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君一枝春》魏临凝顾一霄完整版在线阅读_欠君一枝春全本阅读

主角是魏临凝顾一霄的古代言情小说《欠君一枝春》,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古代言情,作者“有钱”所著,主要讲述的是:14岁那年,我站在府中的树上摘纸鸢不小心跌落,在男客面前颜面尽失顾一霄写诗调侃我:“应疑落花飞满天,不想树上下飞仙,元宵一别今重逢,领略姑娘好武功”
那时我明媚自由,是盛世中的千金小姐
20岁那年,我站在金城汤池的城墙上,他在城墙下与我对峙,刺骨的寒风中他的眼神比初见时还要冷冽
我对他道出了最后一句话:“人世无所眷,欠君一枝春”
进一步我是巾帼侠女,退一步我是千古罪人
顾一霄,被天下逼到这一步我无路可去,我自诩问心无愧,却深知欠了你一整个春天……

小说:欠君一枝春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有钱

角色:魏临凝顾一霄

热门网络作者“有钱”的新书《欠君一枝春》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幸好我读懂了魏夫人的欲言又止,早早带上了护膝。父亲的背影在烛火的衬托下有些摇摇晃晃,我低下头:“父亲,为何让女儿跪下?”他转过身来,带路的丫鬟和昭玉都在祠堂外候着,风簌簌的刮进来吹的烛火有些晃动,桌子上摆着的牌位影子也随之摇晃。“白日里你险些酿成大祸!”父亲的脸藏在烛光里忽明忽灭,:“我若不罚你,你必不会长记性。”我低声的反问:“敢问父亲,女儿酿成了哪些大祸?”父亲一噎,改口道:“你这性子迟早引来祸端

评论专区

科技邪神:这个作者最喜欢的是,写一个漂亮女人,然后立马把她写死,MMP

圣十字:很多年前看过的一本书,当时感觉很不错。但今天而言,确实老套了点。 不过和如今众多文笔剧情不咋的,病句错字一大堆的书比较,还是上上之选。

大牧场主:这本书到处改历史,拿街边八卦杂志上的名人轶事当事实

欠君一枝春

第9章你得不到我的口水

我自然高兴的收下东西,又几番大义表示自己没事的不用担心,送走了一脸欲言又止的魏夫人。

我数着到手的月钱,美滋滋的排算好它们的去处,瞬间觉得身上的伤都不疼了。

晚宴过后我打着哈欠欲睡去,忽有丫鬟来传我让我去祠堂。

祠堂?

“这更深露重父亲唤我去祠堂做什么?”我拢紧披风不情不愿的由昭玉搀扶着去了祠堂。

丫鬟摇头表示不知,只是眼神里透露着点点心疼 。

“跪下!”

刚一进门父亲严厉的声音撞进耳膜,我听的出来,父亲这是动气了。

腿比脑子快,‘扑通’一声,我双膝狠狠着地,实打实跪着。

幸好我读懂了魏夫人的欲言又止,早早带上了护膝。

父亲的背影在烛火的衬托下有些摇摇晃晃,我低下头:“父亲,为何让女儿跪下?”

他转过身来,带路的丫鬟和昭玉都在祠堂外候着,风簌簌的刮进来吹的烛火有些晃动,桌子上摆着的牌位影子也随之摇晃。

“白日里你险些酿成大祸!”父亲的脸藏在烛光里忽明忽灭,:“我若不罚你,你必不会长记性。”

我低声的反问:“敢问父亲,女儿酿成了哪些大祸?”

父亲一噎,改口道:“你这性子迟早引来祸端。”

我顺势往后屁股压坐在腿上准备辩解一番,:“父亲是想说白日里女儿做错了是吗?那斗胆请父亲指示,女儿所作所为哪一步错了。”

父亲狠狠地一掌拍在桌子上:“其一,你张狂自大,毫无规矩擅自执剑击杀那小狼!”

“其二,你嚣张跋扈,不识时务顶撞那荣嫣郡主以下犯上!”

“其三,你不知进退,私报怨仇惹祸上身丢尽了我魏府的颜面!”

“桩桩件件,若有心之人用之造谣,哪一件挑出来都能毁了你!”

“其一,若女儿不杀那小狼父亲如何面对李家?”

“其二,荣嫣郡主动鞭抽我的时候,女儿不曾还手一直忍让。”

“其三,荣嫣郡主在路上堵女儿,出言不逊,倒打一耙!”

“可若你不杀那小狼,李家区区知府何敢难为我?哪里会有这之后的事情!”

我张张嘴缓了好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背部阵阵的疼惹得我心烦意乱。

见我不说话,父亲冷哼一声:“你便跪在这里好好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吧。”

我默然:“跪多久?”

“跪到知错为止!”他越过我向外走去。

我紧跟着回头大喊:“父亲,女儿知错了!”

父亲的脚步一顿,随后他甩了甩袖子一溜烟儿不见了,祠堂的大门被关上,父亲沉重的声音自门外传来:“待她真心知错,诚心悔改的时候才允她进食!”

我撇撇嘴,忍着疼把牌位前桌子上的贡品端开,随后爬了上去。

这一夜我睡得极其不好,桌子硌得很,父亲把我关在祠堂无非是为了给他们一个交代,顺便让我收收性子罢了。

第二日上午,魏夫人打发尤嬷嬷来接我,说晋王妃携带了荣嫣郡主来登门赔罪。

我心下了然,:“在前厅?”

“在大门口。”

我一愣,大门口?

登门赔罪在大门口干什么,这不是摆明的让人瞧吗?

想到这里,我身体忽的一颤轻飘飘的靠在尤嬷嬷身上。尤嬷嬷好奇的看着我,大抵是在想方才还能步健如飞的我,怎么现在走一步要颤三颤?

“都是我那不成器的女儿胡作非为,王妃可千万别往心里去。”

“哪里哪里,魏姑娘也是情不得已,此事若真要怪,也应该怪我家荣嫣。”

魏夫人和晋王妃都正揽着‘罪责’,我便恰好到了,门口果然围了好些市井乡民,我虚弱的由尤嬷嬷扶着出现,随后虚虚的行了一礼。

大有弱柳扶风林黛玉之势。

“王妃娘娘,临凝知错了,千不该、万不该顶撞郡主,”我抬头看了一眼那趾高气昂一脸不屑的荣嫣郡主,随后又迅速低下头:“临凝应该听郡主的话,乖乖的去给小狼抵命的,可是我乃家中独女,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实在不敢轻易毁伤。昨日,父亲也已经罚我在祠堂跪了一夜思过了,这样,郡主可消气了?”

我咬着唇可怜兮兮的说完,随后又捂着帕子咳嗽几声,:“临凝不慎染了风寒,实不敢再过气给王妃娘娘和郡主殿下,这风口临凝也不敢久站,不若咱们去屋里坐吧?”

“魏临凝你装什么装,昨日还生龙活虎的揍我,今日就不行了么。”荣嫣郡主面色不善,想来是不甘心来此道歉的。

晋王妃眉心气的直跳,想是三言两语荣嫣就能被带进沟里,她有些恨铁不成钢吧,:“瞧这孩子话说的,分明是荣嫣的错,她不该计较那小狼的,到底是条畜牲,虽说是养了很久有感情的但终归是它命不好,死于魏姑娘剑下,也算它咎由自取。”

她避轻就重的无形中渲染是我心狠手辣,我眼里噙着泪看她一眼随后又低下。

“谁说不是呢……”我轻扶一下鬓角:“若是换成我,养了小狼那般久,它还敢肆意咬人害人,我是恨不得立马处置了的,郡主,你说对吧?”

荣嫣郡主面色菜菜,张口要说什么晋王妃先一步道:“好了,莫要处在风口了,有什么话进屋说。”

魏夫人笑着附和引着人往前厅去,看戏看的热闹的众人也一欢而散。

我托尤嬷嬷去厨房为我取一些粥食来,自己一个人走在后头。

荣嫣郡主故意落后几步脸色阴沉的看着我,:“你可别得意,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本郡主得不到的东西。”

我挑眉:“这个世界上你得不到的东西多了。”

我看着她压低声音一字一句道:“比如——我的口水。”

荣嫣郡主被气的跳脚:“你、你什么意思?”

“哦,意思就是你不配让我,浪、费、口、舌。”

她气极抬起手要打我,我顺势向后一倒用力捂着脸:“哎呀啊!”

本来昨日挨了一巴掌,脸已经消肿了,但是方才我狠狠地捂着红痕印很快便上来了。

我依旧用劲儿掐着后腰让自己泪眼汪汪的:“郡主,你、你就是再不喜欢我,再记恨我,也不该,不该这样接二连三的打我啊。”

前头的魏夫人和晋王妃听到动静忙回头,我学着昨日她的做派哭天喊地道:“临凝这样一而再的被郡主羞辱,还有何颜面在这世上活着啊。”

“你含血喷人!”

晋王妃走路风风火火的赶到我们身边,在所有人回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她举着巴掌我摔倒在地。

我捂着脸抽泣着:“我知郡主不喜我,所以走在后头,郡主故意落后几步羞我辱我,怎么敢做不敢当,还、还怪临凝呢?”

“你这个贱人,我……”荣嫣郡主张口欲辩,晋王妃忽的一巴掌打在她脸上:“你住嘴!”

荣嫣郡主不可置信的看着晋王妃,:“母妃……”

晋王妃脸上挂着歉意,亲手扶起我说着体己话,一番安慰后又再次向魏夫人致歉。

随后讪讪的拉着荣嫣郡主走了,我站在原地抱着双臂等着她回头。

果然,荣嫣郡主狠辣的目光向我射来,我立马做个鬼脸致敬她。

大仇得报!

魏夫人送走晋王妃后回头看我,她沉默着不说话,对视良久我听到她低低的叹息:“真不知你这性子和你这自作聪明的劲头以后会不会害了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