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凉酒祭司章节目录阅读,北凉酒祭司一家白

《北凉酒祭司》小说简介

历史类型的小说《北凉酒祭司》推荐各位书友一读,这本书的作者是一家白书中主要讲述了:祭酒大人微微颔首,认同了朱执事的说法。就在这时,有下人进来通传:“祭酒大人,高执事带着易武来了。”“请进来。”片刻功夫,高执事带着易武走进房间,抱拳拱手:“大人。”易武有样学样,对祭酒大人见礼,对于坐……

北凉酒祭司章节目录阅读,北凉酒祭司一家白

《北凉酒祭司》 免费试读

祭酒大人微微颔首,认同了朱执事的说法。

就在这时,有下人进来通传:“祭酒大人,高执事带着易武来了。”

“请进来。”

片刻功夫,高执事带着易武走进房间,抱拳拱手:“大人。”

易武有样学样,对祭酒大人见礼,对于坐在一旁的朱执事,他只当做没有看见。

哼!

要不是这位统领陪酒……呸……统领行酒舍人的朱执事和鸿胪寺的白痴一起主持调查,自己怎么会背上这么一口大黑锅!

叛国贼?我看你才是叛国贼!

真的是,人如其名,长了个猪脑袋!

易武对于朱执事格外不满。

巧了,朱执事也看不惯他,冷冷的瞥了易武一眼,开口说道:“高执事,你把这个叛国贼带来,是想说铁证如山,可以把他办了吗?”

一想到最近去军部商讨事宜的时候总被是被人嘱咐一声“千万小心,切不可泄露”,朱执事更是气愤,怒道:“要我说,先打一顿再说!反了他了,老宋带人过去,他还敢跑,真是岂有此理!生可忍孰不可忍!呀呀个呸的!”

高执事依旧面无表情,语气平淡:“有证据。”

祭酒大人还没来得及开口,朱执事就站了起来,扯着嗓子大喊:“证据呢?证据呢?抱着那一摞破纸,就是证据了?”

“哼,可笑!像这种废纸,我那里多的是,要不然,你以为我是怎么查出来是他做的这件事情!告诉你,我不仅有废纸,我还有人证!人证物证俱全,铁证如山!”

“朱执事,稍安勿躁。”祭酒大人沉声说了一句,转头面向高执事:“什么证据,你看过没有?”

“没。”高执事始终惜字如金。

朱执事嗤笑一声,呵斥道:“没有看过你就把人带来,高执事,你这事情,太唐突了。”

“朱壮!”

眼看一直面无表情的高执事眯起了眼睛,知道他已经到了愤怒边缘的祭酒大人低喝一声,一拍桌子怒道:“够了!大家都是酒祭司的人,出了这档子事情,谁都不愿意!现在说这些,于事无补!”

“你们这是什么德行!丢不丢人!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了,咱们现在是酒祭司,不是以前的递送所!咱们现在要以理服人,不能老是用以前管驿卒的那一套东西!知不知道!真的是,没长进!”

毕竟是头头,说话还是很有用。

一通臭骂之后,朱执事马上就老实了,也不反驳,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

当然,易武费劲的憋着笑意,那是另外一回事儿……

祭酒大人板着脸看了两位执事一眼,这才继续说道:“行了,朱壮,你让他解释解释,要是说的没道理,直接砍了,有道理,咱再说。”

“……”易武无语。

“是。”

朱执事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斜了一眼易武,冷声道:“要不是有祭酒大人在这里,凭你这么一直盯着我,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易武眼睛眯起,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猪!……执事。”

“你!”朱执事瞪大眼睛,说不出的愤怒。

正要动手,猛地记起刚刚祭酒大人才说要以理服人。

没办法,只能强压下心中的愤怒,一字一句的说道:“行了,我也不看你的证据,我就问你一件事情,你兄弟易文的事情,你作何解释?只要你把这件事情说清楚,我就认同你的证据!否则,一切休谈!”

易武沉吟片刻,学着自己的顶头上司高执事,脸色坦然,语气平淡:“借笔墨一用。”

祭酒大人微微点头,马上有下人搬来书案和笔墨纸砚。

易武提笔,行云流水,落笔如云烟,片刻功夫在纸上写下一行小字:大哥,多亏你,我已进入东林书院学习,望你再接再厉。

字迹工整,字字有力如铁画银钩,最关键的是,纸上的字迹与那一封来自他兄弟易文的书信,宛若一般!

“那封信,我只看过一遍。”易武语气平淡,心中得意。

他是看过一遍,但是祭酒大人和朱执事看过无数遍。

故而只是一眼,两个人同时露出惊讶的神色。

此时,易武恰到好处的补充道:“只要是个专业人士,就可以伪造的八九不离十。”

想让我背黑锅,门儿都没有!

不过……惊讶过后,朱执事转身坐下,靠着椅背,掸了掸长衫的下摆,镇定自若:“你以为,本官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吗?告诉你,本官特地找人比对过,而且找的还是教授易文多年的儒生!他确认,那封书信并非伪造!”

朱执事的一句话,易武破功,忍不住呛声:“就凭一个老儒生的证词,就能证明了?我还说你屈打成招!”

朱执事一听这话顿时火冒三丈,忍不住伸手点指:“你以为本官做事像你一样到处都是纰漏吗!好!本官今天就让你心服口服!”

“告诉你,鸿胪寺的王录事,也曾亲手用这封书信和易文的所做的文章比对过!答案是一模一样!你还有什么狡辩!”

“哈哈哈哈哈哈!”易武放肆大笑,怒道:“你个智障!弱智!瞎子!脑瘫!这么明显的纰漏,你还有脸说让我心服口服,还问我有什么可狡辩的!你真是头猪啊!”

“你!”

被易武如此挑衅,朱执事忍无可忍,腾的站起来,愤而出手,身形一闪,已经到了易武的面前!

电光火石之间,高执事身形一闪,在易武身前和朱执事对了一掌。

眼看着,两个人就要打起来,祭酒大人狠狠的一拍桌子。

嘭!

实木桌子,四分五裂!

祭酒大人怒喝:“够了!你们还嫌酒祭司不够丢人吗!”

“是不是要让别人知道酒祭司的朱执事和高执事大打出手,闹得人尽皆知,走到哪都被人指指点点说酒祭司无能,你们才甘心!”

场间,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

沉默半晌,朱执事开口说道:“不敢……”

对面,高执事依旧面无表情。

“德行!丢人!”祭酒大人依旧气愤,没好气的骂道:“你们俩,滚一边坐着去!”

朱执事狠狠的瞪了一眼易武,回身坐下,高执事略一迟疑,也在一旁坐下。

易武心中偷笑:“看来,祭酒大人还是觉得我说的有道理……”

小说《北凉酒祭司》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