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风小说
高分必读小说推荐

逍遥皇子(苏灿,齐剑)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逍遥皇子

小说:

作者:文山老鬼

简介:《全历史架空文》庙堂权争,明枪暗箭,步步杀机重重,江湖恩怨,刀光剑影,招招要人性命。
有职宰二十年敢封驳百道圣旨的权臣终为别人做了一辈子嫁衣。
有前朝太子自刺双目用复国宝藏换了一个美人,宁负天下不负她。
有梧桐仙子举世无双可在宫中为情自困百年,吃最甜的点心喝最烈的酒。
有镇国将军两子三孙死战场,我家女子亦比男人强。
有三国乱战,血凝尘沙风不扬,有白骨如山,又增多少魑魅魍魉。
爱恨,情仇,逍遥何妨?

角色:苏灿,齐剑

逍遥皇子

《逍遥皇子》第3章 新房免费阅读

齐重义,东森帝国的三位阁老之一,有协管六部之权,辅国安邦之能,可位高权重的他在对面前这个坐在自家门坎上烤肉的少年却是有心无力……

“老臣,见过三殿下!”

齐重义站在台阶下拱手一礼,见皇帝都不必下跪的老人能率先施礼,也算给足了苏灿面子啦。

苏灿只是含笑点了点头,一点起身回礼的意思都没有,而且手里还不闲着,一把银亮的小刀被他玩的上下翻飞,羊腿上烤好的肉被他一片片割下,落入盘子里,见烤好的一面被割的差不多了,他才再次抬起头对齐重义道,

“齐阁老,齐大人,不必多礼……本殿下可受不起!”

说完苏灿竟再次低头又不理他了。

齐重义虽老,可腰背笔直,昂首站在自家台阶下就那么看着苏灿的一举一动,他手底下的人也懂事,自顾自的开始清退围观议论的老百姓。

待人都散远了些,齐重义才单手附后迈步而上,隔着火堆立在苏灿面前,深沉的问道,

“三殿下,好吃吗?”

苏灿头都没抬,吹着热气腾腾的烤肉塞进了嘴里,咽下去后,才摇头道,

“还行,就是火大了些,明天本殿下再来时啊,用炭烤,想必应该会更好些……”

“呵呵,何须明日,老臣这就吩咐家中下人,用我大学士府的房梁烧炭给您使用,您看如何啊?”

苏灿闻言依旧气定神闲的坐在门坎上,屁股都不曾挪一下,

“哎……主意倒是好,可那要烧到什么时候啊?而且本殿下对入口的食物用材可是很挑的……”

苏灿说话的声音温暖而平和,似是根本不把当朝阁老要拆房烧炭给他烧烤放在眼里,仿佛这是天经地义的一般。

齐重义不愧是历经宦海沉浮几十载的人,听苏灿这么说依旧能面不改色。

“来人,先将大门拆了,给三殿下烧炭,试试口味!”

家主发话,下人们自是无所不应,管家带着四名大汉便要开始动手拆门。

要知道阁老家的正门平时都是不开的,只有尊贵的客人来时才会开门迎客,又叫开仪门,而到了一朝阁老这个品阶,能称得上尊贵的,怕也只有那位傲视天下的皇帝了。

今日是门房见三皇子来了,才自作主张的将正门打开,本想巴结讨喜,可谁会想到,会变成这样。

“不是说拆房梁吗?这大门风吹日晒的怕是做成碳,烤出的东西味道不好,你说是吧,阁老大人!”

苏灿依旧盯着羊腿的火候没抬头,只是淡淡地说着。

齐重义微微一笑,

“呵呵,好!听殿下的,来人!去拆正厅房梁!”

管家闻言一愣,知情识趣的去望齐重义的面色,看见自家老爷给的眼神后,他立即重重地应了一声,

“是!小人这就去拆!”

苏灿摇头意味深长地慢慢勾起唇角,心里也不得不佩服这个老家伙的城府,可嘴上却道,

“本殿下要新房的房梁,老房子虫吃鼠咬的,别坏了我的胃口……”

管家一愣,这府里的房子虽然不下百间,可也都有三四十年的光景了,能被称得上新房的,怕是只有……

他不由得为难地再次望了自家老爷一眼,齐重义此刻面沉如水,多年的官场浸淫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他算是看出来了,苏灿今天就是来找事的!

“三殿下,你不要欺人……”

没等齐重义把话说完,苏灿猛然起身,顺手抄起架子上油腻腻的羊腿就拍在了老头儿脸上,打的他向后一个趔趄。

“老梆子,你当本殿下跟你玩呢?我大哥二哥想当太子处处哄着你们这帮老东西,我可不想!别说烧你家房梁,皇后的栖凤殿小爷都差点一把火给点喽,一句话,新房你烧不烧?”

这一下苏灿虽然打的不重,可老头儿站稳后依旧有些发懵,手脚哆嗦着指着苏灿,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只剩下了,

“你……你……!”

“你什么你?你大爷的!”

说着苏灿上前一步一把揪住了齐重义胸前的衣襟,恶狠狠的瞪着老头儿,

“小爷告诉你,老不死的,今儿个你不拆也要拆,你孙子想娶我二姐,白日做梦!还有,你那如花似玉的孙女现在也在我手里,信不信我扒光了她,让她游街示众!”

说完苏灿一推,齐重义“噔噔噔”的踉跄着退后几步,要不是他身后家中下人手疾眼快的扶着,怕是他要从这台阶上直接摔下去了。

齐重义老脸此刻都已经气的发红了,甚至都有些青,可依旧话到嘴边被堵在嗓子眼里,什么也说不出来。

“你他妈少瞪着我,当本殿下怕你一样!大不了就是再被父皇吊在正阳门上打十鞭子,小爷又不是没挨过!念在你还是个阁老,今天头一回给你点面子,明天早朝后,我要是听不到你递了退婚的折子,哼哼!你自己看着办!”

说完,苏灿拉起喜儿就大摇大摆的进了马车,吩咐了声,南城,便把帘儿放下了。

齐重义好半晌才缓过这口气,脑血栓差点犯了,被下人扶着一路踉跄回了卧房……

然而两位当事人虽然前后离开了,可发生在大学士府门前的事情,却在目击者的口耳相传间很快便路人皆知了。

三皇子宠她身边的小丫鬟不足为奇,毕竟当年为了她曾亲手杀过一位娘娘。

在大学士府门前烤羊腿也不足为奇,三殿下还在皇宫门口洗过澡呢,烤个羊腿算什么。

关键是这次竟然把齐阁老给打了,喜闻乐见的围观群众们自是乐意讨论一下这事,所以都城里的人想不知道都难,只是时间早晚罢了。

大学士府内,齐重义半卧半躺在床上,额头上孙子齐剑刚刚给敷了一块凉毛巾。

老人家虽然已经休息了会,可到现在还是余怒未消,胸口依旧剧烈地起伏着。

“爷爷,您别生气啦,咱们找陛下评理去!”

齐剑搬了把椅子,守在了老人床边。

齐重义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无精打采道,

“没用的……让皇上打他一顿又有何用?事情只会更糟,哎……”

老人幽幽一声长叹,似是吐出了胸中那口憋屈的闷气。

“那就这么算了?”

齐剑不甘心的问。

“不算了又能如何……为他大姐,皇后的栖凤殿他都敢烧,为他二姐,他做出什么事我都不奇怪!剑儿啊,这门婚事,算了吧……”

性子本已沉稳的齐剑听了爷爷这话,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不行!爷爷,孙儿跟您说过,这辈子我非绮月公主不娶!”

齐重义无奈的又叹一声,望着情绪激动的孙子好半晌后才说道,

“哎……那你也要让公主自己愿意才行啊,有这么个魔王在,陛下赐婚怕都不好使……”

“难道陛下还管不了他不成!我这就进宫找皇帝去!”

齐剑的情绪显然开始有些失控了,说着他就要往外走,连身后的椅子都被他撞翻了。

“你回来!”

齐重义见状勉强起身,叫住了孙子,

“你去了也没用,别忘了你妹妹!”

齐剑的脚步猛地一顿,

“他……他难道还敢对妹妹怎么样?”

“你以为呢?哎……他不争皇储,根本不在乎朝廷上下对他的看法,他两位哥哥对他的胡闹更是喜闻乐见,恨不得他闹得越欢越好呢,所以没什么事是他不敢干的!”

说完齐重义再次躺倒,扶了扶额头上的毛巾,显然这位叱咤朝堂几十载的老人对苏灿也是头疼不已。

祖孙俩安静了好一会,才听老人家接着说道,

“剑儿啊,婚事退了吧,当初皇帝答应也是在朝臣面前抹不开面子,你又不得公主喜欢,强扭的瓜不甜呀……”

齐剑垂头丧气地扶起了倒地的椅子,满脸怨念的坐了上去,本以为皇帝答应将二女儿苏绮月嫁给自己,事情就算板上钉钉了,可谁知半路竟杀出个三皇子,不仅在过礼那天将公主带走了,今天更是闹上门把爷爷打了。

这口气齐剑实在咽不下去,攥着拳头在那里一语不发,原本清澈明亮的双眼逐渐有些血红……

>>>点此阅读《逍遥皇子》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