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风小说
高分必读小说推荐

娇软小青梅被宠得野翻天了小说哪里可以免费看

《娇软小青梅被宠得野翻天了》小说简介

热门新书娇软小青梅被宠得野翻天了是由著名网文作者若情歌所著的古言-萌宝类型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王府这边的消息很灵通,夏侯泽一被带回来,就接到通知要去跪祠堂。祠堂里面阴冷,也不知是谁故意弄湿了地面,夏侯泽跪着的时候膝盖处马上感受到了一股凉飕飕的冷意。“国公府是你能高攀得上得?也不瞧瞧自己是什么样……

娇软小青梅被宠得野翻天了小说哪里可以免费看

《娇软小青梅被宠得野翻天了》 免费试读

王府这边的消息很灵通,夏侯泽一被带回来,就接到通知要去跪祠堂。

祠堂里面阴冷,也不知是谁故意弄湿了地面,夏侯泽跪着的时候膝盖处马上感受到了一股凉飕飕的冷意。

“国公府是你能高攀得上得?也不瞧瞧自己是什么样!”王妃居高临下地垂眸看着他,走时还讽刺地哼了一声。

夏侯泽没有说话,等到没人的时候,他便抬头看着夏侯家的这些列祖列宗,虽然,他并不识字,也不能完全明白这些人对着他满满的不屑恶意究竟是为何?

但他明白,他们是看不起他的。

不知道跪了多久,膝盖处传来的疼痛越加明显,几乎让他有些不能忍受了,动了动身体,却在这时不知是谁朝他身上扔了个石子。

夏侯泽回头去看,那个作恶的人就大大咧咧地趴在窗口,得意洋洋地看着他。

紧接着,那个小男孩儿接二连三的用弹弓灵活地朝他打着小石子,并且发出让他觉得恶毒的怪笑。

看到夏侯泽笨拙地躲着石子,那男孩儿也越来越觉得有趣味,手上的石子打完了就见那男孩儿低着头道:“二哥三哥四哥,再给我递几颗我还要玩。”

“够了,我们托着你也够累的,现在该轮到我们了,你先下来。”

小男孩儿不情愿地爬下去,紧接着又有另一个人从那小窗户探出头来。

因为背着光,夏侯泽并不能看清楚他的长相,但从身形上看似乎要大上一些。

“喂!”那个男孩儿神色傲慢地看着他,“你就是那个被祖父赐字的,夏侯离渊?听说你还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做夏侯泽?”

“哼,我看你也不如何嘛?为何祖父单单为你赐字?”

夏侯泽转过身,抬手揉了揉被石子打疼的地方,不作理会。

“喂!你是哑巴吗?”见夏侯泽不理会他,小男孩儿有些恼火,这才又仔细打量起夏侯泽,紧接着像是发现什么很好笑的事情一般,大声说着。

“五弟,你方才没瞧见吗?夏侯泽身上穿的这件灰色暗袍原是我的衣裳,是我不喜欢不要了的,他居然捡我的衣裳穿!只有乞丐才会捡别人不要的东西。”

听完他说的话,夏侯泽这才皱着眉看自己身上穿的这件袍子。

整件衣服穿在他身上显得过于宽大了一些,袖摆太长会遮住他的手,为了方便,他不得不卷起来一些。

窗户那里不知何时又换了一个小男孩儿上来,看了夏侯泽身上穿的衣服,也像方才那个男孩儿一样怪叫起来。

“我说呢,前几日母亲问我的乳母有没有我剩下不要的旧衣服旧鞋子,那日还被拿走了好些,许是都穿到他的身上去了。”

“我那还被抱走了一床旧被子……”不知是谁又说了一句。

“听说明日这人要同我们一起上学堂,我要同母亲说去,我才不与乞丐一同上学。”

门外交谈的声音一点不避讳他的耳目,字字如锋利的长针一样扎进了他的心里。

没人要、乞丐、用剩的……

夏侯泽从来不哭的,只是现在,他的手抠着长长的袖摆,恨不得把衣服扣烂了。

这衣服质地柔软,是他以前的那些衣服所不能比的,可此刻他穿着这衣裳,却无比的难受。

听见那门外几个小男孩儿的嘲笑声,夏侯泽狭长的睡眸突地睁开,含满恨意,双拳紧握……

若是可以……早晚有一天,他要让这些羞辱他的人,下到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地狱”这个词,是他的乳母教他的,他也有个从小待他极好的乳母,只是前段时日她向府里告了半个月的假,算了算时间,需得后日才能回来。

乳母曾教导他,那些作恶太多,对他不好的人迟早会下到地狱里去,永生永世灵魂都将受到无尽的折磨。

可他若不动手,何时才能等到那个“迟早”?可他若是要动手,他又有何能力?

夏侯泽摊开手掌,他的掌纹与常人不同,生的极乱。乳母曾对着他的掌纹叹息,说是掌纹杂乱无章的,多是命途多舛。

既然命中注定已是一手烂牌,那他为何不拿着这条烂命去拼出一条康庄大道?万一……成功了呢?

夏侯泽这一跪,已经跪到了晚膳时分,一个下人来开祠堂的门,四月的晚风还挟带着几分寒意,不过在看见多日不见的乳母时,原本肺冷心冷的身体突然暖了一点点。

“小六公子?”方氏,夏侯泽的乳母,她原本是要迟两日才回来的,但留着小六公子一个人在院子里着实不放心,便提前回来了。

离开前她曾与厨房里的管事嬷嬷打了声招呼,要他们派人给六公子按时送饭的。

也不晓得她走之后,那些人有没有好好照顾着,她可还给了些自己这些年攒的银钱。

方氏心疼地上前揽着他的小身子。

“乳母。”夏侯泽底底叫了她一声,透着浓浓的依恋,除了刚认识不久的柴软软,他最依赖的便只剩下乳母了。

膝盖很疼,两条腿也一直麻着,夏侯泽安心地靠在她怀里。

“公子,你的手怎么了!”方氏是第一个以这么快的速度发现夏侯泽手受伤的人。

方氏就着月光检查这他血肉模糊的手背,因为常年劳累而花了的眼里变得水雾蒙蒙的。

“乳母我没事,我们先回去吧。”夏侯泽抽回手安慰她。

方氏也晓得这夏侯府中的人情凉薄,满心的无可奈何心疼不已。

“小公子,爬到乳母背上来,老奴背你回去。”

夏侯泽趴在方氏背上,一大一小步态蹒跚地往偏院里走。

月光撒下,紧跟在他们身后的影子,变成了他内心不可多得的温柔。

夏侯泽回到院子,麻木的双腿已经恢复了知觉,方氏本想好好问问他手受伤的事,不曾想刚进屋那小人就将身上穿的那件袍子脱下来扔到了院子里,然后又打开衣橱将里面的衣服抱出来一起扔到了院子里,最后居然将床榻上的被子也拖出来扔了。

“小公子这是作什么呦,这些衣服面料看着还极好,以往都未曾见过的。”方氏十分心疼这些被扔在地上的衣服。可夏侯泽沉着一张小脸什么都没说。

“乳母先让开。”不知什么时候,他手里多了一个火折子。

方氏不明所以地退后几步,片刻时间,火蛇在那堆衣物中窜起。

“这是做什么,这不是糟践东西嘛!”

平日小六公子的话就少的可怜,性格也较其他孩子孤僻,方氏是越来越看不懂这个被她一手带大的小主人了。

方氏看过去,只见这小六公子那双狭长的睡眼凤眸里面火光明灭,透着几分阴厉?

这段时日到底是经历了什么,竟把她的小主人硬生生磨锉的变了心性?

小说《娇软小青梅被宠得野翻天了》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娇软小青梅被宠得野翻天了》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