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云晚慕迟(凤云晚慕迟)小说《凤云晚慕迟》免费阅读

《凤云晚慕迟》这本书写得很生功,剧情不俗套。看了还想看,故事很吸引人,“凤云晚慕迟”写得真好。凤云晚慕迟是本书的主角,讲述了:“小姐,你好糊涂!”“你已经嫁入慕家,怎么能听若兰小姐的话,一把火烧了喜房呢?”“要不是慕将军拦着,老夫人怕是真要打死小姐您了!”耳边呜咽的哭声传来,刺的凤云晚一阵头疼,手臂上温热的触感让凤云晚猛地睁开眼!她不是死了吗?这里难道是炼狱?看到身上脏兮兮的嫁衣,还有床边哭的稀里哗啦的香菱,凤云晚整个人都愣住了。她这是……重生了?这是她嫁入将军府时的喜房!此时,看着眼前活生生的菱香,凤云晚眸子发红。

小说:凤云晚慕迟

主角:慕迟凤云晚

作者:顾清秋

类型:古代言情

《凤云晚慕迟》是由慕迟凤云晚创作的关于主人公慕迟凤云晚的火热小说。讲述了:第1章凤云晚死的那晚,新皇迎亲,普天同庆!她痴恋三年的心上人穆子恒,身穿龙袍,亲手剜去她的双目、割掉她的舌头,让她死后不得入轮回!“凤云晚,多亏你嫁给慕迟为朕偷来虎符,朕才能顺利登基。”“如今你外祖一家包藏祸心满门抄斩,朕念在过去的情分上,留你一条全尸!”凤云晚至死才明白,她毫无保留的付出全是一场笑话!箫家满门、外祖全族,全都为穆子恒这个野心勃勃的畜生做了垫脚石!她恨!恨不能化为厉鬼!可灵魂被困,凤云晚连做鬼都只能一遍遍重复死前折磨!

评论专区:

校医者:主角没有靠那些宝藏无敌天下之类的,还蛮令人耳目一新的

枫树5:人物个性突出,语言幽默,各种姿势卖萌搞笑。没有超能力,没有权财色等,只是温馨纯真的日常。吾之仙草。

留下了脚印:这本书应该很多书友看过吧,推理心理类,挺阴暗的,喜欢这样揭露那些丑恶的面孔,绝对仙草,心理阴暗,很有意思的文。

凤云晚慕迟(凤云晚慕迟)小说《凤云晚慕迟》免费阅读

《凤云晚慕迟》在线阅读

第13章

第13章

凤云晚则是直接冲进去,挡在慕迟面前。

闻到里头的味道,她脸色一顿。

暖情香?还有暖情酒?

双管齐下,是个男人都挡不住啊!

她要是不来,箫大冰山的清白就没了!

然而,身着薄纱的女人气恼地指着凤云晚。

“你谁啊?这可是箫将军,你敢冲撞?不要命了?赶紧走!”

凤云晚将食盒往桌上一放,气势十足。

“我来给我的夫君送饭。”

两个女人嗤笑。

“怕不是疯子吧?就她也配沾箫将军的光?”

“就是!你看她,灰头土脸的,是不是厨房打杂的?”

……

凤云晚这才想起来,她跑得太急了,都没来得及洗把脸。

她可不就是从厨房跑来的吗?

她扶额,简直丢死人了!

余光瞄向慕迟,这男人居然神色未变,就那么坐在原地,神色淡然。

凤云晚莫名涌起一阵冲动,直接伸手要拉慕迟。

可她被地上的酒杯绊了一下,脚一扭,猛地扑向慕迟。

等她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跌坐在某人的腿上了,双手还死死抱着他的脖子!

这姿势,这动作,这画面,简直比明月楼还明月楼!

凤云晚大脑一片空白。

抬起头,她费劲儿地挤出一抹笑。

“饿了吧?我、我真的是来送饭的。”

说完她就要跑。

可她还没松开手,就感觉到腰间一紧。

一股力气袭来。

这下子,她整个人再次不稳,结结实实地摔进了慕迟的怀里。

男人的呼吸有些重,带着一丝酒气喷洒过来。

他现在的确很饿,很想将眼前的小东西拆解入腹……

眼前的画面让地上的两个女人看呆了。

直到屋子里响起男人冷冽的声音,“出去!”

慕迟扫过去的视线冷厉而肃杀,将这两个女人吓得连滚带爬地跑了。

男人的掌风带上了门。

此时,屋子里只剩下慕迟和凤云晚两人。

鼻息间都是暖情香和酒气,凤云晚觉得脸颊越来越热。

慕迟伸出手,将她脸颊上蹭到的一块灰擦掉了。

凤云晚顾不得想现在的处境,只莫名觉得一阵委屈。

“什么抓住男人的心就要抓住男人的胃,都是骗人的。”

她在厨房折腾了一下去,结果她要追的男人差点被别人扑倒。

慕迟看到她手上烫出的泡,顿时拧紧了眉。

“下午在府里折腾……是为了做饭?”

想到他这些天时冷时热的态度,凤云晚鼻子一酸,一头埋在他肩上。

“我就是想对你好一点,我再也不会对你说谎了,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听到带着撒娇的质问,慕迟心底的冷硬都瞬间化为乌有。

他托起凤云晚的下巴,认真擦掉她的眼泪。

“不许哭……”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凤云晚脑袋渐渐空白。

看着慕迟轮廓分明的双唇,虽然略薄,平日里显得无情冷厉。

但此刻,她有一种很想咬上去的念头。

仿佛在自己想要的东西上盖上自己的印记。

感觉到怀里的小人儿的接近,慕迟心里一动。

他早已因为隐忍而克制着自己。

但此刻,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轰然倒塌。

慕迟猛地起身,将怀里的小人儿放在软塌上。

随即,他俯下了身。

就在两人要触碰到彼此时,门被撞开。

“主子!属下来迟了!”

祁风正义凛然地闯进来,却在看清里头的场面时,差点闪了腰!

他主子这是放弃抵抗……直接享受地喝花酒了?

然而,此刻门外带进的风吹得凤云晚顿时清醒。

看到自己和慕迟这种距离,凤云晚猛地捂住脸。

“啊!”

听到这声音,祁风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等等,是凤云晚吗?!

他主子不是被明月楼的女人围困吗?怎么会变成凤云晚了?

此时,凤云晚一眼瞄到慕迟冷凝的脸色。

她咬唇,逃一样地跳下软塌。

她将食盒往慕迟手里一塞,转身就跑了。

站在原地的祁风哆嗦了一下,感觉到一道充满寒意的视线扫过来。

他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祁风连忙讪讪地说道:“主子,属下听韩少将军说了,立马就赶来了……”

慕迟压下了体内的异样,拎着食盒走出包间。

走之前,他手指收紧,冷声丢下一句话。

“去把韩元旭给我揪出来,正好有把剑刚开锋,今晚就拿他练练手!”

上了马车,慕迟打开食盒。

一碗面已经糊成了一团。

可想到刚刚的画面,他神色柔和下来。

看到慕迟拿起筷子,祁风都看不下去了。

“主子,这面都糊了,倒了吧,属下去重买一碗。”

慕迟沉声道:“不必。”

祁风震惊,看主子的样子,这面倒像是比绝世名刀还要珍贵。

这会儿,凤云晚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

菱香连忙问道:“小姐,将军有没有开心?”

她一直守在门口,不知道里头发生了什么。

凤云晚点了点菱香的额头。

“话本子都是骗人的,以后少看些。”

慕迟哪有那么容易挽回。

想到慕迟那张肃然清冷的脸,她再次叹了口气。

还不都是怨自己之前作天作地,现在想挽回慕迟的心都费劲儿!

就在马车快要拐弯时,突然被人拦下了。

“晓晓!”

凤云晚听到声音,眸子一亮,随即连忙下车。

马车旁站着位红衣女子,这正是威远将军府的嫡女韩舒云。

韩舒云看到凤云晚,亲昵地上前。

凤云晚抬眸,“今天的事,麻烦你了。”

韩舒云连连摇头,“晓晓,你别这么说,当初在陵城乡下,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

随后,她拉着凤云晚到一旁。

“我帮你盯了那个沈若兰一个下午,果然被我盯到了猫腻!”

“沈若兰去了趟黑市的药材铺,我看她鬼鬼祟祟的,立马就跟进去了。”

“趁那伙计装药粉的时候,我撞了一下,然后想办法弄了点回来。”

说着,她将手里揉成一团的帕子递了过去。

“这就是沈若兰买的药粉,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接过帕子,凤云晚仔细闻了下。

随即,她讽笑地抬起头。

“原来是劣质的迷情散。”

韩舒云吓了一跳,“是禁药?她好大的胆子!”

凤云晚讽刺地勾起唇,“看来我猜得没错,她明天必定要做手脚。”

顿了顿,凤云晚眼底浮起阴沉。

“这药,应该是拿来对付我的。”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9月29日 am11:27
下一篇 2022年9月29日 pm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