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风小说
高分必读小说推荐

一品寒士小说,一品寒士最新章节

《一品寒士》小说简介

历史小说一品寒士的作者是山的那边书中主要讲述了:周氏轻轻捏了捏七郎的小脸蛋,“是好消息,道长说我们七郎是有大福气的人呢!”所以不用担心招惹邪神了,有大福气的人一定是正神保佑!七郎后知后觉,这才想明白原来娘还在担心“神仙”的事……大人都这么多疑的吗?……

一品寒士小说,一品寒士最新章节

《一品寒士》第8章 七个儿子一台戏 免费试读

周氏轻轻捏了捏七郎的小脸蛋,“是好消息,道长说我们七郎是有大福气的人呢!”

所以不用担心招惹邪神了,有大福气的人一定是正神保佑!

七郎后知后觉,这才想明白原来娘还在担心“神仙”的事……

大人都这么多疑的吗?难怪爹娘说这个事不能再告诉其他人。连自己爹娘都疑心担忧,外人会怎么想?

想明白之后,七郎笑道:“娘现在放心了,那我们很快就有很多钱了,今天去集上买块肉回去吧!”

杏花村有一档卖猪肉的和一档卖羊肉的,卖猪肉的就是和四郎说亲的胡家,既然出来了,就顺道买肉嘛!

“你就惦记着吃肉!”周氏步伐轻快,带着笑意微嗔:“昨天才吃了鸡,今天又买肉,乡绅富户家也没有这样吃的。”

“可是我昨天挣了二百五十文,买了鸡还剩下一百七十文,这是我的钱,我就要用来买肉!”七郎坚持,这可是他第一次鼓起勇气做无本买卖挣的钱,很有意义的!

赵家的规矩,田地的出产是公中的,各房做短工或采蘑菇、晒笋干之类挣的钱,六成交公中,四成归各房收着。像大郎、二郎、三郎的钱,就由他们媳妇收着;四郎、五郎、六郎的都由周氏收着。

“七郎也知道要钱了?二百五十文,要交公中六成,只有四成是你的,买鸡已经花完了。”周氏哄着。

这么难的计算,料七郎再聪明都算不出,这钱就可以糊弄过去了~~

七郎掰着手指算了算,仰头道:“不对!四成是一百文,花了八十文还有二十文,刚好够买肉!”

……竟然糊弄不过去,幺儿真是鬼灵精的。

“这钱我帮你收着,还要准备上学的东西呢。除了束脩,还有买书买纸、笔墨,样样都是钱呢!”周氏念叨着,“道长选了个开蒙吉日,就在七天后,让你爹先去和罗先生说好。我们家把束脩和入学的东西准备好……”

周氏越说越远,七郎明白,到了娘手上的钱是要不回来的了。

昨晚给的盐和藤椒,由爹娘去卖那就全都是公中的,如果自己想攒私房钱就得另外想办法……

至于为什么要存私房钱……男人怎么可以没有私房钱?

有一回他在爹的旧鞋子里发现一小串钱,爹还叮嘱他千万不能告诉娘……

没有私房钱,他连买肉的自由都没有。

一路想着,不觉就到了山脚下,往左走是回天明村,往右走是去杏花村。

七郎心思动了动:“娘,我们都出来了,不去外婆家看看?”

他的外婆家就在杏花村,老外婆还健在,有两个舅舅。

周氏脚步不停:“前些日子我才去了,今天提着空篮子就不过去了……快到中午了,我们去了,你外婆是留不留饭的好?等过段时间,我们有钱了买了肉去。”

“可我想小舅舅了。”七郎摇了摇娘的手。

“你小舅舅常年不在家,你去了也不定碰得上。”周氏拉着七郎,快步往家里走去。在她看来,七郎就是不死心,还想去集上买肉~~

七郎遗憾地叹了口气。

周家的家境,是比赵家更差的。周氏的父亲早丧,母亲一个寡妇人家拉扯到两儿一女,又赶上战乱,其艰难可想而知。

周家大舅周大通是因为祖上留下的泥坯房够大,才娶到了媳妇。

小舅周小石一把年纪了还打光棍呢,但他娶不到媳妇不仅是因为穷,还因为他不务正业!家里的田地不好好耕种,常到城里去窜,做长工帮闲、走村串户做货郎,但常年不着家也不拿钱回来。

周大舅一家对小舅很有意见,但七郎对小舅的印象还不错。记忆中,小舅每次来他家都给他饴糖、枣干和肉脯糕点,把他扛在肩膀上出去玩……

“娘,我们的东西可以找小舅帮忙卖。”七郎提醒。

周氏怔了怔,笑道:“不用……盐可以留着自家吃,藤椒我们自己卖就可以了,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麻烦,你小舅是个机灵的,他要是问起来我们还不好说。”

七郎沉默了……盐和藤椒可以由爹娘出手,但他还有更多的东西,本想着可以试试由做货郎的舅舅出手,他们甥舅合作,说不定还能留下私房钱~~

但娘说得也有道理,多一个人知道多一份麻烦……

七郎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看来还是要努力读书才行,等他考进府学,一切难题就都解决了。钱看起来触手可及偏偏却到不了手,这种感觉可真不好。

走回天明村,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今天是二嫂孙氏做饭。

孙氏的厨艺那就是一言难尽……比如此时桌上就是昨晚吃剩的残汤白菜混着萝卜,还黏着一些炼得黑漆漆的鸡油渣。明明是很有油水的一盆菜,看起来就是令人提不起食欲。

尽管孙氏做菜难吃,但周氏还是让她们妯娌照轮。因为以后分家了,各家还是要自己做饭的,趁现在让她们互相学习。

赵四郎今天挖了一早上的地,深秋的天也累出一身汗,站在院子里拿着水瓢“咕噜噜”的灌水。

看到周氏回来,赵四郎放下水瓢,迎上前接过空篮子,双眼亮晶晶地问:“娘,道长怎么说?”

“娘抽了一支签,道长说可巧了,和前回胡家去抽到的是同一支,签文‘千里姻缘一线牵’!”周氏很高兴,今天老君很贴心,给四郎和七郎的都是好消息。

赵四郎脸却绿了,“说的肯定不是胡家!还‘千里’!我们村和杏花村相隔十里都没有!”

说着,四郎眼珠转了转:“娘,既然老君都说‘千里’,我想和邻居狗蛋他们进城打短工,去年他们去的牛马行还要人呢。我去做一个冬天,也能攒下不少钱了。何况我进了城,说不定遇到这签里说的人呢?”

此时,其他人也回来了。

三嫂林氏笑道:“老四,你还想娶个城里媳妇啊!”

赵四郎说要去做一冬的短工,这对老赵家来说是好事,毕竟四郎挣的钱六成也是要交公的。

但是,今年抽丁服徭役的时间也快到了,本来是轮到四郎的,如果四郎做短工去了,那会不会让三郎去?徭役多苦啊,去年三郎去了二十天就掉了一层皮,林氏不是很乐意。

赵三郎明白妻子的心思,悄悄瞪了林氏一眼,“老四长得好,娶个城里媳妇也是可能的。不过……牛马行的短工,就是给牛马洗澡、清理粪便,这活又脏又累,你做得来吗?”

“那有什么?狗蛋都做得来,我怎么做不来?”赵四郎很有信心。

只要能娶个漂亮媳妇,脏点累点算什么!

小说《一品寒士》第8章 七个儿子一台戏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一品寒士》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