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声且送阳西》小说全本在线免费阅读,宁不凡,陈晨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蝉声且送阳西

小说:玄幻

作者:雨落竹冷

简介:(武侠+剑道+权谋+腹黑+搞笑+扮猪吃虎)天下大势为棋盘,世间众生为棋子,一人执黑,一人执白。有人目生重瞳,冷眼看向凡俗众生,抬手间天地颠覆。有人温文儒雅,算计一环紧扣一环。有人以二品之姿一步入脉,一步不惑,引十数颗天外陨星燃放烟火。有人剑道刚正,却侠客独行……有人痛极大哭,有人畅怀大笑。有一腰佩木剑的少年从世外桃源走出,看这俗世,看那江湖。

叶落忽知秋意,蝉声且送阳西。

你好,仙侠!

角色:宁不凡,陈晨

蝉声且送阳西

《蝉声且送阳西》第1章 麒麟子免费阅读

世间万物皆是虚假,唯祂不变。

无数年间,我们踏步在这片土地,像行走于祂的神国——耶鲁亚德

他眼睛睁开时,一片刺目的阳光映射,他连忙用手遮眼,略微有些茫然的坐起身,打量周围环境。

这是一片宁静的小竹林,生机盎然,他的左前方有一座小庙,在竹林的围绕下显得越发宁静,林深处传来雀鸣,他坐在两拨竹子中间的草地,回忆起之前的事情。

我,是谁?

我是宁钰,表字不凡,这里是白玉仙山脚下的隐世小村落,世人称为柳村,父亲是村里唯一的书生,宁立字孟尝,母亲呢,母亲的记忆怎么想不起来。

是了,他自小在柳村长大,未曾见过母亲,父亲有一日醉酒后,无意间告诉他,他的母亲名唤君儿,在一不可知之地。

宁不凡扶额闭目皱眉,仙山,柳村,记忆越发凌乱,我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继续回忆,此地处于天风国与北沧国交界处,白玉山脚,白玉山又被世人称为仙山,柳村从不参与纷争,显得更像是一处世外桃源。父亲是柳村唯一识字之人,年轻时也略有几分文采,在这乱世之中,却未能取得功名,为人倒也淡泊,生下他后更是看轻了浮名,带他归隐在仙山脚下的柳村,购置了一些田产,又创办了私塾,在这世外桃源做起了教书先生。

直到去年,待宁钰及冠表字之后,宁立匆匆离去了这个生活了二十余年的地方,只留下一句:“我去寻你母亲。”

宁不凡轻叹口气,今日这是怎么回事,昏迷在竹林旁,已很久没有复发的失魂症再次复发,脑海中隐约多了许多奇怪的东西。小时候就是这样,天生与人不同,常人学会走之后,他还在地上爬,常人可以背诵圣贤名言时,他还在学父亲母亲这两个字该怎么说。

直至八岁才断断续续学会说一两个字,直到十七岁他才能像正常人一般与人交流,柳村的众人一直以为他是痴儿,愚傻。

其实他知道,自己的思维从刚出生时就异常灵敏,仿佛生而知之,只是会毫无规律的间歇性失魂,每次病发醒来脑海总是一片混沌。

今日来竹林乘凉时,竟又再次复发。

他摇头自嘲苦笑,也罢,先回去吧。

他刚转身,却发现一只土狼从草丛窜起,猛地扑向他怀里,宁不凡微惊,躲避不及被撞倒在地。

我命休矣!

想象中的被野兽袭击并没有发生,只见这土狼摇晃着尾巴,龇牙咧嘴的伸出舌头,在他脸上使劲舔,像极了单身多年的舔狗。

“住嘴!”

宁不凡心生疑惑,你身为野兽的尊严呢,堂堂凶狠的野狼怎么像条家狗一般。

柳村紧靠白玉山,平日也不乏野兽和各类鸟禽入村,但据他所知,记忆中的土狼从未有像这般温顺。

棕灰色毛发,眼窝深陷,头颅低昂,这怎么看都像是一条残暴的野兽。

虽有些许不解但也暂且放下,想着,这可能是有主的,否则不可能如此温顺,他拍了拍狼头,它果然口中轻微嘶吼,安静下来。

或是来柳村的外客带来的家宠?

村北头,田主富户陈家门口。

陈家大少陈晨脸上带着莫名的古怪神色。

“什么?你找宁家那个八岁才学会说话的傻子?”

陈晨惊呆了,这位如同画里走出来的仙子怎么会指名道姓的向他打听一个天生残缺的痴儿。

柳村与世隔绝,数十年内也极少有人进来此处,而从村子里出去的人,却永远也无法再找到回这里的路。

除了宁钰的父亲宁立,这是他见到的第一个从外面进来的人,那位不言不笑的严肃教书先生除了喝酒和读书没有什么别的爱好,除了教书之外,也未曾与其余人谈论过外面的世界。

有次他实在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思问了句:“宁先生,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

那位受人尊敬且令人畏惧的先生只是颇为意外的看了他一眼:“怎么你想出去看一看?”

“没有没有,我就是…….略有好奇…….”

“外面的世界没有什么好的,那只是一个牢笼。”

“…….”

回到此刻。

女子听到陈晨的一番话,眉头紧锁,心下惊奇,傻子?这与宁师所说的麒麟之才相差未免太大。

“你说的傻子是那宁钰宁不凡?他…..怎么可能是傻子?”

“是啊,我们村子里只有一个傻子,大家都知道,宁不凡从小到大都是痴愚之徒,六岁才勉强学会走路,八岁才能喊出父亲名字,患有脑疾,莫名其妙就会昏厥过去。姑娘你是不知道,前些年我与宁不凡去张伯田里摸地瓜,让他放个风,有人来看的时候,他直接跟人家说他是来行窃的,你说他脑子是不是有点问题。”陈晨仍带着些许怨念。

“哦?这位宁公子倒是个妙人。”女子眼波流转,眉目含笑,散发摄人心魄的魅力。

“还未请教姑娘芳名,在下乃是陈家公子,陈子期,单字一个晨,我父亲乃是柳村田主,在这里颇有些威望,姑娘若是来此有事需要在下,一定义不容辞。”

我父亲是地主,富户,我,有钱人。

女子轻笑说道:“小女子是天风国万京城人,祖承姜姓,家中长辈取名格,字缙云,此番前来是受人所托寻一奇人。小女家里遇到些麻烦,师傅言只有此人可以助我。”

你说寻人我倒是可以接受,但你寻个傻子,莫不是…….

陈晨面色古怪,心生怜悯,狐疑的打量着面前清冷的女子。

这女子倒是绝色天姿,若是与自己珍藏在被褥下,柳村唯一珍宝清池戏水图上的女子相比,也不遑多让,只是眼前这女子,脑子怕是也有些问题。

踏遍千山万水来到柳村,只为了寻找一个傻子?

“嗷呜!”一声嘹亮的嘶吼声响起,正是带着野狼的宁不凡从竹林归来,途经村北头正往自家赶。

“宁钰?你怎么被野狼捕获了?”

陈晨幸灾乐祸打量着撕咬宁不凡衣角,拖着他走的那匹野狼,哑然失笑。

“小七!过来。”姜格轻轻招手,被唤做小七的土狼欢快的摇摇尾巴,嗷呜一声便屁颠屁颠跑了过来,跑到一半忽而转身返回撕扯着宁不凡的衣裳要把他拉过去。

我是你的猎物?你这是向主人讨赏呢?

宁不凡心生郁闷,却也不好多说,快步走向陈晨和那陌生女子,一眼望去,只觉得芳华满目,女子面容姣好,衣着华贵,一身白色衣裳衬托出尘气质,腰间挂着翠绿流苏,大概是大户人家未出阁女子,气质出尘,着实让人心生惊艳。

“公子可是宁家麒麟子?”姜格眼神热切,心想,果然是如玉般的少年,气质脱俗。不似凡人,那凌乱的发丝和沾满草屑的衣裳属实不羁。

宁不凡用一脸看傻子的神情看向她,心想,这女子虽说姿色上乘,但这脑子是不是得有些顽疾,你我素不相识,怎么刚见面就喊我什么麒麟?我的长相又这么奇怪竟与麒麟神似,我不是人?

有句话说得好,可能我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

想到这,宁不凡不由得心生怜悯,露出和蔼的微笑:“姑娘,众所周知,宁不凡是一个愚昧痴傻之人,姑娘观我吐字清晰,才思敏捷,哪里是宁不凡那个傻子,我是陈晨,陈家大少,我父亲是地主,是富商,我是纨绔子弟,我有田有粮,是有钱人。”

说着他用手指向气急败坏的陈晨,带着凝重的语气:“姑娘别看这宁不凡看着仿似正常人一般,但他脑子有病,一犯病,嘴角流涎,凶性大发,不仅会咬人,目之所及皆逃不过他血盆大口,姑娘可要离他远点。”

陈晨气急反笑,指着宁不凡破口大骂:“好啊,宁钰,你真不是个东西,旁时我待你如何,你竟在姜姑娘面前污蔑我,好啊,看我不打的你口鼻出血,七窍冒烟!”

姜姓?此前偶然听闻父亲讲过,姜乃天风皇室姓氏,柳村其余人不知晓是因为从未离开此处,消息闭塞,但他的父亲年轻时曾踏遍各国,知晓不少奇闻异事,闲暇时也常说与他听。

那这女子,岂不是…..

宁不凡随手拨开冲过来的真正傻子,挑眉正色凝视那位姜姓女子,这位,姜姓女子身份未必简单。

姜格恳切道:“宁公子莫要说笑,姜格此番前来是由宁师引荐,自万京而来,已过数月,终是不负使命。”

“你师父是?”

“就是你的父亲,白衣军师宁立。”

“那你是?”

“天风国姜王之女,姜格,字缙云,父皇赐号纳兰。”

如果他的记忆无错的话,在天风皇室中,只有及笄待嫁的嫡系公主才有资格被赐予封号,只是不知这纳兰是何处封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