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风小说
高分必读小说推荐

茅山术师最新章节,茅山术师免费阅读

《茅山术师》小说简介

热门网络作者一只蕉的新书茅山术师推荐大家阅读书中主要讲述了:“救命啊!”一句求救声瞬间打破了客房内两人的氛围,任婷婷瞬间一惊,随后推门就跑了出去。“等一下!”张玄陵也是被任发这声求救声而惊到了,不用想都知道如今这任老太爷一定是尸变找上了门来。刚想拦住任婷婷,却……

茅山术师最新章节,茅山术师免费阅读

《茅山术师》 免费试读

“救命啊!”

一句求救声瞬间打破了客房内两人的氛围,任婷婷瞬间一惊,随后推门就跑了出去。

“等一下!”

张玄陵也是被任发这声求救声而惊到了,不用想都知道如今这任老太爷一定是尸变找上了门来。

刚想拦住任婷婷,却发现对方根本就没听到自己的阻拦,已经跑出了门外。

“该死!”

张玄陵骂了一声,随后瞬间从浴桶中就跳了出来,穿上了熨烫好的衣服,便也冲出了客房。

此时任府的大厅已经是慌作了一团,不时的有佣人跑向任发的房间,也有用人从房间的方向向外跑来,满脸的惊恐。

“有僵尸啊!”

“有僵尸啊!”

“任小姐!别过去!”

瞧着前方的任婷婷不顾旁人的阻拦还准备冲进任发的房间,张玄陵疾步就来到了近前,大声的劝阻着。

任老太爷已经尸变成了僵尸,对于血亲的鲜血有着莫名的冲动,如果任发已经遭遇不测的话,那么任婷婷必将会是对方的下一个人选。

不论如何,也要把她拦在外面。

“我爸爸有危险,张大夫你快去救他!”

任婷婷起先也不知道任发究竟是因何事而呼救,但是来到大厅的时候听到那些佣人们口中所含的话,感到无比的震惊!

因此身为茅山道士的张玄陵,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她最佳的求救人选。

“好!”

张玄陵也不多说,将任婷婷推给了上前而来的刘管家,便快步冲向了任发的房间。

“果然是你!”

来到任发的房间,张玄陵只见那已经尸变的任老太爷此时正撕咬着一名佣人的脖颈,鲜红的血液正不断的迸射喷发,那名佣人的眼中已经再也没有了生机。

而房间内此时已经是杂乱了一团,窗台和地上尽是发黑发酵的糯米以及无损落地的镇尸符。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任发竟然蜷缩在了角落里不停的发抖,而他头顶上方的墙壁上,正是一块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卦镜。

“张大夫!救我!”

此时任发瞧见见了张玄陵出现,心中瞬间升起了希望,不顾那面前凶神恶煞的父亲,大声的呼救着。

原来任发本来已经酒醉昏睡,迷迷糊糊之间觉得口渴难耐,便唤来佣人端水喂茶。

可谁知刚刚喝了口水感觉意识有些恢复,便看到一道黑影瞬间从窗台处闪现在了眼前。

幸好这窗台上方原本就被张玄陵布置上了糯米和镇尸符,瞬间阻挡了任老太爷的一番进攻。

可饶是如此,任老太爷还是没有被糯米和镇尸符所击退,冲进了卧室之中。

那名佣人距离任老太爷最近,还没等对方和自己来得急逃脱,便被那僵尸任老太爷瞬间擒住,两颗锋利的獠牙一瞬间就刺破了佣人的脖颈,鲜血直流。

任发见到此番情景,早就已经吓得双腿发软,躲在了角落里不敢出声。

而此时那头顶上方的卦镜瞬间释放出了一道金色的光芒,打在了任老太爷的面门之上。

见状,任老太爷愤恨的瞪了对方一眼,但仍是死死的咬住那名佣人的脖颈不放,贪婪地吸食着新鲜的血液。

“好!”

见到这般情景,张玄陵答应了出声,随后一个闪现出现在了任老太爷的面前,挥手就是重重的一拳。

“轰!”

只听得一声巨响传来,身负百斤之力属性的张玄陵一拳轰出,瞬间就把那任老太爷连同那个已经死了的佣人打出了窗户,连带着窗台边的墙壁,都被打烂。

刚才事发突然,张玄陵只是草草的穿好了衣服,便赶了过来。

至于那随身携带的金针以及装满了法器的布包,却是忘在了客房。

不过即便如此,张玄陵也没有感到丝毫的畏惧,身为茅山天虚真人的嫡传弟子,又怎会不懂其他的茅山道术?

当下看着任老太爷被自己一拳打出了房间,张玄陵瞬间从角落里抽出来了一张早早放置好的符箓,双手不断的变换着手诀!

“六丁六甲,左右加持,神兵令火,万法神通,茅山天罡火,急急如律令!”

“轰!”

一道烈火瞬间从张玄陵的指间迸射而出,继而化作一道飞驰的箭矢,瞬间就飞出了窗外。。。

“张大夫!张大夫!还好有你在这里!”

此时看着那好像变成了怪物一般的父亲被张玄陵打出了窗外,任发欣喜若狂,快步跑到了张玄陵面前,急忙的道谢!

“没事!”

张玄陵答应了一声,随后眉头一皱,他看到任发的肩膀上有三道深深的抓痕,鲜血已经渗出,周围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黑色尸气。

“你受伤了!”

张玄陵瞧了一眼任发肩膀上的伤势,开口询问着。

“是,不小心被我爹抓了一下,对了,张大夫,我爹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刚才的情形无比惊慌,任发也没有注意到肩膀上的伤势,此时经张玄陵提醒,瞬间感到了一股钻心般的疼痛传来。

不过他最关心的,还是父亲任威勇任老太爷为何会变成了一个吸血的怪物。

“这件事以后再说!”

眼下这任老太爷虽然已经被自己击退,但对方绝对不会轻易善罢甘休,此时任婷婷也不顾众人的阻拦跑了过来,瞧着任发受伤的样子,关心的说道。

“爸爸,发生什么事了!”

“任小姐,赶紧将任老爷扶出去,你房间有我提前放置好的糯米,赶快敷在任老爷的伤口之上,快去!”

张玄陵将任发推给了任婷婷,便快步一个纵身,从窗台飞驰而出。

“爸爸,快!我扶你走!”

虽然不知道张玄陵为何让自己用糯米给任发敷伤口,但是此时任婷婷也管不了了许多,急忙搀扶着满头发汗的任发向外走去。

“吼!”

此时任府庭院中,任老太爷浑身都被一股红色的黄焰所包裹着,发出了滔天般的怒吼。

而那些佣人们早就已经吓破了胆,纷纷向着一旁逃避而去,生怕落在了任老太爷的手中。

“轰!”

“轰!”

任老太爷感受到了身上火焰传来的剧烈灼烧感,疯狂的在院中奔驰着,不停地撞击着四周的树木和墙壁,一时间整个庭院已经是乱做了一团。

“吼!”

又是一声怒吼声爆发,只见任老太爷周身的黑色尸气瞬间倾泻而出,而那团红色的火焰,已经是消失大半。

“孽畜,受死吧!”

此时只听得一声爆喝之声传来,一道身影顺势就闪现在了任老太爷的面前,不是别人,正是张玄陵。

突然之间出现了生人在前,满是愤怒的任老太爷爆发出了浓郁的嗜血之感,挥动着锋利的双爪,就向着张玄陵的胸口抓来。

“找死!”

只见张玄陵身形一动,犹如鬼魅一般的速度闪现在了任老太爷的身后,右手剑指,直直的戳在了他的背后之上。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玉帝有勅,神砚四方!金木水火土,紫雷电光芒!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轰!”

只见张玄陵指间处轰然爆射而出一道紫色的光芒,继而任老太爷的胸口瞬间就被一道雷电所击穿,漆黑的尸血不停地喷洒而出,溅落在了地面之上。

“吼!”

似乎也感受到了身体受到了巨大的伤痛,任老太爷吼叫出声,猩红的双瞳散发出骇人的精芒!

继而转头喷出一口浓郁的黑气,直向张玄陵面门而来。

“该死!”

这股尸气浓郁无比,夹杂着腐烂般糜臭的味道,直冲张玄陵而来。

如果被这股尸气所击中,只怕瞬间便会受到尸毒的侵蚀,大大的折损战斗力。

张玄陵眉头紧皱,迅速跳到了一旁,躲过了这道尸气的进攻。

“唰!”

就在张玄陵躲开的同时,任老太爷瞬间就飞跃而起,竟然直直的飞驰而出十几米,落在了任府大厅之中。

“妈呀!救命啊!”

原本还都拿着棍棒无比惊吓守在门口的一众佣人见到任老太爷突然出现,无不惊慌失措连连大叫。

霎时间慌乱一团,四下而逃。

可是却有一名佣人还是没有逃过任老太爷的魔爪,瞬间便感到肩膀处剧痛无比,随后一股巨大的牵引之力传来。

再一睁眼,自己已经落在了房顶之上,而自己的脖颈,也被对方一张利嘴死死的咬住不放。

“咕噜咕噜!”

感受着耳边传来的阵阵喉咙吞吐的声音,那名佣人只感觉意识越来越模糊,慢慢的失去了所有的抵抗。

“玉帝有勅,神雷炙炙!今有茅山弟子张玄陵恭请法令,雷声普化天尊施以九霄惊雷!急急如律令!”

轰!

霎时间乌云盖顶,雷云密布,一道惊雷从天而降,直直的砸落在了任老太爷那尸身之上。

一时间,任府上方白光闪闪,有如白昼,所有人都像是看着神明一样看着那口念法咒的张玄陵本人。

“吼!”

此时,一道惨烈的吼叫声从白光之中瞬间传出,任老太爷竟然晃动着漆黑如墨的身体,飞速的向着张玄陵所在的方向奔来。

“竟然会如此强悍!”

张玄陵没有想到,这个刚刚尸变而成的任老太爷竟然实力强劲,周身的尸气虽然大减,但是在这九霄惊雷咒的攻击之下,竟然还是没有消亡,着实有些意外。

“看来必须要提升一下修为境界了!”

张玄陵现在的修为境界是七品地师,九霄惊雷咒虽然霸道,但终究还是因为修为的原因,无法将其威力最大化!

瞧着迎面飞驰而来的任老太爷,张玄陵挥手又是一拳迅势轰出,只打的对方胸口瞬间便凹陷下去了一部分,连连后退。

“吼!”

“吼!”

被雷电击中后的任老太爷浑身漆黑,周身的衣物也都是破烂不堪,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混合着尸气和焦糊的味道,有够难闻。

虽然任老太爷没有视觉,但是他也感受到了张玄陵那超强的实力和气息,一时间停留在了庭院中央,不再近前攻击。

“来,再过几招!”

身负霸王之力的张玄陵显然已经把尸变的任老太爷当做了搏击的对手,晃动着有些发痛发麻的拳头,忍不住的挑衅出声。

“啊!救命啊!救命啊!”

然而就在此时,任府大厅里再次传来了一阵阵呼救的声音,只见最初被任老太爷咬死的那名佣人已经尸变而成了新的僵尸,挥舞着利爪攻击着其他惊慌失措的佣人。

“该死!”

一个任老太爷就已经有些难办了,没想到刚才被咬死的佣人竟然会这么快尸变而成新的僵尸,瞬间让张玄陵感到有些分身乏术。

“吼!”

似乎是感受到了战斗的契机,任老太爷吼叫出声,犹如一道横冲的炮弹,直直的冲向张玄陵而去。

“金钱剑,敕!”

就在此时,一声高喝声传来,只见一道金色的光芒从高空飞驰而出,却是那九叔贴身而带的五帝金钱剑。

“噗嗤!”

金钱剑瞬间就刺进了任老太爷的胸口之中,霎时间将其重重的击倒在地,发出惨痛的吼叫声。

“师弟,你没事吧!”

此时九叔已经带着秋生和文才快步的赶来,来到张玄陵的近前,关心的询问着。

原来九叔放心不下义庄里任老太爷的尸体,吃完饭便带着秋生和文才快步向着义庄赶去。

可谁知刚刚来到义庄,便看到那棺材已经碎裂散落了一地,任老太爷的尸体已经不见了踪影,庭院里两只山羊更是血尽而亡。

当下不做多想,带上必要的法器,便快步向着任府赶来。

“没事,师兄,这里交给你了!屋里还有僵尸!”

九叔出现,让张玄陵大喜,此时的他也可抽出身来去对付那新的僵尸,去拿落在房间里的金针和法器。

“放心,秋生,文才,捆尸索!”

九叔答应了一声,便对着身后的秋生和文才喊去。

有了九叔的帮助,张玄陵也不再多做耽搁,疾步冲进了大厅之中。

此时这具僵尸已经抓伤了不少的佣人,但是好在没有伤人性命,张玄陵从角落旁抓了一把糯米,便冲到了僵尸近前。

“啪!”

只见张玄陵手起而落,一把糯米瞬间就拍在了僵尸的面门之上。

滋啦滋啦。。。滋啦滋啦。。。

一时间黑色的烟雾阵阵而起,伴随着一股股灼伤的尸臭味传来,那只僵尸发出了惨痛的吼叫声,双手不停地快速挥舞着。

虽然佣人在尸变之后力气很大,但终究不是任老太爷那般厉害的僵尸,面对身负霸王之力的张玄陵,也终究敌不过对方的犹如铁钳一般的钳制。

“发。。。发生什么事了!”

此时任发再被任婷婷用糯米敷好伤口之后,在任婷婷的搀扶之下,走下了楼梯。

瞧着张玄陵正死死的扣住那名尸变的佣人的双手的时候,发出了好奇的疑问。

“啊!”

任婷婷更是看到佣人这般恐怖的僵尸模样,尖叫出了声。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玉帝有勅,神砚四方!金木水火土,紫雷电光芒!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轰!

霎时间大厅之内闪烁起了紫色的光芒,那具僵尸瞬间便被一道巨大的雷电击穿了胸口,彻底倒在了地上没有了任何呼吸。

“叮!消灭僵尸一只,获得点功德值,块大洋!”

眼看着尸变的佣人瞬间就被张玄陵消灭,所有人都表现出了一副叹为观止的表情,就连任发和任婷婷,也是无比震惊的看着这一切。

“你们两个不要出去!”

张玄陵对着任发和任婷婷吩咐了一声,便快步向着刚才沐浴的客房跑去。

没想到原本宁静和谐的任府竟然会发生这般惨事,任发摸着受伤的肩膀,不知道该怎么办。

而任婷婷则是关心的看了一眼张玄陵消失的方向,随后远远的望向庭院,看着九叔三人对付那个已经变成了僵尸的任老太爷。

“秋生,文才,用捆尸索困住他!”

瞧着尸气弥漫的任老太爷,九叔也很惊讶。

这任老太爷不过是刚刚尸变不久,为何这一身的尸气竟然如此浓郁,尤其是这犹如铁板一样的肉身,拳拳打上,都吃痛难忍。

“是,师傅!”

秋生和文才两人急忙答应了一声,立刻跑向僵尸的两侧,手持捆尸索,向着僵尸身上缠去。

连续被张玄陵和九叔的轮番进攻,使得任老太爷这具僵尸的实力已经大大减弱。

只见那捆尸索套在了僵尸身上之后,爆发出了阵阵炸响,任老太爷那胸口的两处伤口,又开始不停地冒出黑血。

“都闪开!”

眼见僵尸已经被捆尸索所缠绕,两只手臂更是无法挥舞攻击,只能在地上连连跳动。

见状,九叔爆喝出声,两张符箓瞬间飞出,立刻就贴在了僵尸的胸口之上。

“六丁六甲,左右加持,神兵令火,万法神通,茅山天罡火,急急如律令!”

轰!

一道火蛇迅猛而出,似乎也感受到了这茅山天罡火的威力,那任老太爷竟然发出了惨烈的吼叫,不停的向身后躲去。

砰!

然后就在这道火蛇即将打在僵尸身上的时候,两道黑色的光芒瞬间在僵尸面前炸响,一时间烟尘弥漫,气浪滚滚!

“什么情况!”

九叔诧异,连忙用手挥散周围的烟尘,只见那僵尸竟然已经飞驰到了远处庭院的围墙之上,向着院外跳去。

嗖!

就在此时,三道金色的光芒瞬间划破了眼前的天空,立时就没入进了僵尸的后背之中。

伴随着一声震天般的吼叫之声,僵尸周身散发出了一股黑色的尸气,继而急速的跳跃,不见了踪影。

“师兄,这个僵尸有些不对劲!”

刚才的那三道金光,正是林凡所打出的三根金针,而九叔刚才和僵尸对阵时候的情景,也被他清楚的看在了眼里。

“是啊,刚刚尸变的僵尸怎么会如此强劲,尤其是那声爆炸,让我着实的感到意外!”

九叔也是疑惑的使劲摇头,随后低下头去看着前方被炸烂的地面,继而眉头瞬间就皱在了一起,蹲下身来。

此时被爆炸侵蚀过的地面,散发着一股浓浓的焦味和尸臭味,不过还有一股浓浓的邪恶气息附着在其中,这让九叔感到十分震惊。

“九叔,张大夫,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我爹他怎么会变成了这样!”

看着僵尸暂时逃走,任发和任婷婷这才敢走出了大厅,向着两人的方向快步赶来。

任婷婷瞧着张玄陵,关心的问道:“张大夫,你没事吧!”

“放心,我没事!”

张玄陵微微一笑,随后对着九叔立刻说道:“师兄,这里交给你了,任府上下不少人被僵尸抓伤,你留下来帮忙,我有些事要去做!”

“师弟,你要做什么。。。”

张玄陵的话说的很快,九叔还没反应过来该干什么,就见到张玄陵已经消失不见,跑出了任府大院。

“九叔,张大夫他会不会有事?”

此时任婷婷快步的走到近前,关心的询问着九叔。

九叔闻言,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放心,我这个师弟一向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

九叔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他心里知道,张玄陵一定是出去追任老太爷那具僵尸了。

“九叔,我爹他究竟怎么了?”

任发急忙上前,再次询问着。

见状,九叔无奈的摇头,带着歉意的说道:“实不相瞒,任老爷,令尊已经变成了僵尸!”

“什么!僵尸!”

任发和任婷婷大惊,一个好端端的死人怎么会变成这样一个穷凶极恶的嗜血狂魔,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

想到自己差一点就死在了他的手里,任发不由得感到后脖颈阵阵发凉。。。

“九叔啊,这件事你可一定要给我解释清楚啊!”

任发瞧着庭院之中叫苦连连的一众佣人,又响起了任老太爷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不由大声质问着九叔。

“任老太爷,实不相瞒,令尊当日破棺之日,我就已经看出了不对劲!”

九叔见状也就不再做什么隐瞒,开口解释道:“令尊的那块墓穴已经被当年的风水先生变成了养尸地,因此才会使得其尸身不变,我劝了你多次,让你火化,可你就是不肯答应我的请求,发生这种事情,我也没有办法。”

“风水先生。。。养尸地。。。”

听着九叔的解释,任发刚才的底气消失不见,一个人喃喃的低头自语着,好似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最终再次抬头,取而代之的,是一副陈恳的表情。

“九叔,这件事我不怪你!是我任家家门不幸,只希望您能帮我们任家解决这件事,我定然不会亏待您的!”

“除魔卫道是我们修道中人的责任,这件事我一定会解决的,您就放心好了!”

见任发可以理解自己当初的难处,九叔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随后转头看向秋生和文才,吩咐说道:“你们两个去厨房把糯米拿出来,洒在院子的周围,再用糯米敷在那些被僵尸抓伤的佣人的伤口之上,为他们驱除尸毒!”

“是,师傅!”

“等一下!”

见秋生和文才转身就要跑向厨房,任老太爷喊出了对方,急忙对着九叔解释道:“九叔,实在是不好意思,府上的糯米本身就不多,今早张大夫来的时候全都用光了,就剩下我房间里和婷婷的房间里还有一些了!而且我们任家的米铺明早才有糯米运来,暂时拿不出来这么多啊。”

“这样啊。。。”

九叔有些为难,随后继续说道:“文才,你去把剩下的糯米收集一下,先用来治疗那些人的伤势。秋生,你赶紧去隔壁的镇子买一些糯米回来,越多越好!”

“是,师傅!”

答应了一声,秋生和文才便按照九叔的指示,个忙个的去了。

“任老爷,先进屋,我看看您的伤势!”

“好,多谢九叔!”

任老爷答应了一声,看了一眼肩膀上的伤口,快步跟着九叔进了大厅。

而任婷婷则是心思很重的看向院外,一脸担忧的表情溢于言表。。。

夜晚,明月当空,山脚下不时地传来阵阵的虫鸣与鸟叫。

“我说老王,你到底啥时候带我去省城,我是一天都不想和那个窝囊废过下去了!”

“嘻嘻,你别急啊,我这不是还差一点钱吗?等到我们家的那个黄脸婆这个月发了工钱,我就带你远走高飞,嘿嘿嘿。。。”

树林里,一男一女有说有笑的向着任家镇的方向走去。

突然之间,一道黑色的人影瞬间闪现在了两人的近前,引起了女人的大声尖叫。

“妈呀!谁呀!吓死我了!”

“草,神经病啊,大半夜的瞎溜达什么!”

男人也是被这黑影吓了一跳,随即顺手捡起了一根粗树枝,骂骂咧咧的走上了近前。

“吼!”

伴随着一声低沉怒吼声传来,只见一个浑身发黑,满脸狰狞的恐怖面孔出现在了两人的近前。

不等二人发出任何声响,只感觉面前瞬间划过一道光影,继而脖颈喷射出了鲜红的血液,仿佛两道瀑布一般夺目。。。

“应该就在附近了。。。”

感受着金针的存在,张玄陵一路狂奔,追寻着僵尸的踪迹。

刚才的那一声尖叫瞬间便吸引了张玄陵的注意,但是等到张玄陵来到这里的时候,却只看到了两具浑身是血的冰冷的尸体。

每个人的眼睛都是睁的很大,仿佛是受到了无比的惊吓一般。

而最让张玄陵感到震惊的是,那三根被打入进僵尸体内的金针,竟然散落在了两具身体的一旁。

看来这任老太爷在吸食了两人的鲜血之后,恢复了一定的实力和尸气。

“哎。。。先回去再说吧!”

如今失去了金针的指引,再想寻找任老太爷,就难上加难了。

见状,张玄陵收起了地上散落的三根金针,双手拎起面前的两具尸体,便向着任府狂奔而去。

后山,凄凉一片,只有凉风时不时的从四周吹过,带起阵阵寒意。

一道黑影快速的闪现在了一处偏僻的角落之中,周身弥漫着尸气与血气,正是任老太爷这具僵尸。

此时的任老太爷感受到了天空之中那轮明月所散发的精华,慢慢的伸开了双臂。

“吼。。。吼。。。”

一声声低沉的吼声从黑影的喉咙处传来,不时地,还有几滴血珠从嘴角滑落。

渐渐的,在月光的照射下,僵尸的胸口处的伤口以及那被张玄陵打的凹陷的骨头也开始慢慢的恢复起来,周身的尸气,也开始渐渐的变的浓郁。

“哒。。。”

“哒。。。”

。。。。。。

慢慢的,一阵阵脚步声从僵尸的周边慢慢的传来,原本还在吸收日月精华的僵尸瞬间意识到了生人的味道,两只猩红的双瞳绽放出了骇人的目光。

“吼!”

僵尸怒吼出声,继而整个身体瞬间飞驰而出,向着那声响传来的方向抓去。

“哼!”

只听得一声爆喝声传来,两道黑色的符箓瞬间飞驰而出,贴在了僵尸的眉心以及胸口的地方。

一时间,原本尸气沸腾的僵尸立刻就停止了进攻,双臂瞬间垂到了两侧,静静地站在月光之下。

“想不到,这两个茅山道士还有些手段!幸好我提前在这家伙身上施了血煞咒,否则说不定真的会有去无回啊!”

一声沙哑的声音传来,那个黑袍男人再次出现在了任老太爷僵尸的面前,打量着对方周身发黑发焦,伤痕累累的身体,眉毛渐渐的拧了起来。

说着话,黑袍男人从怀里取出来了一个麻布袋,伸手一抓,赫然是数条口吐红信的毒蛇。

每条毒蛇都长着猩红的瞳孔,一个个三角形的脑袋在黑夜之中散发出了阴森恐怖的形象。

“来,给你尝点好东西!”

黑袍男人嘿嘿一笑,手掌瞬间用力,那数条毒蛇瞬间头颅爆裂,猩臭的蛇血立时就喷洒在了僵尸的胸口和面颊之上。

咕噜。。。

咕噜。。。

虽然此时被黑袍男人定住了身体,但是在这毒蛇血的滋润下,僵尸的喉咙不停地发出吞咽的声音,两颗尖锐的牙齿也是不由自主的破开嘴唇,突了出来。

慢慢的,那些喷洒在僵尸身上和脸上的毒蛇血渐渐被其所吸收,胸口处被金钱剑和术法所损伤的伤口,也在快速的愈合着。

结合着至阴致寒的毒蛇血,任老太爷周身的尸气也是越来越凝重,一身恐怖的气息也在不断的高涨。

见状,黑袍男人露出了满意的微笑,随后瞬间撕掉了僵尸胸口处的黑符,只留下眉心处一张黑符:“好好在这吸收月光恢复实力,明日再行动!”

说完话,黑袍男人便慢慢的向着树林方向走远了,而僵尸仿佛很是听话一样,不再有所进攻,而是双手前伸,继续吸收这照射在身上的白色月光。。。

任府

此时任府上下在九叔和文才的帮助之下,已经给那些受伤的佣人敷上了糯米,暂时压制住了尸毒。

看着肩膀处的伤口还是有些发硬,任发有些担忧,忍不住的询问九叔:“九叔,这糯米会不会不管用啊,我怎么感觉伤口处还是有些发硬呢?”

听到任发这么说,九叔走上近前,轻轻用手指捏了捏任发肩膀上伤口四周的皮肤,笑着说道:“你放心吧,任老爷,你的尸毒已经被糯米驱除的七七了,只待秋生把糯米带回来,再连续敷上三天,就不会有事了!”

“是吗?那我就放心了!”

任发闻言点了点头,感激的说道:“幸好有你和张大夫及时出现,否则的话,说不定我就被我爹给杀了!”

“爸爸,别这么说!您不会有事的!”

瞧着任发双眼发红,任婷婷有些心疼,在一旁安慰着,目光还时不时的向院外看去。

“师傅,师叔他回来了!”

就在这时,文才快步的跑了进来,对着九叔几人兴奋的说着。

见状,九叔心中悬着的石头终于落在了地上,快步就迎了出去。

而任发和任婷婷听说张玄陵回来之后,也是十分高兴,尤其是任婷婷,担忧了对方一晚上的安危,现在终于可以放下心来了。

“师弟,你没事吧!”

瞧着张玄陵安然无恙的站在庭院之中,九叔快步就迎了上去,满脸的开心。

别看张玄陵和九叔的年龄相差十几岁,而且还不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弟子,但是两人的关系那是出奇的好。

看着九叔对自己的关心,张玄陵心中一暖,笑着说道:“师兄,你放心吧,我没事!”

“没事就好,下次可不能这么鲁莽了!”

九叔见状也不再多说什么,随后看到他身边的两具血淋淋的尸体,疑惑地说道:“这不是王有财和张二柱的婆娘吗?怎么会都死了?”

“应该是被僵尸割断了脖颈,喷血而死!”

这两具尸体的身份张玄陵也认得,至于两人为什么会三更半夜的出现在山脚下,动动脚指头都能想得到。

不过现在可不是卦这些事情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要通知全镇的居民夜晚不要出门,以防再有人落入僵尸的手中。

“真么回事?他们难道也是被我爹给害死的?”

任发在任婷婷的搀扶下快步走了过来,瞧着地上的两具尸体死状极惨,忍不住的大声询问着。

而任婷婷虽然也对这两具尸体的情况受到了些许惊吓,但是在看到张玄陵平安无事的样子之后,心中感到十分安慰。

“任老爷,恕我直言,当初你要是听了我师兄的建议的话,现在也不会造成这番局面了!”

如今任老太爷尸变成了僵尸,已经有好几个人死在了他的手里,归根到底,那都是当初任发的固执所致。

因此对于这件事情,张玄陵也没打算给对方什么好脸色看。

“师弟,任老爷已经知道错了,还是不要说了!”

瞧着任发的脸色变得再次难看起来,九叔在一旁劝说着张玄陵。

毕竟这任家在任家镇可是土皇帝一般的存在,如果惹恼了对方,只怕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是,张大夫说的是,这件事是我的过失,我会想办法弥补的!”

任发此时表现的十分谦卑,对着刘管家吩咐道:“去把阿威招来,就说我有事情找他,快去!”

“是,老爷!”

刘管家不敢怠慢,急忙便跑步出门,向着衙门的方向而去。

“任老爷,这两人毕竟死在了令尊的手下,安抚他家属的事情,还是希望你出面解决吧!”

“是,是,这件事自然是我任家来解决!不过这两具尸体需不需要处理了啊,我怕他们。。。”

面对张玄陵的建议,任发连连答应,不过还是有些害怕的指着地上的尸体,担忧的说着。

毕竟这刚才的那个佣人就是因为被僵尸咬死而尸变的,那个恐怖的样子至今都萦绕在脑海之中。

“放心,这两个尸体被我施了法咒,一时半会还不会尸变。”

张玄陵闻言回答道:“毕竟是镇子里的人,我也不好随意处置,带回来给大家看一眼,也好证明两人的遭遇!”

“师弟想的周到!”

九叔在一旁点头称赞,随后对着任发说道:“任老爷,虽说他们的家人还不知道这件事,但是这两人毕竟是被僵尸所杀,很有可能会尸变成新的僵尸,保险起见的话,我建议还是就地火化的好!”

“好!好!全听两位的,他们家人方面的事情,由我来解释和赔偿,您二位就放心好了!”

任发可不想留着两个定时炸弹在自己的院子里,听闻九叔说要火化两具尸体,恨不得举双手赞成。

“那最好不过了!”

九叔立刻就安排文才和其他佣人拉着两具尸体到一边焚烧火化去了。

不到一会的功夫,常威也带着队员冲进了庭院之中,看着这一片狼藉的现象,着实有些吃惊。

“常威,过来,有事情安排你。。。”

见状,任发立刻就把常威叫到了近前,吩咐着接下来的工作。

而九叔则是拉着张玄陵走到了一边,小声的嘀咕着:“师弟,这任老太爷的尸体有问题!”

“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张玄陵点了点头,回答道:“这任老太爷刚刚尸变,但所具备的实力却不是一般僵尸所具有的,还有刚才的那阵爆炸,绝对不是一只僵尸所能展现的实力。”

“难道这僵尸的背后,还有一位邪术师?”

九叔的眉头越发沉重,而张玄陵也是满脸的严肃,回答道:“很有可能,就是那当年的风水先生!”

小说《茅山术师》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茅山术师》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