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风小说
高分必读小说推荐

白衣飘扬的五年章节目录阅读,白衣飘扬的五年西和流

《白衣飘扬的五年》小说简介

小说白衣飘扬的五年是由西和流所著书中主要讲述了:下周一就要开始军训,宿舍女生约定在周日这天好好补补觉,睡到自然醒,吃饱喝足,养精蓄锐。已经习惯早起的安溪实在是不想再睡,就约着明钰出去走走,可是明钰一会要回家,晚上才回来。宫铭已不见踪影,卜芳芳和佳乐……

白衣飘扬的五年章节目录阅读,白衣飘扬的五年西和流

《白衣飘扬的五年》 免费试读

下周一就要开始军训,宿舍女生约定在周日这天好好补补觉,睡到自然醒,吃饱喝足,养精蓄锐。

已经习惯早起的安溪实在是不想再睡,就约着明钰出去走走,可是明钰一会要回家,晚上才回来。宫铭已不见踪影,卜芳芳和佳乐还睡得正香,只有张杨似乎睁着眼。

“张杨,出去走走呗!”安溪下床轻轻拍了拍张杨的床铺。

“也好,我中午跟程皓哥约好了一起吃饭,还有时间陪你!”张杨伸了下懒腰,准备下床。

安溪心喜,快速地洗漱,找出了一件淡黄色的连衣裙穿上,坐下来等着张杨梳洗打扮。

张杨拿出一个化妆包,里面有好多安溪叫不上名字的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

安溪羡慕:“哇,你的化妆品可真多!不像我,就一个擦脸油。”

“安溪,随便用!”张杨推了下化妆包。

“不用不用!你给我,我也不会使!”安溪摆了摆手。

“女孩子早晚都会用的,我用也是为了程皓哥,我要把最好的一面展现在他面前!”张杨描着眉毛,幸福地说道。

“好,程皓哥,程皓哥,你的程皓哥是天底下最好的程皓哥!”安溪嗲嗲地笑着说道。

“那当然!”张杨很是自豪。

终于化好妆,张杨翻箱倒柜找出了一件连衣裙:“安溪,我今天一定要穿上最漂亮的衣服!”

张杨毫不避讳地在安溪面前换衣服,除了没脱内裤,全身上下都被安溪看了个遍。

年轻真的是有很大的优势,光滑水嫩的肌肤和浑身散发着朝气的美丽酮体完全遮掩了身材的缺陷,杨柳细腰,浑圆后翘的臀部,再加上平坦无一丝赘肉的小腹大大提升了身体的线条,让人完全忽略掉原本有些粗的大腿根部,整个身材接近完美。

安溪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自觉低下了头。虽然在大澡堂也赤裸相见过,但是这样的场合下还是红了脸。

“你还不好意思呀,又不是没见过!”张杨很坦然。

安溪心里嘀咕:真是人如其名,张杨真是够张扬的!多难为情啊!不像我们,都是背过身换衣服。

“安溪,我都没不好意思,你害啥羞?快看看我今天穿这件裙子怎么样?”张杨催促着安溪。

安溪这才缓缓抬起头,一件黑色蕾丝边内衣已经遮住了那两片浑圆,在内衣的包裹下,两团雪白的诱惑呼之欲出。张杨穿上一件浅蓝浅黄相间的及膝长吊带,拉上右侧的拉锁,又从床铺上取下一件黑色镂空短袖长裙,套好后,转过身让安溪帮忙拉上后背的拉锁。

衣服有些紧身,安溪小心翼翼地从腰部开始往上拉。这真的是一件非常漂亮的衣服,配上张杨精致的妆容和打理过的微卷短发,迷人极了!裙摆很长很大,上身有些紧,显得胸部更加的坚挺。

如果说明钰的美是一种天生丽质,那张杨的美就是一份妩媚妖娆。

“哇,太漂亮了!”安溪赞叹道,“只是……只是似乎超越了年龄!”

“安溪,我发现你说话怎么总是这么有哲理呢!”张杨大笑,“这叫成熟!我家程皓哥就喜欢知性、成熟的类型!”

笑声似乎吵醒了下铺的佳乐,佳乐翻了个身,揉了揉眼睛,仿佛还沉浸在美梦中。

张杨拉起安溪的手,小心翼翼拉开门,蹑手蹑脚地离开了宿舍。

今天的张杨完全取代了明钰的位置,几乎聚焦了马路上所有人的目光。张杨却无视这些目光,依旧昂首挺胸,自信满满地走着。

“张杨,我这个绿叶做得很够格吧!”安溪边走边挽上张杨的胳膊。

“说啥呢,安溪,你要是好好打扮打扮,我都能给你当绿叶了!”张杨从上到下打量着安溪,“其实你挺耐看的,嗯 ……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你太瘦了,再胖一点会好很多!”

安溪有些无奈:“我其实真的挺想再胖点,可就是不长肉怎么办?”

张杨回答:“好吃懒做就可以了,哈哈哈……”

安溪没有笑,皱着眉头,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接近干瘪的身材。

“男生都不喜欢骨瘦如柴的女生,摸起来硌得慌,没有手感!哈哈哈……”张杨开着玩笑顺手在安溪的臀部上划了个圈,“大胸大屁股才性感!”

安溪有些不好意思,躲开了张杨。

张杨冲安溪眨了眨眼睛:“你说男生是喜欢圆圆大馒头呢还是旺仔小馒头呢?”

“哎……”安溪叹了口气,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接近平坦的胸部。

张杨拍了拍安溪的肩膀:“安溪,下次教你挑内衣,可以弥补你的缺陷,让你变得丰满翘挺,更有女人味!”

安溪点了点头,没好意思说出自己还穿着前排系扣的背心式内衣。

俩人在校园里转了一大圈,发现在学校的西南角还隐藏着一个露天游泳池。泳池很大,没有人,现在是早上八点半,应该还没到开门的时间。再往前走就是南门,林荫大道两旁的座椅上零零散散地坐着几个人。

突然,一个熟悉的娇小背影出现在眼前,是宫铭!

安溪刚要过去打招呼,被张杨拦下了。一直走出南门,张杨才舒了口气:“别打扰人家,没看到在读书吗?”

安溪回答:“好像是!”

张杨继续讲:“她好像……在啃着馒头!”

安溪心里一紧:“怪不得昨天一日三餐都没见着人影,原来是躲着我们呢!那也不能顿顿吃馒头吧!我们要不要帮帮她?”

张杨回答:“怎么帮?给她吃饭钱?那跟要饭的有什么两样?人都是有自尊的,你没看到她背对着大家吗,就是不想被别人发现!”

安溪叹了口气:“也是!”

“算了,别管她了!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咱们好好逛一逛吧!”张杨拉着安溪往前走。

右拐不远,是一家小吃店,俩人各点了一碗锅巴菜。

这是安溪第一次吃,把菱形的锅巴倒入稠糊糊热乎乎的酱中,等锅巴泡软了才入味。不知怎的,味蕾的极致享受慢慢变得寡淡,甚至有点想吐,因为突然想起了宫铭,想起了她手里拿的馒头。安溪心里酸酸的,有点难以下咽。

吃完早点,俩人沿着学校附近的马路瞎逛。津港医科大学算是在市中心的位置,周围街道比较繁华,沿街开了好多中式、韩式的餐馆,还有好几家比较新潮的服饰店。

张杨没有落下任何一家服饰店,安溪陪着她试了好多件衣服。

没想到家境富裕的张杨竟然是讨价还价的高手,一件三百多元的衣服能讲到一百多元,她说对服饰很敏感,了解不同面料不同做工的衣服真正的价值是多少,心里有底就好划价了。

两三个小时,安溪什么都没有买,只是静静地看着美美的张杨换上一件又一件漂亮的衣服,原来,这也是一种美好的享受!

张杨收获满满,提了一大袋新衣服,甚是开心,只是感叹没有遇到内衣店,否则就帮安溪挑选合适的内衣了。

安溪笑着说:“不着急,说不定还能再发育发育呢!”

张杨狡黠地说:“那就赶紧找个男朋友啊,这个东西的发育需要充分地按摩……”边说边举起空着的右手,在离安溪胸部五公分的地方顺时针画着圈。

“讨厌!”安溪娇嗔着,一把抓住张杨画着圈的右手甩出去,转过头,撅着嘴,假装做出生气的模样。

这一转头不要紧,倏然间,看到了一个高高大大的身影正微笑着望向这边。

是他,正是他!

两天前在食堂遇到的那个他,也是令安溪焦虑紧张的那个他!怎么会这么巧,居然在这里遇上!他正在学校东门不远处的电话亭排队打电话。

原本已甩开张杨的手,立刻又拉起来,紧紧地攥着,快速往前走。

张杨似乎觉察到有些不对劲:“这是怎么了?你看见谁了?”

安溪低着头小声说:“没什么,快走吧,我饿了!”

张杨停住了脚步:“安溪,你可骗不了我,老实交代,到底看见谁了?”思忖片刻,又接着讲:“不会是她们说的在食堂盯上你的那个人高马大吧!”说完,还不忘四处观望,最终还是发现了他。他太显眼了,估计有一米九的样子,杵在哪里都是高人一头。

安溪有些着急:“张杨,求你快点走吧!我可不想跟他说话!其实我真的不认识他!”

张杨慢悠悠地说:“放心吧!他不会过来的,你没看到马上就轮到他打电话了吗!”

安溪偷偷看了一眼,才松了口气,排在他前面的人已挂断电话,后面还排着两个。确定他拿起听筒,安溪才放慢了脚步,猛然发现已出了一身冷汗。

张杨疑惑:“安溪,真想不通,你到底在怕什么!难不成他还能吃了你呀!”

安溪心里嘀咕:也是,怕什么呢?怕他过来跟我说话?怕他说喜欢我?妈妈说大学期间不准谈恋爱,他不喜欢我还好办,要是真的说喜欢我了该怎么办?妈妈不在身边,自己该如何面对……

张杨似乎看穿了安溪的心事,安慰道:“安溪,别瞎想了!这件事交给我,我一定帮你彻彻底底查清楚他到底是谁,别忘了我还有个程皓哥呢!”

张杨一路开着玩笑,安溪依旧是心事重重,笑不起来。

明天就要开始为期一个月的军训,纪律严明,很难再随便出校门,也很难再跟高程皓有单独相处的时间,所以张杨早早就计划好,中午一起去学校附近的韩式餐馆吃饭,下午去市里最繁华的滨河道商业街逛逛,吃完晚饭再回宿舍。

“滴滴滴,滴滴滴……”BP机的声音。

张杨从包里取出BP机,看了下信息,很是开心:“安溪,快走吧!我的程皓哥在宿舍楼下等我呢!”对家境富裕的张杨来说,买个手机不在话下,只是因为程皓哥还没有,可能顾及到颜面吧,一直还用着BP机,但对其他人来说,能随身携带一个BP机已经是很令人羡慕的事了。

跟随着张杨快步走到女生宿舍楼下,果不其然,一个帅气的男生正站在门口。

男生约一米八的个头, 一身黑白相间的运动休闲装。五官立体,棱角分明,眉宇间散发出一股英气,加上有点微长的毛寸,确实是风度翩翩、气宇不凡。

张杨快速跑过去:“程皓哥,我来了!”说完立马挽住高程皓的胳膊。

不知是发现了安溪的存在,还是什么其它的原因,高程皓有点不自然地挣脱了张杨的双手。

安溪能明显感觉到他笑容里的几分勉强。

张杨并未觉察出异常,过来拉着安溪的手向高程皓介绍:“程皓哥,这是安溪,山东人,我们宿舍的小六!”紧接着又对安溪说:“安溪,这就是我的程皓哥,很帅气吧!”

安溪礼貌地招了招手:“你好!”

高程皓同样礼貌地回应:“你好,安溪!”

张杨没有给俩人留更多的时间讲话,把手里的袋子递给安溪:“安溪,我就不上去了,帮个忙呗!”

安溪顺手结果提袋,冲他们摆了摆手:“没问题,你们好好玩吧!”

“谢啦!”话语间,张杨拉起高程皓的手扭头就走了。

安溪忍不住好奇目送俩人直到拐角处,听到了高程皓的声音:“张杨,你这身打扮太张扬了,太显成熟,毕竟是刚入学的大学生,不要穿得跟个社会人一样!”张杨似乎有些生气,甩开了高程皓的胳膊,停住脚步。高程皓皱起眉头回头看着张杨,停顿了几秒钟,叹了口气:“好了,我的大小姐,你爱怎么穿就怎么穿!”张杨这才走上前去:“你不是喜欢知性的吗?这样的打扮不算是知性吗?要是真不喜欢,我以后就不穿这件衣服了!”

不知怎的,安溪看着俩人的神情动作,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张杨喜欢高程皓要多一些,而且要多好多。

午饭和晚饭都在一楼的小卖部简单解决了,不想去食堂,可能也是怕再见到那个他吧!明天就要开始的军训会让每个人的时间都变得不自由,所以晚饭后,安溪决定给家里打个电话。从抽屉里取出父亲留下的IC卡,换好衣服准备下楼,一楼估计排着好多人,这次可能要去外面打了。

夏天的夜晚总是来得那么迟,七点了天还大亮着,安溪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等天黑了再出去,因为暮色会让人进入暗视,也可以假装看不到某些人。

挨到八点多,夜幕慢慢降临,终于可以下楼了!

果不其然,一楼电话处排了六七个女生。安溪毫不犹豫地走出宿舍楼,沿路寻找着电话亭,终于在学校门口的大街上找到一处不用排队的电话亭。把IC卡插进去,一个一个地去摁那几个已烂熟于心的数字。

仅嘟嘟了两声,电话那头就传来母亲焦急的声音:“闺女,是你吗?”

瞬间,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如闪电般掠过脑海:人高马大的他令人焦虑,宫铭的秘密又让人揪心,沉浸在爱恋中的张杨是否真的能如愿以偿……还有明天就要开始的军训,这一切的一切,如同层层叠叠的浪花向自己扑来,心也跟着颤动。

“喂,喂,哪位?是安溪吗?说话呀!喂?”母亲提高了声音。

安溪恍然惊醒,急忙回应:“妈,是我!”

母亲有点怪罪:“你这孩子,刚才怎么不说话,吓死妈妈了!是有什么事吗?”

安溪回答:“没事,就是想家了!”

没想到“想家”这两个字一说出口,眼泪就控制不住地往下流,不想被母亲发现,安溪急忙用手捂住了听筒,另一只手迅速从包里掏出纸巾擦掉眼泪。

母亲有些焦急:“闺女,是哭了吗?妈妈也想你!”

安溪听出了母亲哽咽的声音,恨自己刚才没有控制住。

母亲转移了话题:“闺女,你知道吗?你爸爸每天晚上守着电视看新闻联播,其实就想看新闻联播结束后的天气预报,津港市的预报是坚决不能错过的!”

父亲接过听筒:“闺女啊,这几天温度太高,少出门啊!”

安溪情绪有些平复:“知道了,爸!我们明天就要开始军训,一个月,能出来打电话的时间会很少!”

父亲讲:“没关系,好好军训,军训就是要培养一个人的意志和耐力……”

父亲还没说完,母亲就抢过听筒:“明天就要军训啊,一个月这么长时间!会很累的吧……”

母亲不忘老本行,又开始絮叨一番。

悄然间,十五分钟过去了,后面已排了两个人。安溪跟母亲解释,母亲显然意犹未尽不想挂断。又说了五分钟,听到父亲提醒母亲太晚了,孩子要早点回去休息,母亲才不舍地挂了电话。

安溪始终没有告诉母亲自己的心事,还是不要让家里人担心为好,一切的疑惑、困惑还是靠自己慢慢解开吧!

小说《白衣飘扬的五年》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白衣飘扬的五年》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