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小说《重生之我给权臣当黑月光》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我给权臣当黑月光》小说简介

重生之我给权臣当黑月光小说是作者闰二月的倾心力作书中主要讲述了:“你,你们这帮该死的,给我起来,起来!”一把推开身上之人,傅宜博怒火中烧,上前揪住了傅宜修的衣领:“你敢暗算我们,难道就不怕我去告诉父皇?”傅宜修表示:我冤,我比窦娥还冤;他可是就一直站在这里纹丝未动……

已完结小说《重生之我给权臣当黑月光》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我给权臣当黑月光》 免费试读

“你,你们这帮该死的,给我起来,起来!”

一把推开身上之人,傅宜博怒火中烧,上前揪住了傅宜修的衣领:“你敢暗算我们,难道就不怕我去告诉父皇?”

傅宜修表示:我冤,我比窦娥还冤;他可是就一直站在这里纹丝未动!

“不是我!”

“你胡说,这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

有,还真有……无一躲在树梢上,悄咪咪的眼神看向清音阁外那张紧绷的俏脸。

天可怜见的,他可是亲眼看着这姑娘暗算了八皇子他们,这锅……到底该不该主子背呢?

“对不住,刚刚是我打扰了各位的雅兴。”

脆生生的嗓音响起,众人转身,却被惊艳的无法回神。

微风荡漾,青纱漫天飞扬,忽明忽暗间少女那张惑乱众生的艳丽容颜入木三分。

吞咽着口水,四皇子迫不及待的冲上前去:“你是……”

面前这个人从小就特别喜欢欺辱傅宜修,既然她看到了,又怎能置之不理?

梨涡深陷,聘婷有姿半俯着身子:“小女见过四皇子,给四皇子请安!”

掌心手帕反转,一缕香气扑面而去,惊得四皇子傅宜明紧涩的咽了几下口水。

“安好,安好,本皇子安好,你是……”

想要牵手,却不料被水玉笙径直绕过了身形,目光笃定看向一方,眼底水波荡漾,充满了感情。

心下激动,傅宜博却高姿态的扬高了头颅。

他就知道,与四皇子那种便宜的庶出之子相比,他这个皇后之子,肯定更能吸引美人的注意。

却见水玉笙与他擦肩,不屑一顾的继续朝着他的身后走了下去。

“你……”傅宜博颜面有碍,转身将要怒斥。

美人浅笑涟漪,歪着头俏生生的将手背在身后,略显局促不安的喃喃开口:“宜修哥哥,可还记得我?”

宜修哥哥,宜修哥哥……心底深处的记忆被人勾挑出来,傅宜修茫然睁目,肩头略显微微悸动。

在这世上,会用这四个字唤他的还能是谁?

哽塞的喉咙,许久之后挤出:“水……玉笙?”

“真好,宜修哥哥还记得小笙儿呢!那笙儿是不是可以向宜修哥哥讨要一个归来的礼物呢?”

礼物?她想要什么呢?

不知自己现下的表情是如何的呆滞,傅宜修木讷的眼见着自己被她牵起了手。

“宜修哥哥,刚刚太后娘娘赏赐的朱玉串突然断裂了,都在你院子里面呢,帮我捡起来可好?”

顺着视线,众人看到脚下之物,不免黑了脸。

刚刚他们都趴在傅宜修的脚下,原来都是因为这串珠子……

“水玉笙,你是水玉笙?荆南王之女水玉笙?”

“放肆,我的闺名也是你们能叫的吗?难道是要我爹爹在皇上面前告你们意图败坏我清誉的罪名吗?”

话一出口,小时候的那股子骄纵跋扈的味道又回来了。

强忍着心头乱颤的不明情愫,傅宜修低语:“水小姐!”

“宜修哥哥,你怎么叫的这么生疏?小时候你都叫我小笙儿的!”

……麻蛋,什么叫双标?眼前这丫头可是赤裸裸的都给他们表演出来了。

凭什么他们叫她闺名就要挨揍;七皇子却不用?

“水玉笙,我是八皇子傅宜博,皇后之子!”

牵强的扯动着嘴角,顺手滑稽可笑的弹了弹衣袂上的尘埃,他就不相信以他这身尊贵,还比不得穷酸的傅宜修?

八皇子,她识得,她当然识得,就是化成灰她也绝不会忘记眼前这人男人……

曾经他费尽心力将自己诓骗到手,可之后却在她水家再无用途之后,在背后暗下毒手。

他杀了爹爹,灭了水家,更是与水婧荷狼狈为奸想要谋朝篡位,却不想不过到头来一场空的蠢货一个!

眼底星星火苗窜起,看得傅宜博浑身不适:“水小姐刚刚才回来,自然是不识得小王的!”

“不,怎么会呢!我识得的,八皇子又有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呢?”

眼底精光乍现,这丫头还算是有些眼光。

“更何况,八皇子在小女刚刚回宫之后,就在清音阁压榨自己的兄长,这种旷世之举,小女又怎能忘记呢?”

“你,你说什么?”

“刚刚小女好像听见有人要让宜修哥哥跪下来呢!哎,古人都说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呢!难道八皇子没听过这首诗?”

“我那是……不,水玉笙,你刚刚不也故意让我们跌倒了吗?这件事我还想要告诉父皇呢!”

跟他斗?还早了点儿,她如今可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傻呵呵的丫头片子了。

水玉笙捻着掌心里面所剩无几的玉珠子,脸上愁苦的表情:“八皇子,您这是什么话?您可要知道,这是太后娘娘赏赐给我的,我又怎敢轻易毁坏?甚至还拿它出来作弄人?这都是一不小心就断了线;倒是你们几个,将太后之物踩在脚下,这件事不知道太后知晓之后又该是怎样的表情?”

死丫头敢用太后压他?她是不知道这后宫很快就要母后说了算吧?

傅宜博棉藏冷笑出声:“太后?水玉笙,怕是你还不知道吧?皇祖母缠绵病榻好几年了,怕是就算她想要管事,也没这个心力了吧?”

眼底精明算计一闪而逝,水玉笙紧绷着俏脸,寒微开口:“八皇子,你既身为皇后之子,怎能说出这种大不敬的话语来诅咒太后娘娘?”

“诅咒?谁还不知道皇祖母早已药石枉顾,你想要找她为你承台,找错人了!”

“是吗?哀家怎么不知道我早已药石枉顾?更不知晓何时哀家的东西也轮得到你们这些小辈来糟蹋了?”

清音阁外,浩浩荡荡的轿撵被人抬了进来。

虽说才刚刚清醒,但总是记挂着傅宜修的太后迎面而来,却不想偏巧就听到了这些话。

双腿不寒而栗的打着颤,傅宜博微微转身,却吓得慌忙跪倒在地:“给皇祖母安!”

“免了,哀家承受不起,你还是留着给你母后享用吧!”

小说《重生之我给权臣当黑月光》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