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风小说
高分必读小说推荐

小说《裂缝中的阳光》txt全文阅读

《裂缝中的阳光》小说简介

你喜欢看社会生活类型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首席司令官的一本新书《裂缝中的阳光》书中主要讲述了:看着我吃惊的模样,赵琳挥了挥手,“我在开玩笑呢,你别当真了。”“我说嘛,你也看不上我啊,我就是一个三无产品,没房没车没存款。”我自嘲着,感受到浓浓的尴尬。赵琳笑了,笑得很纯真。看着她天真烂漫的笑容,我……

小说《裂缝中的阳光》txt全文阅读

《裂缝中的阳光》 免费试读

看着我吃惊的模样,赵琳挥了挥手,“我在开玩笑呢,你别当真了。”

“我说嘛,你也看不上我啊,我就是一个三无产品,没房没车没存款。”我自嘲着,感受到浓浓的尴尬。赵琳笑了,笑得很纯真。看着她天真烂漫的笑容,我忽然觉得如果赵琳能成为我的女朋友,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可是,我没钱没房没存款,怎么能给赵琳幸福呢?毕竟我已经过了那个只需弹吉他唱情歌的年纪。

看着她的笑容,我低下了头,一种无力的自卑感浮现在心头。

此时此刻,我多希望我在南京能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我多么想找到一个相爱的人,在那个房子里共度余生,然而这一切对我来说,似乎是那么的遥远不可及。

也许是赵琳没有从我的脸上看到那种惊喜的神色,也可能是她真的开了个玩笑,置于某种,答案已经不重要了。

接下来,我们只是静静的吃完了余下的汤包。

公交站台,我们互相告别,最终相背而去。

我孤独地坐在公交车上,向窗外望去,尽是面无表情行事匆匆的人群。他们来来回回,反反复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至死亡。

在夜幕中,我拖着疲惫的身躯沿着楼梯往六楼爬去。在经过五楼时,我看到501室的门是半开的。

“这谁家房子?家里有矿啊,连门也不关。”我顺手一关,当一个好心人。

当我回到公寓,躺在沙发上时,听到楼下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吼声 ,“我就去走廊那边倒个垃圾,谁把我门关了。”

我一拍自己的大腿,暗骂自己好心办坏事。

咚咚咚,有人敲门。

我透着猫眼向外看去,看到一个穿着粉色睡衣的女孩,是那天雨夜穿着黑色雨衣的女孩。

我开了门,心虚地向她问道:“你是?”

“我是楼下刚搬来的,我刚才出门倒个垃圾,不知谁把我门关起了,我手机和钥匙全在房间里,我想问你借下手机。”女孩说。

我眯着眼睛,“我怎么看你有些面熟啊?”

那个女孩干咳了两下,“那天晚上是我穿着黑色雨衣扮鬼吓你。”

“吓我?怎么可能,我胆子特别肥,手机给你。”我掏出手机,给这女孩。

这女孩打了贴在楼道墙上的开锁师傅号码,师傅表示要半个小时才能赶到这里。于是,这女孩就坐在了我客厅的沙发上。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气氛有些尴尬。特别是我,好几年没和女人共处一室了,此时此刻,不免有些想入非非。

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我打开了客厅的电视,随便找了个电视剧看了起来。

“你好,我叫林华,对了,你一个女孩大晚上地在外面干啥啊?还下那么大的雨。”我客气地向那个女孩问着。

“你好,我叫卢珊珊。唉,是那个老板的妹妹不知被谁撞了,脚踝肿了一大圈,在医院里没人接,我就被老板叫去医院了。”

“车祸?你老板的妹妹叫什么啊?还有你那个老板怎么这么没人性啊,这么晚还让你一个女孩子出去,万一你出事咋办?还下那么大的雨。”我心里一惊,想着那个她老板的妹妹不会就是被我撞的那个女孩吧。

“拿多少钱干多少活,我老板给我开了丰厚的月薪,也值得我去卖命,况且我们公司有死亡金,因为工作死亡的员工家属可以得到一大笔保险金。”

“丑陋的资本主义!”我愤愤不平说道。

“我说你那晚唱什么歌啊?分手了,还是女朋友跟别人跑了?\”

可能这女孩只是开个玩笑,但是她戳痛了我的心扉。我沉默着,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那个梦,心如刀绞。

卢珊珊察觉到我沉默,似乎明白了什么,拍着我的肩膀,安慰道:\”女朋友分了,再找一个呗。\”

我笑了笑,对她说:\”我就当这是安慰吧。\”

\”你听没听说这公寓要拆迁了啊?\”

\”拆迁?\”

我还没来得及细问,手机就响起来了,开锁师傅来了,卢珊珊半跳半跑地下了楼。

等卢珊珊走后,我打开电脑,在网上搜索关于南京拆迁的信息。

咚咚咚,敲门声再次响起。

我开了门,是卢珊珊。

卢珊珊一脸冰霜,直接给了我胸口一拳,\”原来是你关了我的门!\”她也知道轻重,没有用多少力气。

我揉着胸口,\”卢珊珊,你不要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我家是电子猫眼,有视频录制功能,呸,渣男!\”

卢珊珊气冲冲地回到楼下,我愣在原地,就是因为当了个好人关了个门,我就被戴上了渣男的标签,真是好心没好报。

本来我还想找她了解一下关于这公寓拆迁的消息,如今看来,我只能等一个合适的机会再向她询问了。

我关上门,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无聊的电视节目。

这房子我租了三年,如今听到这里要拆迁的消息,我不免有些心慌,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有着我的回忆。

看着无聊的电视剧,抽着无聊的烟,敲门声再次响起。

我打开门,依旧是卢珊珊。见到卢珊珊,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防止她再给我一拳。

卢珊珊面无表情,手里捧着一个篮子,里面装着一种类似于樱桃的水果,“给你车厘子。”

我接过她送来的篮子,看着篮子里的水果,“车厘子是啥?”

“一种生长在外国的樱桃,刚才是我误会给你了。”卢珊珊说。

等卢珊珊离开后,我将车厘子放在茶几上,在手机上查询了一下车厘子的价格,乖乖,这车厘子居然三十多块钱一斤。

差不多十点钟的时候,死胖子打来电话,让我明天中午在儿童医院门口等一个叫华黎的女孩,还让我打扮得漂亮一点。我这才知道,原来那个被我撞的女孩叫做华黎。让我打扮得漂亮一点我倒是能理解,毕竟有时候姿色很重要。但是,为什么让我在儿童医院门口等啊?难道是那个华黎上午要带自己的孩子去儿童医院。

死胖子仍用那句关你屁事来回答了我。等死胖子挂断电话,我对着墙壁狠狠骂了死胖子几句。

为了保证明天精神焕发,我挂完电话就去洗澡,早早的睡了。

广州路,我站在儿童医院对面的马路上,看着一个跪在地上行乞的妇女陷入了沉思。这妇女怀里抱着一个婴儿,身前的地上摆了一张大纸,纸上写着,求好心人帮忙,为孩子治病筹钱。

我从兜里掏出十元纸币,放在了妇女身前的铁碗中。

我穿过马路,来到儿童医院大门前。这里人声鼎沸,各种小摊吆喝声不绝于耳,梅花糕的香味席卷四方。

我买了个梅花糕,蹲在树下面,一边吃着梅花糕一边等候着那个有缘人的出现。

这一等就是一个小时,本来说好十一点见面的,结果到了十二点钟我也没见到那个人影。

我给死胖子打了电话,却没有打通。

“带个孩子看病需要这么长时间吗?还有那个女的这么年轻就有孩子,不会是未婚先孕吧?”我背对着医院,望着远处的小吃门面店,想先找一个地方解决完午饭再说。

“嘿!你说谁未婚先孕,不会是你把自己女朋友肚子搞大了吧?”一个女声在我身后响起。

我迅速转身,居然看到穿着一身护士服的华黎,这堂堂华盛集团董事长的女儿居然在儿童医院里当护士,是角色扮演?还是体验生活?

“想不到华黎女士居然在儿童医院当护士。”我调侃道。

“护士怎么了?吃你家大米了?”华黎说。

“我只是惊叹于华女士会选择这样一个光荣的职业。”

“我有名字,叫华黎,别一个一个女士的乱叫,我今年才23,在4号楼楼下等我,我去换身衣服,你也等了这么久,应该没吃饭吧,一会我请你吃午饭。”

“那就太客气了。”我也没推辞,这样的大户千金一个月的零花钱估计都比我一年的薪水高,能白占的便宜那必须占。

我以为像华黎这样的大户千金,最不济也得请我去一个正规高档的中餐厅吧。

医院食堂,华黎甩着手中的饭卡,对着我说:“我这卡里钱多,你随便点,别客气。”

我被这华黎逗笑了,这食堂就那几个菜,再随便点能随点到哪里去。

打了一个剁椒鱼头,一碟豆芽粉丝和一碗米饭,我坐到了华黎的对面。

“你吃这么少,能吃饱吗?”华黎说。

“能吃饱。”我对着她说,我感觉怪怪的,特别是看到周围一些人异样的眼光。

“华黎啊,我怎么感觉怪怪的?”我坦言道。

“有什么怪的,你是不是没来过医院,医院都这样,阴气比较重。”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好吧,当我没说。”

我只能选择无视周围那些异样的眼光,埋头吃着饭。

“华黎,这是你朋友?”

一道冰冷的男声从旁传来,我心里一凉,隐约明白了那些异样的眼光是什么了,我可能被迫卷入了一场桃色纠纷中。

“是我男朋友!”华黎斩钉截铁地说着。

看着那名男医生脸色越加难看,我心想自己可不能背这个黑锅,赶紧开口,“她是我的客。”

“别墅。”华黎打断了我的话语,并给了我一个要挟意味的眼神。我瞬间读懂了她的眼神,如果我不背这个黑锅,那么别墅的单子就要飞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单子,背个黑锅又何妨!

“她就是我的可爱女朋友。”我义正言辞地说着。

这名男医生的忍受力超乎了我的想象,他一气之下坐在了我的旁边。

“你好,我叫钱浩,我以前倒是没听华黎听说过你,你们交往多长时间了?”钱浩说。

“没多长时间。”

“你是哪个大学毕业的?”

“南京大学。”

“硕士?”

“本科。”

“目前从事什么职业啊?”

在叫钱浩的跟审问犯人一样,让我非常不爽,“我从事什么职业关你什么事,吃你家大米了?”

华黎哈哈大笑,喷了我一脸的米,我抽出桌上盒子里的餐巾纸,将脸上的米擦掉,颇为霸气地对着华黎说道:“华黎,走!”

说罢,我头也不回地往食堂门口走去,这华黎也挺配合,像个猫咪一样乖乖地跟在我的身后,给足了我面子。

小说《裂缝中的阳光》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裂缝中的阳光》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