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千世无忧小说《团宠:病娇大佬他软糯易推倒》在线阅读

《团宠:病娇大佬他软糯易推倒》小说简介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团宠:病娇大佬他软糯易推倒》,作者是千世无忧书中主要讲述了: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很不爽,盯着那个沾了血迹的手帕看了许久,她拿到鼻子跟前闻了闻,淡淡的松木香混合着血迹的味道,让她猛然有些心慌起来。急忙丢下脏了的手帕转身离开,可是走出几步后她又返了回去,将手帕揣进口袋……

作者千世无忧小说《团宠:病娇大佬他软糯易推倒》在线阅读

《团宠:病娇大佬他软糯易推倒》 免费试读

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很不爽,盯着那个沾了血迹的手帕看了许久,她拿到鼻子跟前闻了闻,淡淡的松木香混合着血迹的味道,让她猛然有些心慌起来。

急忙丢下脏了的手帕转身离开,可是走出几步后她又返了回去,将手帕揣进口袋。

刚回到自己的位置电话打来,说她让盯着的人回家了,挂了电话合上电脑离开。

两个多小时以后,南宫家外。

看着高大的院墙和几乎无死角的监控,季冰洛从包里掏出一个东西对着高墙的地步画了一个圈,然后对着一侧用力一推,一个圆盘转了一下,墙上出现了一个洞口,她钻进去将圆盘回复原样,顺着绿植贴着墙往前走去。

寻找到监控唯一的死角她爬上三楼,轻轻落地后关上窗,从房间里出来摸到目标房间,轻轻转动门把手推开一条隙缝,把早已准备好的一个小药片一样的东西用火烤了一下丢了进去。

等到预计时间到了,她放心大胆地推门进去。

房间没有开灯还拉着厚重的窗帘,几乎快伸手不见五指了,她努力的适应了黑暗后,勉强看清楚了床的位置,走过去摸索着抓到一只手臂。

给对方把了脉后她爆了句粗口,“艹!爸爸是来杀人的,怎么搞得现在还要救人啊!”

想到奶奶的半年之约,再看一眼床上被迷晕的男人,明显已经离死真的就差临门一脚了,估计稍一动气就能嗝屁了。

为了不让自己还没有嫁过来人就死了,她咬牙切齿着打开手机照亮从包里拿出几个瓶瓶罐罐,开始倒腾着配药。

因为太专注没有发现原本该迷晕的男人,不知何时早已经睁开眼睛,此时正痴迷的盯着她看着。

南宫炔紧握拳头努力克制着自己激动地情绪,保持着平稳的呼吸。

两年时间,他的小丫头长大了不少,更加的风采迷人了。

只是这可恶的小丫头一来就要自己的命。

南宫炔心有幽幽叹息着,缓缓闭上眼睛,按了手里的遥控器。

季冰洛倒腾了一会终于配出了可以暂时吊住一口气的药,只是刚要正要给南宫炔服下的时候,听到门外有动静,吓得赶紧关了手电筒,摸索着把药塞进南宫炔的嘴里,就推开窗户就逃走了。

又苦又涩的味道在嘴里弥漫开,南宫炔赶紧爬起来端过床头柜上放着的水杯喝了几口,然后又从抽屉里取出专门为他配制做出的糖放进嘴里。

季冰洛刚躲藏在绿植后面房间里的灯就亮了,有人过来把窗户关上。拍了拍有点受惊的小心脏,看着房间的灯一直不灭,最后原路返回了。

南宫炔让关窗的人出去,视线中猛然出现一抹亮色,他转头看过去,在地上发现一个像是吊坠的东西,弯腰伸手捡起来。

看清那东西后忍不住轻笑出声,这是当初他亲手刻了送给小丫头的,原本以为这哄人的小玩意儿早就被她扔了,没想到她竟然随身带着。

季冰洛回到家被小哥告知爸妈大哥都去应酬去了,家里就他们两人。

佣人做了夜宵两人吃了,小哥就催着她带自己去她的书房。

她在家里有一个比谁都大的书房,是两个房间打通做的,把窗户封住,两面墙上摆着各种书,一面墙做成了隐形大壁橱,里面放着她的各种武器。

小哥站在壁橱里看着许多他在网上都没见过的东西,又是惊叹又是羡慕的,用手轻轻地摸着,问她,“洛洛,到底有什么是你不会的?”

“这世上没有什么是我不会的。”小洛洛一脸傲气的说。

小哥哥给了她一个我就静静的看你吹牛皮的眼神,片刻后突然说,“既然这么厉害给小哥写两个字看看。”

季冰洛强忍着想拍晕他的冲动,怎么这么多年来她说自己不是文盲,这个脑残哥哥就是不相信呢!

她见过认死理的人,没见过季冰演这么认死理的,觉得她没上学过就认定了她不认识字,谁都说不信。

为了以后不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一个废话,她只好找了一张纸跟笔,在上面写了一大堆东西,递了过去。

季冰演看了眼笑了半天,“确实不算太文盲,还会写阿拉伯数字和二十六个字母。”

季冰洛握紧拳头运了好半天气才开口,“给你一个星期,你能解出来我就不揍你,要不然我赏你一套舒筋活血拳!”

打发了小哥哥她回去整理自己的东西,才猛然发现在她每次出门都会挂在背包上的吊坠不见了。

到处找了一下没找到,她焦躁又难过的锤了一顿墙。

那个东西并不值钱,可这两年她每次出门都戴着,总觉得戴着它自己就能逢凶化吉,化险为夷。

现在丢了,她抓心挠肝的难受,最后愤愤的盯着背包,把一切都算在了南宫炔的头上。

“死病秧子!我早晚有一天送你去冥界旅游!”

愤愤了半天最后洗漱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餐的时候奶奶突然回来了,看上去好像一夜没睡,眼睛里有红血丝,挨着季冰洛坐下把她盘子筷子抢过去就吃了起来。

季冰洛单手撑着头看着似乎饿狠了的奶奶,凑过去靠近奶奶耳边笑着小声说,“老太太昨晚又去偷人了?怎么累成这样?”

奶奶侧目看了她一眼,她立刻抿紧唇往后一退安静了。

佣人给她拿了餐具过来,除了她之外都吃完了,奶奶擦了擦嘴又当众宣布事情。

“趁着今天去一趟南宫家吧,把婚事订好了我就回去了。”

季妈妈一听脸色骤然一变,刚要说话就被季爸爸拦住了。

到是季冰洛点了点头含糊不清的说,“可以可以,尽快把婚事定下来,实在不行直接先扯证也可以。”

这样她就可以正大光明的住到南宫家,给那个快死的病秧子调理身体了,要不然她总偷着去,没准哪天就被发现了。

妈妈扶额呻吟,爸爸轻叹一声不语,大哥看了眼好像完全当自己是局外人似的她便收回了视线,只有小哥哥胆怯的盯着奶奶许久,似乎终于下定决心要说些什么,一个佣人就进来餐厅说,“南宫家大少爷来了。”

小说《团宠:病娇大佬他软糯易推倒》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