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风小说
高分必读小说推荐

《小狐圣主追夫记》小说全文在线试读,《小狐圣主追夫记》最新章节目录

《小狐圣主追夫记》小说简介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小狐圣主追夫记》,它的作者是一叶飞雪书中主要讲述了:清山门位于清山半山腰,雪轻月一行四人没走多少路就来到了仙门前。站在清山门前面的雪轻月顿时愣了神,昔日仙气笼罩,金碧辉煌的仙门竟然变成了一片狼藉,面目全非。师姐妹四人走近界门,顿时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

《小狐圣主追夫记》小说全文在线试读,《小狐圣主追夫记》最新章节目录

《小狐圣主追夫记》第4章 破阵 免费试读

清山门位于清山半山腰,雪轻月一行四人没走多少路就来到了仙门前。

站在清山门前面的雪轻月顿时愣了神,昔日仙气笼罩,金碧辉煌的仙门竟然变成了一片狼藉,面目全非。

师姐妹四人走近界门,顿时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想要压制她们的灵力。

四人慌张退后,才发现整个仙门被不知是什么阵法笼罩,阵中血腥味肆意飘散,邪气凛然。

雪轻月顿感不妙:“先有赤焰异动,接着清山灭门,这恐怕不是巧合,那块寒玄镜恐怕……”

但也许凶手还未来得及,或还没有找到呢,“三位师姐,你们可觉得此阵熟悉?”

“你是说……”大师姐轻辰不敢确定。

“没错,就是锁灵阵。”雪轻月肯定道,“只是设此阵之人悟了邪道,竟然以血为祭改了阵法,使只能用来锁住灵力的锁灵阵变成了吃人吃魂的灭灵血阵。”

“轻月,你不是想破阵吧?”大师姐轻辰怯怯问道。

“不妨一试!”

雪轻月望着血阵自信地凌然一笑,立马腾空而起在半空一个优美的旋转一手为掌灵力而出一手推臂辅之开始破阵。

大师姐与其他两位师姐相互确认眼神后,也一同跃起帮助雪轻月共同破阵。

“四位师姐,这灭灵血阵毁明摆着是毁我雪狐一族声誉,今日我们定要将其破除。”

雪轻月势在必得,再次催动灵力变换破阵之法。

灭灵血阵虽基于锁灵阵,却比锁灵阵要强大许多。

雪轻月师姐妹四人经过近一个时辰,耗损大量灵力体力耗尽终究还是将血阵攻破了。

稍适调息之后,起身进入清山派,一进大门便有阵阵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可却不见一具尸体的影子。

三位师姐都为之感到疑惑,而雪轻月却一眼便看出了玄机。

“是这灭灵血阵。恐怕这清山满门都已形神俱灭了。

此阵如此凶残,连轮回的机会都不给,这布阵的人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说完她还忍不住噘起嘴吧摇头叹起了气,不禁祈盼:希望不会有下个清山派!如果让她知道这布阵之人,定要好好收拾一番方能解气。

听完雪轻月的分析,四人便分头四处查看尽是鲜血淋淋的清山仙门。

东南西各处院落已无生气,只有雪轻月在查看北院之时感觉到了一丝残存的活人之气。

四处寻找下,终于在正殿后院发现了已经奄奄一息的风促真人。

只见风促真人倒在地上满身是伤,口中还在吐着鲜血,而在他身后还安静坐着一个一身青衣相貌不凡的男子,此人正是燕流初。

燕流初虽嘴角有血,身上却看不到一丝伤口,与已到在地上的风促真人反差极大,应该是风促真人拼死保护,才保得其身体无恙。

只是雪轻月并不认识燕流初,更不是他是何人,所以为何能让风促老头如此保护,而他又为何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她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既然风促还活着,那想必从他口中应该就可以得到答案的。

“风促真人,风促真人,你怎么样?”雪轻月蹲下伸手想将风促扶起。

然而当风促真人缓缓抬起头看清楚雪轻月之后,突然一把将她推开,情绪异常激动地抖着手指指向她:

“你,你这狐妖,休想拿到寒玄镜,老夫就算魂飞魄散也绝不会让你们的奸计得逞。”

他竟一眼就认出是她的身份,这个风促还真是不简单。

他既能认出她是狐族那能知道她此行的目的并不意外,可是他口中的奸计又是何意?这其中定有什么误会。

“风促真人,你是不是……”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可惜雪轻月的话未说完,风促就气绝身亡了。

风促也算一代仙门宗师,而今就这般惨死在雪轻月面前,多少不免觉得有些惋惜。

这时三个师姐也纷纷来到此处,见此情景,大师姐轻辰最先惊措问道:“轻月,这不是风促吗?他这是?”

雪轻月看着风促慢慢起身,摇头叹息,道:“他死了。”

“死了?”雪轻辰诧异道。

三师姐轻烟却突然哼笑一声:“没想到他们清山一派也会有今天。

想当初他们不分青红皂白残杀我狐族数十条性命,今日这算不算报应?”

轻烟的话轻月虽觉得有些不妥,毕竟有这么多无辜之人惨死,魂飞魄散连尸骨都找不到了,但她也不好反驳。

因为当初清山苑子悟率其弟子残杀雪狐无辜性命数十条,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净山之上的每个弟子都把这份痛深深地刻在了心里。

“轻烟,别这么说,清山一派几百弟子都命丧血阵,他们又何错之有啊。

只是,这清山一派除了与我族有恩怨,也没听说得罪过什么人,是谁如此歹毒竟灭了清山满门,还用的是我狐族密阵而改的血阵。”轻辰直言。

大师姐所言也正是雪轻月所想:“大师姐说的是,不过轻月在想,这赤焰兽突然异动,清山也突遭灭门,这恐怕不是巧合。”

“轻月所言甚是,对了那老头临死之时可有说什么?还有那个人可还活着?”

三师姐将目光投向了风促风后的燕流初。

三师姐的话提醒了雪轻月,风促拼死护着他身后的人,那么这个人身上一定有她们想要的答案。

她走到燕流初面前蹲下来轻轻摇晃试图叫醒他:“公子,公子,你可还好?”

眼前人却任她如何喊叫摇晃都没有反应。

可她明明能感觉到他呼吸均匀脉搏平稳,虽看着是受了伤,但应该并不严重,不至于叫都叫不醒啊。

眼见叫不醒,她便试着度真气给他,这样即便身受重伤也应该可以有片刻的清醒之时,然而他依旧“顽强”地昏迷着。

师姐妹四人束手无策,最后决定先将风促安葬之后将燕流初带回净山再做打算。

不过将燕流初带回后,族中众人使尽方法亦是未能将他唤醒。

七日过去了,原本一切正常的燕流初呼吸和脉搏渐渐地弱了下来。

任众人如何渡真气与他都无济于事,最后竟所有的活人体征都消失了。

在众人都觉得此人已无力回天要将其安葬之时,雪轻月却总觉得此人虽表面上看起来是死了,可是他却不像是已死之人,所以命人将其冰封在了霜华洞中以观后形。

黑火钉不明来历无从下手,寒玄阳镜又不知去向,唯一知道其下落的也恐怕只有那个被带回来的死人了。

小说《小狐圣主追夫记》第4章 破阵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小狐圣主追夫记》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