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风小说
高分必读小说推荐

完整版《渣了邪尊之后,我失忆了》全章节阅读

《渣了邪尊之后,我失忆了》小说简介

渣了邪尊之后,我失忆了小说是作者陶闻歌的倾心力作书中主要讲述了:月灵溪抱住天颜高声恸哭,为什么,陪在她身边的人都要一个个的离她而去?月灵溪彻夜未眠,抱着天颜说了很多话,直到天亮,方才背着天颜,一边使用内力,一边抓住挂在石壁的藤蔓,倒也不甚辛苦,之后寻了块傍水的好地……

完整版《渣了邪尊之后,我失忆了》全章节阅读

《渣了邪尊之后,我失忆了》 免费试读

月灵溪抱住天颜高声恸哭,为什么,陪在她身边的人都要一个个的离她而去?

月灵溪彻夜未眠,抱着天颜说了很多话,直到天亮,方才背着天颜,一边使用内力,一边抓住挂在石壁的藤蔓,倒也不甚辛苦,之后寻了块傍水的好地将天颜埋了,立了墓碑,跪在坟前磕了三个头。

“姥姥,镜花楼我会替您守好的,您就放心去吧。”

与天颜的缘分了结,月灵溪便决定收拾东西下山,她迫切的想要知道苍月国的现状,还有月孝仁的情况。

在洞中简单收拾了下便要启程,洞中还留着天颜身上的味道,月灵溪忍不住的回头最后看了一眼她睡过的地方。

忽见壁上贴着一张方形白纸,随即飞身踩在麻绳上,揭了白纸看过。

上写:

救你本是前缘,其中缘由已不足道,现将原物交回,至于瓶中乃是姥姥应诺之物,立即服下,忘却前尘事端,此后,愿吾徒余生常幸。

看着这些,月灵溪本就红肿的眼睛又泛了红,唇角却高高扬起。

不管天颜口中的前缘为何,能与她朝夕六载,便算的她俩的缘,既然姥姥已去,她自不能辜负这一番好意。

月灵溪在天颜用来搁物的璧缝中,找到了一个奶色瓷瓶,揭盖倒出一枚指头大的血红药丸,直接喂入口中咽下。

本以为会有些不适,可在月灵溪左等右等了一刻钟,也未有症状,当即放心的拿了一旁包的好好的玉玺出了洞。

……

这方,东方润正在河边洗手,一阵异香忽入鼻中,芬芳透脑,沁人心醉,只以是这谷中开了什么奇花,当下便起了兴致。

“星阑,你有没有闻到什么花香?”

魏星阑点点头,又摇摇头。

“你点头又摇头是什么意思?跟了本公子这么久,还不清楚我喜欢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性子?这般反反复复,小心我就地扔了你!”

“公子,老爷派属下跟着您,是为您的安全着想,您切不可因一时之气……”

“打住,本公子就问你,有没有闻到花香?”东方润甩了甩手,不耐烦的拿出腰间插着的折扇,轻敲了敲魏星阑的脑袋。

“有啊,这遍野的花草都很香啊!”魏星阑傻愣愣的说。

东方润气的拿萧打了一下他的头,“算了,本公子都闻不出来的味儿,你怎么可能闻得出来?走,随我去找找,母后向来喜爱花草,说不定是什么瑶花奇草,到时带回耀云也能让她高兴高兴。”

几番寻找未果,已到正午十分。

魏星阑上前,“公子,若我们此刻不下山,今晚怕是要宿在这荒郊野外,做蚊食了。”

东方润拿了怀中的帕子拭掉汗珠,“也罢,我虽喜爱游山玩水,对生活的品质也还是极有要求的,要我这细皮嫩肉的来喂蚊子,是万万不能的,张天师常讲,万事万物皆有缘,我今闻到这香味,便是有缘,寻不到它,便是缘分不足,既然有缘,早晚自会相见,我又何必执着于今日呢?还是养足精神,静待缘法吧!”

东方润一番话出口,摇着扇子率先的带路下山。

魏星阑只觉自家主子自从来了苍月国,愈发的啰嗦了,更是常把张天师的话挂在嘴边与他说教,他心里虽苦,却始终不敢表现,只得牵着两匹马迈步跟上。

二人二马约行了半个多时辰,又热又渴,才到了城中,随即寻了间客栈坐下。

东方润随口一招呼,店小二见对方衣冠华丽,举手投足带着说不出的贵气,叫了人将马儿牵去后院吃草,便迅速将店中好菜好酒上了。

“小二,麻烦给我们准备两间上房,我们公子今游山游的累了,速速备好热水,以待清洗。”

“二位客官可真巧,天地字号房的客人今早刚好结账走了,这就安排您们入住!”

店小二接过魏星阑手中的银子,脚下如同生了旋风,音还未散,人已不见。

东方润拿起筷子刚要夹菜的手猛然停下,闭眼在空中猛嗅。

“星阑,你闻到没有?又是那个味道。”

“不是星阑多嘴,公子这鼻子莫不是来了苍月就开始生病了吧?这饭店只有菜香酒香,哪来的……”

话未说完,只见月灵溪一身素衣,头戴簑笠,面蒙薄纱从店外进来,寻了个靠墙的位置唤了小二。

“给我上你们店里最好的招牌菜,记住,我要荤的,全荤的!”

店小二只被她给吓住了,从没见有哪位女子上店点全荤的,怪不得以面纱遮面,想必是奇丑无比,又太过能吃,无有郎君敢配,所以才独自一人。

月灵溪见他扔在原地,一脸正经的又道:“不管鸡鸭鱼肉,还是羊肉牛肉,只要是肉,通通都给我上,记住,素的我可不付钱的!”

店小二被她这幅样子吓到,后退了两步,连忙跑去厨房。

“公子,我闻到了,香味好像是从那位姑娘身上传来的。”魏星阑摸摸后脑勺,后知后觉的道。

东方润给了个还用你说的白眼,淡笑着吃菜。

“不过这香料虽好闻,奈何主人却是个吃货,这般模样在外,要是让家人知道了,恐无地自容?倘若婚配,叫外人白白看了笑话,以为她受尽虐待,岂非丢尽夫家颜面?若未婚配,估计看到这饭量,估计也无夫家敢要,这岂不是要将夫家吃穷?”

魏星阑一连丢下好几问,而后准备等待回答,谁知东方润却一股傻笑,“本公子到觉得能吃是福啊,若是换你,能吃的下吗?”

魏星阑努了努嘴,“这种福气,星阑不要也罢。”

一路上月灵溪都觉自己被不少人关注,心中不禁打着鼓,难道她被盛王的人发现了?

可她穿的是最普通的素裙,身上也未有一样贵重缀饰,一张脸还被捂的严严实实,关键是这都过了六年了,盛王还在偷偷找她?

思及此,她又觉不可能,当初她可是当着盛王的面从那么高悬崖上落下,估计谁都不会信她还活着。

正思索着,小二已上了肉,“这位客官,这是您要的鱼肉猪肉,至牛肉羊肉鸡肉鸭肉,后厨已叫人加速清理,不久便能上桌。”

月灵溪从腰间来回搯了搯,掏出几两散银与五枚铜板,小二激动的伸手,待月灵溪将一枚铜板放入他掌中时,着实不敢置信。

“麻烦你了,对了,帮我准备一间上房,我吃完就住。”

小二嘴角抽搐,“小的,谢,谢客官打赏。”

月灵溪可没时间看小二的脸色,拿了筷子便对着猪肉狂夹,这几年,可馋坏她了。

还是姥姥疼她,给留了不少钱,不然她还不知下山后怎么办呢。

小说《渣了邪尊之后,我失忆了》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渣了邪尊之后,我失忆了》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