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风小说
高分必读小说推荐

美人如皎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美人如皎月最新章节

《美人如皎月》小说简介

古代言情类型小说《美人如皎月》安利给大家阅读,这本书的作者琅月逐鹿是网文大神哦书中主要讲述了:“大小姐,老夫人有请。”沈皎皎垂眸,轻声问道;“嬷嬷可知祖母唤我,所为何事?”又转头看了锡兰一眼,锡兰心领神会,忙将一个精致的荷包塞到了传话嬷嬷的手中,那嬷嬷暗自掂了掂荷包,心下窃喜,都说大小姐虽贵为……

美人如皎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美人如皎月最新章节

《美人如皎月》第四章 过继风波 上 免费试读

“大小姐,老夫人有请。”

沈皎皎垂眸,轻声问道;“嬷嬷可知祖母唤我,所为何事?”又转头看了锡兰一眼,锡兰心领神会,忙将一个精致的荷包塞到了传话嬷嬷的手中,那嬷嬷暗自掂了掂荷包,心下窃喜,都说大小姐虽贵为嫡长女,但待人最是和善,对下人们出手也算大方,府里得了大小姐恩惠的人可不在少数,今日专门求张嬷嬷讨了这传话的差事,果真是没白跑一趟。

“老奴也是个奴婢,主子有事吩咐,老奴只管办好就是,哪里会知道主子的意思,”随即又一脸谄媚的说道;“不过,今日除了被禁足的郑姨娘,其余个院子里的姨娘小姐都到了,就连侯爷也被老夫人一早便请了去。”拿了大小姐的好处,总要回敬一二不是。

“多谢嬷嬷,劳烦嬷嬷跑了一趟,”看着和善的大小姐,嬷嬷忙挺了挺腰杆子,这谁说为人奴婢就下贱了?那得看跟的什么主子,遇到了什么人昵,且看她,跟着老夫人,府里的一众人甭管心里咋样想的,见着她面上还不得毕恭毕敬?

“大小姐客气了,老奴告退”看着传话嬷嬷傲然离去的背影,湘竹姑娘生气了。

“小姐,这老婆子好不要脸,小姐给几分脸面,真拿自己当主子了”

沈脚架失笑“你这丫头!”

换了身衣服,又扑了点粉,让脸色看起来苍白了之后,沈皎皎带着几人进了福德院,果真如那嬷嬷所说,倒是来的挺齐。

见沈皎皎进来,老夫人含笑道;“皎皎来了,快进来坐吧。”沈皎皎却无端从老夫人的笑意中感受到了算计的气息。

沈皎皎瞥了一眼明显很是开心的沈秀涵,挑了挑眉,福身向老夫人与沈侯爷行了礼便走到一旁坐了下来,她倒要看看是有什么‘大事’值得这样兴师动众。

老夫人看着坐在一旁的沈侯爷,道;”逾明啊,我看郑姨娘似是很得你心,不若,就将郑姨娘抬为夫人,你看如何?“众人脸色皆变,秋姨娘紧了紧手中的帕子,姨母昨日不是说要将涵儿过继给林氏,今日怎么又要将郑姨娘抬为夫人了?

沈皎皎唇边勾起一抹笑意,十分淡定从容地端起茶杯抿了口茶水,老夫人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昵。

沈侯爷脸色微变,脸色慌张地看了眼沈皎皎,见沈皎皎并未露出不满的神色,随即整了整未见凌乱的衣衫。

“恕儿子不能从命,儿子曾在湄儿坟前发过誓,此生绝无二妻,儿子又怎能做那无信之人?”沈侯爷说得那是一个义正言辞、字字珠玑,仿若老夫人要他再娶便是逼他做那言而无信的小人了。

沈皎皎闻言都忍不住要为沈侯爷拍手叫好了,真是好一个情深意切的痴心人!娘亲若听到此番言语,怕是都要忍不住从棺材里爬出来了。

当年的沈侯爷与在外游历的林湄相遇,佳人绝色,公子俊雅,两人一来二去,便互生情意,林湄将心上人带到了林老庄主面前,老庄主一听沈侯爷自称是无父无母,家里就做点小生意,心下怀疑,但又未曾发现什么破绽,又见自家女儿欢喜,便也不忍做那棒打鸳鸯之人。

林老庄主做主让二人在山庄成了亲,这新婚夫妇嘛!自是过了一段蜜里调油的恩爱日子,沈逾明也是自称惟愿一生一世一双人,此生绝不纳妾。

可是,好景不长,变化应当是从林湄怀孕之后,林湄只见自家夫君时常心神不宁,似是为何事烦忧,孕期的女子本就敏感多思,日日忧思之下,竟有滑胎之象。

爱女如命的林老庄主自是不满,再三询问之下才知,原来所谓的无父无母之人竟是上京觅安侯府庶子,且现下侯府世子夭折,侯府无奈之人只得寻找外出游历的二公子沈逾明,林湄虽对丈夫的隐瞒心存芥蒂,但也架不住沈逾明的再三恳求,只得拜别家中老父,与夫君踏上归京之路。

只是,待回到侯府林湄才知,原来自家夫君已有婚约,且不到两月便是婚期了。

林湄伤心之下欲回山庄,不成想沈逾明竟一改往日对嫡母言听计从的姿态,硬是退了秋家的婚事,但不成想秋家竟将女儿一顶花轿从后门抬了进来,,如此这般,为了两家的颜面,沈逾明也只得将秋氏纳为妾室。

谁知秋氏竟不是个安稳的,乘着林湄临盆在即爬上了已是侯爷的沈逾明的床。林湄伤心欲绝,难产不说,竟险些血崩而亡!生下的胎儿也是个体弱的。

沈侯爷在秋姨娘身上尝到了甜头,放着如花美眷只看不碰,怎么可能?

只见秋姨娘是越发的得宠,林湄的蒹葭苑倒是日渐冷清起来,林湄也是看的开了,不再关心沈侯爷是去了秋姨娘、张姨娘还是那个姨娘处,整日里教养女儿,侍弄花草,日子过得也算是惬意。

直到有一日,沈侯爷来势汹汹地带着人闯进了院中,丫鬟婆子在房中好一顿翻找,终是在房中找了男子的汗巾,问题是,那块方巾可不是沈侯爷的,为顾及颜面,沈侯爷倒是未曾将此事宣扬。府中人只知夫人是彻底失宠了!被禁足不说还被赶出了蒹葭院,住到了下人居住的北院。

沈侯爷因此对沈皎皎也是厌恶不已,生病了也未曾命人照看,小小孩童,未曾殒命,也是福大命大。

沈侯爷还是负了林湄,真相大白那日,终是林湄含恨而终之时。

沈侯爷命人将秋姨娘带去了林湄坟前,自是要为爱妻报仇雪恨,老夫人万般劝阻之下,才保住了秋姨娘的性命,沈侯爷无奈只得在爱妻坟前发下誓言,此生绝无二妻。

老夫人恨铁不成钢那般瞪着沈侯爷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让我老婆子死后有何颜面去见沈家的列祖列宗?”

沈侯爷后院的姬妾虽算不上多,但也绝对不少,只是不知为何除去沈皎皎与沈秀涵也就只有张姨娘生了三小姐、五小姐,还有莲姨娘生的四小姐了,张姨娘以前不过是老夫人身边的丫头,还是老夫人做主给沈侯爷做了通房,生下三小姐沈扬灵后才成了府里的姨娘,早些年还得了几天宠,如今确是差不多日日独守空房了,偌大的侯府竟是连个庶子都不曾有,也难怪老夫人着急了。

“是儿子不孝,无子之事儿子已有计较,只是将郑姨娘抬为夫人之事,儿子实难从命,还望母亲莫要生气。”见沈侯爷言辞恳切,老夫人已知此事多说无用,便挥了挥手道“既然你已有计较,我老婆子也劝不动你。”

“当真是作孽啊,我每日里诵经礼佛,只望佛祖能保佑我们沈家香火得以延续,不成想,竟是如此这般,”老夫人看着沈皎皎悠悠叹了口气。

看着眼眶微红,一脸痛心的老夫人,沈侯爷也自觉对不住母亲,意欲开口解释,不想老夫人抹了抹眼角又道;“我知逾明你是对林氏怀有愧疚之心,只是可怜林氏早早殒命,膝下也只有皎皎一人,还是个体弱的,呜呜…”

沈皎皎心下嗤笑,她倒是明白老夫人的意思了。

沈侯爷无奈的安抚着老夫人“那依母亲之见,当如何?”

老夫人抬眼,怜惜地看着沈皎皎道;“皎皎啊,祖母见你与涵丫头平素倒是亲近,不若就将她过继给你母亲如何?你们一母同袍的姐妹,将来也好有个照应。”沈秀涵亲切的看着沈皎皎,仿若她们便真如同胞姐妹那般血脉相连。

沈皎皎冷哼,倒是想的挺美,她可没忘记娘亲当年是如何含恨而终的,虽说那时的她还不足五岁,可谁让她虽是幼童却是个成年人的心智昵。

沈皎皎起身朝着老夫人福了福身“祖母怜惜皎皎,还如此挂念母亲,皎皎在此谢过祖母厚爱。”老夫人眼底闪过一丝得意之色,她还治不了一个丫头片子,这不,还不是只有乖乖听话的份?

老夫人起身亲自将沈皎皎扶了起来,笑骂道;“你这丫头,同祖母如此客气作甚,这让旁人见了,还当是我这老婆子苛待晚辈昵!”

沈皎皎做生气状,道;“何人竟敢如此污蔑祖母,皎皎定要与那人好好说道说道。”

众人皆露出恰到好处的笑意。

老夫人坐定,看向沈侯爷道;“既然皎皎已经应允,逾明,你如何看?”

沈侯爷惊讶的看向沈皎皎道;“皎皎,你当真愿意?”虽说湄儿去世当年皎皎年幼,但那毒妇陷害湄儿之事,皎皎后来应当是知晓的,怎么还。

只见沈皎皎不解道;“父亲,皎皎答应何事了?”她只是感念老夫人‘厚爱’可没说要答应了,呵呵,真当她是三岁孩童不成,若真是答应将沈秀涵过继给母亲,只怕母亲是九泉之下都不得瞑目了?

听完沈皎皎的话,众人皆是一愣。

老夫人也是脸色微变“皎皎,我是说将涵丫头过继到你母亲名下,日后你二人同为嫡女,自当互相照应。”

沈皎皎笑意盈盈道;“祖母,都是自家姐妹,自是会相互照应,无论是与二妹还是其他几位姐妹,皎皎自当一视同仁,又怎能因是同胞姐妹而心存私念?”

众人听罢,幡然醒悟,难道老夫人是说只有同胞的姐妹才会相互照应,将来也会相互扶持,这府上可是只有三小姐和五小姐是嫡亲姐妹昵,老夫人此言似有不妥啊,不过,可是没有那个不长眼的敢去指责老夫人,最多也就腹诽一番了。

老夫人被堵的一时无言,只得铁青着张脸瞪向沈皎皎。气死她了,这死丫头何时变得这般奸诈。

沈皎皎一脸无辜的看向沈侯爷;“父亲,皎皎此言可是不妥?”哈哈,笑死她了,为什么看着老夫人吃瘪,这么让人心情愉快?

沈侯爷为难的看了眼老夫人,继而道;“皎皎,此言…此言并无不妥。”这让他如何说?沈侯爷表示自家女儿太耿直,他也没辙啊。

老夫人意欲开口,却见沈秀涵怒瞪沈皎皎,道;“大姐姐怎能出尔反尔?”

只听沈皎皎轻笑一声,悠悠回道;“二妹是否太过着急了些?那你说说我是如何答应的,我好生听着昵?”

“扑哧”一声,众人寻声望去,莲姨娘有些无措地红着张脸。她实在是没忍住,二小姐口口声声称大小姐已经应下,但细细想来,分明是老夫人与二小姐一直在自说自话,可不是好笑?

沈皎皎面带不解地看着莲姨娘道;“姨娘,可是有事?”

莲姨娘飞快地看了老夫人一眼,轻咳一声干笑道;“无…无事,只是被茶水呛到了。”

“没事便好”沈皎皎点头。

显然沈秀涵这会儿也想清楚了,小脸一阵红一阵白,随即气急败坏地指着沈皎皎;“沈皎皎你个贱人,竟然如此戏弄于我!”沈皎皎还未曾言语,只见一道黑影闪过“啪”的一声,“放肆!秋姨娘就是这般教导你的?”沈侯爷似是怒极,手都在微微颤抖。

沈秀涵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沈侯爷“父亲,是大姐姐不对在先,您竟然来打我?您好生偏心。”为什么总是这样,从小到大,无论是非对错,父亲总是偏袒姐姐,难道就沈皎皎是侯府的小姐,那她又算什么?

沈侯爷颤着身子;“你,你这个逆女,不知尊卑,冲撞嫡姐不说,还敢顶撞于我。”

秋姨娘眼中含泪的看着沈秀涵已经肿起来的半边脸颊是又气又怒,“沈逾明,你这般作践我们母女,就不怕遭报应吗?”

沈侯爷脸色铁青的瞪着秋姨娘;“报应,你个毒妇竟然还知道报应?若真如此,你为何还好好地活着,”

“你…”

“好了,”老夫人啪的一声将手中的佛珠丢到了矮几上,目光不善的盯了沈皎皎许久,转头看向站着的几人道;“都是老大不小的了,成日里吵吵嚷嚷,像什么样子?”

见老夫人发话,沈侯爷冷然盯着秋姨娘道;“母亲,这样蛇蝎之人留在府中,儿子怕是日夜不得安睡”谁知道那天一包毒药就来送他归天了?

老夫人眯了眯眼“逾明,舒窈毕竟唤我一声姨母,你如今连这点情面也不愿给我这老婆子了?”

——

作者有话说:

炮灰女二,好可怜,呜呜。不过哩,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话没一点毛病。

小说《美人如皎月》第四章 过继风波 上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美人如皎月》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