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儿太疯批,反派师尊哭断肠(周子琅商玄)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徒儿太疯批,反派师尊哭断肠》完结版免费阅读

精品古代言情小说《徒儿太疯批,反派师尊哭断肠》,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周子琅商玄,是作者大神“豆花要咸”出品的,简介如下:【双男主 无女主 穿书修仙】
穿成反派师尊,注定要被男主徒儿噶掉怎么办?
不着急,反派的自觉就是给男主成神路上增加障碍——趁他病要他命,先噶为敬!
然而噶着噶着,周子琅感觉哪里不对,他的男主不可能怎么乖软!
“乖软”男主商玄抬头,步步紧逼,眸带偏执,笑容恶劣,“原来师尊不喜欢这一款吗?那不如,师尊告诉徒儿喜好,徒儿都依你……”

小说:徒儿太疯批,反派师尊哭断肠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豆花要咸

角色:周子琅商玄

《徒儿太疯批,反派师尊哭断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豆花要咸”。《徒儿太疯批,反派师尊哭断肠》内容概括:只是古代的服饰他不怎么会解,更别说现在身上这件都破破烂烂的了,分不清楚哪儿是哪儿,解起来更费劲。周子琅烦了,伸手,嘶的一声直接把衣裳撕烂。这撕衣的声音,还伴随着吱呀的开门声。周子琅下意识回头,与提着水,推开门进来的商玄对上视线,两人不约而同的僵住了

评论专区

苟在忍者世界:看到这么多人被作者拿设定集怼的没话说,只能跑这刷低分觉的很搞笑

说好的末世呢:看简介以为是欢乐逗比向,看了几十章才发现是套路文,总结一下就是重生后打黑帮脸,打同学脸,打仇人脸,而且修炼内容不到5%,95%不是打脸就是正在打脸的路上,腻了腻了,溜了溜了。还没看腻套路文书荒党的可看。

法师传奇:现实网游经典

徒儿太疯批,反派师尊哭断肠

第3章 趁他病要他命

小竹屋虽然外观看着很简陋很小,但实际上内有乾坤。

周子琅走进去之后才发现,其实里面的装潢还是挺雅致。

简单点说,就是看起来很高大上。

熏香从香炉中袅袅上升,香味在整个房间散开,是很舒心的味道。

哪怕是周子琅这种很不喜欢香味的人,都觉得沁人心脾。

而且那些家具和装饰什么的,看起来也不便宜,落在周子琅的眼里,那可都是钱啊!

周子琅东摸摸西蹭蹭,摸到了“钱”的感觉,让他心底的郁闷一扫而空,安全感也算是稍微回来了一些。

这才开始脱衣准备洗澡。

只是古代的服饰他不怎么会解,更别说现在身上这件都破破烂烂的了,分不清楚哪儿是哪儿,解起来更费劲。

周子琅烦了,伸手,嘶的一声直接把衣裳撕烂。

这撕衣的声音,还伴随着吱呀的开门声。

周子琅下意识回头,与提着水,推开门进来的商玄对上视线,两人不约而同的僵住了。

此时此刻,周子琅很想高歌一曲: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几乎是开门的瞬间,商玄看到了他粗暴撕衣的画面。

随即大片春光闯入他的眼帘,只余下一条亵裤遮羞,看似纤瘦的身躯却很有力量,毫不夸张的说是一拳一个小朋友的金刚芭比。

这是商玄亲自体会过的,否则朗月仙尊也不会成为青鸾大陆数千年来第一人了。

商玄眸色微闪,迅速垂眸放下水桶,从善如流的做出诚惶诚恐的表情,“徒儿知错,求师尊责罚!”

周子琅趁现在,赶紧把刚才从衣柜里找出来的换洗衣服披在身上,勉强挡住了自己的身子,这才轻咳一声道:“没事,进来吧。”

低垂着头的商玄不动声色的皱了下眉。

曾经的朗月从不允许别人进出他的屋子,就算商玄是他唯一的弟子也不行。

不仅如此,脾气还很古怪。

就像这次他贸然闯进来,看到了他的身子,必定会被扔出小竹屋,然后跪在地上怒骂一通。

可这次,朗月不仅让他打水进屋,甚至这种情况没生气还对他语气……不错?

难道是突然转性了?

商玄眯了眯眼,低着头重新将水桶提起来,慢吞吞的走进小竹屋。

浴桶在屏风后,商玄来到屏风后,将水倒进去,微微侧眸。

隔着一扇屏风,隐隐约约看到了那纤瘦的身影走动。

不知道为什么,商玄的脑子里不可遏制的浮现了四个字:秀色可餐。

随即手中的水桶哐啷一声掉在了地上,分散了他的注意,也打散了这个奇怪的念头。

虽然水桶小,但却不是普通的水桶,能装的水很多,虽然打倒了,但浴桶里的水已经足够了。

“怎么了?”周子琅的疑惑隔着屏风传来。

商玄低头捡起水桶,应答道:“徒儿手滑打翻了水桶,徒儿知错,师尊息怒。”

周子琅:……

他还什么都没开始说呢,怎么就知错了?

前期的男主滑跪姿势有这么标准吗?

看着屏风后面的身影,周子琅想了想,偏头看向放在桌上的茶水。

趁他病要他命!

直接投毒毒死这个小王八犊子!

周子琅非常干脆的决定好了,迈开腿走到桌边,拿起茶杯倒了一杯水,随即掏出一个小瓷瓶,打开塞子往里面倒了药粉。

原身朗月的手上多的是药,有那么一两瓶毒药也是很正常的。

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毒,那药瓶子上也没写,反正朗月手里的东西,效果肯定不差就对了。

看着药粉没入茶水,稍稍摇晃两下便消失不见,周子琅满意的笑了下,这才回头,望向屏风,张嘴,话还没说出口,就见到了那个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屏风旁边的清瘦身影。

周子琅瞳孔微紧,差点儿心脏都停了。

卧槽这小王八犊子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

他不会都看到下毒的过程了吧?

周子琅心底很多问号飞过,但脸上淡定的看不出丝毫破绽,冲着他微颔首,“水桶翻了就翻了,捡起来便是,过来喝口水吧。”

提着水桶的商玄低着头,轻轻的应了声,很快就来到了周子琅跟前。

周子琅坐在桌边,身上随便搭了一件里衣,松松垮垮的系着绳子。

刚才在门口没太注意,这会儿走得近了,商玄才看到他领口的肌肤要露不露,尤其突出了那片锁骨,模样诱人。

商玄的视线在那片锁骨上顿了半拍,很快挪开视线,来到周子琅跟前。

在他开口前,周子琅端着茶杯递了过来,面不改色心不跳,“辛苦了,听说你此前在山下的日子过的不大顺心,我寻思你可能睡觉不安稳,便在这茶水里放了些许安神的药,喝完之后便回去好好睡一觉吧。”

不管刚才商玄看没看到,周子琅还是长了个心眼,随便编了个理由,解释了自己刚才的行为。

商玄眸光微顿。

抬眸,眼前人依旧是那清冷且高高在上的模样,说话的语调也是清清泠泠的,却很难让他联想到记忆里的人渣。

因为人渣从来不会跟他说辛苦,也不会亲自给他递茶水。

甚至在准备骗他挖他灵根的时候,都从未虚情假意过,只是找了个理由打发了他进了小黑屋。

然后在夜深人静之时,便暴露了自己的真实目的。

他从不屑于给商玄一个宽容的眼神。

哪怕是商玄被宗门的人欺负,哪怕会为商玄站处理惩罚那些宗门弟子,也只是因为愤怒于这些弟子险些打坏了商玄的灵根。

商玄的眸色逐渐幽深了。

周子琅好似没有察觉,又将茶杯递过去了些,“怎么?为师给你的茶,你不想喝?或者,你还是更愿意喝自己给自己倒的茶?”

他也就是随口这么问了下。

毕竟按照商玄前期对自己,不是,对朗月的依赖程度,肯定不会拒绝他的要求。

谁知道下一秒,商玄怯生生的抬眸看他,漆黑的眸子印着他的脸,“徒儿可以自己倒吗?”

周子琅:……我的母语是无语。

为什么这家伙不按照剧本来演了!

但话都已经说出去了,周子琅想反悔也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点头。

好在他维持了朗月本人的形象,没有露出那种和善到明晃晃在骗小孩子的笑容,不然这会儿肯定僵硬的特别难看。

虽然现在他脸上就脏兮兮的没啥形象。

放下茶杯,周子琅站起来,准备去屏风后洗澡。

没关系,这一次暗鲨不成还有下一次,总会有成功的时候!

就在此时,身后忽然传来了商玄的声音,“师尊。”

而后,少年端着两杯茶水快步来到他跟前,一杯递给了周子琅,“师尊为徒儿倒茶,徒儿也理应为师尊倒茶,不知师尊可愿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