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婴,腾云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幻域大陆最新章节

小说:幻域大陆

小说:玄幻

作者:陌路草塘

简介:幻域大陆,人生而六魄,对于修行者十镜幻力比比皆是,然而七魄难追,八魄难觅,九魄不可求,十魄大机缘。
故此,艰难修行路,百万年间仅此出一个幻神梦之初。然梦之初印记流落于幻域大陆,八方寻之传说至今仍不知其踪迹。
少年星朗,梦闯江湖,一边找寻修行路子,一边查询自己身世,道且险阻,好在一群好友的帮助下,化险为夷,一步步接近谜底,解开一道道传说中的未解。

角色:九婴,腾云

幻域大陆

《幻域大陆》第3章 传说免费阅读

半个多月过去了,星朗的身体渐渐的好了起来,天性好动,这一躺十几天对他来说真的不是一般的煎熬,用他的话说屁股都躺成了石头一般的坚硬。

他常常对着看护自己的老族长抱怨,说自己是笼中的鸟,圈里面的猪,缸里面的鱼,奈何老族长依旧不许他早早的下地。

每逢听见外面村子里的人,整理工具外出打猎之时,星朗心底里的冲动就像是一头无法驯服的玄兽,一股蠢蠢欲动之势。

即便隔三差五的一二伙伴来陪他讲讲趣事,解解闷,但依旧过不了打猎的那种瘾,奔跑,放荡,追逐,冒险。有时候面对弱小的猎物,他还是行善人之事,视而不见,任你逃遁而去。

他感觉弱小的它们就像弱小的自己,总要有些人来保护着它们。

“竹大力,记得保护弱小……”

他常常向前来探视的伙伴嘱咐一二,像一个唠叨的母亲嘱咐离家的孩子。

自从发现了胸口的印记,他时常想起昏迷中男子的声音,以及濒临死亡的感受。

“修行,我要怎么修行……”

夜里一个人的时候,他时不时的想这个问题。村子里只有老族长一个人修行过,据传当年老族长骨骼奇特,悟性极高,被路过的高人发现,带到千里外的首阳山修行。

天赋异禀的老族长,不出一年三境之力即将圆满。首阳山各大长老大喜,一度认为自己捡了一个奇才,首阳山可以在江湖上扬眉吐气了。

寻常人一境幻力一年半载,幻力越高,悟道时间越长,三境下来,怎么着也得五年八载。老族长一年三境,可想而知在当时引起多么大的风浪。

奈何树大招风,步步高升小人眼红,不知谁给老族长下了药,经脉枯竭,幻力尽失,运气血口喷流。尽管首阳山的长老用尽奇异珍草也没能挽回老族长的幻力,只能放弃对他的培养。

“竹泉,你我师徒一场,为师也是尽力了,如今首阳山不容你,我也没有办法,你下山吧。”

但首阳山的其它长老害怕老族长将修行的玄法传出去,强行抹去了老族长的修行玄法记忆。

修行,看似是一件很风光的事情,腾云而飞,御剑而行,指如宝剑虹芒,幻力化形,人有宝物持身。

却不知这里面的残忍,在谁都想高人一等的世界观里,没有后台的人生,注定会像老族长竹泉一般悲惨。

老族长很少提及自己往事一二,感觉做个平平常常的狩猎人,守着小小的村子,安稳度日便是人生一二福分。星朗问过几次,都被老族长搪塞了过去,他知道既然老族长不愿意说,想必有自己 的理由,此后有关他的传言星朗也没有再提及一二。

如今星朗的身上无缘故多了一道印记,对修行这件事便再一次提起了兴致,他想成为三无人员中的例外,为老族长争一口气。

“怎么还没有休息…伤口又疼了…”

老族长听见星朗翻身的声音,以为伤口又痛了,过来看看。苍老的声音里,尽是关怀的味道。

“怎么可能疼,明天你可答应我的让我跟着去狩猎。”

他猛的做起来,一方面展现了自己好的很,另一方面表示自己对出去的欲望。一股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的年轻、幼稚味。

星朗可不想在家里呆着的,死皮赖脸的求着保证跟在队伍的后面,绝不冲锋逞能,这才得到老族长的点头。

如今可不敢多说一个疼字,更何况根本就不疼了,即使疼,为了这个放风的机会,也要强忍着不是。

“那就好,早点休息……”

“爷爷……”

老族长停住了脚步,以他的阅历这几天早就发现了一些端倪,认为星朗这孩子心里面一定有事。

“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他看着床上的星朗,灯光即使昏暗,也不妨碍看透一个朝夕相处的人的内心波动。

星朗慢慢解开破旧的内衣,上面的补丁层次不齐,针脚忽大忽小,扭扭歪歪,一看就是个男人的手艺。

梨花皙白,胸肌裸露,是雄壮而非枯瘦。

他不想对老族长隐瞒自己的印记,他是他唯一的亲人,尽管他已经是一介凡人,虽无望解惑,也可能在迷茫之中无法提点一二。

星朗总归是个孩子,无助的时候,即使内心再强大,也总会希望有一双大手将自己紧紧的拥入怀里,冷暖守护。而老族长就是星朗需要的那双知冷知热的手。

老族长靠近星朗的身边,仔细打量,灯光下这是一道平常的疤痕,看不出半点异常之处。

“这是雷击留下的疤吗……难道因为不是狩猎留下的,感觉不光彩了……”

老族长没有看出什么端倪,联系到这几天的异常,以为星朗的心事是这一道雷击的伤疤。

狩猎人都以自己身上被凶兽撕咬的伤口为傲,小孩子心事重,本来被雷劈就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如今留下一道显眼的疤痕,说不定会被别人笑话。

星朗没有说什么,虽然的确他有时候也这么想过,但和非同寻常的闪电印记比起来,这不算什么闹心的事。

他靠近窗前桌子上的灯,一口气吹灭,顿时房间里昏暗了下来,所有的东西都被黑暗吞噬。

除了星朗胸口处的疤痕,只见它发出淡淡微黄的光芒,一道花生米大小的闪电印记显现,内里花瓣般血红的脉络密布其中。

在这黑暗里分外的显眼,老族长也是第一次见如此奇妙之事,扑通扑通的心跳声显得格外紧张。

“这……这……”

欲言又止,想说却又说不出来,心里闪过传说一念,不知内心的那个答案有几分的真假。

黑暗里老族长的脸色变得铁青,一脸的惊愕搓愣在那里。星朗重新点亮了灯,都没有察觉。而胸前的那块印记也随之变得像普通的一道疤痕,看不出异常。

星朗还是第一次看见老族长这个样子,惶恐不安之势仿佛在害怕着什么。

“爷爷,你认识这个……”

星朗的话还没有说完,回过神来的老族长匆忙的将星朗的衣服穿好,将胸前的那块印记捂得严严实实。

“孩子,这件事谁都都不要说……”

很明显能够听出老族长的语气是强忍着平复的,他泛白的眉头紧锁,心事像一串千禧接连的挂上了心头。

“爷爷,您知道这是什么……”

看到老族长这个样子,本来就有些疑问的他,现在就更加的疑惑了。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你只记得千万别让别人知道了,这样对你好。”

经过这么一下,老族长显得更加的疲倦了,昏暗的房间里两道喘息,一道是疑惑,一道是惊愕。

过了一会儿,老族长长叹一口气,打破沉默,接着说道:

“只是年轻修行的时候听师傅提起过,传说中的东西,没有人见过,也便无从判断。”

“什么传说……”

“一百万年前幻玄阶梦之初同玄兽九婴打了八百回合,最后因幻力不足大败,后被九婴追杀。

幸得人形玄兽鹿蜀相救,它虽一直爱慕着梦之初,却碍于人妖殊途,她知道终究是有缘无分的一段感情。于是自愿化作十魄,助梦之初一臂之力,君临天下。

不久幻神梦之初归来,将玄兽九婴镇压在月魂殿两万年,幻神羽化之际,他怕九婴出世祸乱人间,于是留下一缕印记镇压九婴,此印记有无上的功法,不仅可以助人迅速提高修为,若是参悟透了,就好比幻神在世,君临天下。

如此又镇压了一万年,九婴消散,有人说死了,也有人说逃遁了。而随着九婴的消散,幻神印记也飞去。”

作为修行路上的失败者,他知道的也就是些人们口口相传的这些。

“只知幻神厉害,原来一缕印记也这么厉害……”

星朗自言自语道,突然想起身上的印记,不禁大惊

“那……那……我身上……”

一时间竟不知所语,他不相信自己有如此的奇遇。

老族长稍微顿了一下嗓子接着说道:

“没有人见过幻神印记什么样子,不管你身上是不是,总是不能让人知道的,他们那些陷入修行中的人,是不会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的机会的。”

“嗯,爷爷,我知道了……”

老族长亲切的抚摸着星朗的头发,他虽然也不知道是什么印记,但他知道人心险恶。星朗虽然是捡来的,但他总感觉这孩子不一般,他总有一天是要离开这小小的竹村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