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赳赳小剑仙》小说最新章节,洛鸣 李黑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赳赳小剑仙

小说:玄幻

作者:红炉点雪

角色:洛鸣 李黑子

简介:仙途漫漫,不知尽头,修士所求是虚无缥缈的逍遥长生,这雨幕之中的江湖终归是会消弭于时间长河里,若非有绵长情义在,那么人从生至死也就真真不剩下什么了。
……
因一场变故,云栖谷天骄弟子洛鸣根基尽毁,自此沦为飞卢峰上一名小小药童。
剑心蒙尘,洛鸣身为一名剑修十年不曾握剑。
当再次握剑时,
风云色变。

赳赳小剑仙

《赳赳小剑仙》第7章 符玉免费阅读

瞥见老鸡头那只不安分的油爪往自己身上抹来,洛鸣愣了一下,蹙起长眉提醒道:“这件衣裳是今天刚换上的,老前辈可别再往我身上抹了。”

自己的那点坏心思被发现,老鸡头乐呵呵的收起了油爪,腆着脸解释道:“洛鸣小子你别瞎想,鸡爷我可不是什么吃白食的人,老夫不过是在火灶房借了几只六珍鸡罢了,也算不上啥大事,回头老夫拿些灵石给李黑子补上不就得了。”

听着老鸡头这番苍白无力的狡辩,洛鸣既感到有趣也觉着好笑,他不认为老鸡头会冒着被点天灯的风险去给李黑子送灵石,而且看他那一身麻衣粗布的打扮,一点也不像是能付得起灵石的人,倒是像个耍无赖的破落户。

两人一老一小,有一搭没一搭的又闲聊了一小会,老鸡头还给洛鸣详细讲述了他在火灶房偷鸡摸狗的那些丰功伟绩,不过洛鸣倒是十分好奇,每次老鸡头得手后都能轻易从火灶房的李黑子等人眼皮子底下溜走,就好似是他回自己家抓鸡一般,这一切从他口中说出来都是那么的轻松自然。

当老鸡头说起他自己烤鸡的心得之时,脸上的得意一点也不藏住,还跟洛鸣炫耀了一番。

对于老鸡头的厚颜无耻,洛鸣也是深感钦佩,游戏人间也未尝不是一种肆意洒脱,凡人心境总是会受到世俗的种种束缚,真正能做到超脱凡俗的,要么是高人,要么就是痴人。

说着说着老鸡头不知为何突然转过身去,背对着洛鸣,幽幽的叹出一口气。

“算起来武州城那场浩劫也过去三年了吧,寻常修士若是灵海崩溃,根基损毁,少则两月多则熬不过半年,此生必然再无缘修仙一途,观你小子如今体内灵气虚浮,想必灵根火种尚在,鸡爷我倒是认识不少丹药圣手,只可惜灵海伤势关乎本源,药石罔效啊。”

被揭了的旧伤疤的洛鸣心口隐隐作痛,他虽难以接受,但却又不得不接受,因为老鸡头所说的都是现实,洛鸣面不改色,只释然的点了点头,并未再与老鸡头搭话。

老鸡头用手指掏了掏耳朵,沉吟了一会,抹嘴笑道:“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万事看开了也就自在快活了,说起来鸡爷我与那薛古板也算熟识,回头上他洞府看看有什么好用的丹药。”

老鸡头将剩下的那半只烧鸡用油纸包好塞回怀里,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两只油手开始往自己身上来回摸索,似乎在找某样东西。

“鸡爷我这有一枚玉疙瘩,放身上我嫌硌得慌,今天你小子替我挡了李黑子一回,这枚玉疙瘩就赏给你了。”

说完老鸡头从身下的兜里摸出一物,随意的丢在桑俪树旁那块半人高的大青石上。

洛鸣好奇的偏过头往大青石上瞟了几眼,见那长满青苔的青石上躺着一枚白皙无暇的符玉,符玉上的纹路极为细致精巧,正面还刻着一个潦草的“薛”字,原来老鸡头口中所说的玉疙瘩就是块丹药师符玉,一般作为丹药师的信物传与至交亲朋或心腹弟子,不出意料的话,这枚符玉应该是园主薛善诚的贴己之物。

洛鸣心中不以为然,笃定老鸡头也没有什么好心眼,笑着调侃道:“指定是从园主那顺来的东西,小子可不敢要,免得让别人追得满山跑。”

瞧着洛鸣没给自己什么好脸色,老鸡头皱起一张老脸,没好气的骂道:“你这臭小子怎么不知好赖,我一老人家能有那坏心思么?一点眼力劲都没有,活该你小子一辈子守药园。”

洛鸣拱了拱手道:“前辈好意小子心领了,这符玉与我而言也并无他用,前辈还是自己收着吧。”

洛鸣语气之中似乎透着些许不快,他并非计较之人,只是人再如何坚强也好,从名动天水的七子到万人唾弃的恶魔,从天之骄子到任人践踏的废物,这种落差感难免让人神伤。

老鸡头一双浑浊的眼眸直勾勾盯着洛鸣,半晌之后,讳莫如深的笑了笑道:“你小子应该也清楚,这玉疙瘩若一直待在山上就等同于一块废石头,不过某天若下了山可就是块宝贝了。”

老鸡头伸手轻轻拍了拍洛鸣的肩膀,咧嘴笑道:“别谢我,你小子若实在是过意不去,得空下山了给鸡爷弄十坛美酒回来,也当孝敬孝敬老人家。”

说着老鸡头取下腰间的酒葫芦放在耳边晃了晃,然后犹如酒疯子一般,一步三晃,消失在山涧的浓雾中。

“走喽,与你这小家伙闲聊好生无趣,还是找个地方睡觉要紧。”

待老鸡头慢慢走远,洛鸣摩挲了几下下巴,仔细揣度了着老鸡头方才说的那番话,他总感觉老鸡头似乎话中有话。

忽然回过神来,洛鸣心中暗道一声不好,紧接着低头看了一眼被老鸡头拍过的肩膀,果然上面多出了一只腌臜的黑爪印。

虽然老鸡头说过他与园主有故,但洛鸣可不想将麻烦引上身,毕竟老鸡头的话洛鸣不敢全信,符玉之事可大可小,谁也说不准会惹出什么事端来,犹豫再三,洛鸣觉着把符玉扔在这里也十分不妥,最后还是决定暂时替老鸡头保管着,等下次有机会见面便将它物归原主。

……

再没人搅扰,药园也彻底的清静了下来。

洛鸣在药园子里来来回回不知疲倦的忙碌着,如同一只辛勤耕耘的老黄牛一般,把园子里的灵植种类及数量都仔细做了笔录,然后又粗略的核对统计了一遍,最后才利用大水车引灵渠之水灌溉整片药园。

相对于那些药童而言,香草园并没有给看顾药园的宗门弟子定任务量,不过洛鸣倒没有因此松懈自己,每回当值他都会自觉的给自己定下任务量,没完成之前不会回篱笆庄园。

又过了几个时辰,洛鸣手头的活总算是完成了,他起身拍了拍衣袖和裤腿上的灰土,掏出怀里那枚符玉又仔细的端详了一会,然后将它捏在手心里,感受上面传来的冰凉触感。

这一天在西园区当值,过得并不算太枯燥。

秋后的黄昏气温很低,趁着天色还没完全黑下来,洛鸣背上小药篓往篱笆庄园的方向赶。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