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风小说
高分必读小说推荐

小说《美人如皎月》沈皎皎,郑姨娘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美人如皎月

小说:

作者:琅月逐鹿

简介:重生异世,她,只愿此生有酒有肉恣意江湖,却被某只笑面狐狸缠了上来是怎么回事?他,自从遇见了她,便寻到了那一轮皎皎明月,只愿此生黄泉碧落,永不相负。此文男强女强,女主扮得了柔弱,虐得了渣渣!【小剧场】韩灵均勾了勾唇“好看吗?”“嗯,好看啊!”沈皎皎坦然道。“只是可惜了韩家主生得这般样貌。”“哦,为何?”沈皎皎磨了磨牙,“没想到竟是个黑心肝的,真是白糟蹋了一副好样貌!”“呵呵,夫人说得都对”

角色:沈皎皎,郑姨娘

美人如皎月

《美人如皎月》第2章 姨娘心思免费阅读

淡淡的扫了一眼,只见在坐得都是眼观鼻鼻观心,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沈皎皎不甚在意的挑了挑眉,从盘中拿了块点心,慢慢咀嚼。

“大小姐,今日这点心如何?”郑姨娘略显亲切的问道。

沈皎皎轻声说道;“祖母院子里的东西,自然是好的,只是与往日在祖母处吃的不大一样!”

老夫人笑骂道:“你这丫头嘴刁得很,这杏云糕是郑姨娘一早做好送来的”,“怎么?可是嫌弃祖母这儿的点心不好吃了?”

看着佯怒地老夫人,沈皎皎忙一脸惊慌的回道;“祖母,您这可就冤枉孙女了,我们府上谁不知福德院的厨子做点心那可是一绝,皎皎觉得郑姨娘做的与祖母院子里的各有千秋,祖母若硬是让皎皎说哪里的更好吃?可真是难住皎皎了”随即沈皎皎咬着食指,状似难为情的说道;“不若,让厨子与郑姨娘每人再做一盘,我拿回去再仔细的品一品?”

闻言,众人啼笑皆非。

沈侯爷此时也是一脸笑意……

“你这个泼猴儿,就是会抖机灵”老夫人笑骂道。

郑姨娘以手掩唇笑得一脸娇媚”大小姐要是喜欢,妾身明日多做些送到皎院就是了”。

离开了福德院,沈皎皎带着湘竹几人漫步往皎苑走去。”小姐,这郑姨娘…到底是何意?”湘竹似是不解般问道。

沈皎皎笑的一脸高深的看向宋嬷嬷“嬷嬷,您说说看!”

”依老奴看,郑姨娘怕是有心拉拢”宋嬷嬷小心的回道。

“何止是想要拉拢,就怕咱们这位郑姨娘是个心大的,仗着家里有点子身份,看上这侯府夫人的位子了”沈皎皎冷笑的说道。

湘竹一脸气愤,道:“哼!这郑姨娘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且不说侯爷如何,就说老夫人,能让旁人白白坐上夫人的位子?“秋姨娘可是要唤老夫人一句姨母的,老夫人又怎会看着郑姨娘坐上侯府夫人的位置,让秋姨娘位居人下?

沈皎皎伸手点了点湘竹的额头“你这丫头,倒是长进了不少,懂得分析其中的厉害关系了”

”小姐,您就知道取笑奴婢”湘竹一脸幽怨的看着沈皎皎。

“当年夫人离逝,老爷可是立下重誓,称此生不娶二妻,阖府上下谁人不知?就连老夫人也没办法,这郑姨娘怎么还…”

“ 嬷嬷是不是想不通?”宋嬷嬷点头“老奴确是不解!”

沈皎皎扶了扶髻边的珠钗,悠悠说道:“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人呢……总是爱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还总觉得都是旁人的错,自己才是受害者,当真是有趣的紧!”

顿了顿,沈沈皎皎瞥了眼身后的假山,幽幽说道:“二妹妹,这听够了…是不是也该出来了?”

湘竹等人惊讶的向四周望去,只见一个窈窕的身影从假山后面走了出来。

“大姐真会说笑,妹妹只是恰巧路过,没成想竟叫姐姐误会了,都是涵儿的不是,姐姐勿怪!”说话之人声音轻柔悦耳,不正是二小姐沈秀涵?

沈皎皎饶有兴趣地挑眉,好一个恰巧路过,沈秀涵莫不是忘记去梅忻轩的路了?

沈皎皎掩唇低笑,“就是不知二妹’恰巧’路过此处,所为何事?”沈皎皎笑容可掬地看着沈秀涵。恰巧二字被沈皎皎咬得极重,饶是沈秀涵也忍不住有些尴尬“大姐姐,今日祖母所说之事,姐姐如何看?”

沈皎皎一脸茫然地问道:“祖母今日说了许多事,不知妹妹指的是那一件?”哎!看来所料不差,沈秀涵是想嫁入怀信王府呢!她要不要看在姐妹一场的份上,提点一句?沈皎皎有些纠结地想着。

沈秀涵咬牙“呵呵,妹妹说的是琰表哥一事呢!大姐姐如何看?”

看着沈秀涵咬牙切齿的样子,沈皎皎莫名觉得有些可爱,随即正色道:“姐姐与二妹妹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这幅身子妹妹也看到了,谁家会愿意娶一个病秧子?二妹妹若是真心想嫁进王府,也不无可能,只是,姐姐想劝你一句,怀信王府可不是什么谁都能进的,二妹妹可是想明白了?”

自先皇驾崩以来,怀信王是越发的肆无忌惮了,这朝堂之人谁看不出来,怀信王是想取而代之,坐上那至尊宝座呢!如此这般,事成,自是青云直上高坐帝位,但若是事情败露……可是要掉脑袋的!

“多谢大姐姐提醒,妹妹晓得!”

真是心胸狭隘,待她成了世子妃,哼!看谁还敢不将她放在眼里。

沈秀涵不愿再与沈皎皎多说,转身想要离开,似是又想起何事般,转身瞥了一眼沈皎皎“大姐姐,为着身子着想,还是别在园子里站着了,父亲今日可是说了,让姐姐无事莫要出皎院呢!父亲也是一番好意,大姐姐还是听着些得好。免得让父亲忧心呢,呵呵”,

说罢便转身施然离去,就单是一个背影都让人看出了掩藏不住的幸灾乐祸。

“小姐,二小姐她……”宋嬷嬷一脸忧心的看向沈皎皎。

沈皎皎勾了勾唇“嬷嬷是在担忧何事?二妹妹如今也就只能耍耍嘴皮子了,这么多年,没有父亲的允许,我可是连这候府都不能出去,那又如何?我还不是想走便走?”

见沈皎皎如此,宋嬷嬷心疼不已,小姐原本可以离开侯府,谁知老庄主不许,也不知是何缘由?如今小姐呆在这侯府里也是不得安生,当年夫人殒命,虽说查出来是秋姨娘所为,但又处处透着蹊跷,真是作孽啊。

主仆几人一路向皎院走去,湘竹实在是忍不住,只得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姐…您是怎么发现二小姐的,奴婢怎不知二小姐何时来的?”

湘竹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家小姐,只觉小姐真是厉害。沈皎皎挑眉轻笑“沈秀涵身上的荷香,我不想发现都难昵!”

所以说,没事还是少用香料,不然……容易留下破绽。

湘竹咬着食指一脸疑惑,她怎么没有闻到,自家小姐果真是神人也!

回到皎院,沈皎皎忙将脸上的脂粉洗掉,忍不住叹道:“果真是舒服多了。”

“女子上妆都是用的此物,怎么到小姐这里就成活受罪了,怪哉怪哉!”

听见湘竹嘟哝声,沈皎皎纵容地用手指点了点湘竹的额头,“你啊,真是,一点都不长记性,看宋嬷嬷待会儿怎么教训你这丫头!”

宋嬷嬷是沈皎皎皎的乳娘,沈皎皎待宋嬷嬷也是极为尊敬,只是宋嬷嬷此人为人刻板,循规蹈矩,一旦教训起人来,沈皎皎表示她都有点害怕。

“小姐,您再小声些,嬷嬷估计就不会训奴婢了!”湘竹忿忿的说道。

……

“锡兰,何人如此吵闹?”沈皎皎掀开床帐懒散地问道。

锡兰与湘竹一样都是自幼便跟在沈皎皎身边的,只是与湘竹相较,锡兰就显得要沉稳些了!锡兰一脸心疼的走进内室“可是吵着小姐了?”

昨日小姐处理了些山庄事务,临近子时才睡下。

沈皎皎起身走到铜镜前坐下说道:“无事!我用膳后再睡会便是,外头怎么回事?吵吵嚷嚷的!”

“是郑姨娘给小姐送来了几样点心,吵着要见小姐,奴婢已经告知郑姨娘小姐今日身子不大好,还未起身,这郑姨娘硬是要进来看小姐,湘竹和宋嬷嬷正拦着呢!”

锡兰收拾完床褥走到沈皎皎身后“小姐,郑姨娘……您这会子还见吗?”

沈皎皎思索片刻回道:“先给我上点妆再请郑姨娘进来吧!”

锡兰点头称“是”,

今日沈皎皎本就是以身子不适为由,未曾向老夫人请安,若是让郑姨娘看出了端倪再去说三道四就不太好看了!

“姨娘,我家小姐请您进去”锡兰打开门帘对着郑姨娘福身说道。

福德院

“老夫人,皎院这会…”嬷嬷俯身在沈老夫人耳边低语。

老夫人听罢,目露沉思状,随即捻着佛珠淡淡说道:“即便是她有这心思又如何?府里的姨娘们谁不是盯着哪个位置,一个蠢货…能整出什么幺蛾子!!”

张嬷嬷忙陪笑道:“老夫人说得极是!这府里有几个人能逃得过您的法眼?”

老夫人人抬眼看着张嬷嬷讥笑道:“是吗?老身自问也算得上是阅人无数,但是皎院里住的那位…哼!凭她有个三头六臂?在老身面前不也得毕恭毕敬!将来的婚事,也得看老身!

”若是将来能攀上怀信王府,也算是有点用处,没有白白浪费侯府嫡长女的身份!

思虑片刻,老夫人又道:“我看涵丫头似是有意入怀信王府”

张嬷嬷面露沉思,随即小心说道;“可是二小姐终归,”终归是庶出,一介庶女若要嫁入高门大户,便只能是为人妾室,二小姐只怕是……看不上妾室的位分。

老夫人闭目沉思,如今想攀上怀信王府的只怕不在少数,皎皎虽说身份尊贵些,但无论是样貌还是才情都不及涵丫头。

但身份却是个问题,罢了,不若将涵丫头过继给去世的林氏,这样,涵丫头便也是嫡女,即便是将来入了王府也会帮衬府里,若是沈皎皎便不好说了……

抬眼看了眼张嬷嬷,“此事我已有计较,不必再说”张嬷嬷忙连声应是。

……

“姨娘今日怎么到我这皎院来了?”

沈皎皎靠在软榻上虚弱的看向郑姨娘,眼前的女子相貌姣好,一双狐狸眼微挑,一举一动皆是风情,抬手将搭在一边的薄毯拿起盖在了沈皎皎膝上,郑姨娘一脸心疼的说道:“奴婢今早去给老夫人请安,听老夫人说起,大小姐今日身子不太爽利,便想着来看看大小姐。”

“皎皎身为晚辈,不能在祖母膝下尽孝,还劳祖母挂心,实在是…”

郑姨娘见沈皎皎脸色苍白,两眼欲泣,忙拍了拍沈皎皎的手背,疼惜得说道:“大小姐有如此孝心,老夫人定然心中有数”。

沈皎皎用手拍抹了抹眼角,小脸微红,似是为方才在人前失态的举动而难为情那般说道:“让姨娘见笑了,皎皎实在是感念祖母慈爱,情不自禁…”

郑姨娘只觉这大小姐果真是如传言那般…是个病西施,还如此良善,看来,是个好相处的,日后若是拿捏的好,定会是一大助力。

“大小姐不必与奴婢客气,什么见不见笑的,大小姐日后若是无事,不妨到奴婢院子里坐坐?”

沈皎皎垂眸,如此明目张胆的与她结交,就不怕老夫人不喜?还有她那父亲大人可是不许她随意出入皎苑,更不用说是与后院的姨娘交好了,这郑姨娘也不知是真蠢,还是在演戏,若是真蠢……啧啧,也不知这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之人,能在这侯府得意多久?要是在演戏,日后..

“咳咳,姨娘也是知道的,父亲那里…再说,皎皎这幅身子实在是……力不从心啊”

我这都是没几年活头的人了,帮不上忙,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听此郑姨娘眼眸微闪,顿了顿,随即笑骂道:“您看奴婢这脑子,真是昏了头了,怪就怪奴婢与大小姐一见如故,只是想着同大小姐多亲近亲近呢!”

沈皎皎抿唇低笑:“是吗?想来是因为姨娘心善,便觉这人各个都是好的。”

郑姨娘掩唇娇笑道:“大小姐折煞奴婢了,若说心善,谁比得上日日诵经礼佛的老夫人?”

沈皎皎勾了勾唇,“是啊,祖母可是要日日诵经礼佛的,定然是个心善的!”

只是这世间不乏面慈心恨之人,有些账欠着. 迟早都是要还的。

“我与姨娘也算说的上话,姨娘若是不介意,不妨听我一言……”

郑姨娘看了沈皎皎许久,随即轻笑“大小姐若是有话不妨直言,奴婢自是洗耳恭听。”

“姨娘若想在府中过得好,好好地抓住爹爹的心便是,至于旁的……我是无所谓,至于旁人可就不好说了。”

沈皎皎意味不明的笑了笑,随即不等郑姨娘作何反应,只见沈皎皎咳了两声又招了招手,“锡兰,我有些乏了,送客……”

郑姨娘见此,心下着急“大小姐,您这,”

“姨娘,我家小姐身子实在不适,姨娘请吧”

郑姨娘只得绞着手中的帕子无奈的带着丫鬟离开。

未过多久,阖府众人皆知,侯爷的宠妾与府中的大小姐在皎苑不欢而散了,众人唏嘘不已,一边是爱妾,一个边是爱女,也不知侯爷会如何处理此事……

>>>点此阅读《美人如皎月》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