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风小说
高分必读小说推荐

完整版《白衣飘扬的五年》全章节阅读

《白衣飘扬的五年》小说简介

热门网络作者西和流的新书白衣飘扬的五年推荐大家阅读书中主要讲述了:周一,军训正式开始,地点就在学校操场。48名女生统一着装,清一色的迷彩服,组成了新生连中仅有的一个女生连——七连。宫铭和卜芳芳在第一排,张杨在第三排,安溪、明钰和佳乐则被分到了第四排。军训的日子从最开……

完整版《白衣飘扬的五年》全章节阅读

《白衣飘扬的五年》 免费试读

周一,军训正式开始,地点就在学校操场。

48名女生统一着装,清一色的迷彩服,组成了新生连中仅有的一个女生连——七连。

宫铭和卜芳芳在第一排,张杨在第三排,安溪、明钰和佳乐则被分到了第四排。

军训的日子从最开始的期待、欣喜慢慢变得枯燥、乏味,每天都要进行队列训练,机械地重复着站军姿、踢正步……烈日炎炎,长袖长裤,汗出了一波又一波,每天都会有一两个晕过去的,而护理系的七连却表现出了绝佳的成绩,自始至终都没有一个晕倒的,尽管女孩子有生理期的不便和困扰。

简单的稍息、立正等动作看不出有多大的差别,停止间转法就会闹笑话,总有那么几个跟其她人转的方向不一致。

最让人哭笑不得的就是踢正步,因为不是正常的走路,这种刻意的甩臂踢腿动作就会让人刻意地去想下一步应该怎么做,越是刻意地想就越会犯错误,尤其是出了错被教官拎出来单独表演时,就会一错到底,严重的甚至会一直顺拐下去,惹得同学们开怀大笑。但是纪律不允许,在被教官三令五申后只得强忍着不笑出声,却无法控制眼泪的流出。

安溪明显感觉到了那位河北籍的男教官在单独训练这几个顺拐女生时的情绪变化,一开始还可以强忍着不笑,接着会偷着乐,然后是憋不住笑几下,再然后就是无奈地唉声叹气了。

只能怪这位教官太年轻,经验不足,最终无能为力,把最难训的三个交给了连长。很不幸,其中一个就是宫铭,不过还好,有经验的连长首先教会了她,最后留下一个顽固不化的,时而正常,时而顺拐。

安溪很担心宫铭的身体,怕她会营养不良撑不下来,于是,有几次集体吃饭时故意坐在宫铭的旁边,以分享食物的理由把各种肉食夹给她。慢慢地,宫铭开始拒绝,因为她打的饭很少,以馒头、米饭居多,几乎没有什么可以分享给安溪的。久而久之,安溪就放弃了,因为她看到了宫铭眼神里隐藏着的坚毅,已完全遮蔽了自卑。其实所有的同学中,能真正贴合军训思想的只有宫铭,也只有她是在用顽强的信念支撑着身体,永远不会倒下去。

军训的生活也是统一有秩序的,集体出操、集体休息、集体吃饭、集体洗澡、集体拉歌。最开心的就是赶上下雨天,可以在宿舍练习叠被子,也是能趁机放松身体并嚼嚼舌头的大好时机。

说起叠被子,宿舍学得最快最好的就是佳乐了,标准的豆腐块,比教官叠的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身材娇小的宫铭和卜芳芳,在叠被子上也表现了不错的成绩。

身高的优势在此刻却拖了明钰的后腿,因为是在上铺,可使用的空间有限,在被屋顶磕了好几次头之后,也算是勉强过关了。

对平时在家不怎么做家务也没啥机会做的安溪来说,很难做到心灵手巧,在整理内务上就略显劣势,总会有几处皱皱巴巴的地方,不过教官并没有责备,因为宿舍里还有一个更差的就是张杨。

性格泼辣的张杨叠起被子来也是风风火火,三下五除二,不管有没有打好基础就进行下一步,最后的成品会让人哭笑不得。教官开玩笑地说张杨的作品不是“豆腐块”,而是“油炸豆腐”。好在张杨不是脸皮薄的女孩子,不会脸红,也不会在意这些表面的成绩,好似除了程皓哥之外就没有什么会在意的东西,有几次开着玩笑就过去了,比如“油炸豆腐味道更好”,“豆腐过油炸才会唤起我们视觉和味觉的美好享受”。

眼里只有程皓哥的张杨并没有忘记安溪的事,军训第一周的周日晚上,就带来了消息。

那天晚饭后,学校没有安排去操场拉歌的项目,一周的艰苦训练已让女孩子们身心疲惫,大家都准备洗洗早点睡觉,只有张杨出去找她的程皓哥了。

晚上九点,大家开始躺在床上东拉西扯,嚼嚼连里的四位男教官,谈谈班里的其她女生。

十点钟,张杨风风火火地回来了,进门就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待她快速地洗漱完毕,却径直走向了安溪,坐在了安溪的床边。

其她几个女生已不顾身体的疲惫,都探出脑袋望向张杨这边。

最八卦的卜芳芳是个急性子:“什么重要的事啊?快说,洗耳恭听!”

张杨故弄玄虚:“你们……猜呢?”

佳乐猜:“明天不用军训了?”这个倒是大家目前最大的愿望,不过想要不参加军训只能是幻想。

卜芳芳猜:“你跟程皓哥……那个了?”

张杨顺手拿起安溪床上的一本书扔向卜芳芳:“程皓哥是你叫的吗?你这小脑袋里天天都装的啥呀!想哪去了!我现在可是冰清玉洁,为程皓哥守身如玉!我要等结婚那天才……那个!”

“哇哦,哇哦……”女孩子们起哄。

泼辣的张杨此时居然红了脸,不过很快就调整好情绪:“再给你们每人最后一次机会!谁猜中了我就把我心爱的迪奥送给她!”安溪知道这是支口红,价格昂贵,张杨没怎么用过 。

卜芳芳拿起被张杨扔过来的书,又扔回安溪床上:“接招!嗯……既然没干那个,那就是亲嘴了!”

上铺的明钰哭笑不得:“卜芳芳,怎么说得这么露骨!那叫接吻!再说人家俩人的亲密事怎么会在这儿说呢!我看你就直接被pass掉吧!”

佳乐继续猜:“喂,同志们,是不是咱班哪个同学跟教官搞暧昧?”

张杨点了点头:“嗯,还别说,没准真有!”

卜芳芳插话:“唉,谁让咱们都是女生呢!不管男生还是男人,在咱们这就是大熊猫!看见大熊猫,眼里会放出贪婪的目光……”

佳乐接话:“是不是像看见猎物一样,还得留着哈喇子?”

话音一落,女孩子们哈哈大笑。

张杨捂着肚子:“佳乐啊,你真是个活宝!我笑得肚子都疼了!”大喘了一口气之后,接着讲:“都不对,继续猜!我就不信了,我的口红真的会送不出去!”

“安溪!”几秒钟后,宫铭和明钰异口同声地说出安溪的名字。

安溪隐约预感到了什么,想起那天张杨的保证,要让程皓哥帮忙调查那个男生,如果真是这件事,那算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你们怎么猜到的?给我一个理由,谁的理由充分,口红就送给谁!”张杨惊讶的语气打破了安溪的暗自思忖。

一向不怎么参与讨论的宫铭慢条斯理地说:“你洗漱完就直接坐在了安溪的床上,上周末我们还讨论过食堂的那个男生,既然是跟安溪有关,那肯定是那个男生的事了!”

张杨赞叹道:“呀,呀,不得了!看看人家宫铭的分析,简直就像侦探推理一般,哪像你们俩,那么低俗,露骨,哈哈……”

张杨边说边指向卜芳芳和佳乐,俩人有些不好意思,相互对视着笑了。

张杨接着问明钰:“明钰美女,你是怎么猜到的?”

明钰若有所思:“我也发现你刚才冲着安溪就过来了,我还以为你要跟她说什么小秘密呢!看来不是小秘密,而是关乎小六的终身大事呀!”

躺在床上的安溪伸腿踹了踹明钰的床铺:“死明钰,你也开我的玩笑!”

明钰回答:“好了好了,安溪,不开你的玩笑了!咱们还是听听张杨打听来的消息吧!”

张杨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喝了一大口水,慢慢咽下去,坐在安溪旁边,对着安溪郑重其事地说:“安溪,已经打听清楚了,那个人高马大是卫生系的,也是新生,叫周海!你说巧不巧,他也是山东人,好像是在……什么山…..山什么……不对,就是什么山来着,《水浒传》里那个,叫什么山……!”

张杨还在绞尽脑汁地想到底是什么山,安溪拍了拍张杨的大腿,自信地说:“梁山呀,梁山一百零八将好汉,在山东济宁!”

张杨拍了拍脑袋:“对,对,就是山东济宁梁山人,我只记得程皓哥提过是《水浒传》里的地方,忘了是哪个山了,哈哈……”

安溪无奈地摇摇头:“唉,我看你满脑子就只有程皓哥了,什么梁山、庐山、狼牙山的,都不及高程皓这座巫山好!”

张杨回过头纳闷地看着安溪:“什么巫山?啥意思?”

安溪还未回答,上铺的明钰摇晃着脑袋背古诗一般地开始抒情:“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安溪跟明钰心有灵犀地击了下掌。

张杨摆了摆手:“行了,你们俩别显摆了,跑题了!搞得我都不知道说到哪了!”

卜芳芳饶有兴趣:“你刚才说到他叫周海,山东济宁人,是安溪的小老乡,看来关系是更近了一步呀!”

安溪有些激动:“谁跟他有关系,不要瞎说,谣言就是像你这样造出来的!”

张杨着急:“别插话,我还没说完呢!”她喝了口水,继续讲:“你们知道吗?他的高考成绩是760分,在他们卫生系是数一数二的高分了!真正的学霸!”

佳乐不禁啧啧感叹:“学霸也会喜欢女生吗?”

这句话把大家都给问懵了。

张杨反问:“你这话说的,难不成学霸还得喜欢同性呀!这是什么论调!”

佳乐自嘲:“我的意思是学霸只懂得学习,不懂得追女生!”

卜芳芳接话:“你这是以偏概全!学霸要真追起女生来会文武并用,双管齐下,真正的霸中之霸!”

佳乐问:“你见过?”

卜芳芳犹豫着,不好意思地眨了眨眼睛:“我……我……我想象的”。

“哈哈哈……”她俩一唱一和把大家都给逗乐了。

张杨大笑:“哎,跟你们说个事怎么这么困难呢!我都被你们打断多少次了!还想听吗?”

其她几个女生异口同声:“当然想听了!”

张杨兴高采烈:“好吧,我接着说。周海,卫生系,山东济宁梁山人,学霸……还有什么来着?我想想啊……对了,1980年出生,摩羯座,安溪你好像是巨蟹座吧,女巨蟹跟男摩羯似乎不是最佳搭配,不过也还可以啦!”

明钰竖起了大拇指:“哇塞,张杨,我现在真是对你的程皓哥佩服得五体投地呀!这么短的时间就调查了这么多信息,佩服,佩服呀!”

张杨很是得意:“那当然了!我的程皓哥是系里的学生会主席,认识人多,当然有优势了!”说完又拉起安溪的手:“安溪,以现在的条件来看,周海确实是很优秀,还是班长,我看很有潜力成为他们系里的学生会主席!”

卜芳芳甚是羡慕:“哇,安溪,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机会难得,好好把握!”

安溪有点生气:“他的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说实话,我对他没啥感觉!你们就不要起哄了!”

明钰替安溪说话:“就是就是,谈不谈男朋友,谈哪个男朋友那是人家安溪自己的事情,咱们就负责把好关就行了!”

张杨又拉起安溪的另外一只手:“安溪,信息暂时就只有这么多,有需要尽管告诉我!我过去了啊!”

张杨起身绕过宿舍中间的桌子,拉开自己的抽屉,取出化妆包,翻了半天,拿出那只名牌口红,看了眼明钰,又看了眼宫铭,犹豫着到底该给谁。

明钰理解张杨的意思,急忙说:“张杨,口红还是送给宫铭吧,我用不了,我的嘴唇用口红会有点过敏。”

张杨点了点头,直接把口红递给了宫铭:“宫铭,你真的是实至名归,就拿着吧!程皓哥不太喜欢我涂这个颜色,在我这就浪费了,放在你那没准还能发挥大作用呢!”

安溪很佩服张杨,尽管知道了宫铭的小秘密,但是这番话并没有伤到宫铭的自尊心。

宫铭犹豫了一下,缓缓伸出手接过口红:“那好吧,谢谢了!不过我也不怎么用,可以先放我这,你什么时候想用随时拿回去!”

张杨撇嘴笑了下:“好的!”说完,潇洒地爬上了床。

宫铭仔细端详着手里的口红,拔下盖子,盯着那一抹红艳看了许久。

“啪!”宿舍熄灯了。

女孩子们都叹着气,抱怨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太快,熄灯意味着今天马上就要过去,这一周也马上就要过去,明天还得继续训练,还是早点睡吧!

“啪!”一道细小清脆的声音透过女孩子们此起彼伏的抱怨声,从宫铭那边传过来。

安溪猜应该是盖口红盖子的声音。宫铭不像是会用这种大红色口红的人,她真的是喜欢这只口红吗?还是别有它用?可惜现在看不到她的表情……

小说《白衣飘扬的五年》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白衣飘扬的五年》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