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风小说
高分必读小说推荐

杨富劳和他的三个女儿章节目录阅读,杨富劳和他的三个女儿人生八雅

《杨富劳和他的三个女儿》小说简介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杨富劳和他的三个女儿》,它的作者是人生八雅书中主要讲述了:2杨富劳终于在凌晨两点准备睡了,还剩两筐左右的棉花,可以留在明天中午自己给棉花打药让媳妇和大妮完成。他简单的洗了一把脸,洗脸的时间还闻到手上浓浓的味道,那是一种他们叫做“青气”的东西,所以他不得不又重……

杨富劳和他的三个女儿章节目录阅读,杨富劳和他的三个女儿人生八雅

《杨富劳和他的三个女儿》小说:人怕活,活怕磨,打农药的杨福劳的快乐吗? 免费试读

2

杨富劳终于在凌晨两点准备睡了,还剩两筐左右的棉花,可以留在明天中午自己给棉花打药让媳妇和大妮完成。他简单的洗了一把脸,洗脸的时间还闻到手上浓浓的味道,那是一种他们叫做“青气”的东西,所以他不得不又重新把手打上香皂洗了一遍。洗完后,闻了一下,虽然不是很满意,但是比刚才好多了。

媳妇已经深深的睡去了,还打着轻轻的鼾声。为了不打扰妻子,他拿了枕头来到堂屋的沙发,说是沙发,其实就是简单的折叠竹椅。对了,临睡前还得抽根烟,这是他多年的坏习惯。似乎抽了这根烟才能释放一天的辛苦。

大妮高中没毕业就上不进去学了,整天吵着要去广州打工,好像广州遍地都是钱,二妮还在上初中,三妮还在上小学,每年的学费也不是小数目。好在现在棉花价格还可以,要不真的很吃力,这几年风调雨顺,多少还攒了一些钱。大妮要去广州让她去吗?明天一早还得趁凉快去把南坡的一块地的农药打完,现在的棉花虫害太严重了,植保站说的是抗药性强,现在的农药毒性越来越厉害,加上棉田里面不透风,如果天热一不小心就容易中毒,还是早点睡吧,杨福劳在伸手在旁边的地上按摁熄了香烟,翻身沉沉的睡去了。

那晚,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很多年之后,他还记得这个梦,因为随后发生的事情都让他这个梦时不时的浮现在他心头。

大妮终于放弃了去广州的念头,而选择了在家务农找婆家,找了一个镇上的人家,做起了小生意。二妮努力学习,高中毕业学了技术,在学校找了对象,在县城上班了。三妮这个比较模糊,他记不起来了,不过随后发生的事又让他若隐若现的。

一大早,天刚蒙蒙亮,不用叫,夫妻二人便像约好的一样,都起床了,简单洗了把脸,妻子起来做饭,杨福劳变背着打药桶出发了,一只手拎着一个厚厚的蓝桶,里面装着几种农药,有瓶子装的也有袋装的。这种打药桶是老式的,手压式的,很费劲,不过村长老建昌家已经有了烧汽油的高级打药桶,速度快力度大,什么时间也该买一个。

——

作者有话说:

虽然天还不是太亮,但是已经早就有人在农田忙碌,都是趁着天气凉快,有的在掐“花儿子”,就是棉花枝桠长出来的小枝桠,浪费营养,影响涨势,大部分都是打农药。

早上的风景真的是非常美,朝霞在天上发着光,一望无际的棉田在微风的吹拂下像一群群生机勃勃的孩子,这就是农民的希望,杨福劳心情大好,恨不得唱起歌了,不过他还是怕人笑话,他多么希望自己是陕西的汉子,可以无拘无束的唱歌,即使跑调,也有别样的韵味。

来到棉花地头的沟渠边,找到他经常装水活农药的地方,杨富劳看着地上扔的成堆的农药空瓶子和袋子,摇了摇头,心想现在的虫子太厉害了,药量少根本治不了,还得一周一次,啥时间不长虫那该多好。一边想着一边把桶里的农药瓶子拿出来,先用空桶舀了半桶水,然后逐个农药瓶子拿起来,边看说明边加药,“这个三瓶盖,这个五瓶盖,这个用半袋”,药加好后又拿起旁边的棍子搅了搅,杨富劳看着水里泛起白泡泡,感觉很满意,然后倒进了打药桶,随后又舀了几桶水把打药桶装了九成满,用力的晃了几晃,然后拎着打药桶爬上渠沟,蹲下身来背起打药桶,打药桶上从缝里流出的农药水,有些滴在草地上,有些滴在他的身上。草地上的草中午之前就会枯萎发白。

“趁凉快,赶快干”,杨福劳一边想着一边扎进了棉花地,现在的棉花浇了几遍之后涨势真好,每个都一人多高,长势太好也不行,只长个不结果,也没有什么用,所以农药里也有控制长势的。几十斤的打药桶背在身上,刚开始还行,慢慢的感觉沉重,随后随着药液的下降,慢慢的又变轻了,这是一种非常复杂的感受,杨富劳对这种复杂的感受非常迷恋,因为他感到的是一种希望,或者按他的话说是事情会越来越好,即使有波折。

当然媳妇总结起来更经典,或者是媳妇经常引用的常言:“人怕活,活怕磨”,每当大妮望着一眼望不到头的棉花陇或者小麦陇,皱眉头埋怨活太多的时间,母亲总是用这句话来“勉励”她,她每次都皱着头皮,她知道,这个时间不要频繁抬头看,而要迷着头,抬头看看着很长,迷着头一会就完成。

打药桶长长的喷出的水雾落在棉花叶子上,发出沙沙的声音,杨富劳挥动着喷雾杆上下翻飞,唯恐遗漏了某一片叶子,他仿佛看到虫子挨了他的农药从叶子上滚落,边滚落边捂着肚子说“算你狠”,想到这里,他脸上浮动了一丝微笑,这是他看武侠片学到的“跟我斗,你还不行”!

一桶农药很快打完了,他又回到了沟边。这时看到了对岸的老爱军正在装给打药桶装水,立马打招呼,

“来的怪早,还有多少没打”

爱军笑了笑,立马答道:“这一桶打完就好了”

“你家棉花今年长的真好,你看多高”

“浇了三遍,沟里的水都快让我抽完了,光高也没用啊,没啥棉桃子,今天我打的就是控势肥”爱军边说边盖打药桶的盖子。

“是啊,助壮素我这次也没加,棉花杆又粗又壮,下面没啥桃子,叶子多了,下雨天都闷桃子了”

说话的时间,福劳已经活好了农药,装进桶里,开始加水

“你啥时间去棉花站卖花?咱一起去,你不是有个亲戚在里面当质检员,评个一级花一斤多5毛呢”福劳问爱军。

爱军笑笑:“现在管的严了,得等他上班才行,他不是都认识你了,现在只攒了3大包,到时间我叫你。”

“好好好,到时间请你下馆子啊”福劳很开心的说

“中啊”爱军边说边爬上坡,背起农药桶钻进了棉田。

打了三桶完成任务,福劳有点累了,坐在棉花地头抽起了烟。太阳快升起来了,他看了看棉花,真的觉得这是时间上最美丽的花,有的含苞待放,有的已经全开,有的虽然枯萎但是还在保护着刚刚长出来的棉桃,微风吹拂下,花随着枝干摇摆,在叶子的相互掩映中更显得美丽动人。

抽完烟拍拍屁股上的灰,福劳背起打药桶往家走去。

那晚,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很多年之后,他还记得这个梦,因为随后发生的事情都让他这个梦时不时的浮现在他心头。

小说《杨富劳和他的三个女儿》小说:人怕活,活怕磨,打农药的杨福劳的快乐吗?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杨富劳和他的三个女儿》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