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风小说
高分必读小说推荐

渣了邪尊之后,我失忆了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渣了邪尊之后,我失忆了》小说简介

渣了邪尊之后,我失忆了小说是作者陶闻歌的倾心力作书中主要讲述了:“想我天颜在江湖上也是响当当了几十年的人物,今还头一次被你个小丫头片子瞧不起了回,罢了罢了,本来还想着你唤我声姥姥,给你准备个见面礼先充充饥,这样看来,丫头还有劲儿的很!”一听吃的没了,月灵溪猛的学着……

渣了邪尊之后,我失忆了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渣了邪尊之后,我失忆了》 免费试读

“想我天颜在江湖上也是响当当了几十年的人物,今还头一次被你个小丫头片子瞧不起了回,罢了罢了,本来还想着你唤我声姥姥,给你准备个见面礼先充充饥,这样看来,丫头还有劲儿的很!”

一听吃的没了,月灵溪猛的学着狗刨,扑腾几下朝岸边刨去,还好有了昨儿的经验,知道脚不用死力,倒没再沉下去。

“姥姥姥姥!你就是我亲姥姥!快将见面礼给我吧!”

月灵溪两手扯住天颜的袖角,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天颜一脸嫌弃,猛的抬手欲抽回长袖,不想对方使力太紧,她想云淡风轻的收回袖子是不可能的了。

“呸!为点吃的这就把骨气丢了!”

“都快饿死了,还要骨气能干嘛?就算死也要饱着死吧?我都喊你姥姥了,你可别言而无信!”

天颜加了力道甩开了手,走到微弱的火堆前踹了几脚,退到一边道:“喏,吃吧!”

月灵溪早已饿的头晕眼花,立即连走带爬到了火堆前,本以为可以大吃一餐,可入眼的竟是两个烤的黑乎乎,仅能靠形状来辨清它们是红薯的红薯。

月灵溪当下不淡定了,“这就是姥姥给我的见面礼?”

“是啊,这可是山中独一无二的美味,又是我亲自烤的,丫头啊,你这是上辈子积了多大福才能尝到啊!”

月灵溪觉得自己真没力气再跟她说下去,想想还是活着重要,极力说服自己将红薯剥开,欢乐的开吃。

天颜看她吃的津津有味,和着一脸的炭灰,狼狈的着实让她有些不忍,便道:“你且慢吃着,姥姥再去山中给你找点鲜果润润喉。”

说完,“咻”的一声,消失在了洞中。

月灵溪登时目瞪口呆,她刚刚看到什么了?天颜竟然一跳就从十几米高的洞口飞了出去。

强忍着震惊,月灵溪将红薯入了腹,用袖管随意擦了擦嘴,借着火堆里的点点星辰,就地取材重新架起了烤架,脱了外衣挂在上面。

还别说,这药汤泡着还是有好处的,她昨日身体的不适,现在已全然消退。

月灵溪无聊的闲逛,将洞内的整个陈设观了个遍,除了昨晚看到的,还有个摆满书的木架子,一些简单的日常用品。

再往上看,除了洞口,全是黑乎乎的石壁,还有一根悬在半空的粗麻绳。

月灵溪猛然想起书中对于大侠的描写,其中就有一条说的便是以绳代床,再随手翻了翻架子上的书籍,竟然本本都是她没见过的秘籍。

月灵溪不淡定了,她这是真真遇到了江湖中的侠客了?

发愣之际,一本册子掉了下来,她连忙捡起合上,这才瞧见这册子名称竟是:《天颜录》。

好奇心驱使月灵溪翻了开来,十几页下来,她算是明白了,这书就是天颜的崇拜者替她整理的“自传”,什么生辰,喜好,特长等等。

更夸张的还有几页专门描写她的美貌,写的那叫一个夸张,她月灵溪都替她脸红好吗?

只是,她这生辰……

月灵溪本着打死都不信的态度伸指算了算日子,立时一惊,这天颜竟有九十三岁了!

脑中突然响起天颜昨晚的话,她说这池底下是她积了二十余年的,药渣?!

她现在是打死都不敢不信了。

正在失神之际,一阵微风吹来,接着便有脚步声而来。

月灵溪连忙将册子放回,跑到火堆旁烤着。

天气虽然很热,可她一身湿漉漉,烤烤更健康。

好吧,她是实在不想面对天颜这张脸,这老妖精不知坑害了多少无辜女子才拥有这张不老的脸。

“我见山中的李子长得甚是讨喜,摘于你尝尝。”天颜将荷叶包的李子放在石桌上,又飞到半空中的石壁摸了摸,抱着套衣服过来。

“这衣衫你速速换好,待填饱了肚子,就随我练功!”

月灵溪一听,当即炸毛的站起,“就吃这点东西还要我练功?我不练!你赶快放我出去,不然我定让你这个老妖精好看!”

天颜咬牙切齿的笑道:“老妖精?很好,有本事你就自己飞出去,不然,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好看!”

“你别以为我怕你,大不了就是一死,为了你的一张脸,就祸害无数少女的生命,你不觉得良心不安吗!”

天颜斜了眼被月灵溪翻动过的书架,不慌不忙的道:“有趣!我的良心安不安于你何关?我只要不老不死,其他的一律不管,你还是好好想想自己,要不要随我练功,将身子骨养的强健些,活的久些,祈祷我早日将这秘药练成,你也不用死了!”

月灵溪气的一通乱骂,天颜却毫不在乎,坐在一旁用小指搯了搯耳朵,好脾气的道:“这洞穴唯有头顶这一个出口,你若是能爬上去,我便放了你,如何?”

月灵溪细细打量了连接洞口的石壁,不禁委屈的撇撇嘴,

欺负她不会轻功是吧?

这洞口下面是药池,她爬都没法爬的好吗?

月灵溪气鼓鼓的嚷道:“那怎么办?我现在要大解!你不会让我就在这儿挖个坑,就地解决吧?”

天颜向有洁癖,一听要在她屋中干此等腌臜之事,吓得抓起月灵溪就往里跑,按下石壁上的开关。

“轰隆”几响,石壁开了一扇门,天颜二话不说,一脚将她踹了出去。

“自己找茅厕解决!”说完,迅速关了石门。

月灵溪没想到随口一句话,就把这出口诈了出来。

她堂堂一国公主,想拿她炼药?是真觉得虎落平阳任犬欺吗?

月灵溪拔腿就开始搜寻出口,来回来回好几圈,顿感高处不胜寒。

这哪有什么出口,这明明就是个秃秃的山顶,周围被天颜种满了草药,多的地方,就够她搭间茅房,真可谓是臭气熏天。

月灵溪蹲在一边,跟着日头寻了苍月国的方向,心中一时五味杂陈。

玉玺随她从悬崖落下,已不知所踪,盛王既是谋划了许多年,就算没有玉玺,也自然阻挡不了他上位,此时的苍月,想来已偷天换了日。

整理好心中的杂绪,月灵溪坚定要早日下山,只有这样,她才能知道父王的消息,才能揭穿月孝安谋权篡位的阴谋?

月灵溪照着天颜的样子在石壁上摸索了一阵,寻着一个凸起处朝下一按,果然轰声再起,石门再次被打开。

天颜坐在石桌旁翻着书,见她进来,偏了偏头,“脑袋瓜还不钝,是个炼药的好苗子!”

炼药炼药炼药!月灵溪怒了,她一国公主就剩下炼药的作用了吗?

小说《渣了邪尊之后,我失忆了》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渣了邪尊之后,我失忆了》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