养人,那姑娘一个个都生的娇艳明媚如同花骨朵一般金贵。可眼前之人放在那些京都贵女中间,那便是鹤立鸡群一般的人物。

双眸好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眉目如画、肤光胜雪,好似那一不小心落入凡间的仙女,是与凡尘女子不同的灵气。

就像天际的云雾,看得见却是摸不着,虚无缥缈但她就在那儿独自绽放。

迎光而立,太阳的余晖落在她的身上,好似镀了一层金色一般,骄傲明媚,让人一瞧便移不开双眼,却又矛盾的不敢多看,生怕自己的视线玷污了她。

可再一细瞧那双眸之中的神色,总觉得里面如同无止尽的深渊一般,摸不透。

陆晚笙眉梢一挑,看着一众人惊掉下巴的模样薄唇轻启,“公公,我们要在这儿站多久?”

那赵公公这才收回思绪,知晓自己失了态连忙告罪,紧接着弯身走在前带着路。

这一路上的视线多的数不胜数,赵公公余光向后面瞧着,却见那陆晚笙好似习惯了的模样,丝毫没有被人看着的窘态。

落落大方,哪有自幼被当成质女送往羌国的自卑与胆怯?

“皇上,陆小姐到了。”

陆晚笙一进入养心殿便瞧见正在看奏折的皇帝,年纪约莫五旬,许是因为太过于操劳,白发很多也有些许苍老。

此刻听着赵公公的禀告才抬眸看过来。

视线相对,陆晚笙倒是没有半分胆怯,福身行了个礼,“臣女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眼中闪过一丝惊艳,十年前见过她一面,那个时候便觉得这小娃娃生的极为标致,也许过个几年长开了也是一个美人,可却万万没想到出落的这般美憾凡尘。

“快起来!这么多年辛苦你了。”

陆晚笙笑了笑,“不辛苦,年纪轻轻就能不远千里出门,也算是一件阅历了。”

皇帝满意的点了点头,小小年纪处事淡定。即便是面见天子,却也没有卑怯,看来这么多年在羌国,她未必会受很大的委屈。

否则这个年纪一个人在外无依无靠,即便有人欺负她也没有人给她做主,久而久之必然便是懦弱自卑的脾性。

“当年朕没有女儿,唐国送去一名质女,羌国送来一名质子。如今两国安好,质子质女都回到了自己的国家,你们两人为这个国家付出了很多。朕打算给你一件礼物,随你提,想要什么朕都满足你!”

陆晚笙微微顿了顿细细想了一番,有皇帝老儿的开口,不趁机好好地宰上一笔,佯装懂事拒绝那可谓是亏大发了!

她眉梢一挑,小声道,“什么要求都满足?”

皇帝瞧着她狡黠的神色,笑了出声,“你这小丫头还想狠狠地宰朕一笔不成?说吧。”

陆晚笙眉眼笑的弯弯的,“那我想要一处在京城主街的宅子,还需要银子傍身!皇上也知道,我在羌国独自呆了十年,和家人也没有那么多的感情,我想自己独住!

且皇上乃是我们唐国的天子,手笔自然不用多说。但我一个小姑娘也花不了多少,就给个五百两黄金也就够了!”

皇帝微微楞了一下,这一番语气甚是为他着想,可细细品味着,这不是狮子大开口是什么?

一开口就是五百两黄金,还美名其曰是为他考虑!

这小丫头本以为像外表那般,是个端庄稳重、一言一行都谨慎的人。可却未曾想骨子里的脾性倒是个纨绔的。

赵公公瞧着忽然安静下来的二人,心想着这陆小姐如此言行莫不是惹了皇上恼怒?可下一秒却突然听见皇上的笑声,这才放心下来。

“好,朕答应你!不仅赐你黄金五百两、京城主街的宅子,还封你为郡主,封号便叫昭阳。你十年没有回家,可你到底是丞相府的嫡长女,先回府看看吧。等安顿下来,在搬去你的郡主府。”

陆晚笙颔首笑着应道,“是,多谢皇上!”

“去吧。”

待陆晚笙走后那赵公公才微微蹙眉道,“皇上,这昭阳郡主虽说独自在外十年,可却也没规矩了些。”

皇上轻笑一声,对着赵公公摇了摇头转身走到了金丝楠木椅子上坐下,须臾才道,“你觉得她没有规矩脾性不稳重,可一个小姑娘独自在羌国呆了十年,若是真的没有规矩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岂会活的如此娇艳明媚?这小女娃,可不简单啊。”

当初也不过是听下面的人说,这丞相府的嫡长女不受丞相宠爱,继夫人更是有自己的女儿对之并不慈爱。

既是如此,已然是一枚弃子,不如就送去羌国为质。可如今看来,这分明是一块隐藏锋芒的骄阳!

丞相府

“母亲,陆晚笙那个小贱人今日回来了。十年没见,等她回来我可得给她一个下马威!让她知道知道这个家是谁当家!”

说话的是丞相府二小姐陆茵茵,是相府继夫人的女儿。平日里因着母亲的缘故,最得丞相宠爱,是个被娇养长大的孩子。

继夫人王氏是个艳丽的,京都不少人说她以色侍人。后来原配夫人难产逝世之后,她倒是如愿以偿成了继夫人。

即便抬了位分,可京都那些命妇却还是不愿与她多走近,嫌弃失了脸面。毕竟这位王氏母家只是个开小茶馆的,与那些高门大户相比着实是上不了台面。

王氏无奈瞥了她一眼,“她回来你就只想着教训教训她?便没有想到别的?”

陆茵茵微微蹙眉,不解道,“别的?还有什么别的?母亲不是一直不喜欢那个小贱人的母亲吗?难不成母亲是想要让我收敛一点不要欺负她?

那可不行!年幼的时候她就总仗着自己是嫡长女骄傲的不可一世,若不是后来母亲成了正室,我哪有机会将她踩在脚下?

只不过可惜欺负了她两年,那个小贱人便逃去了羌国。这次她回来,我必然要将她踩在脚下让她牢牢记住,谁才是这丞相府最受宠的小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