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风小说
高分必读小说推荐

热门小说茅山术师全文免费阅读

《茅山术师》小说简介

如果你喜欢看悬疑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一只蕉的一本书《茅山术师》书中主要讲述了:东方鱼肚白,白云迎朝阳。清晨的一缕阳光照射在了张玄陵的脸颊之上,带着淡淡的困意,张玄陵慢慢的睁开了双眼,开始起床运气打坐。虽说有着系统的加持可以不用担心境界修为的问题,但是早早起床打坐修行却也是张玄陵……

热门小说茅山术师全文免费阅读

《茅山术师》 免费试读

东方鱼肚白,白云迎朝阳。

清晨的一缕阳光照射在了张玄陵的脸颊之上,带着淡淡的困意,张玄陵慢慢的睁开了双眼,开始起床运气打坐。

虽说有着系统的加持可以不用担心境界修为的问题,但是早早起床打坐修行却也是张玄陵从小跟随师傅身边所养成的习惯。

不知不觉,一个小时匆匆而过,张玄陵也正式起床洗漱穿衣,准备早点。

一碗白粥,一叠青菜,一叠花生米,看似普普通通的一顿早餐却也是吃的有滋有味。

这边刚刚吃完收拾掉碗筷,九叔便带着文才两人一起走进了门中。

“师弟,刚吃完早饭啊!”

九叔笑呵呵的进门打了个招呼,便坐在了椅子上笑着说着。

“呵,师兄,你今天还特地换了身衣服啊!”

今天的九叔与往日不同,以往九叔总是穿着一身灰色的长衫,而今天却是细细的打扮了一番。

土黄色的马甲配着棕色的长衣,一根烟袋锅子在手中不停的摇晃,头发也是梳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

“嘿嘿,和任老爷谈生意,终归要正式一些比较好!”

九叔有些得意的回答着,脸上的笑容已经出卖了他此时的心情。

“嘿嘿,师叔,你看我今天穿的怎么样?”

听到张玄陵称赞九叔,文才也跟着凑了过来,走到张玄陵近前还特地转了个圈,满心期待着张玄陵也可以称赞自己。

“呵呵,好,好!”

张玄陵也是无语,文才的穿着搭配是有黄有绿,仿佛是一片青菜种在黄土地上的感觉一般,给人一种别样的感觉。

淡然,张玄陵也不愿打击文才的心情,便微笑着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走吧,师兄,我准备好了!”

张玄陵还是和往常一样,一身黑色的长衣穿着在身,显得及精神又干练。

见状,九叔点了点头,便和他带着文才一起出了门。

欧伦西餐厅,任家产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作为任家镇土皇帝存在的任家,瞧着西方文化渐渐的涌入华夏,便也跟风开了一家这么独一无二的西餐厅。

单单是装修极致华丽不说,就是西餐厅里餐点的价格,也使得许多百姓望而生却。

一块上好的菲力牛排,要卖到一块大洋,对于寻常百姓而言,足以维持一个多月的口粮。

因此出入这间西餐厅的顾客,往往都是任家镇的乡绅,亦或者是旅游到此的富贵人家。

九叔虽然也颇有些家底,但是平日里省吃俭用惯了,因此也从来没有来过这家西餐厅。

见门口的门童不时的招呼着客人进入餐厅,九叔对着张玄陵,小声的询问着:“师弟,你来过这里喝茶吗?”

“呵呵,来过!”

张玄陵当然知道九叔顾虑什么,这个西餐厅,张玄陵倒是来过几回,只是觉得那些个牛排和咖啡吃得起总是不如自己烹制的家常饭菜可口,便没有再来过。

“那就好,那就好!”

这下,九叔彻底放下心来,随后大摇大摆的向着门口走去。文才见状,也是快步跟了过去,生怕掉了队伍。

“您好九叔!您好张大夫!”

身为任家镇的驱魔道长以及妙手神医,九叔和张玄陵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门童见到两人走到近前,急忙上前露出笑容亲切的打着招呼。

“你好!”

九叔和张玄陵都是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我们是来这里喝茶的。”

“喝茶?”

门童显然没懂九叔的意思,但是碍于对方的身份,并没有加以纠正,而是开口询问着:“不知您几位可有预定?”

“怎么?任发没有给我们定位子吗?”

九叔和张玄陵还未开口,就见到文才在一旁脸色严肃的沉声询问着。

打一开始,门童只对九叔和张玄陵打招呼就已经让文才感到有些不悦,如今趁势直接来个下马威,也算是给对方一个颜色看看。

“啊,任老爷是吧,来,您三位里面请!”

任老爷是这家西餐厅的大老板,他的客人门童当然不敢怠慢,于是赶紧陪着笑脸转身就带着三人向着西餐厅里面进去。

“就你话多!”

瞧着文才抢了自己的话,九叔很是气愤的小声斥责着,而文才也全当无所谓,一副憨笑的样子应对对方。

张玄陵笑了笑,跟着几人一起走进了餐厅。

随着门童的引路,张玄陵和九叔文才就来到了餐厅二楼,此时任老爷任发已经在角落的餐桌前等候多时。

见几人前来,任发立刻露出一副笑脸,起身相迎。

“九叔,您来了!”

任发先是和九叔打了声招呼,随后看着张玄陵有些好奇的说道:“张大夫您也来了。”

“是啊,任老爷,师兄找我来一起和您谈老太爷起棺迁葬的事情。”张玄陵笑着回答着。

“挺好,挺好!”

任发闻言微微一笑,随后便招呼着三人落座。

张玄陵的医术众人皆知,即便是任发,也找张玄陵看过几次病。

而其茅山道士的身份任发也是十分了解的,因此对于他的出现也并没有多大的意外。

落座之后,九叔看着任发,有些好奇的询问着:“听说令千金从省城回来了,怎么没请她一起来呢?”

“嗨。。。”

闻言,任发长叹一声,无奈的说道:“我这个女儿啊,最近迷上了给人化妆,自打从省城回来之后,便天天出去教那些女孩子化妆,就连我这个老爸,都是很难见到她。”

“哦,原来如此!”九叔闻言点了点头。

一旁文才听着九叔和任发的对话,轻轻的来到了张玄陵的耳边,笑声说道:“师叔,你看任老爷长得跟包子一样,你说他的女儿会不会是个小包子,嘿嘿嘿!”

“你这家伙,小心一会人家听见了!”

张玄陵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轻声训斥着,但是心里却是十分的清楚,这个任婷婷会是个美女,只是不知道和电影里的比起来,有没有什么差别呢。

“爸爸!”

正巧,这边张玄陵刚刚训斥了文才,几人的身后就传来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打眼望去,只见一个妙龄少女身穿西式粉色长裙,头戴粉色小帽,快步的向着几人的方向走来。

张玄陵知道,这个少女正是任发的女儿,任婷婷。

和电影里相比,这个世界的任婷婷无论气质还是样貌,都要更胜一筹,尤其是她傲人的身材,此时文才的双眼已经完全沉浸在了里面无法自拔。

“来,婷婷,我给你介绍,这位是九叔,就是他负责帮你爷爷起棺迁葬的!”

任发将任婷婷引到近前,对着九叔介绍着。

“九叔好!”

任婷婷的家教很好,而且知书达理,看着九叔便点头问好。

“好,好,哎呀,没想到任小姐真是女大十变,越变越好看啊,这要是走在街上,我都不敢认了啊!”

九叔笑着和任婷婷打着招呼,开口称赞着。

“这位是张玄陵张大夫,同时也是九叔的师弟,这次起棺迁葬的事情,他也会帮忙的。”

说着,任发再次把任婷婷介绍到了张玄陵面前。

“咦,我听说过你,任家镇有名的张大夫,没想到你还是个道士啊!”

见到了张玄陵,任婷婷有些意外,她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年轻的大夫,瞧着对方英俊的面孔以及独特的气质,总有种别样的感觉。

“是的,任小姐,你好!”

张玄陵很是大方,点头表示问好,没有再多说什么。

“任小姐你好,我是九叔的徒弟,文才!请多多指教!来,来,我这有空位子。”

见终于轮到了自己,任发还没开口,文才就忍不住的张嘴介绍着自己,眼睛还不忘的在任婷婷傲人的身上扫视个不停。

“哼!”

原本任婷婷还想着和对方打招呼的,但是瞧着文才这一副色眯眯的样子,便没有理会她,冷哼一声走到了一旁,对着任发说道:“爸爸,我坐你这边!”

说着,任婷婷便坐在了任发的一侧,而另一侧,则是张玄陵。

“还不赶紧坐下,丢人现眼!”

瞧着自己徒弟如此无礼还吃了瘪,九叔很是生气,但是今天来的事情还没有谈,因此也不好发作。

只能小声的斥责着对方,怒目而视。

“是,是。。。”

文才自知尴尬,便赶紧坐了下来不敢说话,但是眼睛,还是忍不住时不时的向任婷婷的方向瞟去。

张玄陵在一旁看得真切,也是无奈的摇头苦笑。

看来这个文才,真的和电影里一样,春心大动了。

简单的介绍完后,此时服务生也走了过来,给每个人都递了一份菜单,笑着问道:“各位喝点什么?”

“给我再来一杯咖啡!”

“我也要咖啡!”

任发和任婷婷点好了饮品,而九叔和文才则是拿着菜单发呆。

“额。。。”

看着满是英文的菜单,九叔仿佛像是在看天书一般,随即把目光投向了一旁的张玄陵。

张玄陵瞧着九叔炽热的眼神,随后很是自然的将二人手中的菜单收了过来,还给了服务生,笑着说道:“给我们也来三杯咖啡吧!”

“九叔,不知道先父起棺迁葬的事情,您这边考虑的怎么样了!”

点好了饮品,任发也就将话题带了起来,询问着九叔。

“任老爷,这件事我建议您再考虑一下,一动不如一静!”

九叔还是想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因此劝说着任发。

一旁的张玄陵见状,也开口说道:“是啊,任老爷,所谓人死入土为安,如果起棺迁葬的话,怕是会徒增一些事端,对先祖或者是后代,都是不利的。”

既然被九叔叫过来一起讨论这件事,张玄陵就没有不劝说任发的道理。

即便是知道这起棺迁葬,任老太爷尸变的事情已成定局,站在九叔和茅山道士的角度上,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

“这件事我当然知道,只是。。。”

任发早就料到了九叔和张玄陵会一再的规劝自己,正打算抒发自己的意见,就被身旁的服务生轻轻地附在耳畔,小声说道:“任老爷,黄百万来了,就在那边!”

任发闻言,笑着对着九叔和张玄陵说着:“不好意思,我有个合作伙伴来了,我去打个招呼,你们先等我一会!”

说罢,任发转头对着服务生说道:“拿点蛋挞招呼几位客人!”

“是,任老爷!”

服务生回答的干脆,这边任发刚刚转身,几人点的咖啡就已经送过来了。

每个人的面前都摆放了一杯黑咖啡和一小杯牛奶,瞧着这一幕,九叔和文才又傻眼了。

原来这个是咖啡啊!

嘶,应该怎么喝?

九叔和文才的表情被任婷婷尽收眼底,想着刚才文才色眯眯的看着自己的样子,任婷婷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随后端起了黑咖啡送到嘴边轻轻的抿了一口,而后又端起了纽带轻轻的倒入了口中,并不下咽。

最后拿起小勺子盛了一小勺糖送进了嘴里,迅速的在嘴里快速的摇匀着,这才满意的咽了下去,一脸饶趣的看着几人。

“嘶。。。”

九叔和文才都是为之一惊,敢情这西洋咖啡是怎么喝的,真是有够古怪。

不过既然点了咖啡,就不能让别人觉得自己没喝过,没见过世面,随即九叔就开始学着任婷婷的模样,端起了面前的黑咖啡。

瞧着九叔有样学样,任婷婷想偷笑,却还是努力的克制着。

“师兄,来,我给你加牛奶!”

任婷婷的一举一动张玄陵看的很清楚,见九叔这就要模仿对方,立刻伸手拦住了他。

“嗯?”

九叔有些意外,虽然他不知道张玄陵为什么要拦住自己,还说要给自己加牛奶。

但是想到张玄陵说过来过这里,便相信了对方,收回了手掌,看着张玄陵。

而此时原本还一脸想笑的任婷婷却是有些傻眼了,只见张玄陵轻轻地端起牛奶倒进了黑咖啡之中,随后盛了一小勺糖放了进去,对着九叔说道:“师兄,少吃点糖,对身体好!”

说着,张玄陵一边搅拌着咖啡,一边不忘看向任婷婷的脸庞。

“好,好,多谢师弟!”

九叔此时心中感到无比的开心,虽然他还不太清楚这西洋咖啡应该究竟怎么喝,但是看着张玄陵这番操作,还是觉得他的方法是最正确的。

有了张玄陵的打样,文才在一旁也学了起来,最后端起了搅拌好的咖啡尝了一口,不由得皱着眉头说道:“怎么喝起来跟苦茶一样!”

“咳咳!”

原本刚刚端坐好的样子瞬间因为文才的话而搞得瞬间崩塌,九叔只感到口中的咖啡有些呛,忍不住的瞪了他一眼。

而张玄陵也是着实无奈的摇着头,看来自己这个师侄,属实是头太铁,心太直,没得救了。

“张大夫,想不到你也懂咖啡。”

此时任婷婷很是好奇的看着张玄陵,忍不住的询问起来。

“嗯,略懂,略懂!”

张玄陵闻言轻轻的回答了一句,便端起咖啡抿了一小口,随后轻轻的放在了桌前,笑着说道:“任小姐喝咖啡的奇怪模样我倒是第一次见到,真是有趣。”

听着张玄陵这么说,任婷婷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脸颊渐渐发烫,感到有些尴尬。

随后转移话题,继续问向张玄陵:“听说张大夫医术高明,不知你会看哪些病呢?”

张玄陵笑着打量着任婷婷,见其无比好奇的看着自己,点头说道:“那就要看任小姐相看什么病了!”

“我。。。我不看病。。。”

被张玄陵这么一说,任婷婷突然有些语促,不再说话,而张玄陵也是心中明白,不再多言。

这时任发又再次走了回来,见大家都喝上了咖啡,连忙说道:“九叔,张大夫,这咖啡的味道如何?”

“好喝,好喝!”

九叔闻言连连点头称赞,但是心中的想法和文才一样,这苦了吧唧的西洋咖啡,还不如自己家的大碗茶好喝!

“爸爸,你们聊吧,我想去买些胭脂水粉!”

瞧着任发又要讨论爷爷迁坟的事情,任婷婷觉得倍感无趣,索性站起身来,小声对着任发说着。

“好,你去吧,回头我找你!”

任发点着头回答。

“嗯。”

任婷婷答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去,谁知刚走了两步,就回头说道:“张大夫,我刚回任家镇,有些地方还不熟悉,你能带我去逛一逛吗?”

任婷婷的话让任发有些意外,经商多年的他心思十分活络,女儿的一句话他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见状也不阻拦,而是笑着对张玄陵说道:“张大夫,要不你就带我女儿去转转吧,好吗?”

张玄陵医术高超,为人正直,长相和身高更是没得说,还精通茅山道法,在任家镇不知道有多少的少女为之心动。

瞧着女儿对其有意,任发也觉得张玄陵比较合适,便在一旁笑着说道。

“不用了,任老爷,我今天来是受我师兄所托一起来跟您谈事情的,至于陪令千金逛街的事情,就让文才去好了!”

看着任发一脸笑意的注视着自己,张玄陵挥手婉拒着。

这下子,倒是让任发和任婷婷感到有些意外。

尤其是任婷婷,论相貌,论气质,论身材,在任家镇可谓是鼎鼎有名的美女,即便是在省城,也没有哪个男生会拒绝自己的邀请。

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今天竟然在张玄陵的身上碰了壁,这让她不由的心中感到一丝的不悦,更是莫名的有了一种挫败的感觉。

任发和任婷婷意外,但是文才可是激动地不得了,打从见到任婷婷的第一面起,就觉得她好看,漂亮!

如今听到张玄陵让自己陪着对方去逛街,心中无比的欢快,当下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大声的说道:“好,好,任小姐,我陪你!”

“哼,不用啦!”

任婷婷本就因为张玄陵的拒绝感到生气,又再听到讨厌鬼文才说要陪自己,一时间气的直跺脚,二话不说就快步离开,搞得文才站在一旁很是尴尬,不知道是该去该留。

“文才啊,既然如此,你就陪我女儿逛逛吧!”

任发很有眼色,见状只好默认了张玄陵的建议。

“那你就去吧!”

本身文才刚才的一番行为就让九叔感到丢脸,如今既然有个支开他的机会,何乐而不为?

“好,好!”

就像是捡到了宝一样,文才高兴地手舞足蹈,快步就跑出了西餐厅,不见了踪影。

瞧着文才这番模样,九叔是既生气,又无奈,只能苦笑着摇头。

“张大夫,我这个女儿被我给宠坏了,刚才的事情不好意思啊!”

“没事,任老爷,我们说正事吧!”

张玄陵摆了摆手,表示不介意。

张玄陵是喜欢女人,也不没有到了成为一个舔狗的地步,感情的事情一切随缘,不去强求。

今天本来就是受了师兄九叔所托,断然没有将其扔在这里,而去跟着一个小姑娘当跟班的道理。

“好,那我们就说正事!”

任发听闻如此,也不再多言,喝了一口咖啡继续说道:“之所以请九叔帮忙弄先父起棺迁葬的事情,是因为当年看风水的风水先生说过,如果我们二十年后为先父起棺迁葬的话,我们任家的生意会越来越好的。”

任家在任家镇是最大的家族,实力庞大,经济雄厚。

但是最近几年开始,不知道什么原因,总是莫名其妙的在生意上亏钱,而且还倒闭了几个工厂,这让任发感到十分头疼。

联想着当年风水先生的嘱咐,于是便产生了为任老太爷起棺迁葬的想法,以求富贵延绵。

风水先生?

呵呵!

张玄陵打内心觉得任家活在这个被对方营造出来的假梦之中活的太久了!

别人或许不知道现在任老太爷的墓地究竟是什么情况,但是张玄陵可是清楚的很。

一个被人家布了二十年的局,如今马上就要应验了。

现如今任老太爷的墓地出了问题,风水被严重破坏,已经开始影响到后代的运程。

如果任发不起棺迁葬,继续维持现状的话,那么任家或许过不了几代,就会彻底家破人亡,断子绝孙。

但是要是任发听从风水先生的话,二十年后起棺迁葬呢?

那么任老太爷注定就会变成一具僵尸,继而就会把血亲之人,当做首要目标。

根本用不了几代,任家在这一代,就会被任老太爷所变的僵尸当场咬死,成为一具具新的僵尸。

可以想象得到,风水先生是有多么的恨任老太爷,才会布下一个整整二十年甚至一百年的大局。

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任老太爷的后代不得好死,不得善终。

当然了,任家的命运也可以得到转机,那就是起棺迁葬制后将任老太爷的尸体立刻火化,这样,也就不会致使其变成一具杀人利器。

但是张玄陵知道,火化任老太爷,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任老太爷的尸变,是注定的事情,根本就无法阻挡和改变!

眼下只有提前想好应对之策,这样才会将伤亡降到最低。

而且张玄陵还有一些私心,那就是靠任老太爷,来提升自己的修为境界!

张玄陵在一旁思索着没有说话,而九叔则是眉头紧锁,最终看向张玄陵,问道:“师弟,你觉得这事应该怎么办!”

听着九叔的询问,张玄陵回过神来,随之轻松一笑,开口说道:“既然任老爷执意如此,我们当然没有拒绝的道理,毕竟这是一桩大声音,任老爷也不会亏待了我们不是?”

任发能言善辩,听到张玄陵这么说,当即赔上一副笑脸,连忙说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事成之后,定然少不了您二位的酬劳!”

说着,任发直接拿出了一张钱庄汇票,递给了九叔:“九叔啊,这里是一百大洋的汇票,你拿去和张大夫分了吧,就算是这件事情的定金了,事成之后,我再付您二位每人一百大洋!”

不愧是任家镇第一家族,出手就是大方。

光是定金就足有一百大洋,九叔和张玄陵出山以来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大的生意。

张玄陵倒是无所谓,平日里光是系统给与的奖励,就已经数不清了,这一百大洋并没有看在眼里。

但是九叔则不同了,他不像张玄陵,对方经营医馆,每天来看病的病人也都不少,收入稳定。

而自己经营义庄,平日里看风水,驱鬼降妖的事情也不是很多,加之九叔又为人正直,豁达。

因此在乡民给的报酬上,都是对方给多少,自己就拿多少,因此这些年下来,也没存住什么钱。

是以看到任发给出的这一百大洋的汇票在手,心情都有些激动,急忙抱拳说道:“任老爷您放心好了,这件事我一定给您安排的妥妥当当的!”

说着,九叔就掐指算了起来,最后笑着说道:“三天之后是个吉日,宜动土,那我们就定在那天如何?”

“好的,那就一切摆脱九叔和张大夫了!”

任发闻言,哈哈大笑,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下来,想到日后任家的生意会越来越好,整个人都变得比刚才要精神了不少。

谈妥了一切事宜,又闲谈了一番,九叔和张玄陵便告别了任发,走出了餐厅。

一出门,九叔就拉住张玄陵,开口说道:“师弟,咱俩一起去一趟钱庄,把钱兑出来,给你一份!”

“不用,师兄!”

见九叔拉着自己就要往前走,张玄陵连忙阻拦着:“不用了,师兄,这次事情本来我就是个帮忙的,主要的任务还都在你的身上,这些钱我就不要了!”

“那怎么行,既然任老爷说这些钱是给咱们俩的,你就一定得拿一份!”

九叔当然不会同意张玄陵的说法,拉着他大声说着。

“行了,师兄,这些年下来你也没存住什么钱,还要经营那么大的义庄,我下山的时候师傅给了我不少钱呢,够花!”

说着,张玄陵故意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布包,笑着说道:“我可比你有钱多了!哈哈!”

瞧着张玄陵还是不愿意要这笔钱,九叔还是想再劝劝对方。

“你这家伙,那是两码事!”

“行了,我不跟你废话了,钱我肯定不要,你先拿着去置办东西吧,雇佣劳力,准备祭拜的纸扎和贡品,这些都需要用钱,你就先拿去用吧!”

说罢,张玄陵也不给九叔再说话的机会,抬腿一溜烟便跑的无影无踪,只剩下九叔一人拿着一张汇票傻傻的站在那,最后苦笑着收了起来,向着钱庄方向走去。

搞定了这件事,张玄陵便回到了医馆继续营业。

陆陆续续诊治了几个患者之后,张玄陵正准备休息一会,便听到了门口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张大夫,你这里还真挺好找的嘛!”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在西餐厅和张玄陵赌气走掉的任婷婷。

对于任婷婷的出现,张玄陵丝毫不感到意外,而是倒了一杯茶细细的品着,笑着说道:“我就知道你回来找我。”

“怎么,张大夫就一定确定我会来找你?”

任婷婷很意外,瞧着对方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感到十分好奇。

“自然,在餐厅的时候我就瞧出了你身上的异样,碍于你的隐私,我就没多说什么!”

张玄陵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轻轻的将茶杯放在了桌上,淡淡的说道:“是不是看了好几个大夫都看不好,想来我这里试试了?”

“你,你能瞧得出我有病?”

任婷婷感到十分意外,她不敢相信的走到张玄陵近前,小声说道:“你真的看出来了?”

“当然!”

张玄陵伸手示意对方坐下,随后开口说着:“任小姐虽然涂抹了胭脂水粉,但是我看得出来,你的气色不好,脸颊也有些苍白,这是贫血的表现!

还有,你的双眼有血丝,加之你的眼袋有些重,应该这两天的睡眠也不是很好!”

“还有。。。”

“还有什么!”

听着张玄陵欲言又止,一脸惊讶的任婷婷急忙询问着。

“还有你身上有股淡淡的血腥味,想必是近两日来了月事,毕竟牵扯到姑娘的隐私,因此我刚才才会在餐厅里没有明言!”

“你。。。你这都看得出来!”

任婷婷双手捂着小嘴,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看着张玄陵,内心充满了惊讶。

“当然了,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

张玄陵闻言没有解释,而是继续说道:“你阴气入体,眉心淡黑,加之你最近身体的事情,导致你这两天的血量很大,而且每一次都伴有剧烈的疼痛,难以忍受。”

“你!你怎么知道!”

任婷婷闻言瞬间就站了起来,一手捂着嘴巴,一手指着张玄陵,震惊的说着。

张玄陵说的没错,最近这几天,自己总是感觉身子不对劲,尤其是前天来了月事,更是比以往多了很多的血量,小腹也是疼痛难忍,犹如被人刀砍斧剁一般难受。

有时候夜里疼起来,更是来回打滚难以入眠,因此也没有睡过几个好觉。

毕竟是女儿家的事情,任婷婷从小就没了娘,也不好跟自己父亲说起,只好偷偷的去看了几个大夫。

可是给出的药方都没有什么明显的效果,每每痛起更是比前几次更加剧烈。

这次听说张玄陵是个名医,便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找其诊治,没想到自己还没说话,对方就已经把自己所得的病症全部都讲了出来。

如何不让自己感到意外和惊讶?

“我是大夫,看出来的呗!”

张玄陵摊开双手,表现十分自然。

而任婷婷则是十分激动的再次坐了下来,急忙问道:“那你能治好我吗?还有,你刚才说的阴气入体是怎么回事?听起来很吓人啊!”

“这个没有那么吓人,阴气入体有很多的原因,光是凭空拿捏猜测,是根本无从下手的!”

张玄陵摇着头,轻声解释着。

说到这,任婷婷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急忙问道:“你说会不会是我回镇子的时候赶了几天的夜路,那个时候被那个什么所谓的阴气给捣乱了?”

“嗯,有可能!”

张玄陵点着头说着。

任家镇外有不少的大山和树林,有些地方常年接触不到阳光,聚集了阴气实属正常。

或许真如任婷婷所言,是赶夜路的时候意外接触到了这些阴气,才导致了这个结果。

“啊?真的是这样啊!”

听着张玄陵的回答,任婷婷惊叫出声,随后急忙走到近前一把抓住张玄陵的双手,紧张的说道:“张大夫,那我这病有没有得治,我会不会死啊?”

向着每日的腹痛越来越强烈,血量越来越大,任婷婷就感到无比的紧张。

如今更是听了张玄陵所说的阴气入体的事情,感觉自己仿佛都要活不长了一般,不由得,两行清泪顺着自己的眼角滑落,滴落在了自己和张玄陵的手上。

“额。。。”

张玄陵也是无语,对方这感情波动也真是有够大。

“你放心,我可以给你治好!”

张玄陵很是自然的抽回了手掌,安抚着说道:“你先不要哭,这不是什么大问题!”

“真?真的能治好吗?”

任婷婷揉着闪烁着泪光的双眼,有些不敢相信的询问着。

“当然,我开医馆,治病救人,你付诊金,我为什么要骗你!”张玄陵开口回答着。

“那,那要多少诊金?”

“诊金二十个铜板!谢谢!”

“我给你一块大洋,请你一定要治好我这个病!”

任婷婷也很干脆,随后直接从小包中取出来了一块大洋交给了张玄陵,急忙说道。

“好的!多谢任小姐!”

张玄陵也不拒绝,结果对方递过来的大洋之后,便从柜子里取出来了一张黄符纸和一盘朱砂,一支毛笔,看的任婷婷有些发愣。

随后,张玄陵拿起毛笔大笔一挥,一张符箓就瞬间画好了。

“拿去,贴在肚脐之上,保证立刻见效!”

“啊?就用这个?还贴这个在肚脐上?”

任婷婷接过张玄陵递过来的符箓,有些不敢相信的询问着。

“当然,这叫聚阳符,可以清除你体内的郁结的阴气!”

“真的假的,你可别打算糊弄我啊,我可是给了你一块大洋的!”

纵使任婷婷知道了张玄陵是茅山道士的身份,但是见她打算用一张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更是没见过的聚阳符来治自己的病,这让任婷婷感到无比的怀疑。

“骗你作甚!”

张玄陵喝了口茶,继续说道:“有没有效果,你一试便知,何苦来这般询问我。”

说罢,张玄陵直接起身走到了门口,也不搭理任婷婷,而是注视着街上行走的路人,时不时的还攀谈两句。

“这个家伙!哼!”

见张玄陵不搭理自己,任婷婷有些生气,不过看着手中的聚阳符,想到小腹还是有些痛楚。

打算试一试这效果究竟如何,却发现自己穿的是连体西式粉纱裙,只有后背的上的一条拉链。

见状,任婷婷把聚阳符收了起来,快步走到了门前,看着张玄陵的背影不悦的说道:“麻烦你让一下,我要回家!”

“呵呵,请便!”

任婷婷不相信自己,张玄陵也不生气,反正一块大洋到手了,聚阳符的效果究竟如何,他根本不需要做过多的解释。

随即轻轻侧身在了一旁,留出了一块很宽的过道在前。

“张大夫,如果这东西不管用的话,我一定会再来找你的!”

瞧着任婷婷鼓着小嘴气呼呼的说着,张玄陵开口回答着:“我神龙医馆经营多年,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

“那就最好啦!”

任婷婷不满的嘟囔了一句,转身便出了医馆大门,向着自己方向快步走去。

这边任婷婷刚走,保安队长常威来来到了医馆门口,瞧着任婷婷刚刚走远的背影,一脸好奇的询问着张玄陵:“玄哥,那不是我表妹吗?她生什么病了?”

“这是人家女孩子的隐私,你那么关心干嘛?”

张玄陵瞧着常威这一副花痴的样子,没好气的说着,随后转身回到了屋内,坐了下来。

“嘿,瞧你这话说的,她不是我表妹吗?我关心她不是应该的吗?”

常威一脸嬉笑的跟着张玄陵进了屋子,将一个礼盒递到了张玄陵的近前,笑着说道:“玄哥,这是我托人从桂香记带来的点心,您尝尝!”

“好,有心了!”

常威经常会送一些小礼物给张玄陵,茶张,毛笔,不知名的字画什么的,都是一些不值钱的东西,张玄陵也都是照单全收。

“嘿,瞧您说的这是什么话,您又给我治伤,又送我西洋打火机,简直比我亲爸爸都对我好!买这点东西算什么?”

常威双手乱摆,表示毫不在乎,随后又是伸头向外看了一眼,小心翼翼的问着张玄陵:“玄哥,我表妹的病不是什么大病吧!”

小说《茅山术师》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茅山术师》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