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术师最新章节目录,茅山术师全文在线阅读

《茅山术师》小说简介

热门小说《茅山术师》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一只蕉的又一力作书中主要讲述了:“师弟,这么早就来了啊!”瞧着张玄陵笑眯眯的出现在了义庄门口,九叔收起了严肃的表情,快步上前将张玄陵迎了进来。“是啊,今天医馆没什么人,就想着提前来了,也可以给你搭把手帮帮忙不是?”张玄陵将两坛女儿红……

茅山术师最新章节目录,茅山术师全文在线阅读

《茅山术师》 免费试读

“师弟,这么早就来了啊!”

瞧着张玄陵笑眯眯的出现在了义庄门口,九叔收起了严肃的表情,快步上前将张玄陵迎了进来。

“是啊,今天医馆没什么人,就想着提前来了,也可以给你搭把手帮帮忙不是?”

张玄陵将两坛女儿红递给了九叔,随后走到案板近前,瞧着秋生和文才画的七扭拐的符纸,摇着头说道:“你们俩这画符水平怎么还是这么烂啊!”

“你瞧瞧,你们师叔也这么说,真不知道你们俩天天脑子里面在想什么,一个简单的驱邪符都画不出来,还想干嘛!”

听着张玄陵这么说,九叔越看两人画的所谓的驱邪符就越来气,当即就把藤条举了起来,作势就要打在二人的身上。

而秋生和文才两人则是吓得连连后退,脸色都有些发白。

“啪!”

这边九叔的藤条刚刚举了起来,就一把被张玄陵给握住了。

“师兄,教训徒弟也不急于一时,你看这日头就快要落山了,四目师兄应该也快到了,咱们是不是该生火做饭了?要是把这俩家伙打坏了,谁烧水?谁劈柴?”

张玄陵握着九叔手中的藤条,不忘回过头去朝着两人使了个眼色。

二人见状,立刻点头说道。

“是啊,师傅,师叔说得对,我们还是先做饭吧!”

“对对,等明天我们一定好好练习画符,绝对不让您老人家失望!”

“哎,收了你们两个徒弟,真是造孽!”

九叔见状,无奈的长叹一声,只好把藤条收了起来,对着两人说道:“还不赶紧的!”

“是,是!”

秋生和文才高兴的点点头,立刻就向着厨房跑去,路过张玄陵身边的时候,也不忘对其点头使了个眼色。

“我这两个徒弟,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懂得认真修道!”

瞧着秋生和文才开始挥开手臂大肆的操办起晚饭,九叔是感到既无奈,又失望。

而张玄陵则是拍着九叔的肩膀,安慰着说道:“师兄,教徒弟的事情急不得,他俩的资质虽然是差了点,但是人品终归是好的!”

说着,张玄陵倒了杯茶递给了九叔,继续说道:“你总不希望到时候两个徒弟修为有了,但是人品太差吧,就跟大师兄石坚一样!”

“也是,也是!”

听着张玄陵这么说,九叔也释然了,随后喝了杯茶,就和张玄陵聊起天来。

聊天的时候,张玄陵也不忘把今天消灭后山黑猩猩的事情说给九叔听,听得对方是十分震惊,竟然不知这任家镇的后山会有一只黑猩猩摸到了修炼的门路。

不知不觉,太阳已经西下,皎洁的月亮已经挂在了半空。

秋生和文才两人也把晚餐准备的差不多了,只等四目道人的到来,便可以正式开饭了。

“对了,师弟,明天任老爷请我喝外国茶,商量任老太爷起棺迁葬的事情,你到时候和四目师弟跟我一起去吧?”

“哦?起棺迁葬?恩,好的!”

张玄陵有些意外,没想到终于还是到了这个故事情节,也不多说,点头答应着。

“喝外国茶?”

张玄陵刚刚答应了九叔,就见到秋生和文才风一般的跑了过来,一脸兴奋的看着二人。

尤其是文才,整个人都是激动地不得了,连忙对着九叔说道:“师傅,明天也带我去好不好,我也想见识见识什么是外国茶!”

“哼,就会搞这些没用的,也不见你把心思放在修道之上!”

九叔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文才,不过还是说道:“行了,明天一起去吧!”

“好呀!谢谢师傅!谢谢师傅!”

文才激动地原地乱跳,而秋生则是一脸失望的说道:“师傅,我就不去了,姑妈说她明天要出远门,让我去给她看店!”

“嗯,知道了!”

秋生和文才不一样,平日里除了在义庄跟随九叔修道做一些杂务之外,还要去帮他的姑妈看店,对于这一点,九叔也很了解,因此也并没有多说什么。

“师叔啊,你跟着城西拳馆的刘馆主,新学了几招拳法,我练给你看看,你帮我指点指点呗!”

“好,你耍几招我看看吧!”

张玄陵笑着答应着。

虽然张玄陵和秋生以及文才的辈分是师叔和师侄的关系,但是三人的年龄相差不大,因此平日里,二人跟张玄陵的关系则比九叔还要更亲近一些。

尤其是秋生,他最佩服的就是张玄陵过人的身手和力量,自己还是个喜欢练武之人,所以会经常找张玄陵指点自己一下拳脚上的功夫。

“师兄啊!开门呐!”

“咚咚咚,咚咚咚!”

临近点钟的时候,义庄的大门终于被敲响了,张玄陵和九叔二人相视一笑,随后快步走上前去打开大门,秋生和文才两人也是疾步跟了过去。

大门一开,就见四目道人一脸开心的看着几人,那标志性的红鼻头比之以往还要颜色深,真不知道是不是这晚上的凉气给冻得。

跟在四目道人身后的,是一排站立整齐的行尸,每具行尸的额头都贴有镇尸符,一动不动。

“师兄,你可想死我了!”

看清楚开门之人,四目道人激动的抱着九叔就是一阵问候,搞得九叔也是没有办法,一脸的苦笑。

“哈,张师弟,你有没有想师兄啊,来,让师兄抱抱!”

瞧着张玄陵也是一脸笑容的站在一旁,四目道人放开了九叔,作势伸开双臂就向着张玄陵走来。

“走开,我不喜欢被男人抱!”

张玄陵白了他一眼,一个闪身就躲到了一旁。

见状,四目道人也不生气,而是笑着说道:“你这家伙,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了,也不说跟师兄拥抱一下!”

“抱什么抱,你要不怕挨揍,你就抱!”

“嘶,还是算了吧!”

听着张玄陵这么说,四目道人的脖子不由得一缩,嘴里面嘀咕着:“整个茅山除了石坚就是你最不能惹,万一要是被你揍一顿,我这细胳膊细腿的还能受得了啊!”

“哈哈哈!”

九叔闻言哈哈大笑,而张玄陵也是无奈的苦笑摇头。

四目道人说的还真对,整个茅山一众师兄弟中,张玄陵的拳脚功夫是最好的,哪怕是大师兄石坚遇到张玄陵,也是不敢轻易招惹,就更别提瘦瘦的四目道人了。

“师叔好!”

秋生和文才走上前来,对着四目道人问好。

在张玄陵那里吃了瘪,四目道人当然不会就此罢休,而是眯起眼睛一脸兴奋的向着两人走来,一边搓手一边说道:“来来来,两位师侄,让师叔好好疼疼你们!”

“嘶!”

秋生和文才两人同时吸了一口冷气。

“哎呀,秋生啊,人长高了嘛,身子也壮实了不少,师叔爱死你们了!”

四目道人伸出双手,紧紧的捏着秋生的脸颊,还不忘用力往外拉扯。

搞得秋生是叫苦连连,四目师叔这独特的问好方法,绝对是绝无仅有的奇特!

真不知道他的徒弟家乐,是怎么受得了的!

秋生被捏了脸,文才自然也逃不过去,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两人的脸颊就比原来要肿了不少,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甚是感到好笑。

一番独特的问好之后,几人安排好了行尸,便正式开饭。

饭菜不多,都是一些家常菜肴,鸡鸭鱼肉也都是样样俱全,加上张玄陵带来的上等女儿红,几人这一顿饭吃的是十分高兴。

尤其是四目道人,连日来的赶尸路程可谓是十分辛苦,一顿饭吃下来可谓是美不胜收。

醉醺醺的模样就连脸颊也都变的通红,和他的那个鼻子可谓是遥相呼应。

“师兄啊,咱们几个可是好久没这么开心的喝过酒了,嗝~”

吃过晚饭,九叔和张玄陵以及四目道人围在桌旁聊着天,而文才和秋生则负责收拾碗筷。

闻着四目道人嘴里的这股子酒味,张玄陵和九叔都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尤其是九叔,捂着鼻子回答着:“我说你这是多久没喝过酒了,喝这么多干嘛!”

虽然嘴上满是责备,但九叔还是倒了一杯茶水递到了四目道人的手里,脸上透露着关心。

“哈,这不是大家开心嘛!再说了,张师弟这两坛酒可是好酒,不喝尽兴了那怎么行!”

见状,四目道人话锋一转,两眼迷离的瞅着张玄陵说道:“张师弟,这任家镇呆的腻不腻,这老小子有没有欺负你?赶明有时间,跟我去我家住两天,我告诉你,我家那环境可好了!”

“你这家伙怎么胡说道呢,谁欺负张师弟了?”

这边张玄陵还没说话,九叔就忍不住的插嘴说道:“再说了,你那个道场弄在了荒山野岭里,除了你徒弟家乐就剩一下一个老和尚一休大师陪你,你说说你那里,还有人烟吗?”

“别跟我提那个老和尚,我生气!”

四目道人大手一挥,直接拦住了九叔的话,不满的说着:“老和尚烦得很,处处跟我作对,赶明有时间,我一定把他连同那个破屋子一起烧了!”

“你呀,就是嘴厉害!”

九叔白了对方一眼,而张玄陵也是无奈的笑了笑,虽然嘴上没有说话,而心里面却是十分的舒坦。

喝醉酒的四目道人就像是个话痨一样,拉着九叔和张玄陵就是滔滔不绝讲个不停。

不是旧时茅山时候的事情,就是赶尸路上所遇到的怪异杂谈,不过说的最要多的,就是他的那个所谓的杀千刀的倒霉邻居,一休大师!

什么敲钟念经到半夜,什么劝诫自己少吃肉,总之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可在四目道人这里,仿佛两人都变成了仇人一般。

九叔和张玄陵二人只能摇头苦笑,也不好说什么。

对于一休大师,九叔了解的并不多,而张玄陵则是因为前世看过电影的原因,对他还是有些了解的。

别看四目道人和一休大师平日里因为小事吵吵个不停,但是吵了这么多年下来,大家也都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可谓是实打实的好基友。

因此对于四目道人诅咒一休大师的那些个事情,张玄陵也全当是个笑话听了。

不知不觉,几人的攀谈就已经到了深夜,九叔又为大家添了一壶新茶,去去每个人身上的酒气。

毕竟大家师兄弟关系这么多年,又是很久没见,多喝了几杯实属正常。

“师傅,救命啊!”

“师傅,快救我!”

就在此时,客厅门外不远处传来了秋生和文才大声的呼救声,九叔闻言,瞬间就站起身来,大声说道:“不好,是停尸间传来的声音!”

停尸间是义庄停放无主尸体以及拜访四目道人所运来的那些行尸的地方,如果对这些尸体处置不当的话,会引来很大的麻烦。

见状,九叔快步就夺门而出,向着停尸间跑去。

“停尸间!”

四目道人起先还有些疑惑,不过瞬间就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一身的酒气挥之而去,惊声说道:“不好,我的那些顾客!”

赶尸回乡是四目道人的主要营生之一,这次运送这么多尸体可是一笔不小的生意,如果有什么差池的话,只怕要付出双倍的赔偿金不说,还会砸了自己的招牌。

四目道人跟着九叔一起跑出了屋子,大呼小叫着出了门。

“呵呵!”

张玄陵笑了笑,随后起身漫步出了门。

他知道,停尸间发生的事情不过是一场小打小闹,全都是因为秋生故意装成僵尸吓唬文才所致。

一群四处乱跳的低级行尸,对于九叔和四目道人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一阵乒乓乱想打斗的声音传来,等到张玄陵来到停尸间门口的时候,九叔和四目道人已经解决了乱跑的行尸。

而秋生和文才俩人则是吓得躲在了门外,不敢进去。

“你们俩真是没用,一些行尸而已,就把你们吓成这样!”

瞧着两人一脸慌张的模样,张玄陵也忍不住的训斥起来,难怪九叔平日里会对二人如此严厉,不是没有道理的。

“师叔,我害怕!”

“师叔,这都是秋生因为吓唬我才弄成这样的,跟我无关啊!”

“行了,你们俩人还在那费什么话,赶紧进来帮忙!”

瞧着这两个不成才的徒弟,九叔是越看越生气。

两人闻言不敢多说,急忙走进屋子里帮忙规整那些东倒西歪的行尸。

“师兄,我来帮你!”

张玄陵瞧着一屋子的行尸,加入了几人的队伍之中。

“妈呀,师兄,你这下手也太使劲了,我这些顾客都快散架了啊!”

四目道人瞧着身边一个个四肢呈现诡异扭曲姿势的行尸,忍不住的埋怨着。

而九叔则是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将一个行尸安置妥当之后,不满的说道:“怎么?嫌我下手重?那换张师弟来啊!”

“啥?张师弟?还是算了吧!”

四目道人闻言看了一眼在一旁帮忙的张玄陵,摇着头说道:“还好他没出手,否则的话我这些顾客非得被分尸了不可!”

说着,四目道人忍不住的埋怨起来:“我说张师弟,你力气怎么会这么大,大家都是在茅山吃一样的饭,为什么你就跟牛一样!”

“我师傅给我开小灶,不行吗?”

张玄陵给了四目道人一个不屑的眼神。

“嘿,我就知道,六师叔他最偏心,什么好吃的都留给你!不像我师傅,对我太苛刻,我都瘦成这样了!”

“行了你,还敢在背后说师傅的坏话,小心我揍你!”

“别,别,师兄,我开玩笑的,咱俩都是一个师傅的,别这样,嘿嘿!”

就这样,一场小小的闹剧在几人的斗嘴声中落下了帷幕,而四目道人则是半分也不敢再多做逗留,生怕这些个行尸再出个什么好歹,没法向其他家属交代。

因此,九叔和张玄陵也不多做挽留,将四目道人送出了义庄。

“师兄,时间不早了,我也先回去了!”

瞧着月色正浓,张玄陵向九叔告别着。

“好,别忘了明天和我一起去和任老爷谈事情,到时候我去医馆找你!”

“好的!”

告别了九叔,张玄陵就独自一人踏上了回任家镇的道路。

此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左右,白天繁华的任家镇街道此时已经是家家大门紧闭,除了两家还挂着灯笼的客栈以及青楼怡红院外,所有的人家都已经是熄灯早早地进入了梦想。

一阵阵夜风吹拂在张玄陵的脸上,带走了不少的醉意。

“小兄弟,小兄弟,请等一下!”

就在张玄陵向着医馆方向前进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呼喊声,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穿野兽皮毛编织的衣服,手推推车的中年男人正跟自己打着招呼。

推车之上还有一个和男人同样穿着的妙龄少女,此时正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

“有事吗?”

张玄陵有些好奇,转过身来问着。

这时男人推着少女来到了张玄陵的近前,面露笑容的问道:“这位小兄弟,你知不知道这附近哪里有医馆!我女儿腿上受了伤,我自带的金疮药也被我的弄丢了。”

见状,男人向着身后指了一下推车上的少女。

中年男人给人的感觉是一脸严肃,整齐凛然,而少女的模样则是十分俊秀,虽然穿着和其他这个时代的少女不同,但也可以瞧得出来,是一个十足的美人坯子。

张玄陵闻言转头看去,就看到少女白皙的大腿之上被一团纱布所包裹着,而此时的纱布已经被伤口所渗透而出的血渍所染红。

瞧着张玄陵不说话而是盯着自己大腿看,少女脸上露出不悦的表情,大声的说道:“喂,你这家伙,看什么看啊!”

很显然,少女把张玄陵当成了一个登徒浪子,大色狼。

而中年男人似乎也察觉到了张玄陵的异样,有些警备的说道:“小兄弟,还请你告知我们医馆的方向,感激不尽。”

“跟我走吧,我就是大夫!”

张玄陵转过头来,对着中年男人说道。

“什么?你是大夫?”

中年男人十分诧异,而少女则更是一脸不敢相信的说道:“别骗我了,大夫不都是像我爹一般年纪的中年人吗?你这么年轻,怎么可能会是大夫!我看你这人,一定是不安好心!”

说罢,少女对着中年男人大声的说道:“爹,咱们自己去找医馆!不用他帮忙!”

“呵呵,爱信不信,前面的神龙医馆就是我开设的,愿不愿意进去,随你们!”

对于少女这般态度,张玄陵也懒得去搭理,犯不着自己图做好人,索性直接不理二人,转身就继续向前走着。

“哎,你这家伙,平时都是我给你惯的太厉害了!”

见张玄陵转身就走。中年男人有些生气的对着少女训斥了一句,便快步转身追上了张玄陵。

“小兄弟,不好意思,我和女儿从小在塞外生活,很少跟外人接触,因此说话有些冲,还请你别放在心上!”

中年男人先是诚恳的道了歉,随后急忙说道:“还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帮我女儿医治一下伤势吧。”

“可以!”

张玄陵也不是蛮横无理的人,既然对方说了好话,也不必继续僵持,自己是大夫,断然没有放弃病人放弃诊金的道理。

但是很快,张玄陵原本微笑的脸庞瞬间便的严肃起来,瞧着中年男人的眼睛,沉声说道:“你身上有鬼气,你是什么人!”

“什么?你能闻得到?”

面对张玄陵的询问,中年男人显然很是意外,随后从怀里取出来了一个铜制的小炉鼎,对着张玄陵说道:“这是我在塞外抓的一只红袍火鬼,想必你闻到的气味,应该是从这里面传出来的吧!”

“没错!”

张玄陵点头答应着,瞧着炉鼎上绘画的符文,有些意外的说道:“你也是道门中人?”

见张玄陵这么说,中年男人微笑着点头,施礼说道:“在下奇幻门傲天龙,那是我的女儿凝霜,不知小兄弟师从何处?”

傲天龙,凝霜!

张玄陵显然十分惊讶,他没有想到会遇到这两个人。

前世看的九叔电影之中,《灵幻至尊》也是自己很喜欢看的一部,只是这个傲天龙却和电影里长相有些出处,因此张玄陵才没有立刻认出。

看来这个世界,最符合林正英样貌的人,只有九叔林凤娇了。

“小熊弟,小熊弟?”

瞧着张玄陵看着自己出了神,傲天龙有些好奇,在一旁轻声询问着。

“哦,不好意思,刚才突然之间想到了一些事情,有些抱歉!”

说罢,张玄陵也躬身施礼说道:“在下张玄陵,师承茅山派天虚真人!”

“原来是茅山派天虚真人的高徒,失敬失敬!”

听到张玄陵这么说,傲天龙面露惊讶,急忙说道:“说起来我们奇幻门的先祖和茅山派还有一段渊源,天虚真人我可是和他神交已久了,只是一直无缘相见!没想到今日碰上了他的高徒,真是荣幸之至!”

“高徒不敢当,略通一些医术罢了!”

张玄陵摆了摆手,随后对着一旁坐在推车上十分惊讶的凝霜说道:“怎么样,现在相信我不是坏人了吧?”

“我。。。我。。。”

凝霜自知刚才出言有愧,整个人都感到十分的不好意思,低下头来不敢说话。

“走吧,前面就是我的医馆,我到那里为令爱诊治伤势!”

张玄陵指了指前方,便做着向导,带领二人前行。

走进医馆,凝霜被傲天龙抱在怀里放置在了病g之上,瞧着四周除了一些简单的家具以及一张桌子之外,十分的惊讶。

要不是她进门的时候看到了门口的牌匾写的是“神龙医馆”,她都不敢相信这里会是张玄陵行医治病的地方。

“你真是大夫?”

“怎么,不像吗?”

张玄陵笑了笑,随后轻轻的将凝霜大腿上的纱布剥离了下来,一个长约七厘米的伤口就显现在了眼前。

伤口处的皮ròu已经外翻,还呈现了红肿的趋势,不时的还有鲜血渗出,流淌在了伤口的四周。

“不疼吗?”

瞧着凝霜没有发出叫痛声,张玄陵有些意外。

“不疼的!”

凝霜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我和爹从小在塞外打猎为生,受伤是常有的事情,没事的!”

“还挺坚强!”

张玄陵点着头说着。

他看得出来,虽然凝霜的长腿白皙修长,但是上面还是有着不少的划痕和伤口,看来在艰苦环境下成长的女孩子,的确要坚强的多。

“张大夫,还请你快点帮小霜诊治吧!”

虽然凝霜zui上说不痛,但是傲天龙看得出来,她不过是强忍痛楚罢了。

瞧着她略微皱眉的模样,心里甚是心疼。

“放心,有我在,没事的!”

张玄陵答应了一声,随后便从随身携带的布包之中取出了银针盒,慢慢的缠起了针线。

“张大夫,你不需要先清除伤口处的灰尘的吗?”

瞧着张玄陵拿着穿好线头的银针就要给自己缝针,凝霜忍不住的询问出声。

在塞外,自己要是有大的伤口的话,傲天龙总会先用酒水替自己清洗伤口,随后才会用针线缝合。

可是瞧着张玄陵完全没有这个步骤,不由得询问出了声,毕竟伤口感染的话,会出现很大的问题的。

“小霜,不要打扰张大夫为你诊治!”

这边听着凝霜的询问,傲天龙在一旁低声申斥着。

凝霜或许对茅山派不了解,但是身为奇幻门传人的傲天龙,可是十分的清楚。

茅山派以高深的道术威震华夏修行界,许多人对茅山派最深的印象莫过于身穿道袍,手持桃木剑,驱鬼降妖的道士。

驱鬼降妖,风水堪舆,卜卦问米等等,都是茅山派万千功法中的一部分。

而茅山医术,也是茅山万千功法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比之民间普通的医术,有着更为神秘和奇特的功效。

茅山派天虚真人,凭借高深的医术以及强悍的修为可谓是声名远播,令人敬佩,而身为他的徒弟的张玄陵,又怎会不知处理伤口所需面临的问题?

因此傲天龙才会低声斥责凝霜,让其不要打扰张玄陵使其不悦。

“呵呵,不碍事的!”

张玄陵左手轻轻的扶住凝霜的大腿,右手拿着银针,慢慢的向着伤口处靠近。

嘶。。。

在被张玄陵温暖的手掌触碰到大腿之后,凝霜瞬间感觉整个身子犹如触电一般,不由得整张脸颊都变得通红,低下头来不好意思去看对方。

毕竟从小到大还没有哪个男孩子和自己如此静距离的肌肤接触,凝霜只感觉胸口的小鹿都在不停的乱撞,一时间各种思绪涌上了心头。

瞧着面前专心为自己治伤的张玄陵,凝霜忍不住的抬起头来投投的打量着。

张玄陵专心致志的样子以及俊俏的脸庞,使得凝霜已经把腿上的伤痛全然忘记了。

“嗡~”

张玄陵手持银针,针尖似是在剧烈的抖动,发出了嗡鸣之响,好似形成了一道音波,传入了几人的耳中。

见状,一直对茅山道法和医术仰慕有加的傲天龙便在一旁紧张的注视着张玄陵手中的银针,而凝霜,也是有些好奇的看着,心中,还有一丝的紧张。

只见张玄陵手中的银针犹如银蛇飞舞一般,快速的在手中不断的游走着,银针穿梭之处,仿佛一丝凉风钻入凝霜雪嫩的肌肤之中,没有半分疼痛,还带有一丝凉意。

很快,张玄陵手中的银针便将凝霜大腿处的伤口缝合完毕,伤口附近的红肿以及血渍已经完全消失,而原本绽裂开的伤口也已经全部粘合,仿佛一条粉红色的印记。

仔细看去,便能够看见丝线若隐若现徘徊在伤口的四周。

“好了,这三天伤口不要碰水,伤口全部愈合之后,线头会自己脱落,不用去理会!”

张玄陵收起银针,随后再次用纱布轻轻地在凝霜的大腿轻轻的缠绕了一层,随后便站起身来把药箱拿到近前。

从里面取出来了一个白色瓷瓶,递给了凝霜。

“这是什么?”

凝霜有些好奇,结果张玄陵递过来的白色瓷瓶,轻轻的拔掉塞子,一股淡雅的清香便飘进了鼻中,甚是好闻。

“你腿上的疤痕较多,这是我秘制的药粉,兑上水涂抹在疤痕上,可以将你的疤痕慢慢除去。”

张玄陵淡淡的回答着,脸上平静如水。

“啊,送我的吗?”

听张玄陵这么说,凝霜很是意外,瞧了瞧自己双腿上的疤痕,心中有些感激,也有些惭愧,急忙说道:“张。。。张大夫,对不起,刚才我以为你是个色。。。色狼,才这么说你的,请你别介意。。。”

说着,凝霜感到自己的脸颊开始发烫,不由得低下头来不敢再与张玄陵直视。

“不碍事,我没放在心上!”

张玄陵摆了摆手,表示毫不在乎。

看过电影的张玄陵知道,凝霜的人品就是这样,爱憎分明,先前他不知道自己是大夫,瞧着自己盯着她的大腿看,生气实属正常。

如今既然对方已经诚恳道歉,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小霜,还疼吗?”

瞧着张玄陵帮助凝霜包扎完毕,傲天龙急忙走到近前关心的询问着。

“爹,不疼了!”

凝霜摇了摇头,在经过张玄陵对伤口的缝合之后,原来那种皮开肉裂的疼痛感已经荡然无存,现在如果不去特地的注意的话,都仿佛感觉不到伤口的存在。

心中对张玄陵高深的医术,不由得更加钦佩起来。

“张大夫,多谢你救治我的女儿!”

说着,傲天龙从怀里取出来了一小块碎银子递给了张玄陵,笑着说道:“我们常年生活在塞外,那里基本上都还都是使用者银子,大洋什么的我暂时还没兑换,不介意的话你就收下吧!”

“不用了,区区小伤不足介怀!”

瞧着对方诚恳的模样,张玄陵将银子推了回去,笑着说道:“都是修道中人,遇到就是缘分,就算是我们交个朋友了!”

“好,好,那就多谢张大夫了!”

傲天龙也不是扭扭捏捏的人,见对方如此推辞,也不再多说无谓的话。

“客气。”

张玄陵笑着回答。

“那我们就不打扰张大夫休息了,我们还要继续赶路,去刘家镇祭奠仙师!”

说罢,傲天龙便和张玄陵打了声招呼,作势就要抱着凝霜重新回到门外的推车上,继续赶路。

“爹。。。”

凝霜见这就要走,心中也些不是滋味,刚想开口说话,便听到张玄陵在一旁说道:“这么晚了还要着急赶路吗?”

“是啊,这年头兵荒马乱的,路上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早一点到刘家镇,也就早一点安心!”

傲天龙一边回答着,一边抱着凝霜向外走去。

“既然如此,我也不会多做挽留,二位此行路上一路小心,咱们有缘再见!”

张玄陵瞧着二人傲天龙把凝霜抱到了推车上,挥手告别。

“好的,张大夫,等回头我们祭拜完仙师,再回来看你!”傲天龙也同样挥手告别着。

此时一直想说话但又没说出口的凝霜瞧着父亲已经开始推车继续前行,这才连连挥手,对着张玄陵大声说道:“张大夫,谢谢你,回头我一定会回来看你的,一定会的!”

“好,我等着!”

张玄陵微笑着挥了挥手,瞧着父女二人再次踏上了路途,消失在了眼前。。。

小说《茅山术师》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