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神娘子不爱天下只爱钱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酒神娘子不爱天下只爱钱》小说简介

强推热门古代言情小说酒神娘子不爱天下只爱钱,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爱吃柚子的袖子书中主要讲述了:司婉清就是个伪“女流氓”,外强中干,觉得陆子逸除了气势吓人,不能造成什么实质伤害,就有些小放肆。收拾了锅台,洗了洗手,到卧房上床睡觉。司婉清坐在床边拖鞋,作势要爬到床里面。“你要干什么?”陆子逸的脸色……

酒神娘子不爱天下只爱钱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酒神娘子不爱天下只爱钱》 免费试读

司婉清就是个伪“女流氓”,外强中干,觉得陆子逸除了气势吓人,不能造成什么实质伤害,就有些小放肆。

收拾了锅台,洗了洗手,到卧房上床睡觉。司婉清坐在床边拖鞋,作势要爬到床里面。

“你要干什么?”陆子逸的脸色比锅底还黑。

“睡觉啊。”

陆子逸觉得这个女人疯了,“你睡到床上?”

司婉清理所应当的说:“不然还有哪儿能睡啊?”

陆子逸好歹是个王爷,上辈子最高地位还是个皇帝,阴谋诡计没少用,手上人命也不少,但是喝了人家一碗粥之后,一时间没好意思说让她睡地上。

司婉清似乎看出他的心思,“大哥,这么大一张床,都能躺下三个人了!咱俩哪怕睡一起都碰不着。”

又安慰道,“就凭咱俩这关系,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就凭你现在这身体,也不能对我做什么。所以,安心睡吧。”

“你这女人不知自爱吗?随便上人床,不知羞耻。”陆子逸的表情就像一个小白兔,嫌弃、委屈、又不知道怎么办。

司婉清没想到陆子逸会这么别扭,十分好笑,忍不住逗他,“咱俩是奉旨成婚,从嫁给你那天我的清白就已经没有了,就几个时辰,你忍忍。”

不再墨迹,穿着衣服躺到床里面,调整了舒服的姿势准备入眠。

如果眼神会杀人,司婉清已经死了千百次。陆子逸忍住下床的冲动,好似司婉清有什么传染病一样,往床边移了一些,离她远点。等接应到自己人,就重新规划下生计,至少要先换个床。

两人不再说话,八月份的夜里,只有屋外虫鸣鸟叫,风吹树叶的声响。司婉清一直安慰自己接受这个环境,可是睡梦中,一滴泪从眼角滑落,逃到发丝里不见了。

陆子逸也没有立刻睡着,在心中琢磨,要不要留着她呢?这样可以观察她为什么没死。或者杀了她,这样重生后就少一个变数。

第二天一大早,司婉清先把院子的情况摸了个遍。屋子年久失修,这个院子围墙一看就是新起的。

院子圈的范围很大,前院开阔,后院还有一个石磨和一口水井。昨天一直在前院打闹,没想到后面还有这么大的地方。

院子里零落的木头都是修围墙剩下的,正好省的上山砍柴了,应该能用很久。

挑了一根又长又粗的木棍,又从箱笼中找出触感舒适的布料,裁了一小段绑在顺手的位置,试了几下觉得还不错,转身进了卧室。

陆子逸正坐起身换衣服,看司婉清进来,脸又黑下来。这女人到底要不要脸面!

“要帮忙吗?”司婉清这才看到他身上大大小小的淤青。

“我是身体不好,不是残废了!出去!”陆子逸十分在意自己的贞操,这女人不知道避讳,他还要脸呢。

“你换个上衣有什么好避讳的。这个给你,拄着点方便下地,喝个水上个茅房什么的。”那淤青是昨天被人打的吧,明明是原主连累的,为什么我心里会有点闷呢?

陆子逸的脸更黑了,好歹她爹是护国将军啊,将门子女都不教礼仪的吗?!陆子荣不要她是对的,就这样怎么能娶到后宫里,气活祖宗吗?

“哼,难怪陆子荣不要你。”

“谁?我认识吗?”司婉清下意识问了一句,忽然想起锅里还烧着水,可别烧干了把锅底烧坏,还指望着它吃饭呢!放下自制拐棍火急火燎的跑到厨房去了。

陆子逸看清木棍上绑的布料,眼底厌弃的神色更重,这女人要不要脸,竟然把冬天穿的里衣绑在上面,这怎么能拿到手里!

要不还是杀了吧,留着她自己早晚被气得重生。

司婉清把玩手中的玉佩,这好像是年幼时一个小哥哥送的,那个小哥哥说,“清妹妹,这个送给你,它会守护你的。”

说的没错,马上就让它变成钱守护我!

司婉清嘱咐陆子逸自己出门一趟,锅里有粗粮粥让他先吃,头也不回的走了。陆子逸看着和昨天相同的一幕,心中想,难道她今天又要逃跑,然后再被灌一次药才死?也好,这样就省的自己动手了。

司婉清出门正好遇到一个小媳妇,上前打听,“您好,跟您问下城里怎么走啊?”

小媳妇看到她不禁后退一步,这可不是什么好人,被流放过来的,得离远点,“你,你要干什么?”

“我想找个当铺当点东西,家里穷的揭不开锅了。”司婉清十分好意思的透露家底,一点都没有窘迫的感觉。

“为什么不去镇上啊?”小媳妇看她不吃人,就继续问。

“城里应该能当的价更高吧,想去试试。”

多么简单的道理啊,城里比镇上有钱,镇上比村里有钱,村里人都比她有钱,为了达到最高利益,当然要去城里啊。

“那有点远,现在这个时辰去,有点晚了。以后进城里,你得再早一两个时辰出发。”小媳妇耐心的回答。

“林嫂子,你可别和这种人说话,免得被安上什么罪名。”袁秋不知道从哪儿蹦出来,拉着小媳妇说话。

“她要去城里,找我问路。”被称呼林嫂子的小媳妇笑着回答。

“司婉清,去城里可得用牛车,你害得我哥下不来床,又想祸害谁家啊?现在可没人敢做你的生意!”

司婉清一听现在出发有点晚,更不想耽搁,懒得跟袁秋废话,转身往路口走。

“你是不是又想逃啊,你跑吧,这次城主不得弄死你!不要脸的丧门星,谁挨着你谁倒霉!”袁秋看司婉清不理她,扯着嗓子又骂了几句。

正要再骂点什么,回头看到陆子逸正站在屋门口,一时竟晃了神。

昨天她去的时候,陆子逸一直坐在墙边低着头,她并没有瞧仔细,而这会儿,她看清了当朝庆安王的容貌。

白皙俊冷的面庞,剑眉下灿若星辰的眼眸,无意中对上的眼神,让袁秋一时间忘了呼吸。这世间怎么会有这么俊美的男子,难道是天神下凡吗?

这么好的男子,若是我的相公,该多好啊?这样想着袁秋不禁咽了口水。

哪怕村里的方秀才,与王爷的相貌气质相比,也是云泥之别。这样好的男子,凭什么便宜司婉清那个狐媚子!我一定要嫁给他!

袁秋贪婪的目光太强烈,陆子逸想忽略都难,皱了皱眉头,转身回屋。

小说《酒神娘子不爱天下只爱钱》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