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飘扬的五年小说哪里可以免费看

《白衣飘扬的五年》小说简介

经典热门小说《白衣飘扬的五年》是大神级网文作者西和流的代表作书中主要讲述了:周海深深吸了口气,起身坐到长椅另一边,接着讲:“报到第二天,周五,快中午了,我正好路过停车场,看到一辆山东牌照的车,很是亲切和好奇,就停下脚步,想看看来报到的是什么样的老乡,接着就看到你下了车。”“然……

白衣飘扬的五年小说哪里可以免费看

《白衣飘扬的五年》 免费试读

周海深深吸了口气,起身坐到长椅另一边,接着讲:“报到第二天,周五,快中午了,我正好路过停车场,看到一辆山东牌照的车,很是亲切和好奇,就停下脚步,想看看来报到的是什么样的老乡,接着就看到你下了车。”

“然后呢?”安溪很想听下去。

“然后……”周海的眼神有些深邃,“你打开后备箱,没让爸爸帮忙,一个人把所有的行李拿出来放在地上。我记得你说了句‘妈,背包还是我来背吧,您这身衣服要是压皱了在这也没法熨’,说完,你背上背包,拉起皮箱,你爸爸好像拿了一个比较重的提包,三个人离开了停车场。我当时在想你应该个很懂事的孩子,就跟着你们往前走。”

“你跟踪我?”安溪瞪大了眼。

周海猛然发现好像不该这么说,急忙辩解:“不是……没有……也不是跟踪,报到处就在男生宿舍楼下,我正好回宿舍,同路,同路!”

“哦!”安溪勉强回应,这个理由有些牵强。

“我走在你们身后,看到你们一家三口有说有笑,也从你爸妈的口中记住了‘安溪’这个名字。我羡慕你有个幸福的家庭,有爱你的爸爸和妈妈……可我……”周海的眼神里显露出一丝忧伤。

安溪感觉到周海的情绪不太对:“你没事吧!”

“哦,没事!就是想起了我妈,小时候她就离开了我。”

“对不起啊!”安溪不敢再问下去周海的母亲是去世了还是离开了家。

周海深沉地说:“没关系,都这么多年了,习惯了!”

听了周海的一番话,原先压在安溪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落了地,这么多天的焦虑烦恼也瞬间烟消云散,现在对周海只是同情。不过生活在幸福家庭里的孩子怎么会对在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做到感同身受呢!安溪不知该如何安慰周海,就转移了话题:“我们还是赶紧出发吧,都看不见大部队的影子了。”

周海扶着安溪站起来:“你膝盖磕青了,走两步试试,看疼不疼?”

安溪走了两步,疼痛感不是很强烈,对着周海微笑:“放心吧,还可以走!”说完,取出塞鼻子的纸团,血已止住,顺手扔到垃圾袋里,转身去背行李包。

周海急忙抢过来:“这个还是我先帮你拿吧!”

“那就谢啦!”安溪没有拒绝,毕竟身上还有点伤。

男孩子天生就是干力气活的!周海后背上一个行李包,手里提着一个行李包,轻轻松松,比安溪还快着几步。

由于膝盖的疼痛,安溪走路稍有点瘸,步伐自然也慢了些。

走在前面的周海故意放慢脚步,跟安溪齐平。

安溪这才意识到,周海确实是很高,自己刚刚到他的肩膀处。

“你怎么会长得这么高?”安溪无话找话。

“我爱跑步,从小就爱跑,可能跟这个有关系吧!现在也养成了习惯,每天跑六七公里!”周海很是自信。

“哦,这样呀!”安溪微笑。

“你是不是很爱笑啊!而且笑起来很……”周海警觉到自己好像不该这么说,毕竟俩人还不算熟,说女孩子“好看”有可能会造成误解。

安溪会意,开起了玩笑:“很……很傻?”

“哈哈……”

“哈哈……”

已经能看到队伍的影子,好像在原地休息,二人都加快了脚步。

负重的周海开始有些气喘,安溪想把行李包接过来,却被周海拒绝:“我提得动,一会到队伍里再给你!”

自从知道事情的原委后,安溪面对周海就变得非常坦然,看着周海的眼神也不会再躲躲闪闪,如同哥哥一般,有的只是感动和同情。

“问你一个问题,你刚才消毒的动作很娴熟,像是……像是练过的!”安溪很想知道答案。

周海回答:“我爸妈在乡里开了间卫生所,我爸是医生,我妈是护士,我从小就耳濡目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消毒是最简单的。”

安溪还是没忍住:“你刚才说你妈妈……”

周海有些惆怅:“我九岁那年,妈妈患了绝症离开了我们。那一年是1989年,Beyond发行了一首新歌《真的爱你》,是献给母亲的歌,我就反复去听,最后可以一个字不差地唱下来,有时间就唱给天堂里的妈妈听。”

“怪不得,我感觉这首歌像是刻在你心里一样!”安溪恍然大悟。

周海接着讲:“说实话,其实……我只会唱这一首歌!”

“说谎!”安溪撅起了嘴。

“你不信?”周海眨了眨眼。

“当然不信了!”安溪停下脚步,神秘地说,“有首歌你肯定会唱,而且会完完整整地唱下来!”

周海也停下了脚步:“什么歌”?

安溪笑着:“《团结就是力量》呀!哈哈……你是班长,要是敢说唱不下来,我就告诉你们连长去!”

没想到周海回了句:“安溪,你真的很聪明!”

安溪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肚子的咕噜声拯救了她。

午夜很寂静,周海也听到了:“饿了吧!”

“嗯,有点。”安溪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只吃了一口,太甜,不想再吃下去,而且咀嚼的动作会感觉鼻子一阵阵地疼。

“这一口能解决问题吗?”周海看出安溪的不自然,马上放下行李包,去掏自己的背包。“这个给你!”周海取出一包话梅糖,撕开包装袋,递给安溪。

安溪犹豫了一下,接过来,只拿出两块,剩下的还给了周海。打开一块放进嘴里含着,酸酸甜甜的味道,很是爽快:“这个味道还真不错!”

周海很欣慰,提起安溪的行李包:“那咱们出发吧!”

终于赶上了队伍,安溪找到明钰慢慢坐下。

教官还有宿舍其她几个女生闻讯也纷纷赶过来,问安溪伤势如何,有无大碍。

周海见状,悄悄把行李包放在安溪的身边,退后几步,坐在八连连长的旁边。

只剩五分钟的休息时间,没有给女孩子们八卦的机会,队伍重新整装出发。这次的目的地将是学校,最后的终点。希望就在眼前,大家似乎都重新捡回了信心和气势,加快了步伐。

安溪走得有些费劲,一直被明钰搀扶着,很是感动:“明钰,谢谢你!”

明钰爽快地回答:“这有什么呀,应该的,谁让咱俩是上下铺呢!看着你摔跤我都心疼!我当时要是反应再快点,就不会让你摔倒了!”

安溪低下头:“怪只能怪自己,不长眼睛,只顾着看那座桥了!就是刚才路过的那座结构怪异的桥!”

明钰问:“是那座银灰色的桥吗?”

安溪回答:“对,就是刚刚路过的那座,银灰色的!”

明钰笑了:“哦,那座啊!胜利桥,是法国人设计的,年头可好长了,得六七十年了!安溪,你知道吗?胜利桥是我们津港人的骄傲,它可以向上打开,下面通过大船,放平就可以通车。”

安溪很惊叹:“还有这样的桥!太令人吃惊了!它什么时候能打开呀,真想看看!”

明钰认真地讲:“那可不是天天都能打开的,这几年好像一直都没开过!反正我是没见过!”

“啊,这样呀!”安溪有些失望,不知有没有机会能看到。

“安溪,累不累?撑得下去吗?”明钰问。

“放心吧,明钰!拉练训练的不就是吃苦耐劳、不怕困难、迎难而上的精神吗!”安溪一板一眼地说,把明钰给逗乐了。

明钰回头望了望八连的方向,趴在安溪的耳边悄悄说:“刚才长椅那里,我这个电灯泡跑得还挺及时吧!”

安溪想起刚才那一幕,想起曾经因周海造成的困惑与烦恼已离自己远去,眼眶突然有些湿,说不清是源于身体的疼痛,还是起于感情的释然,或是感恩于周海的相助,亦或是感动于周海的经历,一滴眼泪流出来,没有擦,任其滑落到嘴角,咸咸的味道。深吸了一口气,对明钰讲:“明钰,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很好的机会!”

明钰诧异:“啊?你俩……不会吧,这么快!”

安溪急忙解释:“嘘,小点声!不是你想的那样!”接着凑在明钰耳旁,把刚才的经历重述了一遍。

“明钰,你能理解吗?你应该能理解我,是吧!我现在对周海只是同情,而他也是因为想念妈妈才记住的我,我跟他只是老乡关系,他刚才的行为也是出于老乡帮老乡,我们互相之间都没有其它的意思!你明白吗?”安溪很是郑重其事地说了这段话。

明钰若有所思:“老乡?嗯……既然是老乡,帮你是理所当然。可是……可是我总感觉不太对劲……刚才……他跑过来扶你起来,帮你消毒,整个过程虽然很短,但我觉得他看你的眼神不一样。唉,怎么说呢……你可能没注意……反正我觉得他的眼神里不止是紧张,还有点……有点说不出来的那种感觉,炽热的,温柔的……”

安溪拽了拽明钰的胳膊:“你都想哪去了!上次就是你说的’温柔’,可害惨了我,把我弄得极其焦虑。现在已经搞清楚了,以后不要再开我们的玩笑了!”

“嗯……” 明钰似乎还有话要说,想了想,又叹了口气,“好吧,弄清楚了就好!可是……”

安溪反驳:“可是什么呀!你看,你又来了!”

明钰这次很干脆:“好吧,不提,不提!”

安溪紧接着加了一句:“对了,还有宿舍其她人,你得帮我解释,我可不想再听到她们讨论我跟周海之间的事了!”

明钰拍了拍胸脯:“首长,保证完成任务!”

安溪开玩笑:“不对,士兵,你现在应该向我敬礼!”

明钰右手搀扶着安溪,只得用左手做出敬礼状:“首长,保证完成任务!”

安溪右手做出同样的动作:“同志辛苦了!”

跟在后面的周海看到两个女生搞笑的动作,小声地笑了。

走在前面的安溪一路没有回头,她没有发觉,周海一直在往前看,看的就是自己,眼神是关切的,炽热的,温柔的……

凌晨一点半,大部队回到学校,比计划时间提早了半个小时,圆满完成任务。虽然这次付出了血的代价,但是安溪很开心,如释重负。

队伍解散时,周海找到安溪,手里拿着那包打开的话梅糖:“安溪,我看你挺喜欢吃这个的,还是给你吧!”安溪还在犹豫着要不要接,周海直接把那包糖塞到安溪手里,说了句“回去好好休息”,转身就跑远了。

女孩子们太疲倦,有几个回到宿舍倒头就睡。安溪照常洗漱完毕,躺到床上。如同提前约定好一般,谁也没有说话,静静的,只能听到窗外知了的叫声。安溪心里很清楚,今晚的事,她们肯定要八卦一番,这会儿是太累了,明天肯定逃不掉!不过没关系,还有明钰会替自己说话。

美好的夜晚,做个美好的梦……

小说《白衣飘扬的五年》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