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小说《你怎么才来》全章节在线阅读

《你怎么才来》小说简介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你怎么才来》,作者是鹿鸣春书中主要讲述了:凌晨三点,灯火通明的哈大24小时图书馆,时不时传出翻阅声,敲击键盘声,章宁菀揉揉眉间,有点头昏脑涨,端起水杯才发现一杯咖啡早已见底,她单手撑着有些发胀额头,闭目休息一下,一手压着厚厚的经济法的书,顷刻……

已完结小说《你怎么才来》全章节在线阅读

《你怎么才来》 免费试读

凌晨三点,灯火通明的哈大24小时图书馆,时不时传出翻阅声,敲击键盘声,章宁菀揉揉眉间,有点头昏脑涨,端起水杯才发现一杯咖啡早已见底,她单手撑着有些发胀额头,闭目休息一下,一手压着厚厚的经济法的书,顷刻间,就陷入瞌睡。

章宁菀又开始陷入同一个梦境,“不宝金玉,而忠信以为宝,知道意思吗?”一双纤细却有力的手握住年幼的章宁菀薄弱的肩头。

章宁菀稚语道“知道,奶奶教过,人要讲信用,说话要算话。”

那双手握住章宁菀的双肩“爸爸妈妈本来约好要一直陪在你身边,现在因为爸爸的不守承诺,妈妈必须离开了,食其食,死其事,你姓章,生在章家,就要留在章家,宁菀,答应妈妈,听爸爸和爷爷奶奶的话,做个好女儿,不要怨恨任何人,好好学习,好好做人,做个对家族有用的人,答应妈妈,好吗?”

章宁菀沉默几秒,家里的变化她早有察觉,稚嫩的幼儿最是敏感,母亲向来郁郁寡欢,最近尤为严重,先是争吵,然后是沉默,家里死寂一般的安静,让幼小的孩子大气不敢喘,然后宁菀就被送到奶奶家,如今妈妈终于来看她,却常常暴走,面目狰狞,如今又说出这样的话,宁菀低着头,轻声问:“什么是有用的人?”

章宁菀的母亲薛锦曦肃然道:“这个你长大就知道了,你先答应妈妈,一切听大人的,好吗?”

宁菀抱着母亲的脖子,“好,菀菀答应妈妈,可是妈妈走了我想妈妈怎么办?”

薛锦曦蹲下身抱着章宁菀,“虽然爸爸妈妈分开,可是你依然是妈妈最宝贝的孩子,是外公外婆的小宝贝,菀菀,忠信为宝,答应妈妈的一定要做到,说话算话,才是爸爸妈妈喜爱的乖孩子,好吗?”

宁菀被手机振动声吵醒,助理许芳菲发来消息,过来接她的车已经到了图书馆门口。宁菀快速回复了消息,开始收拾课本,期间揉一揉太阳穴,繁重的课业压得她喘不过气,图书馆还有很多人,却安静如斯,依然只闻键盘敲击声,翻阅书本的声音,刚刚的梦境宛如幻觉,惊魂一霎。

宁菀坐上车,图书馆出去,就是主干道,几分钟车程,就到哈佛广场,宁菀的住处就在哈佛广场附近的公寓,原本走路也就十分钟左右,不过前些年发生过枪击案,宁菀一向惜命,宁愿坐车。

回到住所,保姆前一天晚上就在煲着的汤被端上桌,茯苓露滋补养颜,养脾胃,虽不能呵气如兰,起码唇齿留香,肌肤润泽,喝完一小盅汤,宁菀洗漱睡去。

刚才的梦境让宁菀情绪低沉,睡梦中也紧皱眉头。无非是烂俗的故事情节,父母相亲认识,门当户对,不算长辈包办,也是在指定圈层里相亲,选择配偶,宁菀祖父母看中薛锦曦父亲从政,母亲是有名作家,文采斐然,往上历数三代也是实实在在的书香门第。

宁菀的父亲章君齐上面还有个哥哥,因为不是长子,并没有被寄予厚望,教养过程中也就少了几分严厉,为人保守中带有几分烂漫天真,成婚后分得一个家族公司,为家里主营业务提供一些零配件,也可以接一些外面公司的业务,盈利稳定可观,婚后相敬如宾,第二年就有了宁菀。

这样的家庭,又不是从政者要遵守计划生育,肯定不会是独生女家庭,也不会不顾母体,生育都有计划,两三年一个,然而,章君齐这样单纯的男人,却有几分骄纵出来的固执,那就是大学时候的初恋女友,章君齐谈恋爱时就知道父母肯定不会同意,所以抱着没有结果的心态,恣意享受初恋的甜蜜,毕业后立刻说清楚,干净利落的分手,相亲结婚,只等婚后掌握家族事业,实现经济自由。

当然,初恋女友也非常清除这一点,所以薛锦曦怀孕,初恋刘雪梅立刻装作不经意的出现在章君齐的视野里,于是轻车熟路,干柴烈火,章宁菀出生第二年,初恋刘雪梅的女儿紧接着出生,刘雪梅早已打探清楚章家的序齿规矩,为女取名章宝茵,章君齐自以为瞒的紧,不料两三年后刘雪梅抱着女儿找上门来,正好堵上宁菀的生日宴,颜面尽失的薛锦曦虽不震惊却很愤怒,这份怒火自然只有章君齐承受,吵闹大半年,宁菀爷爷出手,章宝茵留下,刘雪梅先兵后礼,先从身边父母亲戚一干人等工作入手,让其众叛亲离,天怒人怨,威胁怕了再给钱打发,章君齐若不答应,就净身滚蛋。

章君齐既已得到,就无所谓失去,可是薛锦曦坚决离婚,这时候门当户对的缺点也暴露了,本来这种事最好长辈出面妥善处理,不伤夫妻情分,主母咬牙认了也就算了。

奈何薛家养育子女也是呕心沥血,薛女士心高气傲,薛父从政多年,不缺心机谋略,自然不能捡起掉进粪坑里的金玉。就这样,宁菀三岁半就成了个没妈的孩子,章君齐也在家族指责和施压中,另娶一个门楣略低的妻子,次年生下一子,取名章定莫。

而那个给宁菀留下一生阴影的母亲,华丽转身离去之后,在薛家与章家包括宁菀自己的刻意回避之下,再也没见过了。只偶尔礼貌的拜访外公外婆的时候会听到只字片语,拼拼凑凑出薛锦曦之后的生活,离开之后立刻快速嫁人,嫁给了一个丧偶带着孩子的副市长,对方据说是章宁菀外公以前的下属,如今辗转随丈夫赴任,很少回金陵。

早上八点,宁菀被叫醒,匆匆吃了早餐,助理开车送她到学校,留学的日子忙碌又枯燥,每天十多节课,每节课课后都有大量作业,不仅如此,作为法学院的博士在读生,还要参加大量社会各种涉及经济,贸易,民事等纠纷案件实践活动,帮导师带研究生带本科生,指导论文,一堆事情。中午,章宁菀走进食堂买个冰冷的三明治,一杯咖啡,急匆匆赶到下一个课堂,没有固定的同桌同学,人来人往,充实又安全。

傍晚,结束一天的课程,许芳菲来给宁菀送饭,一天的能量大部分来自这一餐,许芳菲拿过一摞文件,趁着宁菀吃饭的时间,给宁菀汇报最近一段时间的收益情况,宁菀咽下最后一口汤,“好了,芳菲姐,最近把在这里的投资撤出来吧。”

许芳菲整理好文件:“好的,章小姐,天快亮的时候我来接你回去洗漱,课业重要,也要注意身体。”

宁菀点头:“快考试了,忙过这段时间,会有假期,到时候我打算回国一趟。”

许芳菲收拾起保温饭盒,“考完试也要体检了,我已经约了人考完试上门给你做肤质测试,还有头发护理,牙齿检查养护。如果确定要回去,提前几天跟我说,我来准备礼物。”

宁菀收拾起书包:“礼物你现在开始准备吧,我先去图书馆了。”

许芳菲目送宁菀走进图书馆楼刷卡过闸,才让司机开车,拿起电话联系宁菀另一个男助理汤敏行,宁菀一句话,就有很多工作等着许芳菲去做,宁菀从小到大收到的压岁钱,生日礼物,成年礼金,不动产,攒下的生活费等,全部在运作,到米国两年,也陆陆续续铺了不少摊子,还有一年回国,现在收了也不可惜。

教学周之后,没有课程,只有天昏地暗的学习,作业,课题辩论,实践案例,随着考试的结束,这些也终于告一段落,假期如约而至,宁菀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做了个全身护理,美美的睡一夜,这才感觉终于活过来了。

小说《你怎么才来》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