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永乐第一贪官,还杀不得?》向阳天色的水_《大明:永乐第一贪官,还杀不得?》全集阅读

热门小说《大明:永乐第一贪官,还杀不得?》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向阳天色的水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天色的水”,喜欢军事历史文的网友闭眼入:靖难之战,朱棣突得金县县令帮助,一路势如破竹,一年就拿下了京城
大明永乐二年,朱棣本欲给金县县令向阳加官进爵,但朝中众说纷纭
有说他贪污腐败,坏事做尽的,有说他乃今之孔明,天下能臣的
朱棣拿不准,只有私探金县,以所见所闻再决定是否给向阳加官进爵的
他到了金县,发现这里百姓安居乐业,富裕无比,更有马路,小区楼房,工厂,医院见所未见之事物
朱棣大喜,肯定向阳乃是千古能臣
可是百姓的话却让他懵逼了
这向阳乃是青楼、赌坊的控股人,保护伞
这向阳乃是千古巨贪,具有亿万家产!
朱棣进入县衙后院,只见县衙后院奢侈豪华至极,金饰琉璃杯,玛瑙珊瑚丛,富贵堂皇,比皇宫更甚
……
初见向阳
朱棣:“朕才复太祖之法,这还能忍,杀了再说!”
认识之后
朱棣:“哎呀,小向哥,最近有没有什么好买卖,我入上一股”
相交已久
朱棣:“向哥,我有一女,正当豆蔻,与你如何?”
暴露之后
朱棣:“爱卿,你看我们接下来打谁,如何运作?”
……
千古巨贪当前,朱棣一失足成千古恨
朱棣:“哎,千古巨贪当前,我却杀之不得,谁懂我之难处?”

小说:大明:永乐第一贪官,还杀不得?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天色的水

角色:向阳天色的水

军事历史分类的小说《大明:永乐第一贪官,还杀不得?》推荐各位书友一读,这本书的作者是“天色的水”。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回圣上,前面就是金县(金州卫)境内了。那条银色长蛇就是商人们说的马路了。”朱棣不由的睁大了眼睛,向远方的马路看去。只见绿油油的麦苗中间,一条笔直的马路延伸到了天边,根本看不到头

评论专区

沧海:纪念今古传奇武侠

升邪:仙俠仙草。『光热始祖,阳火金乌』;『灵炎至道,炽烈天骄』。。主角主修金乌功法,化身众生之源的太阳,兼修玉露金风和炼尸正法。

变身之轮回境界:呵呵,变身你还嫁人,你变态我不是变态

大明:永乐第一贪官,还杀不得?

第1章 靖难第一功臣

大明永乐二年。

辽东。

境内官道之上,一支人数众多的商队缓缓而行,整齐划一,训练有素。

商队中间,有一中年男子,目光威严,身上带着一股久居人上之气息,完全不像是寻常商队头领。

这时,只见远方官道仿佛银色长龙,匍匐在地,与之前走的官道截然不同。

他唤过旁边手下问道。

“前面是何方?是不是到了金县地界了?”

旁边的随从拍马跟上,说道。

“回圣上,前面就是金县(金州卫)境内了。那条银色长蛇就是商人们说的马路了。”

朱棣不由的睁大了眼睛,向远方的马路看去。

只见绿油油的麦苗中间,一条笔直的马路延伸到了天边,根本看不到头。

没一会,众人就上了马路,大家一下就感觉轻松了许多,仿佛马车拉着的货物变轻了似的。

身边作为亲随的太监上前小声说道。

“圣上,我听说这马路太祖时期就有了,已经有十来年了。”

朱棣点点头,这他是知道的。

这金县县令向阳,年纪轻轻就被周围人视作天才,一岁能言,三岁就能背古诗,五岁就能自己作诗,七岁就熟读天下之书,十二岁就被封赏,代管金县。

这金县本辽东苦寒之地,这里长期没县令来,他当了一年县令,治理有方,十三岁就被太祖任命成了县令。

其他能小小年纪代管金县,完全就是他的“仙药”救活了马皇后,马皇后感恩于他,才让他小小年纪成了县令。

之后这向阳更是在自己发动靖难之战的时候,给了他大量的物资、粮草帮助,使得他才用了一年多,就拿下了应天府。

不过这小子风评不佳,朝中一半人诋毁他,一半人赞扬他,朱棣没见过他,拿不准他是什么人,这才来亲自看一下,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若是治世贤臣,自然大力提拔,若真是朝中大臣所说的贪官污吏,他朱棣的刀还是快的。

朱棣虽然以前当藩王的时候,和向阳是邻居,但还真的没来过金县,全是听别人说的。

如今一见这马路,还有路边郁郁葱葱的麦苗,就觉得所来不虚,这向阳是个真有本事的人。

随着朱棣和商队往前走,他更加觉得向阳乃是不出世的治世之才了。

路边的麦苗逐渐减少,换成了他没见过的另外的作物了。

他让商队停下,拉过一个歇息的农人。

“这位大哥,你们这是种的什么,切烂了丢下去,不是浪费吗?”

那农人见朱棣气势不凡,更是这么大一支商队的头头,小心的回话道。

“官人,这叫土豆,栽种方法就是要切烂了栽种,这是向大人从远方弄回来的作物,你搞不懂这栽种办法也不奇怪。”

朱棣听到新作物,没有高兴,反而生气道。

“这县令怎么能这样,新作物也随便拿出来栽种,你们颗粒无收怎么办?”

本来朱棣是为农人说话,农人听了却不高兴了。

“你这人怎么搞的,我们向大人是天底下一等一的好官,能人,说不说这产量奇高,就是种亏了就亏了,我三年不种地都饿不着!”

“去去去,我不和你这人说话了。”

说着农人就下地去了,不再搭理他。

朱棣被说得哭笑不得,怎么你一个老农还这么豪横。

不过看来金仙富裕比京城,看来是不会假的了。

没一会,朱棣就带领商队到了城下。

只是出乎他意外的是,这金县的城池,居然比一般州府的城池都还要巨大。

等到验完路引,众人进了城。

身边的亲随太监,小声对朱棣说道。

“陛下,我看那守城的官丁和捕快白役,都是训练有素的样子,还请多加小心啊。”

朱棣点点头,并不放在心上,他这几百随从,全都是精锐之士,能以一敌十,他完全不怕。

客栈内。

掌柜的见来人富贵,马上上前相迎。

“客官,是要打尖还是住店?要是住店的话,天字号客房还有几间,诸位可要手脚快一点预订才行啊。”

朱棣一听,这天字号客房还有什么稀奇的地方不成。

“哦,掌柜的,给我们说说这天字号客房有什么好的,居然还要抢的。”

掌柜的见多了来金县的外来商队。

“我们那天字号客房,可是奢华享受,热水,马桶,淋浴,浴池,大床应有尽有。更兼通体琉璃落地窗,可观方圆数十里之美景。”

“若是客观耐不住寂寞,旁边的春香楼也可以上门服务。”

朱棣听了半天,除了后面一句,其余一句都没听懂。

掌柜的看着朱棣一脸懵逼的样子,就知道他不懂,便上前领路道。

“客官随我来,实地看看你就知道天字客房的好了。”

他们爬了五楼,终于到了天字客房。

掌柜的开了门,依次给朱棣介绍道。

“看,前面那个就是落地窗了。”

朱棣看着眼前一小半的墙都是琉璃,他深吸了一口凉气,太他妈豪华了。

再依次看了其余几样,朱棣眼睛都快看直了。

掌柜的见达到目的,接下来就是忽悠大款交钱了。

“客官,你看我这天字客房,可否比肩皇宫?”

朱棣下意识的点点脑袋。

“十两银子一晚,可贵?”

朱棣有点了点脑袋,但他一下反应了过来,居然要十两银子一晚,黑店!

一下他的怒火就飙了出来。

“黑店,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掌柜的却丝毫不怕。

“客官,那就说我们这值不值十两银子一晚吧?晚上叫春香楼的姑娘来,见你时天字客房,搞不好她还会倒贴你呢。”

朱棣虽然不高兴,但是还是住了进来。

安顿好了,他便下楼点了壶茶,找店小二套起话来。

“小二,过来陪我们聊会,我们初到贵地,你给我们讲讲你们这向大人怎么样?”

小二的本来不想去,但知道他们是天字客房的客户,只能耽搁手里的事情,去和他们聊向大人去了。

“客官,你可真问对人了,我以前就是向大人家的邻居,他的事情我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朱棣一听,有戏!

吩咐手下给小二倒了杯茶。

小二喝了两口茶。

“你们是来做生意的,我们向大人向来都是有钱大家赚,好好合作,肯定能赚不少。”

朱棣主要目的可不是做生意,他是来考察向阳的。

“那向大人是好官还是坏官?”

店小二丝毫不迟疑。

“那肯定是好官啊,他当了知县之后,我们家家都有朝鲜奴婢,朝鲜佣人,户户都能拿出百十两财物,无人不称赞向大人的好。”

朱棣一下就乐了,这下好了,他肯定能收获一个治世之能臣!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9月26日 pm4:28
下一篇 2022年9月26日 pm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